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斯年叶佳期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周小凤抢出店门,迎向急速下跌的伍老,快速跃起,同时使出巧劲,一带一捞,把伍老甩䬱向已经冲出来的谢竣。再双脚猛蹬地面,翩然跃起,采用同样的手段解救黄仕才。

      “嘿,竟然还有这样身手的后墰生,不错啊!”第一个黑影缓缓落到街面上,没有再出手,而是忍不住对周小凤表扬。

      周小凤在解救伍老和黄仕才的同时,集中精神关注下扑的黑衣人,并做好防护。

      黑衣人没有找到特别好的攻击时机,只能看着周小凤把两个猎物救下。

      黑衣人躲在明月酒楼二楼봩时,对周小凤他们几个的实力做了初步估测,确认撀伍老和黄仕才是敌人中修为最高之人,所以针对两人进行设伏,并亲自对伍老㢢实施偷袭,同时把自己作为诱饵直接暴露在半空,诱使黄仕才全力出手,由老三再对黄仕䅃才发物动致命一击。

      这个在极短时间内拟定的战术,黑衣人需要冒很大的风险:人在高空,就是远程攻击的活靶子!不过,从重伤敌人最高战力来看,战术获得空前成功,非常理想。可惜,周小凤的强悍是一个意外,ꆷ使他的预期目标出现偏离。

      伍老和黄仕才应该直接丧命才对!

      “结큂阵!”

      谢竣意识到事态严重,立即下达防守命令。

      十个捕快围在谢竣周围,同时把身受重伤的伍老、黄仕才和那五个黑衣人、周小凤、梁老、房掌柜等都围在里面。十个捕快前后错落有致,犹如一朵盛开的鲜花,张开收缩都很方便。

      “结阵?”第一个黑衣人眉头籆紧皱,“结阵负隅顽抗?何必呢!在绝对实力差距面前,结阵防守有意义吗?”

      周小凤紧握着刚获得的泰阿神剑,紧张地看着街中的黑衣人。他年龄小,所经历的事情少,难免紧张。修为不错,可实际能够发挥的效果估计极其有限。

      第二个黑衣人一直呆在屋顶上,居高临下地监视着谢竣他们。无形的压力逼过来,≯极大地消耗着谢竣他们的精力。

      “你,你们是杀人凶手黑衣人的同伙吗?”周小凤紧张地问ﱅ,声音中还带着些颤音。

      濣 “嘿ଜ嘿,有意思,小娃娃你真有意思。你们都面临灭顶之灾了,竟然还有闲心问这样的问题。”第一个黑衣人轻笑起来,“我可以满足你的好奇心,确实,老八是我的兄弟。我们估计不足,没想到老八竟然会在桥镇这么个破地方栽了!把那个死胖子扔出来,我要把他碎尸万段,为我八兄弟报䖷仇。”

      “八兄弟?这五个也是你们的兄弟?”谢竣把手中的伍老和黄县令都放地上。梁老抓紧时间给两人检查伤势冤,并给两人喂了些应急药。

      “怎么,想拿他们做依凭来与我讨价吗?哈哈,你몃还真天真啊!哈哈!”作战成功,心情舒뵩畅,面对正呻吟的部下,依然笑出声音。

      “哦,不是你们兄弟,看你们发信号,你们至少还有五个以上帮手?”谢竣试探着问。这两个都是高手,再来这么几个高手,实在难以应付啊。谢竣深深地忧虑。 䟬

      “哈哈,马上你们就清楚了。”

      㙉“你们是十二响马帮,你是飞天蜈蚣?”黄仕才艰难地从地上坐起来,盯着黑衣人问。

      “你是黄仕才,是吧,还是你有些见识。我是昊天逨蜈。”昊天蜈不屑否甿认,直接承认自己䋛就是飞天蜈蚣。

      飞天蜈蚣是绰号,是从昊天蜈的名字和功法直接演化而来,与他在飞天爪上的特有武功有着紧密联系。

      获得肯定,十几个捕快都不䖀约而同地往中间靠了靠!

      昊天蜈凶名赫赫,不但是县府,就是州府都曾经七次设伏ᄤ捉拿他,但每次都被他跑掉,最终只好不了了之,飞天蜈蚣的名声也在一次次的被围剿中越来越响亮。

      “悝我看过你的案卷,”黄仕才艰难地爬起来,站直了,“每年都有几十起血案。但据我分析推测,至少彦有七八成不是你们做的,而是媵别人嫁祸给㸪你们。”

      昊天蜈一怔。

      “诶哟,没想到你这个县令还是一个明白人!没想到啊!”站在屋顶上的黑衣人阴阳怪气地说。

      ծ“官府也不是傻子,只是,有时候也是没有办法,只能将错就错。不஀过,你们也是虱子多了不怕痒吧,竟然也从来不否认。”

      “否认有用吗?”屋顶上的黑衣人훛飘下,冷哼一声。

      ퟟ 眇“确实没用!”黄仕才点头。

      十三响马帮걬涉及的血案中,大部分都涉及真正的权贵。黄仕才这样的底层官僚,根本没有资格去查询,大多时候还得帮他们想办法掩盖事实,避免被普罗大众知道内情。这是他们这些还有些微良知的底层办案人员的最大悲哀!不过,悲哀也不会持续多长时间,很快就麻木了,甚至渐渐地积极参与其中。

      黄仕才多年ᶗ混迹官场,类似事件同样做过不少,只是内心还保留着一丝正气,时不时地反省自责一番。作为一个小小的七品县令,能做到自责已经不错了幜。面对这种事情,他又能怎样?又能怎样?

      “那些血案中,哪怕只有十分之一,不,百分之一是你们做的,就够剿灭你们十次百次!”谢竣跨前一步,十个捕珢快也在气机牵引下,整体往前嗩一步。

      “不错,我们都是该受千刀万剐的罪人!也正因此,我们从来都不否认那些加在我们身上的血案!血案越多越好啊,能够增加我们的威名,为此很多人听到我们的威名就吓得直接放弃抵抗,逃跑或干脆投降,多好啊!”黑衣人笑着说。

      正因为十二响马帮的威名,黑衣人才会自信他的一句话就能够让桥镇的居民躲在各自家里不出来,静静地等候他们收拾县府捕快。

      “好吗?”

      黄县令刚要继续,从南边的两个⨷街口处,几乎同时涌进两群黑衣人。等这两拨黑衣人冲到广场中心处时,北方街道中又出现了更多的黑衣人,横向廊道处ဆ也出现了一群䩉黑衣人。

      十个捕快脸色剧变,面色刮໸白,甚至还琔有一个捕快惊恐得浑身发抖。

      大约十几秒钟,四方黑衣人快速地把广场围个水◞泄不通,完成了对捕快们层层包围。

      “还真是大手笔啊!”黄县令赞叹道,“䒵看탘样子我们今天料要栽在这里了。”

      “为了免得夜长梦多,还是抓紧时间送你们去地狱吧。小的们,给我杀,一个不留。”昊天蜈一挥手,除几个ㄥ明显是首领模样的黑衣人外,其余都攻向内圈的捕快。

      谢竣不再废话,启动防守阵,急速防낽守,同时焦急地看向黄县令。

      “看样子你们十二响马帮空巢而出啊!还真是疯狂!”看起来黄县令是麔唯一一个还算镇定的人。

      “这次的事情不容有误,再说,我们哪一次不是全力以赴?否则早就被你们剿灭了。哈哈,你们不能剿灭我们,就让我们来剿灭你们吧!”说着,昊天蜈突然前冲,顺势拔出自己㏅的飞天抓,觑准一个破绽,直接抓向一个捕快。

      谢竣刚在另一边补漏,明显来不及了。

      黄仕才眼光和修为都明显高过谢竣,自然看出,忍痛甩手打出一个㋧铁胆。

       一直害怕紧张的周小凤同时动了!

      周小凤直接跃出战阵,避过飞天爪,闪过围攻的黑衣人,直取昊天蜈。

      “叮”地一声祿脆响。

      昊天蜈的飞天爪与黄仕才的铁胆硬碰,失去原有的威势。此时是昊天蜈防护最薄弱的时候!

      昊天蜈坶眼看着周小凤致命一击,只能临时变招,扭转另一个䖒正要痛击黄仕才的飞天爪迎向周小凤,同时双脚急蹬,迅速向后撤退,并发出一声急促的吼声。

      周小凤计算拿捏得非常准,准备利用泰阿神剑,对昊天蜈实施偷袭,达到一击必杀!

      周小凤在现场参与搏杀的人中年龄最小,不过,按照㏤黄仕才的推测,周小凤ڙ可是出自大家颣族。出自大家族的子弟,见过多少大场面,对于今天这样的局面,自然不可能紧张。㢡紧张不过是ⓨ周小凤的面ֆ具而已。

      “豪门家族子弟!”昊天蜈边退边死死地盯着犹如嗜血魔狼一样的周小凤。普通人⺜难以理解豪门家族的事情,但是,他峴曾经接触过。

      “没想到在这样的穷乡僻壤中竟然遇到豪门家族子弟ᆵ!我十二响马帮到此为止了吗?”昊天蜈一ऑ阵惊悚。

      昊天蜈周边几个黑བྷ衣人首领씼,反应迅速,全力往前急扑,迎向周小凤。但是,他们始终慢了半拍,且又在昊天蜈身后,无法形成真正的救援!

      昊天蜈对面的第二个黑衣人,也隔着战阵击出流星锤!

      在这极限时刻,围攻中的普通黑衣人人群中闪出一人,从后面直攻周小凤。单刀掠出的刀光照亮了漆黑的夜空!竟然能够形成刀芒!绝对的一等一高手!

      此人之前混杂在普通黑衣人群中,装着㽯普通黑衣㽦人,拿着单刀,参与对捕快的围攻中,而且之前的表现펟也与其它普通黑衣人相当宾。

      “留下!”一边吐血,一边蹒跚䰂着跟上周小凤的伍老第一时间爆发,周身带起的狂风呼啸张扬,张开的五指也冒出᫺指芒,肆意切割着夜空。几个普通黑衣人,甚至直接被他带起的狂风扫跌在地,嚠强势无比。

      伍老身ꧼ受重伤,吃完梁老的药后一直躺在地上,此时正好补上,全力解救周小凤。

      伍老修为是现场最高的,发出的威势明⾣显是七级修为。可惜受伤了,否则ࣀ完全能够正面硬撼昊天蜈。

      荬 맕鬛第二个黑衣人犹如有预见本领似的,手中流星锤竟然拐个弯,砸向伍老后背! ﯿ

      “伍老!”黄仕才之前发出铁胆,身影往后一挫,无法及时救쵣援!其余人都明显跟不上这鸠种节凑!

      周小凤突袭昊天蜈,昊天蜈发动埋伏棋子,伍老强攻埋伏的黑衣人,而第二个黑衣人则有预见性地全力攻击向伍老。五个人形成了༖一个灭杀串,一ற个必杀一个。

      伍老会如何取舍?是先救自己,还是继续攻击第三个黑衣人?击杀第三个黑衣人,自己也会被杀或者遭受无法预料먁的重创!

      씏第三个黑衣人又如何选择?继续杀向周小凤,则周小凤必须回防,昊天蜈将获得喘息之机,甚至能够借着周小凤回防出现的破绽形成反杀。反之,如果周小凤⋛不回防,昊天蜈即使不死也将重伤,周小凤也将被第三个黑衣人重创甚至杀死,当然,前提是第三个黑衣人也不回防。

      如果第三锞个黑衣人回防,他自己安全,却无法支援自己的首领,同样的,伍老回防,也无法对第三个黑衣人形成威压。

      周小凤则没有选择的余地,从他跃出战阵的一那刻起,就已经是有进无退之局。他如果回防,直接就陷入黑衣人的包围圈,需要独自面对四面八方的攻击!他做不到쉵。㻦

      十二响马帮是由昊天蜈一手创办,其余十一个首领都是一些被官府追杀多年,㈟无处藏犐身之辈,在走投无路的绝境下,被昊天챜蜈拯救,逐渐形成今天的规模。

      没有经历过随时面临铺天盖地的追杀,整日惶惶不安,东逃西躲日子的人是无法理解他们对自ⓟ己目殿前生活的珍惜的!没有昊天蜈的十二响马帮,还是十二响马帮吗?不,没有谁都一样,就是不能没有昊天蜈。

      昊天혐蜈是十二响马帮的灵魂!

      第三个黑衣人焦急、惊恐地看첇着依然一往无前的周小凤,不但没有采取回防,更是施展禁术,刀芒暴涨笠三寸,爆发出更大威势,全力杀向周小凤。霸烈气息充彻当场,决绝意味显露无疑。

      伍老也没有丝毫退缩的意思,同样施展不知名禁术,全力前扑꯼,争取能够牵住第三个黑衣人行动。

      这是一个死局!四个人的死済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