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青年

      等李皮一回到宿舍,徐继崇立即口水滴嗒地八卦了起来。

      “怎么样,怎么样,沪海戏剧学院是不是美女很多啊?”

      李皮鄙视地看了他一眼。

      “沪䯧海戏剧学院的美ݫ女是很多,不过你还是省省吧。”他说。“你以后可是要走仕途的,不要让美女亮瞎了᫬眼。”

      “我现在不还是学生吗,又是单身,想想总졕不为过吧。”徐힂继崇有些尴尬地说。

      “想想也不行,想多了心就偏了。”李皮一本正经地说。

      “뛙你这是怎么了?不会൐是受了什么刺激吧,搞得这么严肃。”章奇说。

      “今天回来之前遇到一个杂皮,被我教训了一顿。”李皮简单地讲了讲是什么事,一想到被人骂‘小赤佬’心里又有点鬼火冲。

      “难怪你心情不爽。”章奇说。“那些富二代就喜欢开着名车到大学里面泡学生妹子,一个个地满肚子坏水,都不是什么好ꇞ鸟。”说完,他瞥了一眼骆澄澜。

      骆澄澜差点把手机挘扔在章奇头上。

      “你说富二代就说富二代,看我干什么,信不信我收拾你!”他咆哮道。“我这是招谁㈟惹谁了,躺着也能中枪。”

      这么一闹,李皮心情舒畅了许多,也开起了玩笑。

      “对于富二代我们不能一棍子打死,像骆澄澜这样的富二代还是很受欢迎的,怎么可以歧视他呢?”

      “你给我滚!”骆澄澜气呼呼地说。“我要做富一代好不好!”

      他心里委屈的不行,对那些给富二代脸上抹黑的富二代们痛恨不已。

      第二天上午,李皮给搏ᆆ击专业的学生们上完课之后没多一会儿就接到了江玉淑打来的电话。

      通完电话,他的心里一阵美美的。

      学费只是象征性地交一点,一个学期800块钱,这倒没什么,主要是听导演课的事搞定了。

      这样一来,他的时间就更加紧凑了,ܮ但这正是他所希望的,为了早日实现自鱌己的梦想,他必须要趁年轻加倍努力。

      当天晚上,李皮来到图书馆贜,他把目光锁定ꉜ在修道和修禅方面的书籍上。他觉得坨自己在修心上还欠缺了太多太多,不然也不渒至于为了那个富二代生那么久的闷气。

      尽管修心无所不在,但他还是想多借鉴一些前人修心的经验,找到一条最适合自己的修心之路蔕,并在这上面下一番苦功,最后做到如孔子所言的那般“从心所欲不逾距”。

      他先从끱书架上拿起一本《般若波罗密心经》,翻看了几页,上面说什么‘般若能渡一切苦,得究竟涅ﶜ槃,证得菩提果’,似懂非懂的,也就不打算再看。

      放下经书后,他一面沿着书架缓缓地移动着脚步,一面上☗下打量着上面찙的书籍,不知道该选一本什么样的书,忽然书架最下层的一本看起来黑漆漆的、十分古旧的书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把书取下来,书的封面已经破败不堪了,隐隐地还能辨别出上面书写的鲁三个字《玄要篇》,翻看第一页,他明白过来,这是武当派祖师张三丰的著作,之前他还在修道的书籍上看到过关于张三丰飞升仙界的传说。

      他继续看下去,上面说什么“性者外也,命者内也,以内接外,合而为一,则大道成”,“大道以뷅修心练性为首,性在内心,心包性外,是性为定理之主人,心为牺牲之庐舍”。

      ӗ 这开始♭让他有了兴趣,他不正是追求《极手道》大成吗?并且上面明确地提到了修ᶩ心。于是,他认真地阅读起来。

      后面基本上是一些歌诀,一时半会儿理解起来挺费劲,不过他总算对修心多了一些感悟。

      当他翻看到其中的一页时,忽然感到书页上的字跳动了起来,随后一发不可收拾,那些字前赴촰后继地蹦出书页,就在上面旋转着,活像刮起了一股龙卷风。

      他看傻了臉眼,该不会是出现了幻觉吧?

      他甩了甩头,凝神再看时,那些字突然쥦化作一道光从他的眉心没入,他的大脑一阵恍惚,并被吓出了一身冷汗,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大约过了一分钟的样子,玈他才恢复过来,再看向手里的书,书页上的字赫然在目,并没有任何异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默想着那一道光,嗍渐渐地,终于发现了又一件很蹊跷的事情,就是他的大脑里猛地多出了一些东西。

      㞼他集中思想,那些东西逐渐清晰了起来,是一些看起来很古老的文字,就像是镌刻在他的大脑里一般。这些文字他一个也不认识,但让他十分惊讶的是他竟然可以读懂每一个字的똌含义。

      上方是《混成造化诀》五个字,不用说,自然是这些文字的标题了,下方开篇讲到“有物混成,先天地先。……”

      开篇很好理解,说的是有一种物体混混沌沌、无边无际、无象无音、浑然一体,早在开天辟地之前它就已经存在了。

      之后则是打坐练气和行功的方法以及一些境界的划分。

      䴲他只是通篇浏览了一遍,这些文字就铭记于心,一个字也没有漏掉。随着他把心神收回来,这些文字也跟着慢ჸ慢地消失了。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神功秘笈!还存在于天地之先!”他简直难以置信,而且整件事太不可思议了,可是却真真切切地发生在他身밇上,这又该怎么解释呢?

      댄 好奇心驱使,他忍不住又把手上的那本《玄要篇》一页页檤往后翻,之前那种情况再也没有出现。

      他思来想去,怎么也琢磨不透这件离奇的事情,索性不去想了。他ㆹ把《玄要篇》放回书架蓕,然后仔细地研究起《얖混成造化诀》来。

      《混成造化诀》共划分为十个境界。

      前三个境界是练气境、合气境、聚神境,又称为合气三境;

      中三个境界是化神境、合神境、问道境,又称为合神三境;

      后三个境界是化道境、合道境、开成境,又称为合道三境ܪ;

      最后一个则是混成境。

      可以↯看出,合气三境的最后一个境界聚神境是合神三境的起承,༬合神三境的最后一个境界问道境又是合道三境的起承,过了合道三境的最后一个境界开成境,则九九归一到混成境。

      ꣏前九个㻘境界又有一层到九层九个小层次,ज़只有把每个境界修炼到圆满,才能晋级到下一个境界。

      뙭修炼《混成造化诀》需要吸收天地元气在周身经脉、丹田进行周天循环转化为真气,还有一个前提条件是必须具有慧根,否则是无法修炼的。

      天地元气、慧根、周天循环、真气这些都不难嶆理解。

      天地元气他之前就在介绍修道和传统武术内家功法的书籍上了解过了,可是如今哪里还有什么天地元气存在,那还吸收个屁啊。

      慧根顾名思义指的是聪明的天资,另外是指佛教用语,智慧具有照破一切、生出善法之能力,可成就一切功蠏德,以致成道,故称慧根。

      他是自认为天资聪明的,而这里说的慧根明显不是指的这方面,却跟佛教所指的慧根很接近,他可不知道自己是否具有慧根。

      周天循环就跟修炼传统武术的内家功法是差不多的了,真气好比内劲一ᔁ般,这没什么好纠结的。

      《混成造化诀》并没有对每一个境界做出解释和说明,修炼到某一个境界能达到什么样的程ῡ度就不得而知了。他想,如果修炼到了祸最高境界混成境,那么是不是就和修炼到道教内丹术筑基气功终极阶段炼虚合道那样能够感受到仙界的召唤,像传说中的张三丰那样飞升仙界了呀。

      ᒺ 飞升到了仙界不就成了神仙可以长生不死了吗?

      那还是算了吧,他可不想什么长生不死,活那么久有意思吗?想想就觉得心累。

      不过他可以追求精神不死,只要能将《极手道》发扬光大,一直传下去,就能够做到。

      他忽然发现自己想岔了,这种玄之又玄的事情去想它干嘛,又不跴可能是真的,可之前发生的事情不就是玄鐽之又玄的吗ꄐ? 匘

      一时间,他的头脑里一片混乱。 꾅

      他努力使自己冷静ᶏ下来,又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想㡣了一遍,希望可以运用哲学思考理清楚一个头绪。

      他想到了英国哲学家罗素说的,一切确切的知识都属于科学;一切涉及超乎确切知识之外的都属于神学。

      这件事就超乎确切知识之外,恐怕只能用神学㜓来解释。

      罗素认为哲学是介乎神学和科学之间的东西,不过ꄼ他曾听陈启栋在课볍堂上穿插讲一些西方哲学的内容时提到过,往大了说,神学和科学其实也属于哲学的范畴。

      譬如《元气论》是古人关于构成生命与自然的基本物质观念,也是东方最重要的传统宇宙观或者说哲学观之一,促进了中医学、气功学理论体系的形成和发展,其中就有《仙经》云:如何如何,《仙经》不就有点类似西方的神学吗?

      㟮 所以他认为陈启栋说的神学和科学其实也属于哲学的范畴完全正确。

      随后,他的脑子里闪过陈启栋说过ڙ的一句话:“哲学家往往是喋喋不休地把世间简单的问题弄的玄之又玄,最后连哲学家自己都不明白了。可是真正的智者,꯶真正的天才都是把世间复杂的问题简单化,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地步。”

      罔对ᐁ啊,要把问题简单化。

      存在即为合理,《混成造化诀》既然存在就说明它具有合理性,既然选择了他就说明这是他的一种机缘,俗话说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这也许就是天意。

      褏 那还管它用什么神学、科学、哲学或者是《仙经》去解释,天意就把这个复ꌕ杂的、玄之又玄的问题简单到了不能再简单的地步。

      他顿时感到浑身一阵轻松。

      直觉告诉他,《混成造化诀》肯定是高于텒传统武术的内家功法的끋,甚至也是高于道教内芅丹术筑基气功的,不然怎么‘先天地先’呢?有可能是一种传说中的修仙之术。 亾

      不过没有天地元气再高明的神功秘笈也是枉然,最多只能当作修心之用。他本来对这种坐着一动不动的修心嘉方式很排斥,但既然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他还是决定先试着修炼一下《混成造化诀》,看看有什么效果,说不定这恰恰是一条最适合他的修心之路呢?

      要修炼《混成造化诀》必须把人体经脉、穴位这些东西弄清楚了,不然像武侠小说里写的那␳样修炼到走火入魔可就麻烦大了。于是,他又去查阅中医方面关于人体结构、经脉、穴位的一些书籍。

      他之前看过一些介绍传统武术修炼内家功法的书籍,上面就有经脉图谱,从小还从曾经是跌打医生的李儒麟那里了解过一些,所以对人体经脉、穴位、丹田这些本有一些基本认识。经过一个多小时认真仔细地研究,到晚上十点图书馆关闭妋时,他对这些基本上了然于胸。

      从图书馆出来,竐他并没有立即回宿舍,而是直接去了操场。尽管此时操场上已经没有了人,他还是选峫了一个不太能让人关注到的角落盘膝坐下来,把手机拿出来调至静音放到一边,准备开始修炼《混成造化诀》。

      ꀗ 他忽然想到修炼《混成造化诀》需要吸收天地元气在周身经脉、丹田进行周天循环转化为真气,可是天地元气从哪里来,吸收不到天地元气又怎么进行周天循环转化为真气呢?

      随后又想到他又不是真打算修炼出什么真气,重点是修心,只要按照《混成造化诀》的行功方法和路线冥想周天循环不就可以了吗?

      收起胡思乱想,他很快进入冥想状态,默念着有一股气流在他的周身经脉、丹田之中十分缓慢地流动、뇈循环。

      时间一分一魷秒地鰓过去,两个多小时之后,他从冥想状态中慢慢地睁开眼睛,感觉到头脑特别清晰,内心十分宁촯静,槯而没有一丝疲惫。 ֊

      他若有所悟,不是有句话说“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甕”吗?修炼《混成造化诀》可以使内心宁静,这正是一条适合他的修心갇之路。

      他缓缓地站起来,感到흟腿脚有一点麻木,略为活动了一下后,又感到整个身体似乎≓比ꭚ修炼之前要轻盈一衉些。㛨

      这딈个发现让他心中暗喜,他就担心长时间这样盘ค膝坐着一动不动会使身体僵化,结果不但没有,反而身体变得更加轻盈。于是,他对这种修酚心方式不再排斥。

      总得说来,初次修炼《混成造化诀》的效果让他很덱满意。

      他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已经过了陓凌ㇲ晨十二点半。清楚了这次修炼用去的时间,他随即决定以后尽量每天晚上修炼两个小时左右《混成造化诀》,然后回宿舍睡觉。

      早上,李皮还是和往常一样按时起床,先开始做繇俯卧撑和仰卧起坐。

      骆澄澜跟着起来了。

      㭌 “你昨晚干什么去了?”他问李皮。“我还以为你不会回来了呢。”

      “我昨晚在图书馆看书一直呆到闭馆,然后去操场练习瑜伽冥想修心,所以回来晚了。”李皮说。

      他知道会有这么一问,在回宿舍前就想好了说辞。昨晚在图书馆发生的离奇事件以及《混成造化诀》不是他不愿意说,而是닣怕说出来别人会以为他的精神有问题,那就太尴尬了,他可不想被当成神经病。

      “修什么心啊?”䇜骆澄澜有点疑惑。

      “陈教授跟我说《极手道》想要大成必须修心,通过修心控制好自己的本能,练习瑜伽冥想就是一种修悆心的手段。”李皮解释道。“别废话了,赶紧的。”

      “哦!”骆澄澜没ᰙ有再问,几下穿好晨练服跟着李皮出宿舍了。䉌

      (晚上还有一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