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闺蜜好紧好爽再浪一点

      没了一个绿烟,跟来的绿梅简直要吓死,忙不迭就表忠心。

      这件事她的确也不知情。

      轧 叶筠还是信她的,主և要是绿梅是去年秋天才小ﻩ选入宫的,一直在内务府受调教,开春分到花房去Ạ做事閭,后来又跟她。

      所以叶筠算是绿梅혵第一个主子,这丫头底子是干净的。

      ꃡ 绘月将人好好螠安抚又敲打了一番,恩威并施,倒也叫绿梅放了心。

      进了内室,便见叶筠散着头发依在窗边发呆,绘月心里直㛳叹气。

      “美人洗了头也不擦擦干,虽说是夏日里,可园子里凉快,着了风也怕头疼的。”

      语罢便从旁边拿了巾帛亲自给擦。

      䛨 骤然被叫美人,叶筠还有些不习惯,这婉筚容婉ᴺ容的,也礭唤了一个多月了,如今晋位,还得重新适应。

      鷡 “乱棍打死ꔑ了一个绿烟,丽美人也菂被废了,我到是晋了位,还⏠真是世事无常呢。”

      ᓤ 叶筠面色淡淡的,眸子里凉意深深。

      绘月手里顿了顿,想起那血肉模壐糊的场景,实在恶心的厉害。

      皇后娘娘为᲎了警示奴才,处置那几个宫女时,命哤所有奴才分批次去观刑,绘月去的时候,人都打烂了,从腰开始都是一团血肉。

      她还算撑得住的,有些胆小的,当场吓晕的都有。

      摽 “美人何苦想那些人,都是罪有应得的,还好绿烟算有点良心,不然......”

      婪“她若是閨真的有良心,就一点手脚都不该做。”叶筠冷冷的打断了绘月,“若不是看在父亲功绩的份儿㇡上,皇上能叫我辩解?会仔细ᤁ查清楚돵?你当李太医为何把话句句说清楚,那是因为皇上摆明了要查,可曻假如我没有半分背景,那被乱棍打死的,可能就是我了。”

       “绘月,你要记住,如果一个人算焒计了鐢你,那就是算计了,不能因为她㴹没狠心治你于死地而有所宽容,这是宫里,不比其他粟地方,你侥幸了一回,谁能说还有第二回?所以,心软不得!”

      叶ᑜ筠冷静又理智。

      如果绿烟真的不愿伤害她,那就一丝半点都不该做,把消息说给了她,她难道不能护绿烟周全?

      别人以钱财贿赂,以亲人相要挟,飆绿烟就伤害了旁人,这就像是有人重金求狐皮,昮猎人杀了母狐,又不忍心,所以留了小狐一命。ǭ

      手下留情츈了,但小狐就没有受到伤害吗?就要感恩戴德的不恨吗?

      叶筠自认心肠硬,若哪个不长眼的惹了她,她可不留情잱。

      “是奴婢想岔了,奴婢明白了。”绘月点头䎒,心里也更警醒了汧些。

      确实不能因为旁人的伤害留了余地,就原谅感激。 

      “好椨了,你去膳房点一道酥肉来,再要一个清蒸河虾,我饿䮮了,今日早些摆膳吧。”叶筠摆手。

      Ἄ 绘月就亲自去了,带着白术一道。

      总不能真的只要两个菜,自嫣然还配些别的忌,她一个人可拎不动。

      可没想到,绘月回来的遷时候,就只拎了四菜一灣汤,两荤两素,一个藕汤。

      酥肉到是有,河虾却没有,配的是香菇炖鸡,清炒玉兰片和地三鲜。

      “怎ბ么回事?如今夏鎰日,鱼虾盛㖀产,竟没有?”叶筠蹙眉。

      绘月脸色难看,“膳房说,鱼虾这些水产都是要吃个新鲜,抓多了吃햎不完,死了就浪费,咱们늳应该一早去说,膳房才好准备庁,如今突然说要,就ᨓ……就没有。”

      论谁一听,这就是推辞借口。

      若是在宫里还能信几分,可灵犀园里各种大小湖泊,就有那专门养鱼虾的池子,就是现抓都来得及。

      洔 这么说,就是不想给泱她做了。

      ຾ “我这晋位,还反不如从前了。”叶筠冷笑一声,到底还是拿起筷子吃了几口。

      总不能叫自己饿肚子。

      孕膳房里的人不会平白无故这么做,定然是受了谁的示意。

      否则,她刚刚晋位,该是要殷勤伺候才是,怎么会故意为难?

      呙 高位上,雉皇后娘娘还不至于下手,静昭仪一贯独善其身쏱,妍修仪到是有可能,那瑶位有宠,看着她晋位,自然不舒服。

      不过ດ下乷面的人也不一定干净。

      这宫里头,谁背后扎錔你⯜一刀都不让人意外。

      ꋟ 只是眼下꯸她还没弄清楚到底是谁之前想뉲陷害她,所以就不想管,再者,她退一步,对方若得寸进尺,日后收拾起来,连ੴ本带利⫽,不是更爽앵快?

      彼时桃花坞里,怡婉介容正由丫鬟伺候着捏肩。 霛

      一小宫女进来,笑眯뱾眯的讨赏。

      “╀婉容,今儿那叶美人去膳房要清蒸河虾吃,可这东西哪能是想貧要就有的?咱们管事就没给她,她那奴才到是老实,也没藴闹呢。” ੽

      “量她也不敢闹。聶”怡婉容冷哼一声,“不过是皇上顾念老臣罢了誓,如今爬到我头上,难ﷺ道能一直压着我?통”

      “是是是,那是自然,婉容您才是皇上心尖子上的人呐!”小宫女嘴甜的⡡很。

      “算你会说话,事办的不错,下去领赏吧。”

      怡婉容心情舒畅的很,区区叶氏竟然빐爬到她头上去了,她怎픗么能忍。

      叶家有功不错,可有功之人已经死了,不过空有名头,哪里能比自己吴家,才岃是实实在在能办事的。 氱 䢾

      如今瞧֛着不就是了?哪怕叶氏位份高于自己,她也能ᔓ暗中拿捏!

      估么是这一回叶筠没反击,叫吴氏得意起来了,就愈发示意膳房不用心伺候。

      主要也是自打叶筠晋位ウ后,一连六七日都没见着皇上,之前夏才人那事又奇怪的很,大家都猜测皇上多少还是疑心了叶氏,原本也没多宠,就此冷落了去,也不稀奇。

      梧桐殿里,素娥还是把膳房的事儿说了,皇后却갞不以为意。

      㷞 “这宫里踩低捧高的事情还少?随她是谁暗中动了手脚,不招惹本宫就行,ꘞ只是ℚ也看顾一二,别叫人太欺负了叶氏,毕竟是功臣吭之后呢。”

      上回跟着皇帝训斥叶筠的事儿,皇后簨多少还是回过味儿来了,皇帝不想落下苛待功臣之后的名声,她也要与皇上一致才行。

      叶筠原先是个暴脾气,一度大嚭杀四方,如今接连被为难了三四天居然没有吭声,众人便都当她是沉寂下去了。

      也是,一个家世虚高的女人,入宫前就被皇上不喜,如今被牵扯进谋害龙嗣的事儿里,不清不白的,失了宠,都得老实。

      㱏而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四天后,怡婉容的丫鬟明目张胆㚝的在膳房抢走了叶筠点〈的芙蓉鱼,叶筠终于带着一股子冷意,提剑去了桃花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