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藤兰

      面ꎭ对冲过来的那群影分身,白就像一道光在冰晶之间极速折返,又从不同方向不同飕角度射出千本。 

      砰砰砰……所有的影ボ分身,釅几乎在继同一时刻便千本射爆了。这些平分了查克拉,动作有些迟钝的影分身,面对超快速的攻击,根本无力招架,就连本体也被뉔射中,跌落在地上;而此时他离刚才起跑的地点也只有三米远,可ꭶ以芝说在一瞬间鸣人就被射中了二十多次(连影分身算在一起)!

      竟是这样的不堪一击,鸣人半跪于地上,捏紧了拳头,眼睛里都喷零出火星,胸口也像风箱一样鼓动。

      “鸣人,再发动一次影分身!”

      鸣人回头迎上了치佐助坚定넚的捗目光,也不多问,站起⹛身来,直接结印,再一次分出二十多个影分身,一起冲向四方!

      妗 白依旧像上一次那样셄,在冰晶之间折ኯ射往返,将跑向不同位置的影分身一一ꊖ射杀。寵忽然,在他还凌于空中,准备进入冰晶之时,有ꎉ一颗直径三米的火球从他륌前方像流星一样砸落。

      仓皇之间,他极速变向,进入筅了另一块冰晶,所有的冰晶立即映出▔了他的形象。只是这一次有些不同了,他左脚ﶭ的裤脚被烧毁了一ᎋ块——他与火球擦身侏而过,险些中招!

      白暗忖:“这就是写轮眼?不仅看清了我的动作,㶱识破了我的运行轨迹,还在最恰当的反向上进行了反击,真是了不起的眼睛!”

      “果然有效!任何术在写轮眼面对都将无所遁形!”佐助按下心中狂喜,思考下一次将敌人逼出来之后,캊如何反击才能一招制胜!豃

      “鑲了夥不起的眼睛,不过呢,你似乎忘记考虑你同伴的身体状况了。”白的声音轻飘飘地传荡出来。

      “什么意思?”佐助扭头看向鸣人,便发现鸣人以一种别扭的姿势坐在地上,疼痛得脸色苍白,满脸冷汗,而他的双腿上插满了千本,已经丧失了行动能力了。

      这是刚才两次奋不顾身进行冲击的结果,佐助虽⫩然借此看穿了敌人的ㆨ行动,鸣人也付出了䵷近乎报废的惨重代价쒉!

      ᾏ “所以,现在你改怎么办呢?”

      白的话刚说完,佐助就听见“咻咻”声,他转头望去就看见数十根千本爆射出来,通过写轮眼的洞察能力,他分明看见这些千本全都是朝着鸣人射去!

      “可恶!瘘”

      佐助来不及思考对策,他的身体就先一步做出的反应——他挡在了鸣人前面! 清

      千本,尽数射在了佐助身上,射穿愙了他的手臂、大腿,深深扎进了他的躯干,他成了一个刺猬,身ḻ子前后都有冒尖的橙千本。

      惨不忍睹!

      鎥 “佐助,你……㣘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䃫?屈”鸣人看枺着挡在自己身前的同伴,心中震撼至极,这个讨人厌的家伙竟然替自己挡下了㒀敌人的攻击!

      “我也不知道……身子自己动了……”佐唔助虚弱地回了一句,然后身子一软,慢慢地跌倒下去。

      䋚 “佐助!”

      鸣人抱住了佐助,双手却开始颤抖,佐助躺在他怀里一动不动了。

      死了?佐助死了?

      为了救我,佐助死了?

      ꘋ 因为我,佐助死了!

      ⊈鸣人的脑袋里似乎爆炸了一个响雷,一下接着一下的嗡嗡轰鸣,眸子收缩成了一竖,而后硣变得赤红,如同灼烧的火!

      他轻轻疍地放下佐助,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一缕爤缕赤红的查克拉从身Ò上疯狂窜出,就像硜赤链毒蛇狂舞,卷起了疾风呼啸,同时迸发出浓稠的几乎让空气都变得冰冷沉重的杀意与令人绝望的恐怖气息——就像一头处于食物链更上端的怪物破笼而出!

      逓“泄露緑出来顗的查克拉实质化了!”白只觉得浑身皮肤㡻有无数根细针在С扎,全身上下每一根神经都紧绷꟥,强烈的恐惧感和逃跑的本能直接涌出来,他的每一个ꚤ细胞都在呐喊——赶紧逃命!

      “鸣人,你到底是什么人?”白心中的恐惧与疑惑更స加深了,因为从鸣人身上涌出뤋来的查克拉竟然像一套衣服罩住了他,在头上还伸出了一对上竖的尖耳朵,越发像一只凶狠的ţ狐狸了。

      铿锵,铿锵……

      那힒些插在鸣人身上的千本竟是被赤红查克拉排挤了出去,而伤口迅速痊愈了。

      “我要杀了你!”

      鸣人怒吼,赤红查克拉像活物一样呼应他激怒的俏情感而变得更加暴戾了。白仿佛看见一头巨大的妖狐在怒吼。

      这一瞬间,天地之间仿佛被按下ꄾ了暂停键,万籁⿋俱寂,人也罢,鸟也Ч罢,兽也罢,出乎本能的安静下来,不敢轻举妄动。

      “这股蚫残暴的查克拉是卡卡西的?”隐身于浓雾中的再不斩,被吓得大刀差点脱手,“难道是某种禁术?”

      “䩫这是九尾!难道封印被破开了?不,还没有,还来得及。要尽快解决再不斩才行,不能让事态再恶໅化下去了!”一直在划水的卡卡西,也终于要全力以赴了。

      魔镜冰晶外头,小樱被九尾查克拉吓得瑟瑟发䆞抖,㒠看着那㘛些窩从冰晶缝隙之中泄露出迼来的查克拉,惊骇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达兹纳就更不堪了,直接瘫坐在地上,面色惨白,吓得七魂丢了三魄。

      魔镜冰晶里头。

      〉鸣人双ⓜ手撑在戶地上,彻头彻尾地变成了一只残暴狐狸。他的手脚猛力一撑,砰的一声,竟踏碎了地面,借着这个巨大的反冲力,身子就像绑了火箭一样极速蹿出,都看不清人影,只留下一条赤红残像,宛如ਝ闪电划过!

      “好快!”灙

      白也不免感到惊讶鸣人的速度,他急忙射出一排千本。却万万没想到,无往而不利的千本攻击竟尫是被鸣人一口气吹散了,而更重要的是自己本体的位置暴露,鸣人正䘷朝着郠自己奔来!

      面对这样恐怖的鸣人,白不敢撄其锋芒,闪身而出就윞要躲入另一块冰晶。

      啪嗒一声,他的手࿽被人捏住了,整个人从空中被拽了下来——白在冰晶折射֩的途中,直接被鸣人抓住了!

      “抓到你了,去死吧!”残暴模式的鸣人,根本不给匊白反应捱的时间,直接一拳重重地打在了白的脸上。

      砰!!!

      白就像被一颗炮弹砸中了,面具破碎,脸庞被打得变形扭曲,巨大的攻击力直接裹挟着白腾空而起,于空中旋转好几圈,鈏又砸在了冰晶上面。这烈火烧不化,苦无刺不破的冰晶,却是承受不住这股攻击力,嘭隆一声爆裂开来;而这股力竟还未耗尽,撞碎了冰晶之后,还带着白飞出了七八米,将他砸在了桥面上滚了几圈才彻底耗完了。

      一拳之力,一拳之威,竟∠是恐怖如斯!

      白摇摇晃晃站了起来,面具碎片已然掉落干净,露出他清秀的脸蛋,从额头伤口流出的血茞,为白皙的皮肤填上了一抹鲜红。

      鸣人发了돇一声狂吼,迅速蹿了出来,正要发起致命一击,却在看见白的脸之后,戛然而止了。

      構 “怎么ꉲ会是你?!”他身上띂狂暴的查克拉也如潮水一般退回了身体之内。禐

      㝦“快动手杀了我,替你的同伴报仇。”白说得十分平淡,仿佛在说一件无关痛痒的쳁事情。

      “你为什么会跟再不斩在一起!”鸣人实在无法理解,善良又美貌的白竟是杀手!

      “我是再낁不斩大人的工具今。”

      “工具?什么意思?”

      鸣人这一问,白便将他的悲惨故事说开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