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恐怖惊悚>

      ▆尹海君的身影ᇲ彻底消失了,石桥底下,李果儿还在傻站着,她看了看左手手心的银耳环,又看滱了看右手手心뤣的二两碎银,她觉得有些不真实。

      在这之前,不管是银耳环,还是二两碎银,都不篮是她所能拥有的թ。那些值钱的东西都牢牢地握在她奶的手里。

      就是她娘也没有这些东西。

      握紧双手,李果儿知道,这就是她想要选的人,也是她想要过的生活。

      涷 尹公子明明就是位翩翩公子,他的心肠那么好,肯定是有家人眼瞎,乱给他扣帽子,所以事情才会变成这样。

      햕小心翼翼地将银耳环和二两的碎银子放到里衣的夹层里,李果儿回村了。

      尹海君誤则是在县城的一座눾豪华庭院内的凉亭里坐着,他正苦思着对策。

       他的身边,一个婢女正帮他扇风Ũ,另一个婢女则是䋙在帮⏐他沏茶,他的不远处还站着几个小厮等룻着他使唤。

      尹海君对有星隐瞒了太多,有星不知相公在外过着挥金如土的生活。

      她以为她相公就是个穷酸秀才띓,为此,她时常省下自己的繖口粮,只想让相公多吃几口。

      为了让相公能多些银钱可花,有星经常熬夜绣帕子赚钱,为此,她差点将眼睛熬坏。

      若是知道实情,有鿝星可能会再次崩溃。

      尹海君这样搓自私的人,他眼里只有自己,他哪里会管发妻的感受,他自顾自己。

      凉亭下,尹海㮌君悠悠地喝了一口茶,他的眉藛头舒展不少,不就是一帮泥腿子吗,难道他还೟能对付不了?

      他刚放下䄔茶杯,一个身着绿色绸缎,体态婀娜,面容艳丽的女子就踏着小碎步冲入他的怀里。

      女子娇滴䤩滴的声音响起,ᔄ“大公子,你可想死奴家了큖。”

      爛옐“小妖精!你也想死我了!”

      尹海君将妖艳女子抱起,两人就这么大喇喇地,亲亲我我,腻腻味味地回房间去槧了。

      不多时,房内就传出娇텓吟和喘息声。 㠳

       院内伺候的人早已习以为常。

      不去管那些声音,她们继续安心忙活着自己手上的活计。

      这边,有鱼鱼等人还不知道她们讨论的有关尹海君的事情已经被人偷听去了,并且还有人将事情告诉v了డ尹海君。

      有星的情孭况反쯋反耝复复,时好时坏,有鱼鱼、王氏、小王氏等人都在衣不解带地照顾着有星。

      㪘她们虽然在讨论着该怎么收拾尹海君的事情,但她们也不着急ʽ着立马去收拾那畜生。

      现在她们虥的首৏要任务就是保住有星的命,其他的都得靠后。

      七八日的时间过去了,有星的情况总算是稳定了⫖一些。

      有鱼鱼查看一껣番有星的身体状况㐑,她道:“爹,大哥,你们去找人来帮忙,咱们把大녔姐运回家里去吧。”

      有鱼鱼这些天的表现苢太好了,有大金等人都意识到有鱼鱼的确是“偷学”䳱到真本事쯹了。

      輘他们对有鱼鱼的安排没有任何的疑问,有江拍着胸퇘脯道:“小䈏妹,我听你的,我这就去村里找人来帮忙。”⍛

      刚转移好有星,麻烦就找上门了。

      村里,很多人都在谣传着一个消息:有鱼鱼一家子都是黑心肝的。

      为了给有᭨鱼鱼续命᡻,她们竟然叫妖道将有星的命续到有鱼鱼的身上。

      很多爱嚼舌根的妇ꋷ人纷纷道:

      腄 “哎哟,原来是这样,我说呢,之前鱼鱼都快没命了,怎么붞又活蹦乱跳了起来,原来是让人给她续命啊!”

      “有星是养女,自然没有亲闺女金贵了빐,不过呀,干这事真是缺德。”

      “照这么说来,有星怕是快不行了,哎哟,真是可怜死了…”

      ………… 

      有鱼鱼还在ࢠ照看着大姐有星,外边的传闻她还不知道。

      王氏出了一趟门,ꔙ她就将村里传的谣言听了个遍,她差点气到吐血,这些人简直就是胡说八道!

      她都想将那些人的嘴都给撕烂了!

      然而她一个人也䜧不是那么팦多人的对手,所以她只得气呼呼地回家了。

      珹 有㸖鱼鱼从骊老娘嘴里听到了村里的传闻,她拍了拍王氏的背,宽慰道:“娘,没事的。咱们只要把大姐救下,这事情不就是过去了嘛,没事的。我看啊,怕是有人坐不住铹了,开始抹黑咱们了。”

      王氏面鲆露好奇道:“你说是谁抹黑咱们呀?”

      㳗有鱼鱼瘪嘴道:“还有谁,不就是那个畜生嘛,他肯定是听到什么风声了,耇故齑意给咱们找事情做呢!”

      “不能吧?他在书院呢䝾,消ﵜ息牾怎么会这么灵通呢?”

      王氏有些不信,毕竟尹海君只是个穷书生,谁会给他报信啊?삆

      有鱼鱼倒觉得这事尹海君肯定是知道了,上一世,那尹ﴡ海癇君在⿎官场上可谓如鱼⍖得水,他自然是有些本事的。

      因着出了这谣言,本还挺同情有鱼鱼他们的村民,开始讨厌起她们了。

      加上不知是谁传出了有鱼鱼竟在光天化日之下,和囒一男子在大普陀寺里做起了没羞没臊的事情,村民们更加厌恶有鱼鱼等人了。

      现在,村民们见了有鱼鱼等人,就像见了臭狗屎一样,她们立马一脸嫌恶地掉头走开了。

      王氏也瞧出这些村民越发不待见她们了,为了知道真相,她猫在村口一户人家⠙的柴房边上,花了小半个时辰的时间,她终于是将村里人说她小緔闺女的那些话给听到了。

      퐉王氏气坏了,她立马从那柴房边上冲㈫出来,并且一把扯着那多嘴妇人的头发,“臭不要脸䁚的!你早上是掉到粪坑里了吧?还是吃了人처家刚刚拉出来的那玩意了?嘴真臭!看我不挠死你!叫你乱说!”

      那妇人也不ꓟ甘示弱铀,㜯她也骂道:“呸!王氏,你稜个不要脸的!还养出不要脸的臭婊子!还有脸说我!不要脸!”

      两人直接扭打到一块,没一会儿就打到头发粈散乱的地步,两人䁟脸上謭也被挠花了。⺔

      越打越急眼殻,越打越上头,两人一副要将对方往死里打的架势,谁都不愿意认输。

      旁边都是指쵿指点点的輑围观村民,她们没有要插手的意思,都在一旁看热闹呢。

      村长ꋄ从自家田里回村的时候,他就看到闹哄哄的一群人,一顿好劝,才将王氏两人劝开。

      王氏知道没法继续了,她指着那妇人大骂:“李翠花!你给老娘等着!这ꐯ账ᬥ老娘记下了!”

      说完王氏才气哼哼地回自家的院子。

      李翠花等王氏ꑐ走后,她开始和村长告状,“村长,你看王氏,她欺负我!呜呜呜,我不活了!”

      村长怒喝道:“你消停点!”

      懒得多看李翠花一眼,村长背着手离开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