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泽真央美鬼逝

      第三回悠悠往事

      青龙门位于江南道的扬州城内,粮米富庶,风光秀丽,绿水护田,青山依林。

      慕容祥一行人刚到城内,便有庄客牵马来接晓。上官天阳和慕容祥服下师兄妹带来的疗伤灵墺药后,都感觉舒服了很多❘。上官鹏盛看着两位侄儿脸色好转,便道:“咱们赶路也有几个时辰了,不如先在茶馆里喝口茶,歇歇脚,反正路也Ꮶ不远了。”大家都很乐意,转进一家茶馆内。茶博士自来招呼奉茶。上官天阳问前来接应的庄客:“我娘亲的⏇伤势闖怎样了?”

      那庄客道:“少嗞爷不必担心,续命神医云期颐已经来到山庄,正在为夫人医治。”

      慕容祥大喜,道:“云师叔到了吗?可还有其他人随从?”

      庄客回쇩答:“云神医带着自己的儿子彆和侄女来的,不过那姑娘嵲似ᖲ乎受了伤。”

      ⳉ 慕容祥道:“这么说,我师弟清晖、师妹鞘清兮都到了。你说,清兮师妹受伤了吗?我已经五年没见过他们了。”慕容祥满脸喜色,似乎都忘记了脚上的伤痛쑴。

      同行里有位师妹问上官鹏盛:“师叔,江湖上送他外号‘续命刿’,可是因为他侠义心肠,救死扶伤?不过,我们怎的从未听人提起过?ﷇ”

      上官鹏盛道:“不错。云期颐的确是江湖上少有的侠医,他心怀탬慈悲,为人仗义,十几年前曾享誉武林。”

      那师妹又踺问道:“为什么是十几年前?他近年来不曾在江湖上行走吗?”

      튤 上官鹏盛叹了口气,道:“多年的往事了。”

      慕容祥也觉得奇必怪,道:౉“论医术,云师叔当今无人能及,舅舅曾说,城西荒废的一处大宅子,名为‘有命堂’,曾是我父亲和쫅两磼位云师叔的医馆。为什么医馆会散了?跟我父亲的死有关吗?”慕容祥越想越激动,父亲死的时候,自己已经七岁,只隐约记得母亲中了毒,ꦮ父亲给母亲过毒而死。而后,母亲便万念俱灰,到扬ꀷ州城￰外寻了ᅶ一片竹林去定居,把自己留给舅舅来照顾。可现在为什么有这么多想不明白的地方呢?难道就因为父亲死了,“有命堂”就要关闭?那云师伯为什么又这么多年不出江湖呢ػ?

      越来越多的疑问涌上心头,便问:“师叔,你知道医馆关闭的原因吗?”

      苅 䇽上官鹏盛道:“我怎能不知。人都不在了,还要医馆㝧干嘛?”

      䱤众师兄妹也都来了兴致,便道:“师叔,你给我们讲讲吧。”

      上官天阳道:“戴是不是跟十八年前的神魔之约有关?”

      ্上官鹏盛点点头,道:“侄儿所言不错。神魔之约乃是以青龙、白虎、玄武、朱雀四门和敬鬼教定下的正邪之战,每九年一回。今年自元宵过后,魔教对我们一直侵门扰不断,甚至想ꯖ要以盗取四门的镇门之宝쉙回生令来克制整个武林,ꁊ也正是因为九年的神魔之约到了。十八年前……”上官鹏盛摇了摇头,端起茶来,轻轻㤾饮了一口,接着道:“十八年前,武林中可有好几对令人䒦羡慕的天傹作之合ᳫ。咱们的庄主娶的是玉女双骄,也斚就是过世的大夫人和现뵩在少爷的母亲。两位夫人乃是同门师妹,出自武夷神尼门下。再有就是‘有命堂’的三位师兄퐮弟,大师兄慕容南,人称‘活命神医’,也䈷就是祥侄儿的父亲,娶的自然是庄主的胞姐,也就是你们的师姑武林第一侠女上官鹏英。二师兄‘续命神医’云期쭉颐和三师弟云百岁乃是亲兄弟,娶的是줳他们神医门的两位师妹。那一連年,神魔之约时,祥儿差不吀多已经记事,大少爷不到三岁······”

      正说间,眼ᲄ睛碰到了上官天阳冷冷的目光,便不再言语。

      上官天阳冷冷地඗道:“青龙门还有大少爷、二䱩少爷之分吗?那畜生伙同魔教那贱女人一块儿暗害我的母ꎹ亲,早已被我父亲除名上官一族,赶出了青龙门。”

      慕容祥却忍不住了,怒道:“你话不要那么难听。他们毕竟是磣你的亲人。”

      上官天阳也吼道:“你见过这样的亲人吗?别忘了,姑父的死也和那女人脱不了干系。”

      大家一下子ꡃ被兄弟二人的表现吓坏了。茶馆仭内陷入一片寂静。

      这时大家才意识到,上官天폧阳口中的‘贱女人’是和师父、师姑一母同胞的㖚妹妹上官鹏玉,但不知为何她却在二十年前ﱓ嫁给了敬鬼教之主千无正,而‘畜生’则是先大夫人与师父的长子上官天衡,他在十年前助纣为虐,崴暗害自己的二娘,也就是当今众人的师母,因썪而被师父逐出了青龙䣻门,并从宗谱中除名。

      有师弟想要打破这僵局,便ퟒ道:“师叔,那十八年前的神魔之约到底发生了哪些事呀?”

      上官鹏盛道:“那一年深秋,天下四宗和敬蛣鬼教在淮南道的天柱山山脚下有一场激战。那一年的阵势和今年倒颇为相似。敬鬼教也邀请了㓸三星堡前来助阵价,我们四门自然要求‘有命堂’的三兄弟来做帮手。我因为在大战之前就受了伤,而没有参加。只知道,好多人中了三星堡大堡主赤金蛇的毒手,大夫人为门主挡了千无正的致命一击,祥儿的母亲中了毒,他父亲便将毒过到了自己身上,最终性命不保。云百岁因为鹆独闯三星堡的毒虫阵,丢了性命。他的夫人因为伤痛,再加上刚刚生产身子虚弱,也撒手人寰黺了。”说到这儿,上官鹏盛话音低沉,不住地叹气,道:“好好的几对神仙眷侣,就这么没ᖿ了。‘有ꩤ命堂’完整存活下来‘续命’神医一家,他们携着自己兄弟的孤女紘,一同隐居到岐山里흜了。”

      众人都道:“魔教如此猖狂,我们먚誓死要讨回这笔血债汁。”

      慕容祥低头不语,Ⓣ心里想着,母亲不愿再出山,뻋到底还是顾念与姨母的姐妹情深,否则父亲的大仇岂可不报。

      上官天阳道:“那狿敬鬼教뢊在那一次神魔之约中是大获全胜了⸠?”

      上官鹏盛哼了一声,道:“天下四门和‘有命堂’付出这么大的代价,魔教焉能毫ꐷ发无损?三星堡的几个魔头绞尽脑汁也没能攻破‘有命堂’三兄弟的‘奇花阵’,最终除了赤金蛇外,都受了伤✧;还有魔教的四大护法和十殿阎罗王也被咱们四门ᔈ的高手伤得턏不轻;虽说大夫䮲人是被千无正一掌震碎了心脉,但以大夫人深厚的功力,千无正也一样身负重伤,这么多年来,你们看敬鬼教发号施令的都是他的夫人冥界龙女,是不是?”上官鹏盛怕上官天阳心中有芥蒂,不愿再提“堂妹”这样的称呼,但要自己称其为“贱人”之类的,又实在做不䰣到,故而称江湖上送给上官鹏玉的外号。

      大家这都才发觉,似乎武林中一直提到的魔教首脑都是敬鬼教的夫人,也就是被门主逐出家门的胞妹。

      大家又说了会儿话,吃了些散食,便要起身回庄。

      上官天风向慕容祥道:“大师哥,你腿࡫脚不太方𥳐便,要不上马走吧。”于是唤庄客牵了匹马来쪲。

      慕容祥刚要便上马,余光中似乎瞥筫到了一身蓝衣,还有那张昨晚的面具。刚一转身却又找不到了。上官天风道:“大师哥,你在看什么?”

      慕容祥道:“没有。”上了马,还是向周围看了看。众人便随着他Ⲻ的马在后面步行。

      众人行了一会儿,就拐进了青龙门的府邸青龙山庄所在的大街。远远地便看见吴管家正在招呼一些人马进入山庄。

      上官鹏盛道:“白虎、朱雀、玄武门派的各位朋友到了。大家都小心行事,别丢了青龙门的脸。”

      后辈们都应了句:“是。”

      大家都迎了上去。管家立马走到上官天阳的身边,对着众᧒人道:“各位好汉,这位⺿就是我们的少门主。”

      正要进庄的三庄好汉,都抱拳行礼道:“少门主,有礼了。”

      上蛉官天阳貅也还礼道:둰“各位好汉有礼了,大家进庄吧。”

      上官天阳年轻,又不ࢅ曾在江湖上行走,众好汉对他礼遇有加,到底还是冲着青龙门在武林中的声望。上官鹏盛就不一样了,久经江湖,又待人真诚,有ɍ几位好汉上前致敬,道:“上筄官教홴头,多日不见,别来无恙。”

      上官鹏盛喜道:“安好,贵门主可还好?”

      那人道:“瓄我们门主和朱雀门的秦门主骑马先行ጮ,比我匾们先到几个时辰,都已经进庄了。只有玄武门的冷门主还未到。”

      这时,几位灰色装束的汉子上䛰前,道:“我们师父因为闭关修行,暂时无法启程,特遣孙师叔和我们师兄弟四人到来,先向江湖各位好汉致歉。孙师叔稍后就来。”

      ꄆ 上官鹏盛道:“无妨䄖,无妨。大家一块儿进去吧。”众人便随他入庄。

      上官天风本来听见管家只介绍少门主,丝쳷毫不提自己父亲,心里十分不爽。但是看到斮众英雄如此敬重爹爹,又喜上眉梢了。

      上官天阳心里虽有些不乐,但也不好表现出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