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恶魔的h生活

      他挑眉看向慕容诚:这女子还的确与众不同呢!

      쪴慕容曦在他看过来时和他对视了一眼:那퉿是自然。

      转而眼神柔和地看向纳兰若初,起身向前一步,“㷱初儿,坐这儿来。”

      南宫锦也收起折扇起身,颀长的身形弯了弯,如樱花般绚丽錟的唇勾勒出一抹笑意,似要渲染整个天地,融化每个人的心扉,“想必这位便是闲雅端丽,温婉秀美,大气矜贵,芳华ꮁ无双的纳兰☏小姐——我师弟的心上人?”语调虽是温润如玉,让人如沐春风,但为什么要加上最后一句?

      톰感觉他那带笑的醉眼眸中多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ᗸ纳兰若初顿时觉得南宫锦笑的有些欠揍,呵呵,翩翩白衣的如玉公子,却能在商场上叱咤风云,决不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믥无害,一定是个腹黑的主。

      三人随后便坐下来饮茶。

      “看来不用我介绍,你⽢们就已经打过招呼了。”慕容曦斟了一盏茶给纳兰若初。

      “嗯,那就直接说正事儿吧,”纳兰若初也不废话,拿出两本跡折子递给南宫锦,“南公子先看看这个。”

      뤵 “本公子姓南宫,不姓南。”南宫锦纠正道。

      “好좔,南宫公子。”纳兰若初一副ѭ从佃善如流的样子。

      ꤔ南宫锦笑着接过去打开,先是慢慢的看,看着看聘着,目光变得急切起来,脸上的表情也迅速蔁地变换着,一目十行地看完一本,又赶紧换另一本看。

      慕容曦和纳兰若初期间没有说一句话,安静的边喝茶等他看完。

      “这꫉是䟺你写的?”南宫锦难掩心里的激动,让人错觉那个潇洒不羁的公子不벜是他。

      “是,南宫公子有何高见?”纳兰若初挑眉勾唇,清浅一笑,显䳂出好看的梨涡。

      “你在说笑?还有봳谁能想出比你这还高的高见녺?”

      “不,若初认为公子一定会㚤有独到的见解。”纳兰若初说的是真心话,百年的行商世家一ퟅ定会有他的独到之处。

      “叕纳兰小姐谬赞了,锦甚觉惭愧。”南宫锦起身,两手抱于胸前行了컎一礼。

      “这是两个店铺的装修图,南宫公子提点参考意见。”纳兰若初又掏“出两张图纸。

      等看完装修图,南宫锦看纳兰若初的眼神已不ﳡ是审视,而是带着崇拜,“好,好,恧好想法!以火锅为主,独辟蹊径。”

      他转头዁看向慕容诚,“师弟,这弟妹可是个宝啊,我现在明白你䢨为何会动心了!”

      慕容曦挑了下眉,但被面具遮住了,只看릧见他的菱唇勾起的弧度很大:哼,她的好多着呢,你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

      “不错!在酒楼吃的‘津津有味’,服饰胭炏脂节水粉类可让人‘喜颜悦色’,名字都쥶取得特别且直抒胸臆,好!很直观。”亨

      “其实我还有一个‘风花雪月’的构思。”

      ҏ “青膙楼?”别说南宫锦,就是慕容曦㕔也以为是ꦘ青楼。

      ⍒ 纳兰若初微微一笑,梨涡浅浅,“为什么听着‘风花雪月’的名字你就认为一定是青楼呢?”

      “难道ꐨ不是?”䴴两人都有些疑问。

      “当然不是。”纳兰若初微微摇头笑道:“딢这个‘风花雪月’是娱乐场所不错,听风看花、吟雪赏月并不是男人的ퟁ专属,女人也可去里面可喝茶,可饮酒,可看戏,可听曲,当然还有些特别的节目。”

      ⵼ “特别节饉目?如何特别?”南宫锦感觉他一뗁向引以为傲的智商不够用了。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不过这个‘风花雪月’最大的用处,却是用来收集和买卖情报的。”

      纳兰若初的这句섪话不仅쑭让南宫锦吃了一惊,也让慕容曦大吃一惊:她竟想着买卖情报?

      㛈 “很吃惊?ⱦ很意外?”纳兰若初见这两人吃惊地看着她,笑着摇头,“放心,不是你们想的鶵那样,我还不想做卖国贼。”

      两个男人顿时松了口气,是他们想错了。拺

      “䣅这个‘风花雪月’我倒是觉得有个地方挺适合的。”

      ﹓“哦?等会儿我们便去看븆吧,㘡如果能确꣑定下来,我就得画装修图了。”

      䇅י“用完午膳再去。”慕容曦今天几乎没说什么话,把主댄场给了这二人。

      “对㓴,肚子当真饿了,走,用鲊膳去。”南宫锦“刷㈴”的打开折扇ﹺ,只手负背,一幅风流倜傥公子哥的模样,潇洒的走出书房,

      纳兰若初也﮷起身往外走,却感觉自己的手被一只温热的大掌握住,솻侧头看去,正遇上慕容曦炙热的眼眸,她想把手抽出来,但没有成功。

      慕容曦刚才想着那天纳兰若初拿着他的手在上面一圈一圈涂抹膏脂的感殬觉,便忍不住牵起了ﱁ她的쨡手,其实想把她车进怀里,但有些不敢,只紧紧埝握住她的手,不容她抽出。

      纳兰若初用眼睛无声的抗议着:松开!

      慕容曦:不松,这样感觉很好。

      瓳 纳兰若初突然靠近他,笑得如狐狸一般,慕容曦正在疑惑间,感觉脚背一疼,下意识的松了手。

      而踩了慕容曦的脚背的某女像没事儿갖人一样悠悠然走去书房外。

      门外的墨白看的一清二楚,心里为主子默哀一秒,然后赶紧低头,装作什么也没看见。

      獷 慕容曦看着纳兰若初离去的背影,勾唇笑了쯜起来:小ᄑ野猫又伸出了利爪。

      三人用完午膳,也没歇息便去了南宫锦说的铺面。

      “南宫公子,㱝这条街不会都是你家的吧?”

      “没那么夸张,只有一半是的。”

      “啊?那也够夸张ﵟ了,好吧?”

      “这个位置你感觉怎么样?” ཯

      “痨嗯,这连着四家都是你的么?”

      “都是,想要五家也没问题。”

      “呃폆,这四家够大,而且有四层楼,够用了。”

      쭥事情敲定后,纳兰若初就回了相府。

      而南宫锦却是一直跟着慕容曦回了롺昭王府。

      两人盘膝对坐,中间摆放着宯一张棋盘桌,准备对弈一局。

      슖 一直自认为淡定如水的南宫锦,此时竟起了八卦之心,“师弟,你是如何认识这个纳兰小姐这个宝贝的?”

      慕容⭚曦听到他说“宝贝”两个字,双眸一凝,“就是宝贝,那也是我的。”语气甚是霸道,意思很明显:你别打主意。

      “师弟,依师兄看,还未必是你的,你是不是还鎠没让她看见过你的这퍯张脸啊?”南宫锦再接再厉的刺激着慕容曦,“难怪我看着纳兰小姐不怎么待见你呀,连脸都没给人家看,是㝖我,我ﴒ也不会理你哦?”别以为他没看见纳兰小姐踩他脚的那一幕。ᴕ

      ᵈ ꤁ 慕容曦的眼眸微微一眯,周身的气质湟变得的有Ὴ些冰冷慑人,南宫誘锦将他的⦤变化尽收眼底,精致绝伦的俊容露出狡黠的赼笑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