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男宅女缴情电影

      一连三天,王熙凤都没等到贾瑞上门,不由心烦意乱。

      平日院子里来来往往回事的下人络绎不绝,让她连偷个懒的时间也没有,更无暇去担心别的,但贾瑞的事儿却让她始终如鲠在喉,难以放下。

      她这里各种坐立不安,另一厢贾瑞却真的像承诺的一样,定定心心的认真读起了书。

      杀掉茶铺老板夫妇后,系统界面变成:

      年龄:21岁。

      剩余寿命:14天

      当前功德值:105078。

      当前罪恶值:2915。

      “杀了两个人罪恶值还不到3000?那为何贾蓉贾蔷都多于5000?难道不是我一条命的事儿?”贾瑞倒吸一口冷气,这两个小子比想象的还坏,比不了。

      “我不配是坏种。”想起刚来时只有15点罪恶值,他捂着胸口,神色悲戚,“什么叫一事无成?这就是。不能流芳千古,还不能遗臭万年。不敢窃钩,更不敢窃国,怂人,软蛋,没出息。”

      “生活的写照是什么?平凡男人的平凡人生。”顾影自怜并非女人的专利,此时,贾瑞正沉浸在这种消极情绪之中,仿佛一瞬间没了生活动力。

      矫情!

      要是祖父贾代儒在此,板子又举起来了。

      “不行,必须氪金抽奖安慰一下可怜的自己。”贾瑞一拍大腿,决定奢侈一把。

      先兑换了五百天的寿命,功德值减半,变为55078。

      家里有米,人也变得大方起来,轻点抽奖页面,先来一个五连抽!

      轮盘飞速旋转,只余残影。

      滴!

      获得【神奇拐棍】X3,说明:有了它,就多了一条腿,可以带你踏遍千山万水,成为新时代的徐霞客。世界那么大,亲,你不想去看看吗?来,一起丈量世界!

      呸!我三条腿都好着呢,用不上!贾瑞愤愤然。

      再来!五连抽!

      滴!

      获得【奇妙紫砂壶】X1,说明:对茶水有保温作用,能过滤掉有害物质,同时释放神奇青春因子,缓慢改善体质。连喝一万年,可达成返老还童成就!

      呵,你TND晃点谁呢,还连喝一万年。当谁是王八呢。

      再来!二十连抽!还不信了,就和你杠到底,咱老百姓呀,今儿今儿真高兴。

      滴!

      【活力鸟笼】X1,说明:不管是画眉黄鹂还是春莺,定居此笼,有延年益寿之奇效,每日歌唱可达两小时,一生可背诵唐诗三百首。退休的你值得拥有。

      黑着脸,贾瑞再抽,眼里红光闪动,有种赌徒的偏执与不顾一切。

      嘶,不得了了,这绝壁是人性弱点。

      滴!

      【普通紫檀如意】X1,说明:香气宜人,能让你想起木叶清香,阳光下的果园,椰风银沙。缓解消除身体躁动与瘙痒。身体僵硬的你是否很难反手挠背抓痒?有了它,不求人!

      再抽最后一次,我发誓!贾瑞赌咒,和威尼斯人输红了眼的赌徒一般无二。

      滴!

      【赦罪道法概论】X1,说明:清虚大帝专有道法,可助一切生灵除罪簿、灭恶根、削死名、上生籍。可快速收集功德值。(稀有技能类奖励,只能通过抽奖获取,获取后不可在商城重复购买。一次使用终身受益,可叠加使用提高技能评级。)

      哦?!

      看到系统有史以来第一个技能类奖励,贾瑞两眼一亮!

      直接将这个技能从系统中提取了出来。

      选择使用之后,脑海之中嗡的一下子,随即……一阵巨大的困意来袭。

      咚!脑袋砸在书案上发出一声闷响。

      随着意识渐渐模糊,脑海之中突然多出了一连串的画面:

      半空白云之上站着一个峨冠博带、衣带飞舞的中年男子,他面目清秀,留着三绺胡须,面带微笑,手中不停掐诀念咒,口呼:“地官赦罪,无极无量法,无量度众生。”

      而在他的下方,辽阔无边的大地之上无数蚂蚁般面目狰狞的小人,似痛苦似挣扎似沉沦,但在沐浴了男子道法之后,变得安详平静。

      那大地上的树木高大粗壮,就连普通野草也有一人多高,仿佛是异世界。

      道法像无形的字符一个个钻入识海,胀痛不已,很快,贾瑞眼前一黑,睡死过去。

      再次醒来,又是一天。

      贾瑞迫不及待的打开系统,界面变为:

      年龄:21岁。

      剩余寿命:513天

      当前功德值:5078。

      当前罪恶值:2915。

      嘻,寿命足够活到明年秋天,而那时秀才三试也过了,压根不用急着出门赚功德值。可以闲鱼一段时间。

      还有道术,竟然包括“造畜”的BUFF和DEBUFF,这简直就是心想事成么。

      嘿,完全不用担心未来某天会无心被害,变成为人驱使的畜生家禽,不得意那是不可能的!

      贾瑞喜的抓耳挠腮,恨不能立刻去白水河乱石坡试一回。

      他觉得这个赦罪道法简直是量身定制,而他果然同地官清虚大帝有缘。

      将抽到的那些东西一股脑送给祖父母后,贾瑞便缩在书房,不用膳不出门。

      他一边读书一边研究道法,日子过的极是充实,完全物我两忘。

      就在贾瑞几乎忘了平儿上门的事时,这个凤辣子跟前最得用的丫鬟竟然又悄悄的在一天傍晚找上了门。

      这回她见到了贾瑞。

      “三番两次的找我实在烦不胜烦,究竟所为何事,快说。”贾瑞不耐烦的对平儿道。

      春日里酉时便要点灯,在烛光的照耀下,贾瑞的脸白的如同上好羊脂玉,往日的猥琐淫邪更是一洗而尽。也不知是不是近日多读了几本书,竟然还染上了几分儒雅。

      眼前一幕看得平儿有些恍惚,甚至不敢确定此人是否还是那个觊觎自家奶奶的下流种子,这分明是换了一个人。

      “发什么愣,你家奶奶找我究竟什么事,怎么还偷偷摸摸的。”看一眼天色,贾瑞故作不知,“你竟然能这个时候随意偷溜出府?你家奶奶果然好本事。”似乎一过酉时,侯府二门就会紧闭,更有守门的婆子同小厮把守,并不是能随便出入的。

      平儿回过神来,勉强一笑:“我家奶奶为何找你,瑞大爷又何必装作不知?”装什么正经人呢,谁还不知道谁。

      贾瑞冷笑一声:“你家奶奶害了我两次,差点要了我的小命,我又何必再自作多情。你回去和凤丫头说,我已知她的意思,不会多做纠缠,咱们就此罢手,谁也别惦记谁了。”说着端起茶碗,送客。

      平儿见他说话不客气,心里暗暗恼怒,却也不敢表现出来,扯扯嘴角,露出一个生硬的笑:“瞧瑞大爷说的,我家奶奶何曾算计您了。不过是赶巧有意外发生,一时没得空罢了。”

      贾瑞的反应让她很意外,似乎对方并未对自家奶奶情根深种。

      这个发现让她一时有些迟疑,不知该不该按照王熙凤的交代行事。

      贾瑞冷冷看她一眼,没说什么,再次端茶送客。

      平儿一时没想好,神思不属的踌躇着,愣在当场。

      贾瑞不耐烦的道:“我都端了两次茶了,难道说你们王家就没有端茶送客的道理?看来王家真真败落了,连这都不懂。”

      不管王熙凤还是平儿,作为王家人,面对四大家族里头一把交椅荣国府都免不了自卑,唯恐被贾家人瞧不起,否则王熙凤就不会一次又一次说起祖上的各种风光,尤其多年前接驾的事了。

      也因此,当贾瑞如此表态时,平儿便臊红了脸,再不敢停留,匆忙辞别而去。

      贾瑞看着她的背影,啐了一口,他有八成把握凤辣子不会死心,还会找上门。

      果然不出所料,半月过后,三月三那天,平儿又上了门,还是同上回一样,乔装改扮成采买婆子。

      “瑞大爷,二奶奶请您明日戌正务必往梨香院一会。”

      贾瑞看着对面强装镇定满脸恭顺的平儿,淡淡吐出两个字:“没空。”

      平儿不由大急,脱口而出:“瑞大爷对奶奶的心意原来都是假的。”

      贾瑞垂眼理了理袖子,一块墨迹染在青色长袖上,像怎么甩也甩不掉的狗皮膏药,就像此时的凤辣子。

      平儿见贾瑞怎么都不肯点头,心里大恨,嘴巴发苦,若是这回也办不成,一定还会受罚。想到主子手里闪着寒光的针,她哆嗦了一下。

      贾瑞心里也很烦躁,不是他不想放过凤辣子,而是恰恰相反,凤辣子不想放过他。

      看来,不是对方解决他,就是他解决对方。

      想到这里,他便道:“见面也行,不过地点我来定。”

      平儿一愣,忙反对道:“奶奶出府不便。”

      贾瑞翘着二郎腿,懒洋洋靠在椅背上,手里的扇子拍的啪啪响,歪嘴一笑:“明晚戌正滴翠亭见,记得让你家奶奶留门。”

      原来还是在府上,平儿放下了心,忙点头道:“一定。”

      贾瑞话里有话:“希望这回没意外。”

      平儿忙道:“一定一定,奶奶一定准时到。”贾琏这些日子在庄子上忙春种,正巧不在府上。

      “过时不候。”贾瑞又道。

      平儿忙告辞:“奴婢马上回去报给主子。”说着,转身离去,浑身冲斥着惊喜。

      等这丫头消失在夜色里,贾瑞冷哼一声,自言自语道:“别怪爷狠毒,谁让你们一直盯着不放。性格决定命运啊。”王熙凤性格强势,不达目的不休,躲不开避不过,只能迎难而上。

      荣府滴翠亭四面俱是游廊曲桥,造在莲池水上,四扇雕镂槅子糊着纸,是一处夏日乘凉的好地方。

      但此时仲春未尽,温度不高,难得有人造访。

      更兼这夜天气阴沉,乌云密布,无星无月,真真是一个杀人放火的好所在。

      不管凤辣子有什么手段,贾瑞都做好了防备与反击手段。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到了戌初。

      贾瑞换了身水靠,从后门溜出,轻轻跃入河道里,一路下潜,逆流而上,穿过一条又一条暗渠支流,很快到了滴翠亭所在的莲池。

      没错,这个莲池有通往暗渠的出口,且因年深日久,封口的栅栏已经锈断。

      贾瑞不确定凤辣子真的出现,但他早就决定不露面,压根不会做出上回那般被贾蓉贾蔷当场捉住的蠢事。

      这回难道贾蔷贾蓉还会相助么?他表示怀疑。

      这怀疑是对的,王熙凤并没有向上回一样求助二人。

      她并未像看起来的那样全心全意毫无保留的信任贾蔷贾蓉,甚至暗暗担忧,万一这两个侄儿同琏二喝酒,喝醉了胡说八道,露了口风,难免引得琏二不快。这始终是个隐患。

      墙上的西洋钟“嚓嚓嚓”走个不停,很快到了戌初过半,发出“当”一声响。

      王熙凤抬头看了一眼,手里的帕子已经揉成一团。

      长这么大,还没怕过谁,自然也不该怕一个贾瑞。

      想到这里,她对侍立在旁的平儿道:“走,去瞧瞧!”

      平儿忙道:“是。”

      拿着夜明珠,提着食盒,主仆二人悄悄出了门。

      一路遮遮掩掩,避开明岗暗哨,很快来到了滴翠亭。

      亭子槅子洞开,二人走了进去。

      平儿将食盒放在桌子上,等贾瑞一到,便会取出来。

      这些酒菜分开无毒,合在一起食用,配上奶奶身上的香料做引子,是会要人命的。

      坐在凳子上,王熙凤神色沉静,完全没有杀人前的不安与慌张。

      等了一刻钟,始终不见人来,她站起身来,走到九曲桥头,四面张望。

      虽说水面已有小荷露出尖尖角,却是看不见的。

      正在她焦急的时候,水面传来“哗啦”一声轻响。

      “谁?”王熙凤一凛,喝问道。

      平儿连忙上前一步,护住王熙凤,将其挡在身后。

      在响过一声后,水面恢复了平静,除了风声,偶有一声虫鸣,再无其他。

      又等了一会,王熙凤忽然道:“回去!”贾瑞竟敢不来!

      平儿一愣,忙道:“是。”说着,转身回亭子里提起食盒,跟着王熙凤往离开的九曲桥上走去。

      “咻!咻!”

      “噗通!噗通!噗通!”

      一连串重物跌入莲池,水面荡起阵阵涟漪,久久不绝,正是王熙凤主仆及食盒。

      水中的贾瑞等了足有一刻钟,直到系统提示功德值入账及罪恶值飙升后,才满意的顺着来时的路游走。

      是,他干掉了凤辣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