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小心祸大了

      汴京城里热闹了一整晚。

      澄园也热闹了一整晚。

      这一夜,鱼与龙共舞。

      等欧阳辩再次走出澄园议事大堂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

      而那班汴京富豪们,依然兴奋得眼睛发亮,在商量着西湖城项目该如何开发,自家应该在这里面拿下多少店铺之类的利益分配。

      得,连建好之后的店铺租赁都给解决了。

      有这帮人在,至少里面五成的店铺入驻算是有主了。

      欧阳辩揉了揉有些发红的眼睛,回过头来无奈说道:“老李只是说说而已,你现在可是天下第一花魁,怎么还真能跟着我啊?”

      陆采薇有些茫然:“李东家从不说大话,他既然当众说了将我送给您,那我就是您的了,卖身契估计一会就回送到您手上了。”

      欧阳辩有些脑壳疼,不知道是彻夜未眠的原因,还是因为李通硬将陆采薇送给他的原因。

      陆采薇是个好女孩,运气好,清倌人刚出道就搭上了欧阳辩的车,一下子就成了大宋第一名妓,都无须像其他的花魁一般逢迎好些年才能成名,到现在为止还是个清倌人,甚至都没有沾染上青楼习气。

      只是,自己这边不好安排啊!

      自己才八岁,陆采薇大了自己足足八岁,虽然说对于自己来说这点岁数差距不算什么,但怎么和家里人交代啊?

      只是……

      欧阳辩仔细的想了想道:“你自己的想法呢?”

      陆采薇愣道:“什么我自己的想法?”

      欧阳辩揉了揉眉心,陆采薇赶紧靠了过来:“欧阳公子,我帮你揉一揉吧。”

      欧阳辩感觉到一双温软的小手轻轻贴了上来,力度轻重适合,手法也颇为娴熟,让他有些肿胀的太阳穴感觉到非常舒适。

      欧阳辩有些放松,身体便不由自主的往后倒了一点,没想到脑袋却是靠上了一对沟壑,规模还真不小。

      陆采薇被这么依靠,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但身体却没有挪开,反而将欧阳辩的脑袋往怀里拉去。

      后面有脚步声传来,欧阳辩立即站直,却看到范宇和李通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这下误会大了!

      欧阳辩张口要解释。

      李通和范宇却是径直走了过去,似乎把他们当成空气了。

      欧阳辩愣在了原地,回头看见陆采薇低着头。

      欧阳辩叹息一声:“好了,我会给你安排一处宅子,你就好生的住着,卖身契我会稍后送给你,你自己决定自己的去处即可,哦,对了,你自己有存蓄吗?”

      陆采薇点点头:“这阵子多亏你,挣了不少钱,分了足足有几百贯呢。”

      欧阳辩还是摇头,这点钱不经花的,尤其是陆采薇这么一个锦衣玉食的女孩子,还得至少养个小丫鬟,几百贯估计没有两年就得败光。

      这样的女孩子,若是将她抛向社会,没有几年的时间,估计又得回去那销金窟里面了,因为她所学的技能都是在销金窟里面的谋生技能。

      陆采薇紧张地盯着欧阳辩:“欧阳公子……您不要我吗?

      其实我什么都能做的,洗衣做饭打扫卫生,都没有问题的。”

      欧阳辩忍不住哑然失笑:“好了,你就跟着我吧,不过你不必干这些事,你知书达理,还长袖善舞,尤其是你还长得漂亮,其实还是一个顶级的助手配置。

      我身边还真的少了这么一个人……,嗯,你如果愿意的话,你可以作为我的秘书,以后成长起来之后,掌管个连锁店铺也不是不可能。”

      陆采薇大喜:“欧阳公子,您答应了?”

      欧阳辩笑着点点头:“对,我答应了,你以后就叫我四郎吧。”

      陆采薇听到欧阳辩的亲口确认,整个人差点蹦跳起来,整张小脸洋溢着喜气,看起来可爱极了,连老男人欧阳辩都忍不住心口跳了一下。

      答应是答应了,但该怎么处置陆采薇还是个问题。

      让她在外面居住?

      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即便是给她一个小丫鬟,还是很不安全啊。

      带回家里……嗯,父母那里这一关就很难过,而且,得考虑欧阳修的感受,这货一辈子的最大的污点就是男女关系上。

      自己带回去的女孩子,就是自己的女人,若是再次被人造谣欧阳修对自己儿子的侍妾有不正当关系,那就是纯粹坑爹了。

      要不,还是搬出来住吧。

      欧阳辩突然有了这么一个想法。

      说起来倒是有些必要啊。

      自己的生意越做越大,商户们虽然是从欧阳家的后门进入,但堂堂大学士之家,却和商户行走过密,对欧阳修的声名还是有影响的。

      如果自己搬出去,就不会有这样的影响了。

      只是有点舍不得啊。

      欧阳辩发现自己对欧阳一家的感情还是颇深的。

      无论是欧阳修夫妻,还是欧阳发等三个哥哥,虽然一家子都不是什么正常人,但都是真爱他。

      欧阳辩有些左右为难。

      不过欧阳辩也有暂时的应对之策,他让陆采薇暂时住在澄园这里。

      澄园原本就是家住的园子,除去作为营业所用的楼阁,其实还有不少的房间可以居住的。

      这里又有不少的员工居住,有男有女,倒不怕安全的问题。

      路上依然还有昨晚狂欢之后留下来的各类垃圾,欧阳辩甚至看到了掉落在草丛中的女孩子饰品。

      头饰看起来只是纯银所制,其实也不值什么钱,于是……欧阳辩特意让车夫停下来,自己去捡了起来,心满意足的收入怀中。

      “倒不是奔着钱去的,这是上天的恩赐,天予不取,反受其咎嘛!”

      一副顺应天命心满意足的……丑陋嘴角。

      回到欧阳家的时候,只有欧阳棐的肥猫在院中扒拉花草,其他的人估计都在补觉呢。

      欧阳辩走过去将肥猫揪起来,若是让母亲看到这肥猫糟践她的花草,肥猫倒是没有什么事,但欧阳棐被揍一顿是免不了的。

      只是肥猫对年纪不大的欧阳辩似乎不太服气,在空中挥舞着爪子,对着欧阳辩龇牙咧嘴。

      欧阳辩苦口婆心劝道:“你的猫粮都是用我的钱买的,你要是这么忘恩负义,小鱼干就没有了哦!”

      道理很透彻,衣食父母嘛,换了个人定然会唯命是从,但肥猫不是人。

      欧阳辩把持不住肥猫,只能将它往欧阳棐房中一扔,关门走人。

      然后房间里发出肥猫的怒吼和欧阳棐的痛呼以及讨好的声音。

      欧阳辩恨铁不成钢的骂道:“下贱的猫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