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爱人在线观看

      郑氏不知她已经换了个人。她只汸低声说道:“技多不压身,多学点东西总没坏处。”

      以前的秦紫瑜喜欢什么她不知道,㘓不过以前的䡑赵子玉,喜欢钻石棋谱兵书,受父ť亲赵青山和哥哥赵子恒的影响,从小就爱舞刀弄枪,也在刘晋安的梧支持下,跟着父亲去了边关,后来还成了令人闻风丧胆的玉面멮将军。

      “你愿意学,娘当然赞成,只靻是驪你刚醒,身子还虚着,等将养几天再说。”郑氏ఱ拉着她骨节分明的手,她也看着自己纤细Ⓕ修长侒的手絿指,想起从前她的手,因为长年握枪拉弓,有厚厚的茧子,哪有䷬这般柔润嫩滑。

      “荣国公府的少伳夫人,性情温厚,待㌰人随和,你想学刺绣,娘跟她说一声就是,要不是她遇上事了,她那一手绝活,还不ⴍ肯传✉授于人呢。”郑氏的话,㱳却让秦紫瑜的心一紧。

      “荣国公府的少夫人遇到什么难事Ἢ了?”

      郑氏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引起了女儿的好奇心,便继续说道赈:“因着她娘家的弟弟得罪了永城侯之子,面临着牢狱之灾,荣国公看在他肚子的份上帮了忙周全,赔了好大一笔银子。”

      꾉永城侯许万全管着军巡院。荣昌帝화在位时,永城졐侯还是个低调的军巡使峠,可新帝上位后,他被提拔了,便日益膨胀起来。他儿子许唚世澜是个䦻实实在在的纨绔,仗着他爹管着京中治安刑狱璴等事,平日里横行霸道,谁要得罪了他,便不텩管有理无理,都把人家抓去大牢一顿毒打佭,索䈫取钱财,才肯放人。

      “听说少夫人的父亲原来还是宫里伺候过的中书舍人,怎么会轻羌易就被关进大牢?永城侯也不怕皇上问起来?”

      “那是以前,荣昌綸帝在位的时候,自然没人敢小瞧应家,可如今龙椅上换了人,坶皇上哪有空理会这些小事,自然只能靠少䖞夫ʰ人应采卿从中打点。应采卿嫁入荣国公府后,她父亲被罢了官职,本就让她觉得没了脸面,可娘家兄弟出了事,不得不求荣国公出面,又因为生的是女儿,푘荣国公就不给她好脸色看了,国公夫人还张罗着要给世䇜子纳妾。”

      짷秺秦紫瑜听着应誖采卿的遭遇,心中堵得ꯤ慌。以前她只顾着自己伤春悲秋,愁闷抑郁,却从没有关心过应采卿ꖸ过得怎么样,总놿以䡮为她嫁给了她喜欢的人,应该一切都美满顺遂,却不知道她的日子鸛也这么艰难。

      她还记得,青春少艾的应采卿,说到心上人洛锦辉时脸上的朵朵红徬霞,她书信中即将嫁人的忐忑和期待,她给她回信写上了쬫诚执的꽷祝福,祝她嫁得良人,幸福美满。

      可现在听了许多她遇到的事,却没有听到쫺洛锦辉为她做了什么,“那世子呢?也不为她说句话?”婩

      羵“世子洛锦辉担任了转运使之职,一个月有大半个月不在京中。应采卿这样温婉的性子,就算世子回京,她也定不会将这些烦心事说于他听的。”郑氏说完,看着她眉头微拧,便打住了话头。

      应采卿自ꧦ然是好的ヌ,德容兼备,堪为女子典范。䕕可是如此,所有的委屈就自己一个人抗着,迟早会被压垮的。

      她叹了一口气,“母亲,我想去院子里走走。”这身子太虚弱了,得加强锻炼,快快艘好起来。 箷

      听到女儿想出去走走,郑氏起身去扶她,心里后悔自己话多,说着别人的家长里短,弄得女儿心事重重。

      两个丫鬟也来帮忙,仔细Ҿ护着,还给她加了一件斗蓬。

      㬮院浑子里草木葱郁,百花争艳,春意盎然。秦紫瑜眯着眼睛适应了好一会,才觉得光线不䖍那么刺眼,抬步顺着回廊,缓缓往前走去。 쨢

      燕子从回廊下穿过,双双飞舞追逐着,掠弑过桃花树,惹得桃花冁瓣,纷纷飘落,悠悠如雪。

      뚧回廊连着一弯池水,池中一座假山,山间流出一道瀑布,如珠似玉般泻进池水里,激起道道涟漪。睡莲铺满半个池⏚子,幽紫粉红的睡䚜莲花儿开得娇艳,鱼⻺儿正在莲叶下游来游去。

      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有用心看过如此跉景色,一花一草一木,都是那么碂清新美딒丽。

      滿置身于这无边的春光中,前世的一切世非恩怨,仿佛都像一场梦。

      微风起,吹㐜皱一池春水㖌,池边的桃花树,也纷纷扬扬下起了花瓣雨。

      风吹乱了她的发,一阵透骨的䗳寒意,跟当初在水月庵大雪纷飞的那晚一ޒ样,寒透心脾,万念俱灰。刚刚还以为那是一场梦呢,现实就提醒她,一切都真实的发生过。

      她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郑韹氏急忙拉了拉她的斗蓬,轻声提醒:“你吹不得风,回房去吧。”

      籋 她轻轻点头,缓缓转身,郑氏细心地扶着她往回走。፼

      当初坠入雪窟,受了寒,怕是留下了病根,又在床上躺了餙三个月,真是弱不经风。

      ¦

      回廊那头,一个明媚欢快的少女,迎面朝她们跑来。

      敯郑氏脸带笑意,轻声说:“你妹妹回来了。”

      “娘,娘,姐姐醒了ᶓ吗?”少女还未跑近,就大声喊着。

      쨾秦紫–瑜笑着看向少女,一袭桃红罗裙,头上双髻簪了珠花札,明眸皓齿嶓,娇艳如花,正是青春好年华。

      “姐姐,你可算醒了,这些日子,娘哪里都不让我去,你也不౐能陪我玩,可把我轲憋坏了。”秦楚妍亲热地挽雖着她另懗一只胳膊㱝,娇圕声嗔纃道。

      “妹妹别恼,以后姐姐陪你玩。”秦紫瑜轻声应着,想起醒来后青桃的话,当初8她뮹们回京的路上,两姐妹本来坐在一辆马车上,可不知是什綹么原因,二小姐和她发生了争执,跑去和흲郑氏坐同一辆马车了,下人们跟在后面的马车上看护行李,因此只她一人㷞所坐的马车坠入了雪窟。事情葝有些蹊跷,可她并非真正的秦紫瑜,也不清楚她们因娋何起了争执,当时到咭底是怎么一回事,也没有人岓说得甄清楚。

      “太好了,姐姐,春色宜人,春花烂漫,还好你醒得及时,京中各家赏花宴办得可热闹了,我们一起去赏花吧。” 䬺

      ⎈ 看着秦楚妍뜻一脸天꾧真烂漫,她将脑中毫无头绪的想法甩开,笑着点了点头。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