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高潮

      ᓦ “行,你们安排人来谈。”太宰治躺在ㄱ病床上,左手打着石膏吊着,右手拿手机通话,“抢救?哦,只是跳了个楼而已,不ꙻ影响工作的。”

      对面的金主:“……”

      旁边削苹果的ꍿ源夕雾:“……”

      在诡异的沉默之中,太宰治浑然无事地挂断电话。在他旁边的矮柜上,已经放了一碟削好的苹果兔子。太宰治拿起一个咬了一口,有点含糊地说道。

      ㋤ 텼 “你好像很会照顾病人。”

      源夕雾削苹果的手慢慢停了下萇来,太宰治看到他『露』出了淡淡的怀念的神『色』。

      “也许。因为以前认识的一个人,季节变换就会感冒㭑住院,苹果兔子已经做习惯了。”

      太宰治叼着苹果兔子,缓缓즇歪头。

       “……你想回去굣吗?”

      源夕雾差点没一把握住刀刃,幸好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被问这样的问题,以往的数次,他都完好地隐藏了自己的情绪。短暂的沉默之后,他继续削起苹果。

      “已经回不去了。”他的语气显得很平淡,“我已经回不去普通人的生活了。”

      “说的也是呢。”

      ᠰ 太宰治一口吃掉了剩下的苹果兔子,把手机往口袋里一櫒揣,从病床上一跃而ᬞ起。他完全不在赆意旁边的护士惊慌地要求他躺下来,还需要观察是否有脑震『荡』的后遗症,直接推开房门。

      “走吧,夕雾,已经跟韭菜约好了地方,我们去谈谈报酬。”

      “太、太宰先生,请不要直呼‘韭菜’,稍微有些……”

      特别是不要몮在对方面前直呼봑啊!

      “哟,韭菜先生!”

      餐厅里,太宰治大大方方媟的向已经提前到来的金主代表打了个㚽招呼。源夕雾在他身后面无㜑表情,说实话,金主彷徨『迷』茫的目光让整个气氛都变尴尬了。

      “请、请问一下,这个称呼是틥……?”

      金主方的代表一阵茫然。

      “是称赞멦,您的绿外套真好看。”

      “谢、谢谢?”

      “不客气!”

      ౼ 居然糊弄过去了!

      金主方的代表缓了缓心神,勉强将这个称呼理解为一个㺟可爱的昵称。他清➌清喉咙,开始代表己方说明情况。

      “具体的文件,已经发给津岛先生了。这次会面,只是想确定一下具体的要求,以及……报酬方面。”

      太宰治目前化名津岛⪠修治,作为制作人活跃,虽然年轻惛,为人却精明得很,这텣位被派遣的代表也不敢糊弄他。他提出了一个很不错的价格,然后重点还是金主的要求。

      “又寂寞,又喜悦?”

      太宰治把文件卷成纸筒,在手里敲得啪啪响。

      “这不就是为我们定制的吗?!”

      咦?被派遣的代表还以为会被骂要求太过刁钻,已经做好了被对面这个一天骂崩三个账号的市制作人喷得狗血淋头的准备,没想到对方居然很高兴听到这样的要求?

      “我们偀的游乐园,预计下周就开始营业,前期的宣传已经做好了。现在臏想请源君来拍摄一条短片,这条短片将会铺天盖地地进行投放,对源君的出道,也是很有利的。”代表还是把自己准备好的词说了,“因为是很高级的游乐园,也绝不会有损源君的格调。”

      代表很清楚,源夕雾是两大娱乐公司作为重磅推出的偶像,同期内没有ﻠ任何竞争者,渴望引发轰动效应的野心昭然若揭㟿。这䍐样的前提ܟ条件下,源夕雾的制作人绝不会让他接低端广告,而他们的游乐园虽然面向大众,却天生能与梦幻、浪漫等要素联系起来。

      就像他自己说的,是双赢!

      太宰治已经一目十行过完了合同,稍觉不足。

      “再᢮追加一个条款吧。”

      他说道,拎起身旁源夕雾散下来的羽织一జ角,浅淡的衣香轻缓地漂浮起来。

      “拍摄广告蠀的衣服,我方出创意,制作方面……”

      “我们来!”

      代表很宅干脆,这并不是什么刁难人的条件。

      追加了뿹条款之后,太宰治很自然地向旁边伸出手,源夕雾会意,接过合同毫不犹豫地签了名㝜,然䀥后向代表伸出手。

      “合作……愉快。”

      他垂着雾蒙蒙的眼睛看빘人,代表顿时遭遇了近距离的美貌暴击,愣住好一㪭会儿,才慌忙㻓与他握手。

      “合、合作愉快!”

      ˛

      * * *

      ⯆ 天气越来越冷了。

      源夕雾一┻身单薄地站在人造雪地里,还有纷纷扬扬的雪花不停从他头顶落下来。他倒不觉得冷,就是有点想喝『奶』茶,比⃻如现在瘫在椅子上的太宰先生喝的那种。

      “cut!”

      ⻢ 导演喊停,源夕雾抖抖衣服上的雪花,他反正也没助理,就自己往场边走。广告拍摄的任务前天就顺利完成,现在是补拍的后期海报寁,好像样片的效果不错的样子。接下来除了练歌练舞之外,偶像活动会主要以这样的广告귧和短片为主,也就是说,拺会空出一涻段时间。

      源夕雾眼神放空,以社畜的超能力在脑内钳光速重排时间表,看来接下来的时间,他可以忙一忙自己的新兼职了。

      “……拍完了?”

      太宰治破天荒地没有首先发现源夕雾工作结束,他好像在纠结刚才收到的什么消息,又看了几眼手机,这才把视线转向源夕雾。吝源夕雾已经很乖地在椅䅰子上坐好,旁边有人小心翼翼地询问他是否需要热水,源夕雾正要回答,太宰治就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罐『奶』茶。

      ᄆ 口袋保温大-法好。

      源夕雾接过『奶』茶,感激不尽,但他也敏锐地发现,太宰先生的心情似乎变糟了。他小心地坐在椅子的边缘,开『奶』茶的时候一点动静都没有,唯恐惹怒太宰先生。

      舰 “喂。”太宰治冷不丁开口,“蛞蝓平时是怎么带你的?”

      这个问题不是很好答,中也前鐴辈是真正的上司,太宰先生是这个任务时期的上虨司,源夕雾很担心这个问题最后会发展成“爸爸好还是妈妈浿好”,所以他很谨慎。

      “就是很常꿮规的♾,同类型任务带一次。”

      爮“一次就够吗?”

      “㢛……有时候需要第二次,很多细节可能一次记不住。”

      源夕雾诚实地答道,太宰治发出了一声响亮的嗤笑。

      “也不过如此嘛,蛞蝓,我还以为他多会带部下。”他好像突然心情就明媚起来,“要是我来带部下,同类型任务只会带一次。”

      “这、这样吗。”

      太宰先生的部下好惨啊!넾

      “走了,夕雾。红叶姐定了餐厅,再过几天,她可能就要回横滨去了。”

      太宰治心情一好,语气也跟着飘起来,源夕雾早就习惯了太宰先生的喜怒不定,连忙跟在他身后,追问道。

      “红叶姐要回去了吗?”

      因为加班太多,几乎没时间陪红叶姐好好逛逛,源夕雾感到Ⅼ十分愧疚,难得红叶姐来了东⚪京都。

      “对,总不可能……”

      太宰治话说到一半,立刻刹车,心情居然又变糟了。

      源夕雾:“……”

      他现在真的很同情太宰先生未来的部下,真的。

      他一边追太宰治,一边퇩随티手把蚞沾叛了雪水后湿漉漉的羽织解下来。沉重的衣物瑮会影响他的行动,源夕雾时刻牢记自己的三个兼职,准备应对一切突າ发情况,这就是社畜的职业素养!

      ——一件有些大的外衣兜头把他罩住了。

      “不是还要练新歌?”太宰治一身单衣站在寒风里,心情还是不怎么好的样子,“感冒了我这边会很麻烦。”

      源夕雾把大衣从头上扯下来,他看着太宰治依旧被吊着靽的那条手臂,忍不住说道。 㙤

      “可是……”

      “穿着。”

      源夕雾忍了一会儿,没忍住,让伤还䢧没好贌的太宰先生受钊冻,他良心痛。

      “我可以用幻术让自己觉得很暖和。”他一边说,一边看着鸸太宰治向他走过来,这句话结束的时候,太宰治的手刚好搭到他肩膀上。

      “你用啊。”

      “……”

      他们说话的时候,已经走到了市中心的巨幕附近。源夕雾从来没有见过巨幕的实际播放效果,这次却见到了,太宰治也抬起头,看到熟悉的游乐场的logo。

      “这么早就上线僆了?看来对拍摄效果真的很满意……”

      他低声说着,突然发现身唉旁的源夕雾没有声音了。太宰治这才想到,这恐怕是源夕雾第一次见컻到荧幕上的自己。有着美丽黛͋紫『色』眼睛的少年在寒冷的夜里抬头,巨幕斑斓的光影打在他的黑发上。

      画面中是各种以冰雕成的游乐园微缩景观,在灯光之中闪烁着剔透的梦幻的光。镜头在这片冰天雪地之中穿梭,呼啸的冰雕过山车与摩颭天轮交错闪过,然后向两侧拉开,冰结的城堡前,黑发的少年仰望夜空,雾气氤氲的黛紫『色』眼眸中好像什么都没有,正如同㘙他身上╂披着的那件勾勒着雪花和摩天轮的洁白羽织。

      然而焰火呼啸升空,在深『色』夜幕上炸裂,欢乐ᬣ的音乐取닮代了琉璃旋律,那什么也倒映不进的眼瞳中,忽然映出了漫天盛放的焰火——

      少年转过身,向屏幕前伸手拴,眸中光影交错,最终映出了焰火之下的某个模糊人影。

      뚞【……一起来吗?】

      “呀!”身边有弞人叫起来,“是新开的游乐园吗?好棒!我想去!”

      “那是夕雾吧?美貌加上游乐园……好想陪他一起去啊!”

      “夕雾什么时候能出道啊……我ᝒ已经在期待出道夜了!”

      源夕雾怔怔的,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荧幕上的自己,出乎意料的——

      闪闪发亮。

      他从不觉得自︵己好看,从不觉得自己会发光,身为幻术师屷和咒杀师,他本身应该一辈骔子生活在不见光的黑暗里。

      太宰治的手机一直在响,被他一直按掉,终于,他彻底不耐烦了。

      “催催催催催……夕雾!”

      源夕霿雾还䄫有点恍惚,但是他见太宰治已经往旁边走,막连忙稳定心神跟上去。

      “太宰先生?”

      太宰治闷头走路。

      他带着源夕雾走进了没有多少人会经过的巷子里,源夕雾跟着走到一半,心跳突然稍稍加快了,他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那是——

      巷子尽῟头,头戴圆顶䰊窄檐帽子的青年抬手,稍稍抬起帽檐,源夕雾看到了熟悉的橙『色』发,还有那抹熟悉的、锐利且骄꤈傲的笑。

      源夕雾的眼睛闪亮起来,他意ƣ识到了Გ这个人是谁。

      “中也前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