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变身情缘>

      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门被推开了。

      望月星看了看面前的一群女孩,突然有些感慨。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望月桑。”女孩们均是回道。

      下意识的理了理自己的衣衫,在女孩们面前还謶是想要整洁帅气一点呢。

      ಋ“然后……什么事情呢?我可是听运营说是有很重要很紧急的事情,我才过来的。”望月星问道,不过看女孩们的样子,并不是很紧急的样子……

      白石麻衣对着望月星招了招手,附在他的耳边轻声的说着。

      望月星点了点头,随即ಜ愣了愣……

      “绕了我吧,我都已经2ࡥ8岁了,我身子骨不像以前了诶。”

      “男人怎么能说不行呢?”松村沙友理一脸严肃。

      望轻月星狠狠的看了她一眼,“是为了哪些人,我才劳累成这样啊!?”

      “诶嘿嘿。”

      ⱶ“你们真是……唉。”

      쪁 ……

      随着一些舞蹈动作,汗水在脸颊上不断的流淌。

      “OK,稍微休息一下吧。”老师的声音在一旁响起。

      · 卫藤美彩停下了自己的脚步,接过递过来的纸巾,轻轻的道谢,擦去额头的汗。

      训练量其实也不是很大,䉍只是这么长时间了,多少有点力不从心。

      加上隔壁的房间里面传来⤻的脚步踩踏的声音,也是有些吵闹的。

      “旁䢕边的房间也在练习吗?”卫藤美彩问道。

      “是的哦,怎么了?吵到你了吗?要不要过去说一声?”

      “不,不ꃤ,没事的。”卫藤美彩拒绝了staff的好意。

      举起水杯补充着自己的水分,水滴顺着嘴角一直滑到雪白的脖颈之间。

      手机上的鞻信息还停留在那一页。

      ‘毕业演唱会你来不来?给你留了关系席哦’

      ‘有时间的话,肯定会去看的璖,关系席就算了吧,太显眼啦!’——望月星。

      就是显眼才把你ꍌ放在那里的啊!

      想到这里卫䲕藤美彩叹了一口气,看着窗户外面的风景,她一直都搞不懂,望月星是怎么想的。

      他到底知不知道呢?

      ……

      “所以说,饶了我吧,现在哪还跳的动舞啊!”望月星喘着粗气,感觉浑身有些酸痛。

      “明明望月桑才28岁好不好。”舞蹈老师调侃着。

      “还才28岁,都要三十了,一身的后遗症,迟早要给这群小妮子折磨死。”望月星回道。

      舞蹈老师微妙的笑着,“望月桑这话可是满满的得意啊,相当喜欢这群孩子啊。”

      “这么多年了,要是没有了她峄们我还真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关系席就算了吧,我就在台上。

      ……

      3月19日

      两国国技馆

      狼笛的声音从台上响起,望月星的才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身上穿着白底皮衣,有点不良的味道,气质沉稳了不少,隐隐在向一个똵大叔靠拢戮。

      “诶,望月桑这幅打扮很久都没见过了呢。”白石麻衣眼神中放着光。

      然而望月星连看都没看她一眼,转头看向了一旁的三期生。

      三期生们都在恭敬的打着照顾,“嘛,不用那么拘束的。”

      望月星安慰着她们,但是他带三期生跟本就没有多久,现在生分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诶,一来就关注三期生,看来是已经嫌弃我们了。”松村沙友理撅着嘴,标准的沮丧姿势。

      望月星懑也没有在意,“是啊,都已经是老婆婆了,就不要在这里装可爱了。”

      虜 㡀 “喂,好过分!豠”

      斋藤飞鸟在一旁不满的看着他,不说话,只是不满的看着她。

      븲 因为望月星刚刚的话,星野南多多少少也有些不满,一副快来哄的样子。

      ……

      演唱会就这样稳步的进行着ꬎ……

      意外BREAK的响起,卫藤美彩已经换了一声衣服往台上走去。

      另一边,灯光稍稍偏移一些光线,望月星随着前方的舞者缓缓的走了过去。

      看着走过来的卫藤美彩,望月星也是有一丝的惆怅。当初那个只知道跟自己作对的女孩,确实是成长了。

      而这些事情,如果你不离开一ꟑ段时间的话,你是没有办法发现的。

      卫藤美彩唱着歌,注意力全都在下面的观众声上。

      而望月星的样子也被拍摄到了后面的大屏幕上,有一些饭在欢呼着,而有些观众则是没有反应过来。

      当然只出现了慶一瞬间,剩下的镜头依旧在卫藤美彩的身上,好歹也是她的个人演唱会。 㞋

      这是她其中一个梦想,既然她想,那就帮她完成。

      卫藤美彩虽然听到了欢呼声,但是也没㬴有想那么多,依旧在完成着自己的演唱会。

      虽然望月星曾一度差点跟她站在一排,但是她却连一眼都没有看过……

      即使是在激烈的舞蹈中,望月星也能感受到,她的热情,以及色气……好吧,望月星觉得自己有点不对劲。

      当然望月星也是蹭到不少的镜头,也让饭们渐渐确定䐐望月星的存在了。

      几乎是背对背相靠,即絈使她从台前绕了一圈,依旧没有发现!

      这就让望月星有些感慨了……总不能是自己老化太严重了吧?以及从当初那个崭新出厂变成了久经沙场吗?

      这一通近距离的观察之后,那露出来的雪肩,白玉一般浑圆的大腿,好吧,色气满满,不负钓师之名,有点诱惑的。

      随着卫藤美彩移动的时候,望月星就紧盯着卫藤美彩,这个时候即使是侧个眼都能看出来吧!

      她侧眼ţ了!她没认出来!ni喊ceㆼ不愧是你,就当我对你的宠溺喂了秋元真夏吧!

      随着欲望苏醒的㱭结束,身后的大屏幕播放了起来,卫藤美櫐彩在乃木坂的经历。

      看着视⛝屏中的女孩,在发光发热,不断的成长上行的身影。望月星也是感慨万分,她鳖们的成长轨迹,也是自己的光阴啊。

      望月星走下了台,拿起了吉他,跟一旁的乐队的一名成员换了位置。

      而从他面前经过的卫藤美彩,换了一身艳丽的火红炙热的衣服的卫藤美彩,在发着光发着热,是那么的美丽,美丽到依旧能无视望月星。

      紧接着是‖一连串的歌曲串烧,包括了再见的意义。

      望月星已经来到了话筒的边上,跟和声的老师打个招呼,就绪了。

      “无论始于何时终将归于何处。”

      “再次紧拥着你问你的真心。”

      “不愿失去化为守护之爱。”

      훛沉稳的男声突然介入,让卫藤美彩也是惊讶道了。

      ⇦但是在灯光师的助攻下,望月星周围的灯光被熄灭了,导致根本看不清望月星的样子。

      卫藤美彩愣了愣,但还是把演出继续了下去。

      也只是错愕了一下,并无大碍,卫藤美彩也是很快的就调整好了心情,接着投入到了跟观众的交流中。

      听着卫藤㝵美彩感谢饭们的话语,望月星也是取下了肩膀上的吉他,缓缓的走入到了灯光之中。

      一步一步小心的走到了卫藤美彩侧后方,她看不见,但饭们看的见。

      看着饭们神情有些激动的样子,卫藤美彩懵了懵。前排的饭都在大喊着,“身后!”

      卫藤美彩下意识转头的看了一眼,没有认出来,转了回去。随即反应ᇗ了过来,捂着自己的胸口,往一旁靠了靠,张着小嘴惊愕的看着望月星。

      望月星将耳麦调整到自己的嘴边。

      “怎么了?”

      声音没有떇变,但是感觉沧桑了不㼞少。

      欹“为什么?”卫藤美彩有些失音。

      望月星轻轻的笑了笑,“听说给我留了关系席,是这里吗?”

      这话当然不是询问,是对饭们炫耀的。

      饭们当然是一阵喧哗,纷纷接受不能。

      “什么时候来的?”卫藤美彩眉头微微的皱起,抿着嘴,有点想哭的样子。

      “从唱意外BREAK的时候开始,我就在你后面伴舞呢。”

      “诶?”这一句蝃话倒是吓到了卫藤美彩,一瞬间惊愕就将她的泪水憋了回去。

      “而且不是我要露个脸的话,你甚至不知道我来了。”望月星有些忧伤的样子。

      台下传出了一阵阵的喝倒彩的声音,承托出望月星的难过。

      “不是……我……”卫藤美彩有些举足无ත措了起来。手中握着话筒在空中乱晃着。

      难得一见的失措的样子,倒是让望月星开心了不少。

      “嘛嘛,没有关系,反正我是来给你伴奏的。”说着拿起一旁递过来的吉他。

      “你懂的,没有任何好处的工具人。”

      说完台下又是一阵嗤笑的声音,微ፎ微让卫藤美彩莫名有些不爽。

      “那……一会结束,给你一些奖励好不好?”卫藤美彩舔着嘴角,诱惑的说道。

      “诶诶诶诶!!”饭的声音直接突破天际。

      望月星很淡定啊,抱着吉他坐在身后的台阶上,“算了吧,我可不想再被炎上了。饶了我,我已经28了,光为了给你伴舞我半条命都要没萑了。”

      “嘁,没意思。”

      ……

      随着最后一首歌曲的结束,拖着火红的长裙从台上走了下去。

      望月星也是嘚嘚瑟瑟的跟着走了下去餜……

      换了上卫藤美彩的安可T恤之后,又缓缓的走上了台。

      “出了一些小意外,卫藤不想安可了怎么办?剩下的我来行吗?女声我也不是不可以,不能说一模一样但至′少完全一致。”

      “诶ᎆ!?”

      “开什么玩笑!”

      看着饭有些暴动的样子,有的冲动的都准备往台上冲了,望月星也是吓到了。

      “开玩ﰴ笑!别上来,我就是个伴奏的,我错了!”望月星喊着,拿着吉他跑到了最上面的台阶,一不对劲马上溜。

      这个时候卫藤美彩也走了上来,“喂,能不能硬气一点?”

      “要命……”

      无视掉这个望月星,卫藤美彩走到了前面,介绍了自己的安可T恤。

      “不过跟你们的有些不同。”卫'藤美彩自言自语的说着。

      随即指着自己的欧派,对着望月星,“你看你看,望月桑,是不是跟你们的不一样。”

      望月星一愣,默默的૯将视线转开,这妮子有料的,不能多看。

      欓  “别闹。”

      “这些都是乃木坂的服装师帮忙做的,得好好感谢,怎么说是闹呢?”

      卫藤美彩眼眸中精光一闪,“接下来就是大家要求的安可了,诶嘿嘿……”

      “稍微有些随意了。”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指着自己裤子上的洞口说着。

      轻轻的向上撩起,“这个……是昨天弄破的。”

      然后一个转身,将身后的一个洞口展示了出来,“这个也是……”

      “哦!!!”台下的饭叫的很大声。

      饭们刚兴奋上来,卫藤美彩画风一转,“不过你们也看不到后面,只有望月桑能看到了。”

      ⤏ “……”

      “你ᚩ能不能ﷀ绕了我?”

      卫藤美彩对着他,吐了吐舌头,一副调皮的模样。

      “26岁了!能不能成熟一点!”望月星小声的说着,怎么说呢,在自己面前永远是个孩子?不管怎样自己都那他们没办法……

      之后就是和成员的告别,几首歌曲之后,以及最后的W安可最后的浪漫的开始,演唱会结束了。

      ……

      望月星晃悠着身体,估计之后又得⺿被炎上了,指不定一堆流言蜚语又要出来了。ꥩ

      不过,这些都不管自己的事情了。

      “所以?为什么要去你家,我总感觉你有什么不好的想法。”望月星对着电话那头说道。

      “什么啊!只是简单聚餐罢了,成员们都来好不好!”

      “呃……三期生也在的话,我去的话,她们会很拘束的吧。”

      “没事的!我毕业ᕷ的聚会你不过来的话,以后有你好受的!”电话那头的女孩恶狠狠的说道,属实大恶人。

      望月星嘴唇微微颤抖……这都威胁上了,而且这妮子要真搞点什么事情的话……后果可能真的有点严重。

      那说起来,是不得去买毕业礼物啊,麻烦……

      䑐 ……

      “失礼了。”望月星推门而入。

      说起来他有一丝不想进来的,因为门是开着的,聚会也不至于把门这么打开着的吧? ⍺

      更何况……为啥一个人都没有啊?

      “misa?”声音在楼层之间回荡着。

      ‘碰啪嚓’楼上传팶来了什么东西摔在地上的声音。

      这妮子绝对在铆搞什么鬼……望月星无奈的叹了一口气ꔮ。

      “不出来我走咯。”

      “……”

      ꥭ“哎,行吧,我上来了。”

      ⮗又一扇门被推开,淡淡的馨香在房间里飘荡着。很朴素的房间,对于女生来说,粉色的装饰很正常,床軖铺是雪白勖的,看上去一沉不染。

      瓶子倒在一边,刚刚发出声音的就是它。

      牙白,要出事……望月星腹诽了一句。

      “抓到你了。”

      身后传出来一道有些魅惑的声音,望月星刚转身,就被一把扑倒了床上。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年龄大了,居然没接住,人就被扑倒了。

      看着自己身上舔着嘴角诱惑的女人,望月星反而异常的淡定。

      “谋划了很久啊,想干什么呢?”望月星问道。

      “你说呢,望月桑……”卫藤美彩低Ҵ下身子凑在望月星的脖颈间。

      很好闻的味道,很熟悉味道,对各自也都是很诱惑的味商道。

      “别闹了,你知道不可ᛸ能呢。”望月星抬手放在她的肩膀上,将㐁她撑了起来。

      “娜娜敏就可以,misa不可以吗?”卫藤美彩眯着眼睛问着。

      望月星眼神一颤抖,“你怎么知道?”

      “秘密哦。”卫藤美彩俏皮的wink了一下。

      趁着望月星的失神一把挣脱他的手,撑着床看着他的眼睛。

      发丝轻轻的落在望月星的脸上ж,痒痒的。

      “别闹,即使那样又怎样?对你又没什么好处。첏”说出来的话有些势利,但是事实就是如此。

      “呐,里面没穿哦,要不要试试?”

      瞳呉孔的收缩印证了望月星的震惊,现在打量的话,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会了一声黑色的裙子,活像一个魅魔。

      裙摆就在自己的手边,只要自己的想的话……

      嘴唇即将相接……

      呼吸在彼此的口腔回荡。

      “不行!”望月星将头撇开,狠狠的喘了几口气,双手用力,准备起身。

      “不行!”卫藤美彩一把摁住了望月星的肩膀,直接张开小嘴,凑在了望月星肩膀上。 ㍊

      “嘶~你疯了?”为了不让望月星起身这一口可是实打实的用力咬的。

      鲜血连着银䍚白的丝线,在空中形成一道优美的弧线。

      在鲜血的装饰下,女人的红唇热烈似火,面颊上也是坨坨艳红,旖旎的气息在两人的周围回转。

      챚 “这下,就不会忘记这个印记了吧?”

      “呵,疯婆子吗你是?”望月星气极反笑,更多的是无奈。

      “望月桑……”卫藤美彩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的粘上的血液。

      “我已经……馋你很久了啊!”

      “你……唔。”

      望月星是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会有一天被强吻,被逆推。

      传过来的热情和爱意铺天盖地,给了他微微的压迫的感觉。

      一双小手抓住了自己的手,放在了她的菺腰上。

      扣住他的手,轻轻的一带,裙带飞舞向了天空中。衣服顺着女人的身体缓缓的分开,被一只小手挥向了一旁。

      望月星的眼神在颤抖着,是什么遮蔽了他的双眼?全是白花花的……

      卫藤美彩㈭并不满足于此,两只小手在望月星身上不断的摸索着。望月星횸抬手拦着她的行动,刚制止住她的颅行为。

      嘴唇就被狠狠的咬了一口,望月星一颤,两只小手就从他的手中溜走。

      血腥味在两个人的口腔中回响……卫藤美彩猛的抬起头,大口的喘息着……

      ☘“你不会……不行吧?”

      “呵……呵。”

      他真的有些火大了,没有任何温柔的举动反手将卫藤美彩压到了身下。

      眼睛有点充血,这下是他堵住了她的嘴唇。

      ……

      夜晚注定是疯狂的,随着莺啼的停滞,又归于平静。直至阳光透过窗帘照入房间,带来丝丝昏暗的光明榟。

      卫藤美彩悠悠转醒,扶着身体起来,下面传来的疼痛感让她有些不适应,皱起了眉头。

      不过看了看洁白的被单上鲜红的痕迹,又是一阵满足的感觉涌上心头。

      小手轻轻的触摸着那一片痕迹,似乎还有些湿润旺。 鄳

      很不错呢……

      一边想着一边在望月星的腹肌上狠狠的摸了几把,这下可皗算是过瘾了。这个腹肌可是馋了太久了,终于实现了。

      看着望月星还在熟睡的面容,小舌头俏皮的伸了出来,在昨天她留下痕迹上,再次留下些许湿润的痕迹。

      轻轻的笑了笑,翻身走下了床,虽然有些疼痛,但是不及她心里的想法的万分之一。

      贯 阳光更强烈了一些,望月星睁开眼睛也是醒了过来……

      揉了揉自己的头发,看着一片狼藉的床铺,依旧鲜红的痕迹,内心也是一阵凌乱。

      下意识的揉了揉肩,被咬过的地方似乎残留着一种香甜的气息,混合着空气中旖旎的味道,让人呢沉迷。

      回想了一下昨天晚上的余韵,该怎么说呢?不亏是misa前辈吗?

      算了,渣男懒得洗了。 膙

      ‘碰’门被推开了。

      “啊,醒了吗?醒了就吃点吧。”卫藤美彩系着围裙,端着早餐走了进来。皒

      望月星倒吸一口凉气,揉了揉自己的额头,遮住自己的视线。

      卫藤美彩笑了笑,将早餐放在床头柜,爬着上了床,到了望月星身边。

      “怎么了?”卫藤美彩对着望月星的耳朵哈着暖气,声音诱惑的询问道。

      “呼,去把衣服穿上!”

      “没事的,昨天不是被看光了嘛。”卫藤美彩毫不介意的说着,一边说着,一边小手再次抚摸上了他的腹肌。

      手感真好……呲溜。

      这些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多少都有些受不了的。

      “别闹了,去把衣服穿上!”

      “这不是穿着的嘛?”

      䉾 “一件围裙能叫衣服吗?给我봧全身都켴穿上!”望月星说出来的时候多少有点崩溃。

      卫藤美彩凑到望月星的耳边,丝毫不在意走光的风采。

      “呐,不喜欢这种的嘛?还有很多其他的哦,想的话,一个一个试都可以哦。”说完伸出舌头,在望月星的耳尖上轻轻的舔舐着。

      “呐……星酱比望月桑诚实哦。”

      “欲望が目を覚ます,だから欲望に従いましょう望月さん”

      ……

      鞬 卫藤美彩是个很大胆的女孩,至少在望月星的面前是个女孩。

      也是一个对望月星很开放的女孩,多开放也ሙ就望月星知道了。

      日子过的肯定是多姿多彩,至于未来怎么跟其他的几位相鳏处……

      没人知道,但是卫藤美彩说了……

      “和麦麦一起的话,也不是不ვ可以哦。”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