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妖精灵怪>

      ᔚ独孤鹜感到膝上就如被蜂蛰了下,随之而来的就是一片麻意,痛楚迅速ꀥ消失。

      因为情况紧急,凤白泠来不及配置中药,只能用浓缩药剂。 퍱 ꔰ 쳩 刚好急诊箱里还有一剂她用剩下的飦利多卡因,抹在针头上,进行痛点封闭,扎在受伤最重的膝上,能让独孤鹜失去痛觉,效果就像是打上石膏。

      “三十六个时辰内,九녀千岁可行走如常,但切记不可运气,饮食要清淡,禁刺激物,哦,还有女色。另外,这几횯包药粉一起给你了,如果遇到发热发烧,就一天吃半包。”

      凤白泠在衣袖里掏了掏,摸出几包随手碾碎了的消炎药。

      在风晚的搀扶下,独孤鹜走了几步,就几步,风晚那小꘧子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独孤鹜感到左下肢没什么痛感,真能自如䎈行走,䕬心头一松,玉忽觉得不对劲,他摸了摸腰间,眼䟆底怒意翻江倒海。

      “拿出来!”

      凤白泠手上已经多了块玉佩,玉佩温润暖手,只有半个巴掌大小,只有一半,看不出是什么动物。

      “这就是我的其他条件,九千岁,君子一诺驷马难追。”

      凤白泠暗暗欢喜,这块◛玉一定是쾱独孤鹜的贴身之物턪,蕴含了不少他的气息,用来提升튝第七识再好不过。

      훻鿺独孤鹜黑着脸,他上当了。

      凤白泠将雿小鲤裹得严严实实,母女俩上了马。

      凤小鲤红着眼像极一只小白兔,依依不舍三步一回头。

      ᱄“小鲤乖,他᷷会来找我们的。”

      那男人,还想嘴硬,等到三天后,他就明白,他的伤,只能求她끙。

      欚 临近楚都,凤白泠ꚋ放慢了速度,前方,有个人影跌跌撞撞跑来。

      凤白泠定睛看去,来者一张圆脸,长相并不起眼,穿着身洗旧了的袄衣。

      酁 是她的另外一个丫鬟,春柳。

      ◹ “呜呜呜,小ጾ姐,小小姐,你们没事就好。”^

      看到凤白ᑄ泠和凤小鲤时,ቴ春柳放下了心头大石,脚८下一软,摔倒在地。

      眼前多了一双手,凤白泠翻身下马,将春柳搀䦱起来䢱,替她拍了拍土럁。

      ᴏ “小姐,别脏了你的手。”

      春柳忙起来,她一䒦身雪泥,脸上红红的⵿,心里内疚,自己怎么老是笨手笨脚,不像夏竹那样得小姐的喜欢。

      再见春柳,凤白泠恍若隔世。

      小鲤横死后,她被发现失贞败德,当天就被退婚赶出了公主府。k

      那时候,夏竹早已不见踪影,只卄有一直被她嫌弃的春柳,愿意跟着她走。

      她饥寒交破,沦落街头时,是春柳走街串巷替大户人家洗衣服养活찼两人。 ꉓ

      可春柳的下场……那一日,她外出洗衣被凤香雪找来的人强暴,她赤身躺袇在那,被人指指点点,凤白泠犹记得自己与她的最后一面。

      “小姐,春柳脏……别脏了手。”

      春柳像块破布那样躺在泥泞的街头,早已不再圆润的脸上双颊凹陷,她努力挤出一抹笑,闭上了ᇽ眼。

      罠“春柳一点都不脏。”

      凤白泠抱住了春柳,对方温热的身子,让她意识到ন,这一切都不是梦。

      㶱小鲤、春柳……娘亲、公主府的一切,都还来得及。

      ○“小姐,你快回公主府,出大事了,老爷要赶你出府。”

      春柳ࢅ只觉受宠若惊,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凤展连回来了。”

      凤白泠也知,眼下룜不是伤春悲秋的时候,该来的还是会来。

      春柳௚困惑不解,小姐怎么敢直呼老爷的名讳,记忆中,小姐更喜欢老爷艈与公主反倒̏是不亲近,老爷是状元郎,仪表堂堂,文采风流。

      小姐性格刁蛮,可唯独在老爷面前旞是个孝顺女儿簜,听ᇐ话的很。

      䌞“春柳,我记得你有个远房亲戚在楚都,你带着小鲤去쳁住一阵子,府里有些事我要处理,迟些时候,我再去接你们回来。”

      蘪前世,春柳无人安葬,凤白泠又没有钱,最终是春柳的Ꝇ亲戚出面葬了她,才让春柳免于曝尸街头。

      凤白泠取出一只钱袋子,里面有片金叶褶和几块碎银啂,都一并给了春柳。

      虽然家世힇显赫,赌可凤白泠以前是不ט带钱的,钱财一直由精明的夏竹管。

      钱袋子是从马车夫身上搜出来的,찴想来是二别人给的报酬。

      春柳听得满头雾水,好在她脑子一般,可有个大优点,就是不该问的从不问,她心底只觉得小姐今日有些不同,举止谈吐怎么感觉那么像戏文里的要去打仗的大将军!

      凤小鲤倒是没哭没闹,她一向喜欢圆圆脸看上去像月饼Ⅷ的春柳,讨厌夏竹,再说了她也不喜欢那个叫做“公猪府”的地方,里头的鄋人说话都怪怪美的。

      “小姐,老爷若是⹝为难你,你就去找公主。母女跓没有隔夜仇,你服个软,公主一定会帮你的。”

      春柳带着小鲤走后,凤白泠牵着马,回到公主府。

      见到凤白泠,公主ᣀ府的仆从们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她,王管家让她去前厅谿见老爷。

      凤白泠嗤笑一声,也不理会,回到了自己的房中。

      几年没回来,屋子里都落了层厚厚的灰,凤白泠看了眼铜镜里的自訣己。

      这一看,又被自己的模样给震住讜了。

      真丑。 拤

      脸上满是红疙瘩,有些疙瘩上还生了脓,浮肿的五官惨不忍睹,难怪七皇子那渣男看不上自己,反倒是凤香雪,眼眸含春,腰若扶柳,娇滴ᅵ滴的模样,哪个男人不爱。

      自己是什么时候成了这副模样的,稍一回忆,凤白泠记得自己有记绎忆以来,薛姨娘就爱给她准备甜食和肉ﳎ食,七八岁ﶦ时,她已经胖成了一个球。

      再后来,她怀了孕,脸上就开始起疙瘩荟,一片接着一片,脸也彻底毁鶀了。

      生完孩子后,疙瘩就没下去过。

      ꃢ 她摸了摸㜰疙瘩,有点像是青春痘,难道她内分泌严重失调……

      正想着,房门핂嘭的一声,被推开了。 짴 䮝

      “孽女,ↄ你还有脸回来!”

      来人年逾四也旬,着员外官服,虽年纪걼不轻,可五官俊朗,两抹胡须修得很是弸精致,身姿挺拔,慉倒是个中年美男子。

      凤展连满脸怒容,五官因怒气微微扭曲。

      他的身旁,还蝜跟着脸颊红肿的凤香雪和那两个被罚蕅跪的嬷嬷。 껚

      䌑看到凤白꨾泠的丑模样,箖凤展连更气了。

      奇丑无比,这样的人居然会是他的女儿,还做出那样的丑事,真是丢人,掉进井里死掉的怎么不是她?

      凤香雪心底લ冷笑,她了解凤白泠,对上了爹爹,凤白泠只有跪地求饶的命。

      哪鍩知凤白泠眼皮都没掀一下,唇动了动,就两个字。

      “跪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