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_液_检查第二部

      长生大陆,温暖的阳光洒落大地,恩泽着万千生灵------

      一片青山绿水间有个少女独坐在湖水边,双手环抱的膝盖,将娇美的脸庞埋在膝盖上,少女青春年少、正值豆蔻年华,独自黯然神伤。

      吴桐与铁藏风联袂走来,吴桐看着自己的妹妹落寞的样子,忍不住一阵心疼。

      “你就要走了吗?我知道你是天上的神龙、注定要翱游在璀璨的星空,我知道你是耀眼的大日,宇宙星河才是你的舞台!”吴凰儿说着突然站起身来,脸上绽放着明媚的笑容对着小藏风眨了眨眼睛道:“我也知道,我们是很好很好的朋友,记得将来回头再看看我们。”说完少女轻轻的拥了下小藏风,拉着吴桐走远了。

      小藏风看见了吴凰儿起身后衣襟上的泪痕,耳畔仿佛还回荡着她的话语,小家伙内心最柔软的地方仿佛被触动了,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但他知道这很温暖。

      接下来的几天里吴家村的人们开始重建村落,因为他们愿来的村子,常年经受猛兽袭击,有些地方都早已残破不堪,再加上三圣宗的人多年来的压榨,族人惨死,大多数珍贵的药材都被压榨一空,甚至给孩子们熬炼经骨、打磨体魄的灵药都少之又少,渐渐的人才凋零,一代弱过一代。可是眼下的这块风水宝地,物产丰富、山间老药不在少数,他们打算给村子里修建一座像样的演武场和一些用作修士修行的场所,于是他们开石凿岩、伐木取材,干得热火朝天。吴家村人大都懂得一些修行之法,虽然修为不高,但也远超于普通人,身强体壮,就算是小孩子抱着几百斤的石头也跑的飞快。

      铁无期真的打算走了,在吴家村人重建家园的时候,他以大法力在吴家村方圆千里布下了一座守护大阵,又强行拘来一条灵脉、埋在这片人间净土之中,顿时吴家村方圆千里灵气大涨了好几倍,各种草木疯长,就连普通的一株小草都略带有晶莹的光泽,尤其是吴家村所在的地放氤氲的灵雾自地面丝丝缕缕的腾起,普通人吸一口就神清气爽,相信长久的居住在这里就算不修行也一定会大大的改善体质,寿元增加,百病不生。

      铁无期在吴家村新建的演武场旁边开辟出了一口能容纳数十人的灵气池,做完这一切,铁无期唤来吴桐与吴凰儿,单手一招将两头禁锢在村子里的黄金狮子招来,两头黄金狮子虽然被禁锢住身体,但满身的凶戾之气依然让吴家村人不敢轻易的靠近,铁无期解开它们身上的封印,两头黄金狮子通灵,面对铁无期这尊杀神,大气也不敢喘,收起满身的凶威,乖顺的像两只小猫咪,铁无期没有伤它们的性命,自有原因,这是两头血脉纯正的太古遗种,每一头都神俊威武,浑身金黄色的毛发浓密发亮,身躯异常雄壮、都有成年公牛般大小,像两个大火炉般血气鼎盛,可遇不可求,这两头黄金狮子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目前都处于“薪火”境界,不用怀疑两头黄金狮子都蕴藏着巨大的潜力,一旦成长起来,定是两尊不可多得的高手!

      吴桐与吴凰儿站在铁无期的面前,躬身行了一礼道:“大人有何吩咐。”

      铁无期对着两个少年点了点头,然后用空洞的眸子淡淡的扫了一眼两头黄金狮子,两头黄金狮子犹如被荒古巨兽盯上了般浑身剧震,瑟瑟发抖,发出不安的呜咽声。铁无期淡淡的道:“认主!”两头黄金狮子虽然不情愿,但也知道自己性命算是保住了暗自松了口气,不敢违逆眼前这尊杀神的意志。两头狮子眉心发光各自飘出两道淡淡的巴掌大小的黄金狮子光影,不等吴桐与吴凰儿有所反应就分别没入两人的识海之中!做完这些,两头黄金狮子好似损耗了太多的精力,神情萎靡了下来。

      吴桐与吴凰儿的识海中央各自有一道凤凰浴火的道痕定在其中,此时又多了两道黄金狮子的魂印,只是魂印刚一靠近识海中央,凤凰浴火的道痕就光芒闪动,荡出一道涟漪将之排挤到了识海的边缘地带,随着黄金狮子的魂印进入识海,两人瞬间就能洞悉它们心中的所思所想,甚至感觉自己一个念头就可以控制它们的生死。

      两个少年再次对铁无期深深一拜,他们实在不知道该用什么话语来表达自己对铁无期的感激之情。

      吴家村即将改建完成,村子里矗立着一座巨大的雕像,正是铁无期的模样,单手擎天,霸气无双,雕刻的细致入微,惟妙惟肖。这是他们一族的恩人,是他们心中的神明!

      今晚的月亮格外明亮,村子里篝火跳动,火架上烧烤着苍狼肉,还有村民们猎来的各种野味,肉质被烤的金黄油亮,不断有油脂滴落在火焰上滋滋作响,肉香扑鼻,村民们将自己酿的一坛坛老酒搬运出来,人们围绕着篝火,大口吃肉,开怀痛饮,一些孩子们兴高采烈的欢呼着,在人群中穿梭着,嬉闹着,月辉静静的流淌,仿佛涌入人们的心田,柔和温暖,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纯净的笑容,充满着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无限向往。

      不知是谁开始吟唱,随后众人同声唱道:

      天地有灵根其名为梧桐,

      连天接地恩泽众生。

      天地有仙禽其名为凤凰,

      展翅大山岳,天地任翱翔,

      一飞万万里,追月逐朝阳。

      凤栖梧桐兮!

      卧看风。

      ------

      歌声低沉沧桑,仿佛将人们的思绪带回上古时代,一曲罢了。

      吴凰儿起身,清脆的声音响起,唱起了一首歌谣,在月辉中翩翩起舞,她十一二岁的年纪,出落的亭亭玉立,一头短发,英姿飒爽,有一种罕见的中性美。

      歌声在夜月下回荡:

      青青男儿郎,年少离故乡。

      儿郎何所去,天地任我闯。

      青青船儿摇,在那水中央。

      佳人遥遥望,问郎何时往。

      ------

      歌声婉约悠扬,让人不由的回想自己的青春岁月。明月皎洁,月光下少女翩翩起舞,肢体柔软,轻灵,让人不由的痴醉其中。歌声飘扬:

      此去登天路,儿郎雄心壮。

      待到功成时,衣锦还故乡。

      ------

      岁月悠悠淌,还是旧时光。

      青舟依旧在,佳人已沧桑。

      碧水涟漪荡,独身痴痴望。

      不求离人往,但愿郎无恙。

      ------

      儿郎鬓霜白,风火还故乡。

      满腔赤之心,不再少年郎。

      青舟色泛黄,独在水中央。

      佳人何所去,孤坟伊人殇。

      ------

      青青白月光,为我诉衷肠。

      酒伴归人途,独立水中央。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