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直播下载列表

      沈昱去的果然是永福的院子,只是待了没多久,他与永福便悄悄出了门,朝着王妃的凤翔宫走了去。

      似乎自从沈昱进了王府,王府就没有一天消停的日子,前些天还好,不过就是弹个琴坐个客,这回可好,居然让乱民围了王府,还让刺客冲到了自己面前,蒋王妃嘴上说着没事,可是身体却很诚实,遇到刺客的第二天便病怏怏地倒了下去。

      经过这么几天的调理,身体总算是恢复了些,正半躺在床上休息呢,莺儿便带来沈昱与永福前来的消息。

      他们两个这是又闹的哪一出?

      蒋王妃招了招手,让两个人进来,当永福看到蒋王妃一付病容的样子时,也是吃了一惊,连忙问道:“母妃,你这是怎么了?”

      为了不使府中乱套,蒋王妃生病的事一直严加保密,就连永福都不曾知道,所以看到蒋王妃这般模样时,一下便慌了神。

      看到自己最疼爱的女儿,蒋王妃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慢慢抚摸着永福的头发,轻声道:“没什么,就是那天被吓到了,身体有些不太舒服。”

      “母妃身体有恙,为何不唤孩儿来服侍,对了,永淳呢?她怎么也不在你身边?”永福看了看左右,并没有发现妹妹的影子。

      “她性子太活泼,放在我身边实在是太闹人,我让雀儿领着她去玩了。”蒋王妃笑了笑,目光投向了沈昱,好奇地问道:“昱哥儿今天跟郡主一起来此,是凑巧还是商量好了?”

      沈昱轻声道:“王妃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说的那件事吗?”

      蒋王妃脸上的表情一下就变得严肃起来,莫名地看了一眼永福,接着轻声道:“难道有消息了?”

      沈昱点了点头,接着便把昨天大家去听水榭的事情详细地跟王妃讲了一遍,就连自己到永福的院中被萧雪笺跟踪,连带着深夜去观星台一事也全都仔细地说了一遍。

      听过之后,蒋王妃心里直害怕,担心地看了一眼永福,埋怨道:“你一个女儿家,怎么能冒这么大的风险,这多亏是那两个人没发现你们,这万一要发现了,娘可怎么活呀。”

      看着蒋王妃眼中的泪光闪动,永福连忙解释道:“孩儿也没想那么多,就是担心在院中被萧雪笺听到,所以才找了那么个隐蔽的地方,不过也多亏了是在那里,要不怎么能听到他们的奸计?”

      “嗯。”蒋王妃的眼中闪过一丝杀气,沉声道:“既然他们暴露了就好,想窥视王府的财富,本宫到要看看,他们有多大的本事。”

      说完,蒋王妃又轻声道:“此事能查得水落石出,还是多亏了昱哥儿,这样吧,接下来都是些打打杀杀的事,就不用你出手了,你们两个回去之后不要乱跑,等事情结束再出来。”

      “是。”永福点了点头,沈昱却犹豫了一下,轻声道:“王妃,今天晚上的事,能不能让世子也看一眼?”

      “什么意思?”蒋王妃顿时一愣。

      沈昱解释道:“若是不让世子亲眼看到萧雪笺的真面目,恐怕别人说的他都不会相信,万一世子牛脾气上来,恐怕没有人能安抚得了他。”

      “嗯。”蒋王妃点了点头,轻声道:“这件事本宫知道了,你们俩个回去吧。”

      “是。”

      两个人答应了一声,转身走掉了。

      殊不知蒋王妃盯着两个人的身影看了半天,就连两个人消失之后,也未曾移开,莺儿有些好奇,轻声问道:“王妃你看什么呢?”

      “可惜了。”蒋王妃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却让莺儿更加茫然:“可惜什么了?”

      蒋王妃轻轻叹了口气:“我是说可惜沈昱了。”

      “昱哥儿他……做错了什么吗?”莺儿有些担心。

      “怎么会。”蒋王妃摇了摇头,轻声道:“沈昱的确是个人才,虽出身寒门,但性格坚强,为人坦荡,以后参加科举,也必会有一番作为,前途不可限量。”

      莺儿更加疑惑,好奇道:“既然王妃把昱哥儿都夸上了天,为何还要说可惜呢?”

      “我可惜的是这么好的人,却不能留在郡主身边。”蒋王妃轻声感慨道:“郡主今年已经十三,再过两年便是及笄之年,就到了该嫁人的年纪。”

      莺儿眼睛一亮,惊讶道:“王妃的意思,是想让昱哥成为郡主的夫婿?”

      蒋王妃苦笑地点了点头,接着又摇了摇头,轻声道:“我倒是有这个想法,可是沈昱乃人中龙凤,安陆州这块小池塘哪里能困得住他,早晚都要乘风归去,外面的世界才是真正任他驰骋之所在。”

      “这倒也是。”莺儿眼中的光芒一下淡了下去,轻声道:“那王妃的意思是?”

      犹豫了片刻,蒋王妃轻声道:“长痛不如短痛,趁他们现在还没有这个想法,倒不如早早地将他们分开,以免日后难以割舍,另外通知傅总管,让他开始在全城寻找合适的少年,先入王府当仪宾。”

      “是。”莺儿应了一声,正要下去的时候,蒋王妃突然又道:“对了,把这消息也顺便告诉沈昱一声,他是个聪明人,应该会明白的。”

      “知道了。”莺儿心里暗叹,知道沈昱已经在郡主仪宾的候选人中去掉了,不过又一想,这也许也是一件好事,海阔任鱼跃,天高任鸟飞,也许天下才是沈昱该向往的地方。

      这边,回到院子的沈昱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王妃从郡主仪宾的名单上去除掉,先是在郡主的院子里拐了一个弯,然后这才回到了世子的院子,书房中已经不见朱厚熜的影子,想必是已经写完大字,与他的萧妹妹不知去哪里逛去了。

      就在这时,绮云突然从世子房中走了出来,神神秘秘地拉住沈昱,兴奋道:“昱哥儿,你托我办的事,我已经打听清楚了。”

      “我托你办什么事了?”最近事情有些多,沈昱似乎忘了什么。

      绮云顿时变了脸色,没好气道:“不是你让我打听外面印书的价格吗,怎么这么快就忘了?”

      “哦,抱歉是我的错。”沈昱拍了拍脑袋,连忙问道:“书到底是怎么个印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