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直播

      “老大,我们真的有必要,招斯莫兰人进来?而且还是神职者.....”

      “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

      带着黑框平光眼镜的黑发年轻人慢慢抬起头来,办公室里所有人,都能看到他眼中的平静:“这是任何时候都要弄明白的事情。”

      现在,雷明顿通用技术公司未来的“文化宣传部门”最主要的几个人们,都在这里,参与讨论。

      坐在他面前提问的。

      是个戴着黑色方框眼睛,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年轻人,穿着一件休闲服,深红色上衣外套和牛仔裤,这正是公司内文化宣传部门的主管,艾瑞克。

      他的神情中有着些许担忧。

      “我认为,像乔恩这类人是可以通过思想改造成为我们的同志的。”

      “同志?”

      有人表示不解,这是个大家从未听过的词汇。

      “有着共同志向和目标的朋友。”

      “这会不会不太好。”艾瑞克低头看了眼挂在胸前的先进党党徽,“我还是认为,要在公司里搞文化宣传这样的事情,还是该由我们自己人来做才对,文化背景是个很重要的东西,我怀疑他不会懂我们理解的某些事情。”

      “我考虑过了。”他说,“我认为,在我们都理解的某个层面上,斯莫兰人可以分为两个大类,也即【信教者】和【无信者】而两个大类又分出多个阶层。”

      “赤贫。”

      没有任何自己的财产,或随时可能失去所有的财产,实际上近似于农奴,或贩卖自己赚取报酬的“契约奴隶”,全社会中的最底层。

      “农民。”

      占据斯莫兰这一农业大国绝大多数人口的重要群体,但这九成人口拥有的财产总量却不到一成,他们不仅要承受繁重的地税,还受到地方豪强地主势力的压迫,并不断受塞德拉斯星球上频繁的灾难气候和野生魔兽侵扰。

      “商人。”

      多数没有特殊的身份和能力,但依靠各自的能力、手段和方式完成原始积累,掌握了大量可支配财产,其中大多为求保障依附于贵族和神职者。

      “基层神职者。”

      依靠地方上的部分税收和教廷发放经费而生存,是斯莫兰最主要、最广泛的武装保卫力量,维持地方秩序,也会参与军事行动。

      “贵族。”

      旧时代社会秩序的残留,掌握着斯莫兰社会中的大量超凡知识,因而以修行者的武力和知识层面的传递而存续,掌握着半数以上的财产,同时也是各地方管理者之一。

      “中上层神职者。”

      斯莫兰权利与经济的中央,掌握着大量财力、武力和物力,以利益为核心凝聚力的集团,他们不参与任何形式上的劳动,而属于纯粹的管理者和研究者,是该社会的骨架。

      “从目前找到的所有材料来看,这是斯莫兰社会中最主要的六个大的群体。”

      阿瓦兰迦这里的资料,最近可以追溯到大洋对岸的两个月前。

      “目前出现在阿瓦兰迦的,也是这六个群体。”

      赤贫者为薪资,为生存而劳动,随着掌握资产的贵族或商人而行动,乘坐那些相比于阿瓦兰迦船舶制造业技术有着很大安全隐患的商船来到这里,他们无法离开雇佣者,必依赖其生存,阿瓦兰迦法律也不会轻易准许外国人士得到本国国籍,其文化水平决定了,他们无法从事体力劳动之外的事情,并且,阿国对地方企业聘用外籍人员非常谨慎:

      阿尔伯特干这事之前是提交过申请并获批的。

      综上所述,斯莫兰人以外的人想要在思想上争取他们是近乎不可能的,阿瓦兰迦人尤其困难。

      斯莫兰农民成为完全的薪资工作者则各有原因,他们大都有着至少能够完成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的生产资料,或至少能大多数地依赖土地而少量的需要薪资,但也有逐步坠落成赤贫者和破产者,通过出卖自己求生,与赤贫者一道受雇佣。

      同样,外人争取他们也是极为困难的。

      至于商人和贵族,是在与阿瓦兰迦进行经济往来的活动中最主要的组织者,他们通过现有地位、资产和利益争取更多资本,是最不希望状况改变的群体。

      而中上层神职者......

      从来只有个体背离阶层,没有阶层背离阶层,争取这群人是最不现实和最随缘的。

      综上所述。

      只有基层神职者,有着社群中较高的受教育水平,能够很好地,完全地理解其他人想要传达的东西,又没有与某些利益群体完全绑定,并有一定程度道德水平,是最容易,也最应该大力争取的群体。

      如果是在斯莫兰的话,倒确实应以赤贫与农民为基盘,可这里,在这个没有网络的世界,一片大洋的距离实在太远了。

      但,还是有很大操作空间。

      “超凡力量的垄断运用导致了,在这样的社会构造中,自下而上的变革运动极大受阻,近乎不可能。”

      “我们过去似乎总是认为,两种截然相反的观念不可能在一个头脑里并存,如果一个人信这个,就是在反对与这个完全相反的那个,可是他为什么就一定要反对呢?”

      阿尔伯特直视着艾瑞克的眼睛:“难道就不能,在保持相反的观念的同时,一起认同那些我们都认为正确的部分吗?”

      究竟有什么理由使这两群人不能够求同存异和谐相处呢?

      “就好比,我们的大多数普通民众,都想要和平美好的生活,我相信这一点,是一致的。”

      “我们一开始并不需要他们完全地成为【我们】,而只要能扭转偏见,就是胜利,然后再循序渐进,我们至少应该对此有足够的信心。”

      这将是一次持续的探索和实验,每一个“成功”的个体回到大洋对岸去都是一场胜利。

      “如果他们马上离开呢?”

      艾瑞克的助理之一问。

      “那就想办法留住他们。”

      等他们反应过来自己被套路也晚了,就更不会想走了,当然该防一手的肯定得防,这群人不能有任何接触技术的机会。

      “在外人看来,我们绝对不能算正常企业。”

      只要有心人去查,不难看到通用技术公司有两笔大额钱款来自体制内,每个月还有资金流入到公司的研究项目上。

      “那么,大概情况就是这样。”

      阿尔伯特合上了笔记本:

      “散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