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物狠狠的挺进她的身体

      火焰熊熊!

      十几个壮汉盯着林琛,眼中有焦急之色。这也不怪他们,火焰已经成势,再不跑出去就有쳌危险了!

      湒 门口的秋生也被烟呛得难受,但他更担心里面的人:“师兄,快点出来吧!”

      “一…二……三…跑!”林琛没跑,一个뼪人在棺材旁,把能摸到的绳索系了起来。

      等其他人跑出去了,他才快如闪电般逃出祠堂。

      秋生也不慢,连忙将祠堂大门关上,用铁链锁了起来。

      嘭!吼~~

      祠堂内传塚来一声剧烈的碰撞声,应该ള是棺材被撞开了。林琛心沉到듲了谷底,这都没死?而且还这么快挣脱了那么多的墨斗线!

      “大家把柱子抵在Ⰼ门上,剩下的人拿起糯米,只要见到人影,就全往它身上泼。”

      “好的道长!”

      摏祠堂里因为墙没有拆除,温度比一般的火焰高了很多,就像炉子一样。而且火焰已经成势,不把ᅑ可以燃烧的东西烧完,是不可能熄灭的。只要大家守好僵尸不给它逃出来,别说青僵了,铜甲尸也得跪。

      嘭!祠堂的大门一震,差点被撞开。

      众人冷ꋨ汗涔涔直流,艰难的咽了口吐沫。有个胆子稍小一点的,将手中的簸箕和糯米砸在门上。

      林琛面色凝重:“大家冷静!”

      众人听到林琛的话,稍微好过了一些,毕竟主心骨在这里呢!

      “秋生,绳套准备好没?”

      둦秋生和几个壮汉分别在大门的两边:“师兄,好了!”

      嘭!大门再䪏次蝄巨响。几个抱着坥柱子的人面露痛苦之色,被震荡得不轻。

      “啊……吼………”祠堂里传来僵尸的惨嚎声,但隐隐只能听出一丝虚弱感。 ች

      ੑ 嘭!木门毕竟不如铁,僵尸最终还是将门洞开。

      ▩焦黑的手掌囪胡乱挥舞,十指上那抹妖艳的红光将林琛的信心瞬间击碎。

      ᝝红毛僵!这是人为炼出来的超级僵尸!셬完了……都完了!下意识的想要逃避,可是看了一眼十几个壮汉斗志满满的模样,林琛的心狠狠的抽搐了一下。Ô

      人家将一个村子的生死都⛇交到他身上,他真的能不顾一切的离开吗?那他如何去面对师父他们?对得起他们的悉心栽培?

      时间慢慢流逝,林琛满头大汗的站在原地,心里正天人交战呢!

      嘭!僵尸的挣扎越来越鰁激烈,可大家依然在咬牙坚持。林琛看了一圈大家ﴐ的表现,露出了一丝微笑……

      道士以除魔卫道为己任! ၏

      㦉 逃跑?他没脸去见列祖列宗!干特酿的!管他什祥么红毛跳僵,不是飺他死就是我亡。

      咯吱~一阵令人牙酸声音,木门被生生撕开。

      吼~h红毛僵犹如ത焦炭般ㅞ的面孔印入众人眼中,不禁恐惧的开始颤抖。

      林琛没有怪罪谁,而是抢过其中一人的糯米,一把泼在工红毛僵♛身上。

      噼里啪啦炸响,上好的陈年糯米将红毛僵轰退回祠堂,又是一阵惨嚎。

      其他人也反应过来,紧了紧手中的簸箕。

      林琛眉头紧锁,有种黔驴技穷的无力感。红毛僵不愧是大家伙,身上虽然有烧㽖痕,可是里面那么大的火焰,它身上却一丁点的火焰都没有。尸气护体啊!要是有油就好了䮸,不用这么辛苦。

      “张村长,村里有高度酒吗?”

      张䟾为民双手颤抖的抬獊着簸箕,而眼睛却死死地盯着⿡大门,居然一时间没听到身边林琛的话。

      侮“啊㧦!什么?”

      “酒!度数高耂的酒!”

      ꃓ 张为民不解:“你要喝?家里有一小坛,老福叔酿的酒度数挺高的。”

      “老福叔是你们村的吗?”媠

      张为民点点头:“是啊!他酿得酒很不错,平时大家都在他那买。”

      林琛大喜:“村长,快去找老福叔拿几ꨐ坛酒,烿我不是要来喝的,而是烧僵尸用。”

      一听烧僵尸,张为民二孌话不说就跑去拿了。

      吼~~红毛僵再次被糯米逼退,声音也没了刚才那般洪亮。尸气消耗巨大,已经开始伤及它的本源了。不止如此,林琛看清了柳凿留下的伤口,虽然没钉到心脏,但确实伤得不轻,现在ొ还在哵流着黑色的血液呢! 搒

      这믓是好事!一直这样耗下去,红毛僵必死。

      可惜~天不人愿!

      吼~~

      㗪红毛僵刚露头,十几个人因为紧张的原因,一次性将糯米全撒完了。

      林琛暗道糟糕,大声吩咐道:“抵门的加入绳䋟索縋队伍,糯米队伍⺠去帮村长斒抬酒,动作麻利点。”

      林琛开始动了!极速奔跑向门口,看也不看就是一䄍个飞踢,将刚露脸的红毛僵踹了回去。

      他也被僵尸反弹了两米多,鵧潇洒落地。右手作剑指,在左手上㿩边写边念道:“飞腾半空骑㩨麒麟,统摄五百大雷神,鬼怪被ⲛ逐无躲䌓处,妖魔过来也难行,顿ꌇ时放出三味火,全教收来亿万精,吾奉雷祖大帝急急如律!”

      吼……

      红毛僵已经走出祠堂,仰天长啸,抒发着自己的不满。

      轰隆隆……

      雷ꮹ声滚滚……双手一推,两道闪电劈在红毛僵身上,红毛僵顿时僵直在原地。

      叫你装逼!

      “就是现在!”林琛大喝。傏

      秋生几人反应不慢,绳索套紧将红毛“大”字形吊在空中。

      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黑了下来,银月占据了天空。 

      林琛拔出金钱剑,用阴阳八卦镜加持月华:ڀ“太阴无情也有媭情,阴君赐我无情法,斩妖屠魔不留情,急急如律令,敕!”

      金钱剑犹如利箭般飞射出去,可这次……当啷一声,金钱剑打在红毛僵额头丁零当啷散成一地。

      林琛心疼得嘴角微抽,这是他师父专门为他做的,都是上好的乾隆通宝。 畜

      再次抽出五张符箓:“五百雷神掌中存,推开地裂天也崩,精邪鬼怪若逢此,ቑ顷刻之间化灰尘。”

      口诀念完,将符褺箓捏在手心对秋生他们喊道:“放手!鈉”

      众人言听计从,林琛话音刚落就纷纷放开了绳索。

      驊红毛僵落地,大步朝着林琛跑来。林琛也毫不示弱砷,朝它跑了过去。

      两붤者相䢃遇,红毛僵双手犹如长剑般刺向林琛。

      林篍琛下蹲,脚踏弓步,左脚搭㥨在红毛僵的脚后跟处。左手上举,一掌拍在红毛僵的下巴。掌心雷霆闪烁,一掌把红毛僵拍飞出去。

      良他使用的是五雷哎掌法,用符箓代替手中画符的过程。一掌一雷,一雷一符,可以使用五次。

      ps:这不是掌心雷衿!

      红毛僵刚站起身,林琛双手连拍印在它的胸口,再次被打飞出去。

      林琛得势不饶人,连忙追了上去,一脚将它踢回祠堂内!

      红毛僵感受到了熟悉的炙热感,不禁有些懵!夑

      林琛:小僵尸,你是否有很多问号???

      㟘 吼~红毛僵心态崩了,怒吼ע着又冲了出来。

      但这次林琛自己黔驴技穷,只能拿起抵门用的柱子捅了一下红毛僵的胸口,将它又又又顶了回去。

      林琛气喘吁吁,没好气的瞪了一眼目瞪口呆的众쑙人:“快来帮忙啊!”

      “哦哦……”众人这才反应过来,拿起柱子守在门外,红毛僵一出来就使劲把它捅回籚去。

      红毛僵其实已经身受重伤,不然一巴掌就能把柱子拍稀碎,号更别说被普通人顶回去了。

      林琛累得满头大汗,可还是咬咬牙:“你们先顶着!”

      说着,又开始在掌心画了ẛ起来。这次他画的是掌心雷,掌心雷其实是一भ种用气的法门。

      简单点说,龟派气功的老祖宗!

      林琛双脚扎马步,两手收于腰间两侧。双脚吸取地之精气,和体内法力凝聚与掌心。

      就在这关键时刻,村长终于带着人回来了。来到林琛面前:“道长,老福酇叔听说要烧僵尸,把他珍藏的宝贝拿了出来。你看看,十几坛呢!喂~道长!这酒要怎么用?咦~你怎么不说话啊?”

      碶林琛体内聚着气不能分心,被这坑爹货一打扰差点岔了气,气得他差点给他一掌心雷。

      秋生正专心怼着红毛僵,感觉快𤋮撑不住了,抽空回头看了알一眼林琛,被这一幕惊得差点暴走。

      丢下柱子跑了过去:“离他远点!你想害死他吗?⮓”

      张尨为民手足无措的看着秋生!

      秋生没理他,看了一眼林琛,见到他对自己眨了眨뎪眼,顿时放心下来。拿起酒坛:“拿着酒砸僵尸,这都要问?你差点害死他了知道吗?我师㵤兄在准备法术,不能被打断。”

      张为民这才知道自己差点闯祸了:“小师傅对不起,我不知道!” 犒

      秋腴生早就抱着酒坛跑向祠堂:“快点过来帮忙!”

      酒坛破裂,瞬间被高温点燃,爆发出猛烈的火光䯍,将红毛僵点燃。

      啊……吼……

      红毛僵拼死挣扎,一把将顶它的柱子全部扫开扑向林琛。

      林琛右手一推,啪!犹如晴天霹雳般一声巨响,ͼ林琛的掌心爆发出一阵气浪打在红毛僵身上。红毛僵像是被车⣲撞了一般,倒飞回㯐去半天都没爬起来,只是虚弱的在地上挣扎着。

      林琛也是一样,躺倒在地上大口喘൏着气:“秋生呼呼呼……再砸几坛酒进⽆去!”ᅛ

      秋生点点头:“好的师兄!”

      Ь 却在这时……

      啊……吼吼吼……红毛僵回光返照,双脚一跃扑向林琛。就是这人,害的他几十年白费,一起死吧……

      这一幕惊呆了所有人,根本就反应不及!

      “师兄~”秋生惊恐的朝着林琛跑去,可以他的速度不如红毛僵。

      林琛浑身无力,认命的闭上了双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