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塞了已经20个鸡蛋了

      刚将大舅妈安ꠌ抚好呢,就听见外面传来了说话的声音,可不就是自家大表⾜姐、姐夫么。

      两人吵吵闹闹的,准备点说,是自家大表姐咋咋呼呼的,正数落着大姐夫出发的太晚了,让长辈们等不礼貌什么的。

      갇 换来对方憨憨柒一笑,气的大表姐翻了个白眼就进院子䰱了。

      ꮑ 刚进来呢,就见院子里的人打量过来的目光,赵母笑着打趣自家大侄女:“看来你娘不ຢ用担心闺女会受委㝪屈了,反倒῟该担心担心自家女婿会不会受欺负。”

      徐大表姐被姑姑这通话说的脸埀都羞红了,赵宝珠见状笑呵呵的跟人打了个招呼:“表崒姐,表姐夫,节日快乐。”

      打完招呼就拉着表姐进屋,准备进行ᵪ小姐﫸妹之间ꭠ的叙旧了。

      至于表姐夫么,就留在这说话,顺便接受㮩长辈之间的拷问吧。

      这边两人进屋后,赵宝珠也没急着说话。

      先仔细观察了一下表姐的脸色、神情萣,再跟出嫁之前一一做对比,没发现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这才点了点头,放心了。

      虽说人就嫁在隔壁村,赵家留意过也没听说传出来不好的消息,똋但就怕人家会装啊。

      受了委屈都能让人说不出口的事,自己前世在皟网上不就经常听说过这种錹例ʹ子么。

      表姐见到一惯大大咧咧的表妹这样子,又好笑又感动的,说:“做什么这个怪样子,我没受什么委屈,你姐夫对我好着呢。

      䥇 ⟂ 뢢再说结婚之前不是都打听好了婆틞家的为人吗,都是老实人,你就放心吧!”

      赵宝珠可不认同这话,说:“知人知面不知心懂不懂,别人说是老实人可不算数的,看人⛛别看他们说了啥,要看人做了啥。

      可〼别傻乎乎的人家说啥信啥,多想想知道不?”

      虽然自己是个ϟ没结过婚,连初恋都还没有的女孩纸。但린前世生活在信息大爆炸⬜的时代,网络上婆媳关系夫妻关系的头条新闻不要太多,啥䡹样的人都有敶。

      论起见识来,这年代结了婚的老妇人都没ɶ她多旛。

      “可见是长大了,懂得这些大道理了,放心媥吧,你表姐是让自己受委屈的㽪人么?”徐有东령好笑的违扯了扯表妹的脸道。

      不怪她欺负表妹,这ﳔ尤带稚气的脸上偏做出严ꦴ肃的表情,只觉得是在效仿大人的行为ڽ,让人止不住的手痒桼。

      Ⓗ将自家表姐的手从脸上扯下来,不置可否ﻥ的撇了撇嘴,说:ᆰ“那还差不多。”

      现在才刚嫁进去也看不出什么,赵ᒛ宝珠就懒得多说了,反正日久见人靏心的。

      ێ当然了,人家儻要是表里如一始终对表姐好,那就再䖫好不过了。

      两姐妹正说着话呢,外面就传来大舅妈喊开饭的声音。这下也顾不上有什么话没说完的了,姐妹两手拉手的出了门。

      到了桌子前,一看这上面的菜色丰富的呢,十个菜里面都有油水不说携,八个菜里面都带了肉,还有一盆土豆炖兔子的油水格外的重。

      ﷃ今个大舅妈为了招待小叔子妯娌和小姑子一家,哦,还有女婿,为了这些人回家过节可못真是㶜破费了。

      坐上桌,ꪵ等徐㚄外婆动了筷子,大家都勢迫不及待的埋头大吃。

      一时Ч间动静都小了好多,最小的侄女娇娇喝着舅奶奶特意为她碾碎的肉糜粥都咧̽着嘴乐。

      塤饱餐了一顿,졸大家都吃撑了,排排坐孥的消食。

      过了一会,徐小舅突然想起好څ像有事忘记说了,吃饱了脑子就是转的慢。

      思索了半晌,直到看见外甥女才想起,之鴒前人拜托自己留意了政䌕府的动㑆向ꃫ。

      既然뤭想起来了也就说了,徐濍小舅捧着肚子,对赵宝珠乐道:“宝珠,你上个月来县城找我꣡,不是叫帋我留意些事吗,政府昨天刚发布要办个技能班。

      葯 䊘 有教记账,机械修理、木工、泥瓦匠、老师之类的。

      明天开始报名,下个星期截止,然后是资格审查,下个月初开始上课。

      你要是想学明个拿上户口证明赶紧过去。”

      赵宝珠被小舅舅这个消息惊得⛫立马站起来,说:“真的吗,现在真有啦!”

      徐小魰舅摸了下鼻子,低下头不好意思了,说:“我出发的比较早,急着赶回来就是想告诉你这件事的,结果被睡虫一勾就混忘了。”

      “臭小子,脑子比鸡小,啥事都能忘。”榪徐外婆虽然不明白外반孙女为啥这么激动,但不妨碍她对小儿子这丢三落四行为的嫌弃。

      赵宝珠见自家小舅舅被批ᬜ的连话都不敢反驳,逼对着外婆小心翼翼的解释:“外婆,小舅舅太累了嘛,一夜没睡脑子可不就容易忘事,想起来就好了。”慴

      说完对着自家小舅舅道:“去,当然去了,不止我去,我们回家픙商量商量,还有要去的ΐ呢。䊾小涳舅舅,谢谢你记着这事。”

      小舅舅对这事这么上心,于情于理都当得上ꗄ一声谢。

      徐小舅见外甥女借了自己的围,肉眼可见的高꒨兴起来,谈兴大发的将自己花费精力打听出来的消息告诉了大家:뗡“这样也好,我的建议也ᦡ是能去就都去,反正你㒹们那边离县城也不远,而且这次上课不收费用,只要自带㗺口粮就行了。开课时间在晚上也不影响白띦天下地。 㡜

      我听说这两䘫年政府ᶴ都没有大动作,其实是ᛡ为了求稳,现在已经基本打理出了大概框架,但缺人手的情况特别严重ঃ。这次去学习通过考试的有很大可能会安排到工厂去。”

      “这么好的事那更不用问了,咱们全家都뾘得去,就算没进工厂,多学一门手艺总是好的。

      回家咱们再细细合计一下,明个就报名去。小弟,多谢你这藨么费劲打听了筅。”赵父给小鲵舅子道谢。

      小舅子一家都吃公粮了,现在这是为谁忙活的可不是显而易见么。

      徐大舅给了自家小弟一个肯定的眼神,对着厮自家闺女女婿说:䋀“刚你们小叔说的话都听到了吧,有什么想法说来听听。”

      马姐夫摸了下脑袋憨厚一笑:“要是真行,我也去学个瓦匠试试。家里我回去后会跟他们说一下,让他们自己决定学什么。 叇

      ꏞ 东哥也随她自个的心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