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视频改名了吗

      晚自习的时候,汪瑾妍悄悄地将保温杯还给了丁辛,并发送了“消息”:“谢谢,问一下你哪来的姜和火?”

      “跟我们教练借的!”

      回复完之后,陈犬祎继续“搬砖”。

      只是,陈祎“搬砖㦂”的节奏,很快就被一张纸条给打断了:“䣄你在写鴎什么?”

      陈祎会心一笑,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在뼃纸条上回了一句:“耐酸碱高温固化材料的近距离空间传输操作。”

      “看不懂!”

      “搬砖!”

      萚汪瑾妍轙还是第一次䋩听到这种把搬砖说得跟高大上的说法囀,觉得十分有趣㒏。

      不过,汪瑾妍还是没釽有被陈祎的插科打诨转移了注意力:“别瞎扯。”

      陈祎有点无语:女孩子太聪明了,不容易嫁出去。

      “打工,赚钱。”

      看到陈祎的回复,䢱汪瑾妍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复杂的表情,纠结了好一阵子,才回复了一句:“学生,应该是以学业为主吧?”

      “未经他人犦苦,莫劝人向善。”

      对于“过来人”陈祎来说,高一的知识早就存在脑海深处了,学习只不过是重新唤起记忆的过程。

      而且,高一䨇只是为高二高三打基础的,所有的课程并没有什么㺦深度,与其毫无意义地纠缠下去,还不如利用这些闲暇的时间,赚点外快。

      更不用说,研究资料的时候,陈祎顺便可以将大学时学过的物理和化学等知识,重新温习一边擊。

      䞖汪瑾妍似乎是察觉到了陈祎的那股骄傲的劲头,也没在陈祎“搬砖”的问题上继续纠缠下去,而是采取了迂回策略……

      “这道题怎么做?”

      看到纸条的题目,陈祎已经无语了:大姐,这可是课本习题中难度最高的题目呀,你这是准备参加奥赛吗?

      虽然有点郁闷,可陈祎还是将题给解了出来,将纸条传了回去……

      前排,汪瑾妍收到纸条之䋮后ኃ,ⅷ赶紧打开,见到有回复,迅速地从桌子抽屉里拿出了刚买的教材习题解答,翻开,跟陈祎的解答对比了一下……

      R然后,汪瑾妍就狲泄气了:两份答案㓫大同小님异。

      魮这家伙也太厉害了吧?

      晚自习开ㅭ始鄯十城分钟之后,班主任池军准时地出现在了后门……

      “嘘……”

      警ज报声过后,教室里一片寂静,陈祎拿起了耳锳塞,塞进닣了耳朵里。

      ꃽ第一节晚自习已뷢经过去了一半的时候,陈祎的队友吴蓝,晃晃悠悠地뤏来到了教室。

      走到最后一排的时候,吴蓝刚想坐陈祎旁边,可见这厮耳朵里塞着耳塞,纠结了一阵子之后,还是回到了自己的座位,耐心地等了半个小时。

      下课铃声终于响了。

      吴蓝迫不ﭵ及待地跳到了陈祎跟前,伸手敲了敲陈祎的桌子:“老陈!”

      陈祎只得放下了手里的工作:“怎么了?”

      “听说你厨艺不错揚,什么时候露一手?”

      陈祎两眼一翻,倚在后墙上:“这寍是谁传出来的?”

      “是篮球队的那群人!现在,你出名了!所有的体育特长生,应该都知道了!”

      ෰ 吴蓝笑嘻嘻地凑鶴到陈祎跟前,읤拍了拍他的肩膀:“小伙子,不错呀,很有前鎉途!”

      “一边去,没大没小的!”陈祎白了吴蓝一眼,“篮球队这群人,嘴怎么这么碎呢……”

      赶铃声响了又响,一褖天很快就过去了。

      开学第二周的周三,是教师节。

      ୁ 前一天的晚上,陈祎就感觉自班上的气氛有点不太对劲。等上课Ѕ的时候,陈祎才发现了问题的塄所在。

      大多数的任课老师,只有一句干巴巴的“祝老师节日快乐”;而到了英语老师钟毓,除了英文的祝福,还꾛有一束花……

      得不到的永뮨远在骚动。

      其他老师上课的时候,都酸︙溜溜的,也只有班主任池军,还算看得开。

      “촅你们都还是学生,花着父母娅的钱,不建议你们为老师买过节礼物,当然要是你们家……”

      晚自习,十二ꠈ班难得没有跟前几天一样,这反而让陈祎有点不适应了。 쪦

      不过,生活还得继续。

      第二天,陈祎的生物钟很准时,五点的时候,准时叫醒了主人。

      穿衣、洗漱过后,依旧是雷打不动的十公里,然后是黑龙鋂十八手。经过了二十多天的学习,陈祎已经基本剓上掌握了十八个招式,剩下的氞就是熟悉的问题。

      召晨练的时候,陈祎自然免不了受到练体育的这一帮牲口的调侃。

      虽然陈祎并不是很在意,可还是小小地报复ᔺ了一下队友们,打着“训练核心力量”的名义,将平板支撑和战绳献给了徐长征。

      平板一出,操场上的中长跑队员全都跪了。徐长征觉得效果还不错,直接搞了个全校推广,而陈祎则深藏功与名。

      对于性格稍微鬓有点内向的陈祎来说,一成不变而又小透明的日常才是最舒服的。

      可惜,天不遂人ᐞ愿……

      陈祎“肆无忌惮”地跟班花传俕纸条的玒行为,最终,还是引起了班上其г他男生的注意。

      ៽ 一群妒火中烧的少年,跟陈祎较起了劲:遇到什么事儿,都喜欢将陈祎拉出来垫′背。

      而某些人,更是给陈祎起了个外号:“癞蛤蟆”。

      “这些人真是太过分了䅤!”

      消吋息传到汪瑾妍耳朵里之后,班花同学有点蚏替陈옔祎抱不平了:只是关心了一下同学,就变成了癞蛤蟆。

      看到汪瑾妍的纸条﷿之后,陈祎乐了,回䋜了一句:“我又没想翛吃天鹅肉,所虔以拒不承认自己是후癞蛤蟆。”

      暗暗关注过班斂花十多年并且对星座还算有点研究的大龄单身狗陈祎,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

      汪瑾妍是摩羯座的,虽然喜怒经常写ⵕ在脸上,可却是个意志坚定坚持不懈的小狠겳人,不可能被小恩小惠轻易地打动。

      而且,陈祎也不认为뛟自己的一杯红糖水就能让对方感激涕零,自己暂时也没打算将两人的关系朝前推进。

      正在搬砖的人,哪还有空闲的手?

      즾面对陈祎的回复,汪瑾妍松了口气的同时,也微微有点失落……

      陈祎“癞깴蛤蟆”的称号,很快就䝎随着他的“苟”而消失了。

      当然,旧瘇的不去,新的酻不来。历史课上,妒火少年们烧了一把火,让陈祎有뿉了新的绰号……

      事情源哴于历史孽老师的提陼问:“关于东西周名称的来源,你们谁能说一下?” 

      某个妒火少年喊了一嗓子:“C陈졜祎!”

      “陈祎同学?好名字,只是……”历史老师看了一眼花名册,抬头看了췳看站起来的陈祎,“历史上也有௉一位大名鼎鼎的陈祎,你知道是谁吗?”

      “唐朝时的玄奘。”

      历史老师뚿满意地点了点头:“那你回答一下刚才的问题,东西周的称呼,是怎么来的?”

      “是䭮后世的史学家为了区分两段历史,专门加孔上的定词,”嵌陈祎笑了笑,“公元前770年以前,周国䷡都位于镐京,也就是现在的西安,而公元前770年以后,周平王迁都洛邑,也就是现在的洛阳一代,这两个国都一个在西䎡,一个在东,所以分别被成为西东周。”

      “回答得不错,请坐……”㊏

      经历史老师刚才这么一提醒,陈祎的同学们又想起了军训时陈ꥅ祎对自己名字的解释。

      于是,陈祎有了新的绰号,썂三藏。

      “藏”和“葬”同音,因此,某系统加身的陈祎,在心底更喜欢称呼自己为三葬。쪲

      葬天葬地葬Ჵ众生,是为三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