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区图片区

      管家闻忠很快离开。

      不一会儿,他手里端着一个木盒回来了。

      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条长长的皮鞭。玛瑙的柄,两指厚的牛皮鞭上镶着铸铁的铆钉。

      闻忠将皮鞭拿在手中,朝前方一抖,甩出赫赫风声。

      奶妈蒲春华一见,吓得哆嗦道:“这是慕容家传承五代的铁鞭,只有家主可动用。闻忠,你何敢僭越?”

      啪!

      闻忠甩出铁鞭,身边一矮凳立马被鞭打成碎片。

      “有点意思啊,”闻忠喃喃赞道,“往常只有家族中犯了大罪的不孝子孙,才有机会尝到铁鞭的滋味。”

      “慕容菁,看来你够幸运的哦,你闻大爷亲自来伺候你。”

      慕容菁脸上丝毫不见露怯。

      她长得文静秀气,剪得整齐的刘海下,是一双清澈无邪的大眼睛。

      因为在家不受宠,慕容菁多数时候是躲在竹林的小屋中看书,做女红,偶尔出门参加朋友的聚会。

      在家里,她畏畏缩缩,不敢多说一句话。甚至是奴仆女婢,都会拿她开玩笑。

      吃饭的时候,也是她的侍女黄莺儿去厨房端来给她在竹林吃。

      但此刻,慕容菁直视着闻忠的冷眼,却丝毫不见惧色。

      窗外,陈炀和黄莺儿也已经赶到。

      “公子,快帮帮小姐。”黄莺儿低声道。

      陈炀手里把玩着几颗小石子,摇头道:“不急。关键时刻我一指弹出,便足以解围。此刻出去,反而让你家小姐陷入被动。”

      陈炀感受到慕容菁手里的小熊在散发着不凡的气势。

      他很想看看,被笑之妖施展能力后的小熊到底有了些什么变化。

      管家闻忠是个好色之人,他盯着慕容菁的身体,滴溜溜的眼睛直转。

      “这一鞭下去,估计得衣衫尽毁,皮开肉绽吧?”

      “打坏了身体,贾家那边岂不是就交不了差?”

      “何不先拖下去,待我享用之后,将她再送到贾家去?”

      闻忠眉飞色舞,得意至极。

      往常还顾及慕容菁毕竟是家中长女,此刻慕容主簿已入狱,柳夫人又痛恨慕容菁。

      这正是闻忠一生权势的巅峰,他岂能错过此等良机?

      “嘿嘿,纵是你金枝玉叶,还不是得臣服老奴身下!”

      闻忠一生为人奴仆的憋屈,在这里找到了释放的缺口。

      他上前一步,大手一张朝慕容菁抓去。

      窗外的陈炀目光一凝,手里的石子就要弹射而出。

      就在这时,陈炀看到慕容菁手里抱着的棕熊布偶,陡然释放出强大的气势。

      一个高大的影子,从布偶中直立站起,附到了慕容菁的身上。

      这是一只熊的影子,但不是慕容菁手里的棕熊。

      它更加魁梧,强壮,三米多高的虚影,直立起来就像是山岳一般。

      这一幕看上去有些滑稽,一个文弱秀气的女孩被一只威猛如山的熊附体。

      慕容菁轻蔑地看向闻忠,她的眼中有锐利的英朗之气闪烁。

      闻忠的大手即将抓住慕容左手腕时,慕容菁右手突地伸过来。

      咔嚓!

      闻忠的手腕一下被她折成对折。

      “啊!”

      闻忠嘶吼一声,痛得跪倒在地。

      慕容菁顺势起脚,一膝盖顶碎闻忠下巴。

      闻忠的哀嚎戛然而止,嘴里血水横流,掉出五六颗镶金的牙齿来。

      柳欣楠目瞪口呆,身体一软,靠着软塌坐倒在地。

      “你,你,贱……好闺女,这是何故啊?”柳欣楠嘴巴一开一合,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慕容菁捡起地上的铁鞭,啪地在空中一甩,在这温暖如春的卧室中震起层层声浪。

      “你说,我要干什么?”

      慕容菁俯身看着她,目光冷得像一坨冰,直接戳进了柳欣楠的身体里。

      柳欣楠强笑道:“闺女,都是一家人,何故如此躁怒?”

      “你看,老爷子刚入狱,我们家里就闹了起来。这让外人看了多不好!”

      慕容菁不说话。

      柳欣楠咽了咽口水,继续道:“闺女,我知道错了,以前是我被小人蒙蔽了双眼,我们之间有了误会。你原谅我,好吧?”

      慕容菁依然冷冷看着她。

      柳欣楠渐渐退缩。

      她脚蹬着地,朝床的另一头躲去。

      虽然刚才没看清慕容菁怎么打倒了闻忠,但柳欣楠知道,不能小觑了这妮子。

      闻忠已经偷偷爬出了卧房,他一定是去叫人了。

      这个家里的悍仆,全都是柳欣楠从柳家带来的自己人。只要悍仆赶到,自己一声令下,就能将这小贱婢撕了。

      柳家家大业大,是寒鳞城数一数二的玉石巨商。所以,柳欣楠带来的悍仆实力高强,他们中不乏九炼大成的修武者。

      但在悍仆赶到前,得先用计拖住慕容菁,不能让这贱婢疯狂。

      柳欣楠躲在床脚,强打起笑容,对慕容菁道:“闺女,你对我有什么不满意的,尽管说出来。我改!”

      慕容菁将手里抱着的小熊,放到边几上,开始挥舞铁鞭。

      窗外的黄莺儿看着这一幕,对陈炀道:“小姐好像有些暴躁了。”

      陈炀饶有趣味地看着,微笑道:“是得这样。”

      但他心里隐隐有些疑惑。

      暴熊附体的威能,只限于此吗?

      啪!

      慕容菁一鞭抽在软榻上。

      那张价值百金的狐皮大氅,一下被抽得毛飞皮烂。

      柳欣楠惊得脸色煞白,哀哭道:“闺女,好好说话,我怕……”

      慕容菁用铁鞭指着她:

      “那就听好了,我对你非常不满。

      我要嫁给谁,轮不到你来安排。

      你之前怎么糟践我,我就要怎么回报你。

      你今天就搬出慕容府,我爹什么时候回来,你再什么时候回来。

      否则,我见你一次,打你一鞭。

      你让人将莺儿的腿打断,那我现在就要打断你的腿。”

      慕容菁说完,一鞭回去,正中柳欣楠左腿。

      “啊!”

      柳欣楠一声痛呼。

      那铁鞭着体,一鞭就将她身上的裙裾打碎,将腿上的皮肤撕下。

      柳欣楠的一双美腿,顿时变得血肉模糊,腿骨折断。

      她抱着腿在地上翻滚,鬼哭狼嚎。

      这时,五个浑身萦绕着铁光的悍仆,宛如铁人一般,撞破木墙冲了进来。

      “杀了这个贱婢,我要她死!”

      柳欣楠睚眦目裂嘶吼道。

      五个悍仆一言不发,围着慕容菁包围一圈,立即动手扑上。

      慕容菁原本低垂着头,此时她突然抬起头,目光中仿佛饱蕴着无尽的杀意。

      陈炀看到,那附体在慕容菁身上的巨熊,仰头嘶吼一声,释放出强大的威压。

      冲在最前方直面慕容菁的壮汉,看到慕容菁的眼睛,他极速前冲的步伐立即停了下来。

      “好可怕!”

      那名壮汉嘀咕一声,转身就逃。

      慕容菁手中铁鞭挥出,一鞭就将他抽翻。他身上的一身劲装,瞬间破碎。

      另外四名壮汉扑到。

      慕容菁不闪不避,扔下铁鞭。

      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中,她五指张开为爪。

      细细的腰肢扭动,凌厉的爪击四面开弓。

      啪!

      啪!

      啪!

      啪!

      一爪一人,绝无侥幸。

      铁铸一般的壮汉,在慕容菁的爪击下,全都接不住她一爪。

      每一爪不但撕破衣服,更是深入筋肉。

      五个壮汉进来还不到十个呼吸的时间,就全被粉碎了反抗的信心。

      柳欣楠做梦一样,呆呆看着,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慕容菁不理会众人的反应。

      她拾起铁鞭,看向柳欣楠:

      “我希望回来的时候,不再看到你。”

      “另外,我要搬到我小时候住的春晖院。现在谁在那住着,让他赶紧走。”

      慕容菁说完,抱起小熊就走了出去。

      柳欣楠愣了愣,旋即想起什么,慌张道:“不,那里是勇儿的院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