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xav

      “他还是个孩子”

      赵三两刚冲到楼下,就被老板娘拦住,道。

      “我也是长得稍微急躁一点的孩子”

      赵三两大气,道“现在两个孩子打架,你赶紧让开”

      赵三两伸手将身上珊瑚色外套的老板娘拉到一边,老板娘脚下一个狼疮,接着反身又拦在赵三两面前。

      “小三,来啊!来揍我”

      已经跑到植物店门口的大鹅小朋友,见他妈都站在自己一边,顿时嘚瑟起来。

      转身背对着赵三两手舞足蹈,腰部扭动着,连屁股还来回晃动。

      “你看到了,是你儿子先挑衅我的,而且他主动要求我打的,我怎么也得满足他这个要求”

      赵三两望着阻挡在他前面的老板娘,恼怒道“你再这样护着他,迟早出大事,今日就让我帮你教训他一顿,放心,我保证不把你儿子打死打残,最多屁股开两朵花”

      “大鹅不懂事,你一个三十岁男人,和他计较有什么意思”

      老板娘转头瞪了大鹅一眼。

      依旧伸着两只修长胳膊,牢牢拦住赵三两的去路,试图劝赵三两放下被她儿子骂傻逼的事情。

      “别说你儿子,哪怕路边野狗咬我一口,我也要报复”

      赵三两盯着老板娘那双漂亮的杏仁眼,道“赶紧让开,不然我要出绝招了”

      “大鹅快跑”

      老板娘轻唤一声,但身体丝毫未动,仿佛为了自家儿子免除被赵三两毒打一顿,打算与他死磕到底。

      “行,这是你逼我的”

      赵三两在老板娘一脸惊愕间,拦腰将她扛起来,三步跨成两步,疾步向大鹅追去。

      “赵三两快放我下来”

      到了此刻,老板娘才反应过来,伸手不停拍打赵三两后背。

      门口名叫段小楼的躺尸,听到植物店里发出的叫声,快速起身走到门口,眼睛瞪大,一副难以置信的望着店里发生的事,喃喃道“赵三两发狂了,果然控制不住对老板娘用强了”,然后就在他打算化身正义之士时,眼睁睁看到赵三两将身材很丰润的老板娘扔在收银台上。

      对。

      就是扔。

      毫无怜惜,动作粗暴至极,段小楼甚至听到老板娘身体接触收银台发出“砰”的一声。

      不出他所料,老板娘果然发出痛叫声,而后就是老板娘揉着后背,搵怒道“赵三两,你弄疼我了”

      “下次再不老实,我直接把你扔出去”

      赵三两撂下狠话,朝着已经跑到羊肉馆门前的大鹅追去。

      经过段小楼身边时,赵三两下意识扫了这整天无所事事的废物一眼,鼻息发出不屑的冷哼,段小楼仿佛完全没注意到赵三两对他的嗤之以鼻,脑海中始终盘旋着老板娘那句:“赵三两,你弄疼我了”。

      没有怨恨,没有抱怨。

      默默点了一支烟,段小楼像受到一次重创,连腰背都有点佝偻了。

      赵三两这老男人果然有魅力,娶了老婆后,还有本事与自己老板勾勾搭搭,反观他自己呢!?凄凄惨惨戚戚,喜欢的人已经好几天没理他了,致使他伤心又伤神,晚上辗转反侧始终难以睡去,平时下午晒晒太阳就有的困意,这段时间也没了。

      躺回躺椅上,段小楼嘴里插着朝天烟慢慢冒着。

      过了一段时间,陡然又听到赵三两骂骂咧咧的声音。

      转头看向东边,见到赵三两提着死命挣扎,不时与他对骂的大鹅朝这边走来,段小楼注意到赵三两不时对大鹅脑袋上扇几下,接着又踹两脚。

      段小楼又将脑袋转向植物店,穿珊瑚色外套,搭配一条修身牛仔裤的老板娘,正抿着嘴唇,一言不发凝视着赵三两对她儿子使用暴力。

      刚受伤的心,瞬间又被割了一刀。

      他虽相貌平平,但家里有车有房有存款,还有一间六十平米的烟酒店铺,尤其他正值青春,按照一般情况,完全属于那些爱慕虚荣女人的可爱憨憨,但偏不如赵三两这个每月两千八,年龄已达三十岁的老男人有魅力。

      这事对他打击委实不浅。

      “小楼,你爸爸喝醉了,快把他扶回去睡觉”

      路边停下一辆别克轿车,一个中年人扶着已经灌多的老段下车,见段小楼在门口连忙叫起来。

      “嗯”

      段小楼无奈点头。

      他老子近段时间参加宴席的次数比较多,每次参加都喝到打太极为止,像今天这种状况已经算正常,脚下的轻功还未大成,段小楼接过老段慢慢朝前走,这时赵三两提着大鹅已经走了过来,浑身酒气的老段一见赵三两,下意识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香烟,抽出两支中华因手哆哆嗦嗦还掉了一根。

      赵三两心疼的捡起来刁在嘴里,又接过老段手中另外一支烟。

      然后就听到老段对他喷了一口酒气,脸色像从迪厅蹦完迪潮红一片,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道“赵三两,好好……干,我看好……你”。

      说完这句这没头没脑的话,老段身体朝前踉跄两步,还是段小楼眼疾手快将他扶稳,不然老段今天铁定磕出个脑震荡。

      “你爸今天喝飞天茅台了?口气这么大”

      赵三两诧异问道。

      “嗯”

      段小楼居然点了点头,道“一个叔叔的女儿,昨天带男朋友回来,中午请我爸吃饭,我爸带了两瓶茅台过去”

      “那怎么不叫我的?”

      赵三两有点不高兴。

      段小楼扫了赵三两一眼,扶着老段回烟酒店休息。

      “老段这真不是东西,我和他做了四年邻居,都不请我喝一杯”

      回到植物店,赵三两还对老段喝茅台没叫他耿耿于怀,放下大鹅,道“你这兔崽子以后长大,记得买茅台给我喝”

      “撒尿给你喝”

      大鹅刚得到自由,对着赵三两连踢了几脚,等赵三两抓他时,一把躲进他妈怀里,告状道“妈,赵三两打我,打了很多下,你帮我报仇,扣他工资,中午让他滚出去吃”

      “再废话,老子还揍你”

      赵三两恶怒瞪着大鹅,道“小小年纪不学好,天天脏话连篇,就你这样以后有什么出息?”

      “关你屁事”

      大鹅不服气道。

      “赶紧过来写作业,今天错一道题一巴掌,你妈求情,我连她一起打”

      从椅上拿起大鹅书包,赵三两翻出他平时做的习题。

      还有老师批改的试卷,削了一支铅笔,摆放好后,一把将不情不愿的大鹅从他妈怀里拽过来。

      老板娘坐在收银台前,轻抿红唇,拂进的微风,吹乱了她的长发,也吹乱了植物店应有的宁静,而她自始至终都没说话,目光反倒落在被风翻开几页的书上,恰巧看到:“和你在一起的时候虽然短暂,却是我至今为止,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

      仿佛下意识间的行为。

      老板娘将书合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