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战百度影音

      “接着奏乐,接着舞!”

      郡府内,丝竹管弦之声绕梁不绝。自从刘琦抵达零陵郡,这已经是欢宴的第三天。

      无休止的声色犬马让刘贤感到厌烦。

      “你们子侄一辈可以多亲近,为父老了,不打扰你们畅叙兄弟情义。”

      父亲将招待刘琦的任务丢给他,自己落了个清闲。可刘贤根本不懂音乐,更厌烦这种虚情假意的逢场作戏。

      妭每当他面对刘琦,就总觉得对方那双眼睛在自己身上来回游走,似乎在寻找着自己冒充零陵第一竖子的破绽。

      特别䙬是蒋琬病情未愈,牵动着他的心肠。每当一首针新的乐曲想起,他都想起芸娘,想起那首《易水》,想起那汪泠水边的血泊。

      “伯礼,你这烤串实䁁在是天下第一妙物。”

      ᔟ 上首的刘琦大快朵颐,将他拉回现实。

      “还有那道烤蟹壳,鲜美至极,堪称绝⳪世珍馐。是怎样的烹饪之法才能酿此绝味?贤弟不可吝啬,愚兄誓要将这庖厨借回襄阳,教一教那些愚笨的下人。”

      䁐刘琦恪守着戒酒戒色的诺言,但却一脸陶醉之意。

      刘贤道:“那有什么,不过是将蟹壳趁未熟时剥开,掏去蟹肺、蟹心等大寒之物,铺上蟹膏蟹黄,在将鸡肉脯用铁棒捣成肉泥,用纱布裹住,放入滚沸高汤中컮烫成半熟,取出扑在蟹壳之上,最后用精细的徐炭块烤至焦白色。虽然花了些功夫,但仍꧙是不入流븽的小海鲜,子璋兄喜欢,我一会写出菜谱,兄长带走便是。”

      刘琦道“哎呀,刘磐你听听,淡淡一只小蟹,竟被伯礼想出如此复杂艫的烹饪之法,改其粗鄙,又不失精华。古人讲治大国如烹小鲜豯,伯礼如此心力,难怪一年不见,零陵风貌为之一变啊。”

      刘贤听出,刘琦话中有话,要将纨绔子弟遁的宴饮之趣引向政事。这是一种试探。

      刘贤俯身道:“兄长说笑了,愚弟哪里懂什么治大国。天下大国在襄阳,零陵百姓安居䠡乐业,一是依靠皇天后土,朝廷恩泽,二是景升伯父爱民务本,宽厚仁义。我父子在此地广受伯父庇护,唯略尽绵薄之力罢了。”

      成绩来蝣之不易,䫮功劳属于领导。刘贤太懂这一套了,平常忽悠身价百亿的老板尚且不在话下,对付刘琦这样的纨绔子弟,实在是大材小用了。

      却见刘琦突然大笑起来,连条案上的茶≡杯都打翻在뙍地。

      “兄长为何发笑?席间上演的是歌舞,不是相声……”刘贤一脸疑惑。 蘒

      刘琦笑輿道:“你还问我为何发笑?这是你零陵府邸,没有外人,贤弟何必装出恭顺模样?往日说榌‘刘景升有眼无珠’的人,⬙今日怎么歌功颂德起来?”

      刘贤瞬间冷汗直流。这倒不是他发现自己说错了话,毕竟一句失忆便可轻易搪塞葑过去。

      ᦯ 쌩 他惊得是,刘琦轻松磪的笑容背后,那双鹰一样犀利的眼神。

      多年职场历练➨,刘贤知道一个道理。人在真心发笑时,眼神不会盯着另一个人。

      愛一旦眼神㋩停在另一个人身上,那ꗙ么笑容就㣮只是一种伪装。

      軖 自己在伪装穿越的事实,那么刘琦在伪装什么?

      Ў

      或者说身为刘表之子,他还需要掩隗藏自己么?

      “公子,官署ᩛ的巩郡丞在门外求见。”刘煮全近前禀报ﯢ。

      刘贤故作嗔怒状:“什롳么事情这么紧急,没见我正在与子璋兄宴饮吗?”ؿ

      “额,巩郡丞说……鮹这个月是季末,几个大家族正等着,请公子定夺冬天的租率。”

      刘琦刘磐二人听道租率一词,不约而同竖起了耳朵。

      好,你刘琦想看,我就让你看。可是看了看不懂,不要怪我。

      “哼,一群宵小之辈,眼睛就䛓盯着这点蝇头횜小利。”他转身向刘琦行礼。“子璋兄,小弟去处理些公事,去去就回。”

      “哎,不忙,就在这里说,愚兄倒想听听,这租率是何物?”

      “哦,租率啊,简单。巩大人,上来吧。”

      刘贤清了清嗓,向门外招了招手。曾经被刘贤大骂一番的巩克弓着身子,抱着一億摞竹简赶至近前。他差点被刘贤罢了官,所幸被刘度拦住,保住了位置,从此收敛很多。特别是刘贤制服四大家族后,更是俯首帖耳,卖力效忠,唯恐再被大公子呵斥。

      刘贤拿出从容理政的派㩶头,一会在这里勾勾画画,一会在那里点墨批注,一边侃侃而谈,谈笑间将这几日鰥零陵城内的一项重大改革娓娓道来。

      原来自从刘贤兵不血刃制服四大家族⃖后,整个零陵郡的人口、田亩、㑩赋税情况已经被郡府彻底掌握。那些笴豪族长期侵占的钱粮人丁被一举抽离,造成世家豪族一时间难以为继原先土皇帝一般的奢华生活,有碍于四大家族已经被制服,缺少领头羊的世家豪族如同一盘飙散沙,纷纷叫苦不迭。

      Ǧ

      如果是ᰇ一般人,一定会坐村视世家꧎豪族自生自灭。然而刘贤却一改之前的敌对态度,向他冣们伸出了援手。

      除了分配给平民百姓的私田,凡是划归郡署的公田,各家族都可以有偿租佃,只不过要按季向郡署缴纳粮息。而粮息多少取决于三个关键因素:租佃亩数㭆,租率,以及租佃天数。租率随粮价波动调整,于季初公布。

      这里就出现了一个时间差。因为粮息虽然按季缴纳,但是粮食可不是每季都有丰收。所以租率就成了决定天平走向最关键的一硣颗砝码。

      刘贤将这一套机制命名为“땇租衻田”之法。简而言之,就是银行借贷在东汉末年的简单复制。这可是他的老本行。

      燭 “不是好奇么,不是想看么,不就是好奇老子想干什么么?老子一个字不落的告诉你们,可你们懂吗?”他心中暗想。

      刘贤努力克制着心中的得意之色,将并㔃不复杂的浅显理论说的怟云山雾罩。

      这㔫是他在蒋琬不在的日쪔子中想出的一套办法,目的就是从世家豪族手中彻底抢回这个时代最关键的财富——粮食。

      ꅈ说到底,就是讲世家豪族悄无声息的变成郡署的쬕田地承包商,让他们Ѵ成为郡署的附庸。

      刘贤一番皇皇大论,听得刘琦刘磐二人云里雾里。他们一时还难以理解其中的复杂逻辑。

      刘磐争辩道:“若是那豪族假朄借租佃ᢩ之名,再行侵吞之实,阴养死㾈士,蓄奴募兵,郡府这政令不仍涺是一纸虚文吗?”

      “好,还会抢答了。本你说的ߡ当然对,所有的金融实践都需要强大的背后支持。”

      面对刘磐的攻击,他不恼不怒,接着说出了另外两条重要的政令。

      ꌸ“一是每年核准豪族奴隶附庸名单。非郡府同意,永不加丁。至于现有的私兵部曲和家奴佃户,本人愿意离开的,可以向郡府借款赎ᭈ身,郡府会分给农具和公屋,助其自足。想要留下的,世家豪族必须按月发放俸米钱粮,数밴额要报送郡府备案,以备年末核查。

      ௔二是彻底拆除仓郡内坞堡,一个不留。同时애郡兵招兵㩎,在扩大军屯的同时守护ꏍ各家田庄安全。各家豪族但有保留坞堡者,以谋蹲反论处。”

      说完,他合上最后一卷竹简,得意的问刘磐:“懂了吗?”

      刘磐一时语塞。他不是佩服,而是根本没听懂刘贤的这一套机制。

      “伯ꮦ礼贤弟,愚兄还是不懂,这世家豪族就这㕁么听话?任凭你指窣点江山,他씈们甘愿俯首听命?”

      牭这次换刘贤哈哈大笑。他举起茶杯道“此所谓有赖于伯父庇佑。有子璋兄这两万人马坐镇,这些地头蛇谁敢放肆?”

      슨 “原来你还真不是阿谀奉承!哈哈❨!”刘琦尴尬一笑,接着说道:“可是愚兄我尚且是ಡ板上鱼肉,䃏何以保护贤弟?”

      刘贤笑ȱ道:“你?快别闹了,堂ᰃ堂刘景升之子刘贤,大军在手,说自己是鱼肉?那你说说,刀在谁手啊?”

      “就是你常说的,我那有眼无珠的老父亲啊。”刘琦终于不笑了。

      ꚷ那双眼睛死死盯着刘贤,似是坦诚,又像试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