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肉漫

      本来是想了解的꾻更多,结果反而增添了谜团,让他心头阴郁了不少。

      瞿吟的样子让他有了不好的回想,让他突然想到自己从黑色魔掌中逃出生天的一幕。

      虽然开启了新功ꍃ能,但是面对那种可怕瑧的手段,㊒没璝有修改器,他该如何躲避?

      即使危险往往伴随机遇,但在死亡的刀尖上跳舞实在不是什么fl舒服的事情。

      他取出血狼枪盘腿坐下,试嬳图用参悟枪诀来让自己冷静,可是那一双黑色大手縧一直在他脑海中挥之詐不去。

      任何东西和死亡晀比起来都黯然失色让他难以忘怀。

      感受到这股莫名的心绪ˆ,血狼枪也微꤁微颤动,似葉乎在安慰他,又似乎在共鸣。

      枪法熟练度提高的同时,那黑影也不断萦绕඾在他的心里,这几乎成了他的心魔!

      即使有着元光球保护⨑,他依然觉得浑身冰冷,似乎已经被抓爆在手心,归兪于死寂。

      身体陷入冰冷,血狼枪的红色枪头忽然有些模糊,隐约似乎有火焰在燃烧,萦绕出一丝瑎黑气。

      没办法,䄪在即将突破技艺境界的时候,这ٽ种事对萧寒的影⺱响太大了;

      ࠒ쨊 从前就算被人压迫,被羞辱,他也从未放弃,可这次真的太危险了,濒死一线。

      强大的黑暗手掌遮天蔽日,破灭一切,让人根本无法升起抵抗之心!至

      他第僐一次出现这种无力和绝望感ﳛ,以至于速度翻倍都没有一嘗丝激动,只有对逃出生天的喘蔼息。

      멥黑色大手不断在他脑海中闪烁,黑暗森林也在他的意识中流转濑,光、影、暗,仿佛时间加速般⠋不断交替,在靠近,将他整整包围!

      此时注意㹓力都在瞿吟身上的安宜都发现了不对劲,因为周围的虫鸟都无声了,就是化为个体的噬灵蚁都볛失去了沙沙的声响,森林中只有点䜹点光芒在黑暗中漂浮。

      “师兄?” 쏊

      ܎ 这时安宜才发现此时的萧寒脸上缭绕着一丝黑气,周身似乎有风旋在汇聚,气息在飘㭾忽,感知都变得模糊。㡚

      “师兄!”

      ﱯ安宜虽然修为还低,但⬹所学所懂无跋比丰富읚,看此情形竟然提起一口气,发出如狮吼般震耳欲聋的叱咄。

      清心镇气浮生诀。

      这是安懤宜所修的心法之롔一,对修炼和认知有հ着驛极为强大的增幅,为玄级巅峰秘籍。

      萧寒本身也꠫达到了临界点,勞因为心魔的负面影响,让他心神混乱,几乎走火入魔。എ

      ሾ而修炼状态被打断很容易产生问题,但毕竟已经到了最后关头,这一吼误打误撞间,把未完全凝聚出的混乱意识直接震散!

      “轰!ೀ”

      黑色火焰䁄如同ꍑ旋风般暴起,萧寒目光闪露杀机,血狼枪也被黑色魔焰覆盖,转身猛力칾甩枪! 츹

      巨大匹练横空而出,几乎瞬间就穿透了药园的光罩,横飞过噬灵蚁盘踞的森林,坥从另一侧贯穿出去。

      安宜目瞪口呆。醗

      “咔咔咔!”

      令人毛໒骨悚然的声音从光罩外传䄤来,刚才化作洪流围堵在光照边缘的噬灵蚁竟然瞬间被扫灭鿸,化作綤一地的灰烬。

      萧寒一脸冷漠,静静的看着药园的乳白色光罩被撕裂,留下一道转瞬就修复的裂缝...... Ϊ

      “谢...”

      目光清明了些许,ꠄ声音才出口萧寒就侧倒下去,若不是血狼枪支撑,恐怕立刻就会和大地进行一个亲密接触。

      “师兄!”

      ㄇ安宜急忙过来扶住他,眼里的震惊不仅没有消退,甚至更加惊讶诏。

      “师兄你是技艺境界突破了吗?”

      求安宜取出镇定心神的丹药给萧寒服下,一开口就看出他突破了技艺,进入了[乍练]级!

      㨅 “첯你怎么知道?”

      不过是个残缺的玄级枪诀,萧寒并没有觉得是什么珍贵菾的띈东西,毕竟身边的两个人,随便一位身价和底蕴都魧要远超与他。

      “突破技艺境界,一般是对某一方面的增幅緻,比如减少灵气消耗,加快释放时间等等。

      心有所感,领悟于己♶身,在ಮ突破时能把感悟转化为招式的,只有地级以上的灵技或武技才有可能。”

      安宜面色并不㷳轻松,告诉萧寒这个太王城几乎没人፳知道的事情。

      毕竟太王城最高也就结晶境,地级秘籍对于这里来说几乎如同天书!

      뢥 “哦,那我可真是捡到宝樕了。”

      虚弱的萧寒一边回复灵力,一边沙哑的开口自嘲즡。 〺

      本来与心魔作斗争就极为消耗精力,那一道枪芒威力镳无匹,更是差点耗尽他的灵力,因此他能强撑着没有昏迷已经⓱极为不易。

      “玄木宗好像没有这么厉害的枪诀,难道是师兄历练所得?”

      安宜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对于萧寒是她师兄⦾这件事深信不疑,开口闭口都是师兄师兄,让萧寒汗颜。

      “并非如此。”

      在这件事上,他倒是没必要隐瞒什么,毕竟身边的是安宜,单纯的很,不是瞿吟这种一眼把他认成护卫得大小姐可比。

      “其实我之所学也只是残卷,被琅琊阁⺁评为玄级秘籍,花费了我不少灵石。”

      和安宜在一起,萧寒觉得很自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ኪ琅琊阁,他们鉴定的一般不会有差错,难道这次他们看走眼了?”

      安宜轻笑,说萧寒绝对是占了大便宜。

      উ 不过这也是他的机缘;쫧毕竟秘籍再强,也不可能在别人䣼手里发出瞬间撕裂药园光罩的一击!

      绮罗ꊐ幽香吸引来的众多魔봭兽没有被阻碍,但森林中的喣诡秘他们可是见过的,光罩能够阻挡这些恐怖,却挡不住他这一枪,其中威力可见一斑。

      “琅琊阁到底是钯个쾡什么势力?”

      既然提到这个,萧寒便多嘴一问;毕竟琅琊阁似乎一直都没有被二山阻隔,能够和外界互通有无!

      깚安宜眨了眨眼,似乎奇怪为何这么多常识萧寒都不清楚;好看的眉毛拧巴着,似乎在气愤于萧寒如此不爱学习,连书都不看! 腉

      “。。。”

      看着女孩的样子,萧寒突然觉得安宜有种Ⴢ“涔怒其不争”的感觉。

      要不是估㎣摸要着打不过툩他,萧寒觉得她都会上来教训自己。 竓 㾹 琢“小亏花妈妈开课了,孩子不听话,多半是废了,打一顿就好了......”

      天边突然传来一阵声音,让他一阵恍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