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视频app你软件

      ᱐灵犀送走小影之后,又回到沙发上躺下,掖好了毛毯,看着天花板发呆。又看看时间,这时候邹航应该也ᷤ下班了吧。

      “演出结束了吗?”给邹航发了微信。

      덟 “已经在家啦”邹航回了语音的信息。“刚收阴拾收拾躺下,想给你发信息问问呢,悿你的信뗎息就过来了。好巧啊”

      灵犀听了躲在被窝里笑,原来他也在惦记自己呀。

      “你最近都有演出吗?”

      “是啊,怎么→?你要约我?”

      “才没有,对了,那天听你说还要去录制比赛的节目,什么时候去?”

      “嗯,明天就出发了,三天以后回来”

      “奥,可是等你回来,我就走了”

      邹航听说灵犀也要走,赶忙问问她又要去哪里

      ࢌ “这次是去哪?去工作吗?”

      “是啊,我准备去黔东南,那里是少数民族诏群聚地,这不马上就到了苗族新ꔂ年的日子了,是非常盛大的节日,姐姐我又要去凑热闹咯”灵犀每次说起她爱的摄影,就滔滔不绝,看得出啦她是真的喜欢摄影。所以才一路风尘仆仆,不辞辛苦。

      邹航是心疼灵犀辕的,看她一个小姑娘,每次出门都要拿着那么多那么重的摄影器材,쵱又是自己一个人,想来真䖶是又辛苦又孤单。可她好像乐在其中。从不觉得累似卫的,更是让邹뉙航心生뾄怜爱。

      뛀 “没事,想见我的话,我可以去找你”

      −뚫“得了吧,您哪有时间啊,您那么忙,还是等我回来再说吧。”灵犀想起有刚要去录制比﹦赛又连忙交代“对啦,你比赛要加油啊,记得多笑笑,电视上看起来你太严肃啦”

      “好,我知道拆啦。”

      这算是暧昧吗?灵犀不知道,放下手机后,뼡灵犀伸了个懒腰,甩甩脑袋不去想了,她不要想了,ᥣ因为他还不属于她,她不敢也不能多汹想……

      第二天灵犀醒来时,看到邹航发来的信息,他已经出发去上秺海了,此刻फ已经在飞机上了,灵犀也开始收拾自挄己出门要带的东西,准䄹备明鹓天去黔东南的行李。灵犀这一贅路要从北京坐飞机到贵阳,然后坐火车到凯里,再坐公共汽车才能到苗寨,行李不想拿太多,所以除了摄讳影器材自己的东西则精简再精简。灵犀享퉪受自己一个跟在路上的时候帚,也喜欢拿起相机的自己。她为自己喜欢的事

      环顾四周看看有没有什么被忘记的东西,想了想,拿起桌上的茶叶罐硬是挤出点位置塞了进去,然后满意的拍拍手,合上了行李突箱。

        九良和孟哥这一轮的比赛是淘汰赛的机制,牴每两组演员pk,赢了的晋级,输了就被淘汰了,所以两个人耗都非常认真的对待,第一天到了上海的酒店,两个人就몽一直在研究剧本,连饭都顾不上吃。

      ✐ “九㽃良,一会咱教俩再练练板儿吧”

      明天的比赛,两人会有一大段的快板表演,要达到效果,必须两个人ઐ保持节鶴奏一致,一点不差鹾,才能听起来像一个人在打板似的那么整齐。

      謴“行啊,一会对了词没问题了,剩下的时间多练一会。”

      两个人一边打板儿的时候,想起了十几年前学艺的时候,每天早上早早起来,在院倇子里练基鱝本功,冬练三ꅅ九,夏练三伏,背绕口令,背贯口,打快板儿…院子里那棵柿子树陪着这群孩子一年年≔,从春天发芽到秋天落叶,为他们遮阳,ꈜ为他们夫挡雪,M看着他⋾们从一群小벟孩儿到翩翩少年。

      如今那些孩子都已经长大,了可以独当一面,也有人慕名为他们৶而来。背过的贯口和绕口令都形成肌肉记忆永远刻在㾩了身体꬞里。年少时那些台下悄悄吃的苦,都成了如今自信满满的根基。

      “当当当”两人正在练着快板儿时,有人来敲门。孟哥去开门。

      窺 “呦,是金瑤溪大哥和陈飞大哥,你俩怎么来了?”

      “啊,我俩就住你们隔壁,听这屋打板儿打的欢着呢。想着肯定是咱们自己人啊,来看看到底是谁?哈哈챑,原来遛是你们两个”金溪大哥边说两人边进了屋

      徧“是不是我⻝们打랐板儿吵了你们了,时间有点晚了我俩也没休息。”

      他们四个人是在第一次录节目时候认识的,看完金萮溪陈飞两位的表演,小孟和九良是真心的佩服,演的太好了。

      “没有没有,셒我们也刚对活来着。”“你俩吃饭了吗?没吃的话咱们一起쮬??”

      金溪陈飞꿾来到酒店也忙着对词没顾上吃饭,四个人一拍即合,打算趁着热闹一起吃点喝点。

      跟酒店订了餐僎直接送到房间,四个人边吃边聊。

      “诶?小孟,九塜良,你俩搭档多䭾少࣫年了?”

      淟“我们啊?八年多”。

      “奥,我们也差溓不多,九年᫠多点。上次录节目,你们那节目我ᨥ俩认真看了,都觉得촔不错,挺好”。

      ⰲ“诶呦,多谢哥哥您捧了,就还行吧␜。”

      ⼙“咱们啊,都好好弄节目,争取一起进决赛蘐奥”。

      틧 四个人很是聊得来,惦记着第二天的录制⯥,也都睡不着,索性就在一起聊天,谈天说地,想起什么说什么,小孟说自己说相声之前还皍在饭店干过大堂经理,金溪陈飞说렝他们最穷的时候住过蜡像宫,刚住到那的时候夜里都不拧敢出去上厕所,如今再说起鞠当年这些事,可以像讲笑话一样的轻轻松松娓娓道来了댛,但那时候真难啊誝,可以说穷困潦倒,就因为热爱这门艺术,支撑他们走到今天。即使现䝭在也没大红大紫,但有了一些喜欢他们的观众,陪着他಼们一起变得越来越撢好。这侥足矣让他们有了前进的动力。郉

      他们四个人虽然才认识不久,但总觉得挺棴亲近,九良觉得他们有Ε些像自己的师兄弟,亲切,四个人在一起聊天,有点惺惺相惜的意思,在相声这条路上,有自己欣赏的人一路同行,挺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