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蓝才在线播放

      冬天,一直都不是讨喜的季节。

      天气冷了就得多穿,穿亘的多了髄就有沉重感,便是再自己的家里,也得长裤长袖的伺候着,内衣的话,北方有很多地方쪆叫线衣线裤。

      唽 而且还有一个重要问题,那就是冬天,让人更加的不想从被窝里出来。

      “园园,还不起来?太阳都晒腚了。”

      “啊呀!妈!别这么说人家嘛!”

      “嘿嘿嘿……这有什么的,反正是在家里。”

      “就是不要。”

      “快点따起来!吃饭⅒了!覇”

      听了老妈在外面的召唤,园园很是脸红。

      确实起来晚了,但还好,今天没有工作,而且,学校方面也没什么事情,睡多久也没问题。

      可是,这个起床如此的晚,倒也不是因为冬天的关系。

      昨天晚上㔅回来之后᪦,园ࣩ园就感觉自己怪怪的,她总是不断的想起地铁里的事ଔ情。

      莫名的觉得王誉这个男生,很特别……不对不对胮,不应该这样想才是。

      他应该不是什么富家子弟,穿댫的杁衣服也就那个羽绒服还可以,是鸭鸭牌的,但给人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并非是因为他很风趣幽默,也许是因为……干净。

      也可能쫏是那衣服上传来的味道吧,园园一时之间뼳也拿不准。 壘

      可是这么一拿不准,她就在自己的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了。

      就起来的晚了呗,那现在呢?

      “我在屋里吃。”

      햆 “你这丫头,窝吃窝拉的,成什么样子!”

      “妈溴!不带你这么说人夥的!”

      “行,咱们园园是大明星了,可不能这么说了。”

      “妈,你是我亲妈Ӈ?我是哪个䰰垃圾堆里捡来的吧?”

      ⊌ “哈哈……行了,给你拿过来啦。”

      园园穿着线衣线裤,就在自己的床上解决了‘早饭’,这真的很难算的上是早饭了。

      可之后懰呢?

      莫名的就盯着自己的脚丫,发呆。

      昨晚要巇是一直走下去,会怎么样呢?

      如此想法一出现,园园自己都有些脸红。歨

      不过,又马上想到,王誉对表演还是⿲比较懂的吧,所以。。。

      那串呼机号码,莫名的就浮现在了心头。

      也真的怪了。

      要係说上学的时候,学习成绩明明不好,高中大学都比较的一般,可这次竟然能记住那呼机号码,这。。。

      檌要不要试试?

      想着想着,Ἳ就快进到了这里,园园脸上有些发红,甚䃈至把自己的脚丫藏进了㴏被子里。

      到底要不要呼他一下?

      䒙 或者,就当做试试这个呼机号码正确不正确?

      自己要是记错了呢?

      光是就这么一件事,便又在㍾床上赖了不知多少分钟。

      “你这孩子,䇕怎么还不起来?”

      “你们别管我了。”

      “你当我们想管놇啊,我跟你爸出去买菜了。” 椮

      “好,记得帮我买西红柿。”襏

      “忘不了你的。”

      爸妈走了,家里的电话不就可以随便使用了吗? ্

      这个想法一出现,园园就感觉自己的心里面好像有一只蚂픟蚁在爬,来来回回的,仿佛自己不去打个电话,它就停不下来。

      算了,就眂当做试试,自己是不是真的把这个号码给记准了!

      于是乎,园园今天第一次离开了自己的被窝,然后光着脚,穿着线衣线裤,还鸟悄的来到了家里的电话前。

      其实,爸妈都已经走了,獲她根本无需葡如此,可莫名的心里就有一种做贼的感觉。㦆

      好奇怪!至于嘛!

      这么想着,还真的就把号码给拨了。

      拨完了,她有些后悔。

      王誉鍒要是不슽回电曊话呢?

      哎呀!想什么呢!

      可没多久,电话响了,园园븯笑了。

      ……

      华侨大厦的咖啡厅里,气质美人已经跟那男人聊到了澋关键。 ଊ

      “艺术类?……我这么跟你讲,考中戏或者玒北影这样的院校,不太容易。”

      “哦?怎么说?”

      “你以前也是搞艺术的,你大概也能懂,那就是,其实中戏或者北影,他们招学生,是以一台戏来招的。”

      驉 “一台戏?”

      “对,就是毕业的时候,那一届的学生,大家要一起弄个毕业大戏,或者是舞台剧,或者是电影,这个戏到底怎么炬回事,还说不好,但总之,招生就是以这一台戏为蓝本的,所以,有的学生本身素质是很好的,可依旧没有被录取。”

      气质美人听后凿沉默半晌,她就是希望菲菲能玌继承自己未成的梦想。

      可现在想来,自己当年没有考进去,大概也是因为不合适那台戏吧。

      对面的这个男人,见状又说话了。

      “你也不要着急,毕竟菲菲还小,现在可以准备뜍着,而且,我也看出来了,菲菲是个美人胚子,就目前来说,北影中戏的招生标准也在变化,招的更多的还是长的好看的。以前那可是生旦净末丑,长相歪瓜裂枣也不少。”

      “哦,这样啊。”

      听到这里,气质美人舒服多了,可依旧有些不甘心。

      却在这个时候,咖啡厅里进来了一个人。

      “请问,你们这里的电话能用吗?”

      “当然可以,先生请用吧。”

      王誉看着呼ᓇ机上的号码,他有一种特别的感觉,还好,自己没有斀离开这个华侨大厦,附近就是咖啡厅,本着能省5毛是5毛的想法,就来试试。

      然后就핾拨通了电话,再然后……

      貭 “喂。”

      “我是王誉,是……你呼我的吗힐?”

      “是我呀,瞧你这问的。”

       电话里传来了园园的声音,王誉脸上不自觉的就有了笑容。

      昨天晚끍上发生的一切,仿佛就在眼前,虽然也没发生什么理大事ꌨ儿,可这种感觉就颇为奇妙。

      但。

      “那个,有什么事情吗?”

      王誉说了这句话,他就有一种想抽自己的想法。

      这也喫太笨了吧,自己明明就不是嘴笨的人。

      可能,这是第一次通电话的缘故吧。

      园园那边就简单的多了,“确实有,我今天也不忙,就想着问问你表演方面的事情。”

      “表演啊……”

      王誉并不⧋知道,他在说到这个词儿的时候,有人注意到了他㭭。

      那位气质美人牭。

      “这样,那本书你有了,但那本书里还是理论方面更多一些,ၧ就以我们北影的教学来说吧,老师一般ꃓ会要求同倫学们掌(握七力四䏣感。”

      “霍阿,竟然这么多呀。”

      “其实也不多,我给你讲讲你就明白了ꢇ。”

      ㈶“快说快说。”

      釳 “这七力啊,就是:观察力、注意力、想象力、感受力、思考力、适应力、表现力……”

      还湫真别说,两个人就聊上表演了。

      也对呀,这不是人家园园想要的嘛,你王誉也不是说了要教嘛,就挺好呗。

      可有时候,就是꽒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 “那个人讲的……”ꓪ

      “嗯,倒是挺专业的。”

      霸 “那他是北影的?” 

      “不知道,但你要是有心找他教教菲菲表演,也大概还行,找到更专业的老师之前,就相当于找个家教呗。”

      这男人口中的家教,便是现在不少大学生站在马路边,举个寛牌子,上面写着家教这种,气质美人自然也明白。

      “춤四感里面,难点是节奏感,掌握了节奏之后……”

      王誉这边拿着电话就侃侃而谈,反正也不要钱,怎䉣么打也걜不心疼。

      但时间一长了,服务员的脸色就挺奇怪的。

      悦 而且,那边园园也觉察出了问题。

      “今天就到这儿吧,电话还挺贵的。”

      “哎。”

      王誉心里有些怪,两人第一次通电话,结果聊了半天表演,这说出去挺二笔的。

      于是乎。。。 魾

      “那个……”一句话,两人异口同声。

      都笑了,过了一阵,园园那边才说Ⱚ道:

      “下次约个地方聊,打电话不是这么回事。”

      “好。”

      这就要约了?

      王誉这个想法一出,马上就有一个正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这是教学!表㎠演教学!

      一个戏文班的教别人演戏,你王誉也算是够可以的了。

      ᯂ 堭 脸上满是䔚微笑的挂了电话,只觉得今天实在是不虚此行。

      龕 可不想,当他一转身。

      읣燵“这位先生ꭻ,冒昧的몘听到了你的电话,请问,你是北影的学生还是老师呢?”

      ꣺“䒔我是学生……”

      던王誉的眼前出现了一个气质美人,而这个美人,王誉当然知道她是谁,也知繙道她旁边的那位。

      〞就在这个时候,小丫头出现了。

      “妈,你们聊完了?”

      一下子쑃就投入了妈妈的怀里,但马上的,小丫头觉得有人很眼熟。

      “啊?你……哥哥,怎么……”

      没等她说完,气质美人就奇怪了,“你们认识?”

      这可怎么解释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