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人报道直播

      爖“——谁是国王?”

      꾼新的一轮游戏。

      游戏命令不拘。

      捺 在各自声音的呐喊下,这场激动人心的游戏再次开幕。

      率先是步乃酱——他的命令是啠要求五号起来跳一支舞。

      (好像没什么不对!跳舞出糗什么的,的确是国王游戏的整人项目。㺚)

      所以,在房间众ቷ人的注目之下,友璃起身站到了ذ中央位置。

      슱 说实话我并不担心坞友璃会为此被嘲笑,只是쯛看着她脚步有些虚浮,期望她不会因此摔倒。

      但是......

      “抱歉,因为我只学过交际舞,所以可能一⋀个人跳豂的并不怎么好看。宗人,我可以邀请你一起跳舞吗?”

      堳友璃谦虚地弯下腰向周έ围观众致歉,并伸手宛訋如绅士一样征求我的同意。

      这绝对是谎言,其实,交际舞只是她舞蹈功底的一部分,她可是曾经芭蕾舞以及拉丁舞봔的国内冠军,怎么可能会有【只学过交际舞】这么俗套的谎言。

      其实,她只是想以擅长的东西来捉弄我就是了嘛!

      굪 面对她一如往常的别옸扭态度,我一面苦笑一面괲叹了口无可奈何的气。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我握住友璃的手,菐毕恭毕敬地行了个礼。

      쵫 “你在打什么主意?”

      以防万一,我提前闻了一下。要是真有什么捉弄人的把戏,我就得提前作好出丑的准备,毕竟自高中以来她交际舞的对象一直是我,㸜而被捉弄的也一直是我。

      不料友璃却不客气地轻哼一声,一睇脸笑容表示根本没有。

      “我只是害怕出现什么意外,뀣毕竟因为酒心旱巧克力的缘故我䵰现在有些头晕깼,要是我出了什么问题不能去上ꑚ班,可就没人照顾你和苍马秵了。”

      뙽 她说得理所当然。

      “既然知道那是酒心巧克力那就别吃啊!”

      “谁知道?又不是日文或者英文,根据瑞夜所说的是他父亲从德国买来的,所ꄧ以द毫뾍无顾忌地吃了下去。你也知道我对巧克力有过敏症状,所以就像喝了两瓶白兰地一样,毾现在身体感觉很热。”

      话是这么说,但为什么我总感觉里面有骳些蹊렕跷。

      络突然响起曲子,那正是侑以的杰作,濘就像是哆啦A梦一样,她总﫫能从莫名其妙的地方拿出意想不到的东西。和优雅的华尔兹不同,旋律颇为轻快。 牂

      “是探戈啊。还记得上次教你探戈的时候,你踩了我好多次脚呢┄!” ᫟ 娺 “倒是你,这次可别踩我的脚哦。”

      我踏出第一步。然后富有韵律的四拍步а子,接着大大的回鎿转。舞步的复杂程度,也不愧씥是初学者的噩梦。➼不过好在有ⵍ过经验,说到底也是友璃这位老师教的好。

      然而,友璃却“哒哒”地踏着轻快퉄的舞步,游刃有余地跟了上来。

      这哪是酒醉的人啊,甚至为了ट提高舞蹈的观赏性,脚部덏弓起窋,形似穿着高跟鞋一样舞蹈着。

      像是一只知更鸟一样跃动着。探戈在첧极大程度上会因为舞者而越跳越快,但友璃却恰到好处的把握着节拍,微妙地跟随着我这位茂川文学网的步伐跳动。

      “你生疏了呢宗人!”

      “还......还不是好久没跳了。”

      “那以后我们天天跳好不好?”

      带着意味不明的话,在转体后蜪一曲终了——

      友璃满面膙潮红地坐回原位,而我则啥在身侧瑞夜手肘的撞击下回过神来:

      “跳得那么好,下次也教教我!”

      “你要学还不如去找坙友璃......”

      “——教我!”

      “好、好吧!”

      面对瑞夜的强势橾,我难过的将糯糯抱入怀里,像极了与宠物讨欢的样子。

      “——谁是国王?”

      “哈哈、我是!”理咲摆足了国王的威严:“二号来帮我按摩一下吧!”

      (好像也没什么不对!国王命令人按摩,也是国王游戏常见的ᩎ命令。)

      洳总之、怀里的人儿突然动了一下,硠从我的大腿上站起,英姿飒爽地走ㆳ到懭了理咲的面前。

      “哈咦?”

      ⾂“我是二号的说!羧”

      看着理咲吃惊的模样,估计是想调戏我身边的大小姐。没꓆想到她这样一个看起来忠心耿耿的家伙,竟꫱然也会对自家主人有着非分想法。

      然而,过了十分钟后,理咲的脸红到耳根子,全身酥软地趴在榻榻米上。

      好 太夸张了,她的腰部完全虚脱无力。

      我的视线从不成人形的理咲身上移开。

      实在是惨不忍睹,理咲的模ᩀ样让我联想到掉在盛夏柏油路上的冰淇淋。

      “我可能嫁不出去了......”

      ......好恐怖。

      虽然蝉我早就知道糯糯的按摩手法属于上乘,但没想到猫猫拳会有这等效果!

      “宗人,好久没帮你按摩的说,要不要现在帮你按摩一下的说?”

      我感到一股寒气。虽说糯糯重新坐回我的怀里,但这样一句话犹如炸弹一样刺激着我的脑神经。身体的确很僵硬,但说不定按摩䓆什么的会頴变成更糟糕的事。

      “——谁是国王!”

      “哇啊,终于是我了!”小悠兴致满满地念道:“有宍请六号向国王说【我最喜欢妹妹大人了!】”

      (这个.ᓝ.....也没什么不对袕!羞耻的台词,也是国王游戏的常态......我是不뮆是忘了什么?)

      然后小悠如愿以偿的得到了侑以的【告白】。

      “——谁是国王!”

      “我..、....我是!”

      难以置信,我竟然又抽到了。

      决不能在娃说出什么有弊于我的命令,但又不能让这个揨命令没有意思。说实在的揺还是自己的私心。主要还䷴是彁想看别人的丑态。 ⇺

      ᣙ 我一面如此想着,一面阐述着自己的命٫令:

      “一号,成为临时女仆为大家服务。”

      僬“等一下——!”

      宛如恶魔的⺉声音,再次传来ꌸ。

      “既然是女仆,那就必须要有主人吧。为大家服务什么的实在太没有意思了,要专心致志地为主䀰人畂服务才是女仆的职责所在。所以,一号选手只能是国王的女仆,其他选手无权享受。”

      “侑以,你就是专门克我的是吧!?”

      䝂 “哪有?我只是单纯让这个游戏充满娱乐性而已。而且你要说出时间限制哦,必㯅须要超过一个小时,没有时间限制的话就直鶠接到这个游戏结束。㪰”

      ĥ

      可恶ر啊!我终于知道哪里不对了..࿁...帟.只有我是有限금定要求的,其他人的命令恶都没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