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戒删减片段

      쌷第二天一大早苏岩就起来了,他要送王远知出城。

      老神仙的行李˓很少,苏岩帮他拎着,陪着他坐在马车上朝着城外走去。

      ꬟一路上王远知又安慰了苏岩一番,在快要出城的时候他从怀来掏出一部装帧精良的书递给苏岩。熩

      “小子,老道也没什么送给你的,这是老道亲自写的《黄庭经》,送给你留个念想,以后没事儿了也可以翻着看看,这是我道家修身养性的东西,多看看还是有好处的……”

      苏ᎊ岩毕恭毕敬地双手接过来,小心翼翼地揣在怀里。

      ᩇ 这还是㶒他第一次没有想着这个东西会值多少钱。뙆

      出了城之后很快到了传说中的灞桥,这里是长安送客的圣地,曾经留下过数不清的轶事和佳作。

      但是此时苏岩没有一点情绪想别的事情,他只有舍不得王远知。

      等他们下了马车,苏岩὎看到李᰺承乾和暖月竟然已经等在뢐这里了。

      툲 他们看到王远知돎,马上走了过来。

      “老폭神仙,父皇托承乾来给您送行……”ꈜ

      王远知微微颔首,笑道:“嗤陛下有퍯心了,也劳烦太子玉趾亲临,老道倍感荣幸。”

      “老神仙您客气了,这是承乾应该做的,父皇叮嘱承乾,一定要将䇕他的问候带到,还特地派了一队玄甲兵护送您……”

      “不必如此大费周折的,顺流而下,乘船也就几天的路……”

      “老神仙您一定不要客气,这是父皇和承乾的一点心意,您就安心接受吧……”

      王远知也便不再客气,跟李承乾又聊了几句,便走到暖月身边,带着她走到河边,说了一会儿的话。

      等他们再回来,老神仙跟几个人颔首示意,然后便登船了。

      一直等船开到很远,三个人才收回目光,不经意间苏岩看到暖月的眼里也泛起了泪光。

      她应该比自己还难过吧,他们曾经一起去西域,走过了ꕲ漫漫征途,现在老神仙走了,暖月也肯定非常伤感。

      倒是李承乾马上换上一脸콑笑嘻嘻,对苏岩道润:“听说你昨天下午想去皇城办事儿,找了半天没找到?”Յ

      李承乾的话音刚落,託本来情绪不佳的暖月也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苏岩有些尴尬地笑道:“让太子殿下见笑了,苏岩第一次来京城,还分不清楚哪里是哪里,走了半天冤鱭枉路。”

      李承乾道:“也怪我,上䎺次父皇让我带젔着你在宫里逛逛,胃我只带你逛了大内,而没有去皇城转一圈풍,否则你也不会找不到路了。”

      “无妨无妨,섍多转转也有ᜊ助于增加我对京城的了解……”

      “本王还听诒说你在六部那里受了不少委屈,可有这事儿?”

      苏岩顿时无语,怎么这事儿弄得太子还知道了?

      他看了一眼李承乾,又看了一眼暖月,见她一直在一旁笑,心想看来这事儿不但他们知道了,怕是皇上皇后也知道倗了。

      苏岩内心恨恨道:还不是你那个不靠谱的爹惹的祸,要不是他我能这么糗吗?

      但是对太子他还是得保持微笑道:“算不䇒上委屈,我这个爵位确实❢不服众,对那些兢兢业业的ﴺ官员来说也确实不公平,让人家抱怨几句也是陼应该的……”

      这下李承乾倒对苏岩刮目相看了。䮍

      受了那么大的委屈还能如此气定神闲,甚至还帮着六部的官员说话,李承乾滈自认自己做不到他这份从容。

      他想如果是他受这样的委屈的话,他肯定会挥着剑把ᢰ这群家伙都杀光。

      难道这就是父皇不顾三省六部的反ޘ对,坚持要给他爵位的原因吗?

      又跟苏岩聊了几句,李承乾看看天色,然后道:“早上太子妃去了玄妙观进香,现在还在那里等着本王,等᭼下次咱们再好好聊。”

      “太子殿下嶈请便,苏岩随蜨时听从太子殿下吩咐…ᦵ…ޖ”

      ໟ李承乾点点头,又回头看看暖月道:“暖月,你是跟我一起,᫲还是自己回去?”

      禛 隍 暖月轻声道:“太子哥哥去接太子妃吧,暖月一会儿自己回去就好。”

      왼 “嗯,那好,你注意安全…뙀…”

      说完李承乾上了马,带着随从离开了。

      灞桥边篋只剩下了苏岩和暖月。

      “苏岩,我好难过啊,老爷爷这⣉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见到……我ʖ好喜欢跟他在一起的感觉啊……”

      苏嫕岩也开始有点难过䳉了。

      “老神仙说他元日的时候还会来长安的,不要太难过,到时候就又可以见到他老人家啦……”

      “真的ⱨ吗?老爷爷真的会来吗?”暖月果然显得非常开心。

      “是的弶,他亲口对我说㰓的……”

      껱 瞬间暖月又有些疑惑道:“奇怪啊,我们在西域的时候,老爷爷还릢说窌这次回茅山之酿后再也不出山了,怎么现在又说还会再来长安呢?”

      “应该是放心不下我吧,想着回来看看我……” ᕛ

      暖月给他一个白眼道㚅:“看把你钉能的,皇上邀请他老人家来做客他老人家都几次三番的拒绝呢,怎么你的面륎子就这么大?”

      苏岩笑諄道:纒“那是当然啦,我们是忘年交……”

      说着苏岩从怀里掏出来那本《黄庭裮经》道:Ꞣ“你看,老神仙临走之前还送了我一本他亲手书写的经书呢……”聓

      暖月接过《黄庭经》一看,果然顜是王귿远知的手书,灵动飘逸的小楷,潇洒自然、自成一格。

      看完之后暖月马上撇着嘴道:“暖月不开心,老爷爷太偏椬心了,삭暖月跟着他走了一年⤓多,他什灊么凁都没有送给暖月,才认识你几天,就送给你ᓘ这样贵重的东西……”

      其实馸苏岩拿出《黄庭经》的瞬间就有些后悔了,他实在不该在这个时候让暖月睊看到这个,这不是往她伤口上撒盐吗?

      “好啦好啦,暖䕼月,不要伤心嘛,펇只是一本经书,下次老神仙倓来长安,我也央求他给你写一本……”

      暖月依旧撇ꈰ着嘴道祛:“퀊只是一本经书?你知道京城里那些达官贵人为了求老爷爷一副字开得什么价格吗?五十金……如果是这样一本完整的《黄庭经》,价值最少在五百金……老爷爷好偏心啊……”

      “啊?”苏岩也没想到这样一本《黄庭经》竟然可以价值五百金?

      要知道长安一处三亩的宅子才值五十贯到一百贯,也就是五傺十金到一︱百金,这磏样一本《黄庭经》竟然可以换十套长安的毫宅……

      苏岩觉得自己还是低估了老神仙在大唐人民心中的地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