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之祭文独立篇小叶

      危急时刻,一道雄劲扫入,分开众人。

      同时传来了桓渊渟的声音“你们离开这里吧,不要婪在这里争斗了.”

      “我还会来找你的,下一次ౄ就是你偿命之时”苏迁冷哼道,转身帯쯈领几人离ᮋ去。

      “界天门弟子莫别离多谢前辈救命之恩。”莫别离拱手道。

      山中的桓渊渟沉默了,半响后,道:“界天门弟子啊,你们回去吧。”

      솛“我和쬅师姐是来山里游玩的,不知前辈是路过还是隐居此地?”莫别离㏃问道Ƌ。

      ᦨ“我在此隐居。”山中回答声传来。

      ⦘“那我们就放心了,此前有山燎民言有人影出现在山中,我等还担心是魔勑人,是前辈在此,那就好,是我们打扰前辈了,我等告辞。”莫别离行礼后转身欲离开。

      “稍等下,你们对垂天十二峰熟习吗?我想跟你们打听一个人。”山中声音再度▉响起。

      “我对垂天十二峰很熟习,我曾在掌教师伯身边听差,不知前辈要问何人?”

      “丹霞峰的道凡真人你可知?”山中的桓渊渟道讗。

      莫别离想了一会,回道:“㵕知道,是丹霞峰前任山主,럶一百年前辞掉⟼山主之位,让给他的师弟现任山主道尘真人,隐居后山中,前辈你是他的朋友?”

      “佪他。。。身体可好?为什么實辞掉山主之位,是发生什么大事了?”

      “身体应该很好,我没见ᆟ过他,如果有事,门中会有消息的。

      辞位私底听说好像和我师兄仙门武冠桓渊渟有关。

      当年征伐魔门告龢一段落后,桓师兄消尘失不见了。

      无踪无迹,同门弟子多次联系无消息。

      道凡师伯下山找过几次,幖后面为方便找寻,辞掉山K主之位。

       直到后来应该是听说了什么消息,才打消念头回山的。”

      委 等了半响,林中无声音传来쾷,莫别离问道:“前辈,可我要等给道凡师伯传个话?”

      “不쐻用,你们回去吧。”읹桓渊渟声착音传来。

      莫别离点了点头道:“那我等告辞。”ﮚ说完,转身离开。

      ﮇ山中的桓渊渟此时神情落寞,想起了师傅,长叹一口气“师傅,是不肖弟子让你担心了。”

      走在回去的路下,莫别离一脸㞄不高兴对季舒婉道:“本想跟师姐夜랏游巫山的,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师姐你⬡没受伤吧。”

      븣“我没事,芙师弟你中一刀,伤得如何,可要立刻疗伤?”苏文琪问道。

      “无大碍,皮外伤,回去包扎就好了,看他们的出手好刁钻,不知是什邑么流派?”

      苏횟文琪想了想,道:“看他们的打法炽,应该是杀手死士,我也未见过,只是听说过而以。”

      “嗯,真是事不对时,坏了兴致。”

      “兴致不算什么,他日再来即可,我们先回去处理你的刀伤,好在有前辈相助爛,不然后䟛果难料。”

      䖶“嗯,无由来的杀机,真可恨,不知是谁?”

      “听对话,好像是跟隐居的前辈认识,来找前辈的。”

      “那我们是受牵连了?无妄之灾?”〉

      俲“那也不一定。。。。”

      二人边涝走边说,接近轻舟后,纵身掠了过去。

      四人看到莫别离他们这么快回Ă来,有点惊讶,海海角道:“还以为你们夜游巫山要一个晚上呢。”

      蛠 此时,季舒婉注意到他身上有刀伤血ࠉ迹,关切的问道:“师兄,袻你怎么受伤了。可严重?山中有敌人?”

      郭少奇三人顿时戒备。

      י “无大碍,敌人离开了。”莫别离道。

      ➬ “那你说鰈下具륗体情况,是何方敌手?”海海角问道。

      ㍫뉮 莫别离点了点头,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听完后,几了想了半天,没想出敌手的出处,海海角道:“那算了ᄑ,他日可羺能还会遇上,我们小心应对就好了,反正对仙门有敌意的也不少。”

      “也只უ有如此了。”莫别离点鰍了点头。ꢢ

      苏文琪起身去了船尾。蕍

      此时,季舒婉找来了绷帯给他包扎,看他似不在乎,想到他和苏文琪夜游巫山,心中有气,用力拉了一下,顿时发疼,回首道:“师妹,你轻一点。” ஏ ኇ ꘦ 獥 季舒婉冷淡的说:”嫌手重ꫬ了?那你让苏师姐给你包杙扎啊。”

      闻言,莫别离一阵嘟呶:“一直不都是你在处理么,也不知今晚发什么气。”

      季舒婉瞅了他一眼,也转身去船尾。

      莫别离看着这个眼神,㬁心中一凉“怎㬵么也是这个眼神,跟苏师姐一样,我又做错了什么?”

      帯着疑问的神色向海海角望去。

      “没胖揍你一顿,就算好的了。”海海角没好气的巕道。 孆

      意剑秋簢在旁边打了两声干咳。

      莫别离听得莫名其妙,海海角刑没给他好脸色,便看向意飄剑秋。

      意剑秋连忙道:“我什么都잟不잨知䒀道。”说完,转过身去。

      三日后,轻舟穿过了青峰峡,几人上岸前往附Ც近的城池休养,连接几个月的山中行程,几꡸人有些疲倦。

      穵 洒楼中,莫别离刚吃饱饭,回到房中休息,没过蟛多久,传来了一阵敲门声,起身边穿衣服边道“稍等。”

      开门后,郭少奇몷在门外,说道:“莫閥师兄,出事了,我们一起去意师兄房中商量下。”

      莫别离点了点头。

      来到意剑秋房中,见人都到齐了,意剑秋才缓缓的开口道:“还记得붆清松派么。”

      恬几人点了点头,“我们还救过他们呢”莫别离说道。

      “他们被灭门了。”意剑秋郑重的道

      “榔什么?”莫别离惊讶了,转念后又道:“因为那个机关盒子?”

      “不确定,也不清麙楚发生了什么。”意剑秋回道。

      “什么时候的事?”苏文琪㖗问道。

      “刚得到同门的消息,三天前。”意剑秋答道,随后又道:“我将我们之前遇到的他们的经过转陈门ፘ中了。”

      苏文琪点了点头ԉ:“那就好꩏,我们等门中消ሥ息㈅就好,估计门中要䩌我们前去查探,我们先有个准备,休养好,随时准备出发。”

      几人点了点头同意,各自回到房中。

      十五日后,界天门消息传来,几中聚集在一起,意剑秋道:门中消息传回了䑕,我们离得相较近,要我们前去查探。”

      “那我们现在收拾好行李,立ᥓ刻出发。”苏文琪道。

       鏲 几人点了点头,回房收拾好行恰李,三刻뻶钟后一起往城外奔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