大山里共同媳妇

      臖 这喸个劇时候李玉凤坐上了他的摩托车,说领뽧导去吃饭也没叫自己这个办公室主任,倒是叫了财务科长陈礼金,让她下午带领抏人们善后,㯣趁着中午到他那儿蹭顿饭,顺便看看他的小店。

      这个理由让刘长远无法拒뇅绝,那不太不讲情面了,同事鈉到家吃顿饭也是翃正常不过,何况她还是自己的顶头上司。

      Ნ ð可是这个家伙不老实,双ᯠ手搂住刘长远的腰,将身子贴在他的身上,尤其那两团肉乎乎的东西最为敏感,让刘长远的荷尔蒙不断␯上升。

      但他强压制着,对李玉凤说:“大姐别闹了,行行好成不,你总刺激我,不小心咱俩就兴许冲入下水沟,到时候成落汤鸡别怨我”。

      李玉エ凤听后哈哈大笑,“我试一下你这小处男定力如何ⶺ,还是不够哇需要锻炼,我这肋一诱惑就把持不住,以后你见的漂亮女人多了,难道都这样觘”?

      刘䰆长这说:“谁象你似的,象熊瞎子一样,搂的这个紧哪,除了难受还有点异样的感觉倀,你说你这大美女能不让我遐想吗”?

      二人在说笑中,来到了超市,中午吃饭的时候客人不太蓿多,三三两两的有那么几个,李玉凤一进入店中,对这种模式感到非常奇特。

      就对刘长远说:“我说刘长远,这就是缩小板的集市,日用杂品、蔬菜水果、各种肉类都有,人们不用走其它地方,吃的用的就能买个全和”。

      刘长远等她点评完,给三人做了介쬮绍,王艳霞告诉刘长远,她和长江吃过了,饭菜都在桌子上。刘长远怕不够吃,拿了一个面包和两根活腿肠,和李玉凤一起上楼吃饭。

      ਢ二人上楼后,王艳霞对李长江说:“哎长江,这不是你哥的女朋友吧,长的真带劲,看着ྟ岁数可能比长远哥大不少”。

      两个小家꾛伙现在处的相当好,쭊说话都很随便,刘长江说:“我哥的事你不要瞎猜,四姨父那稹么厉害ϝ的人,都说我哥是干大事的人。

      你看他一路走来,从老咍家出来是一穷二白,但也没吃什么苦,班上着生意照样做着,你看关系整的多明白,黑白两道谁都给面子,他打了闹事的,倒给他五百块钱”。棲

      脌王艳霞说:“一天挣这么多ᥑ的钱,我看着都眼馋,一个月给你开多少钱?不会让你白帮忙,一分都不给你开吧,那你可就亏大了”。

      刘长江说:“你别ᜠ在那儿胡说,我哥不是ಥ那种人,当初想给我一半的股份我没要,最后我哥说给我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我拿着돡心中都有愧”。 

      쑰王艳霞说:“我真的误会长엡远哥了,没想到他这么敞␦亮,照这样下去你一年得分几万,我每个月的奖金也不会少”。 

      再说刘长远和李玉凤上楼后,她非常惊讶地说:“刘长远行了哇,住这么大的房子,你的关系挺厉害呀,不会是不给钱白住訚吧”?

      刘Ẋ长远说:“我现在初创业哪儿有钱给﷤他,这是管牛站长借的,要是有人分房子,就得给人腾出来,有什么可惊讶的ꮌ”߽。

      二人没在这事ଇ上计较,就开始吃饭,给刘长远留的两个半盘菜,饭岡还够两个人吃的,两个人也就凑合了一口。

      吃完饭剐李玉凤往张锦绣床上一躺,对刘长远说鸝:“这一头午太累了,刘长럌远过来帮我按摩一下,要不然下裂午的工作没法干”。

      刘长远信以为真,就从她的头部开始按,到后垕背又松了松腿,他刚要离去,李玉훾凤突然坐起搂住了刘长㱈远,开始亲吻了起来。

      罼 这大胆的事㥩情,鳧只有她能做ₛ的出来,换ꋳ第二个人也不可能这么生嘿猛。刘长远也不是情场小白,顺势将她压在了身下,一边짃吻着一边手伸进内衣摸索着。

      髕 给李玉퐇凤摸的“哼䥆哼唧唧”的,断断续续地说:“长远,从第一见你,就发现你身上有常人⽼欠缺的韧劲,就深深地暗恋你,越来越爱。

      我时不时开玩笑说给你当情人推,这话是真的,絡对于男人以前不感兴趣,可对你我是不能自拔,唯一不和拍的我比你大七岁,可我真的是处女之身。

      琻 你白捡了一个老婆,年龄大点你也不吃③亏,也不天天봛缠着你,我自己单独分了一个小房子,ꮦ你以后想去住一下也行,我唯一的愿望,就是想有一个你和我的孩子,潥陪着我度过余生。

      长远,今天姐就将身子给了你,让你成为我的第一个男人,也是这一生中唯一的男人”,说着就搂紧刘长远,要实施动作。

      刘长远抚摸着她的俏脸,温柔的说:“姐⹩,我并不在乎年龄,面对恬你这样的大美女,能不动心吗,现在真的做不了那事,我现在练功夫,得到一定程度,一般说得个三两年。

      ﯊如果你能等就等,等不了我也不怪你,毕竟你的铦岁数在那儿뤍摆着,家里也窌会催你퓡结婚,世俗人的眼中是容不下你这样的存在的”。

      떷 李玉凤说:“륢既然我这样做,也就认可了你,哪怕等十年,只要你还要我く,我就敢ሥ等下去,家里人知道我的性格,也放弃了对我的催婚,咱们别断了联系就行”。

      刘长远说:“姐,咱这样邔相处也行,욛但在单位不能让人看出来,你要通过一些小事训我,才不能让人起疑,要不然㵝领导就会将咱们分开,甚至㓎会将你调走”。

      氀靭李玉凤说:“别看我性格外向,但怎么处事我还是知道的,如果我呵斥你厉害了̞,冡小男人你千万别找我算后帐就行”。

      二⺶人觉得呆的差不多了,덓下午上班Ȫ的时间还有二十多分钟,从床上起来收拾了一下衣服,刘长远猛的在她的翘臀拍了一下,李玉凤又倒在他的怀中。

      놊两个人亲怩了几分钟Ȗ,皸下得楼来开起摩托车,不到十分钟就到了单位,李玉凤安排人员将临时搭的台子撤下,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刘长远也跟着帮忙。

      不到一小时,工作全部完成,领导们还没有回来,刘长远跟在李玉凤的身后,回❅到了办公室将门一关,两个人又开始温纯了一会儿,就开始了正常工作。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