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做好硬好紧

      进入秘境一月有余,众人的辟谷丹渐渐ɍ紧张起来,椢至于疗伤和恢复丹药倒是没有消耗太多。

      张德富和李来福,李德仁三人都是丹峰弟子,简单的低阶丹药对于三人来说没有丝毫问题,众人采集灵药又是足够,其中就有炼制辟谷丹的灵草,所以辟谷丹对这一行ビ人来说倒不是问题。

      李来福这个胖子,줎人虽长得胖,但在丹药一道上天赋不浅,三人之中他的炼丹水平最高,练气期的丹药他都能炼制,而且譯成毬色很是不错。

      所以一月以来一行二十四人人,练气期的弟子修为提升是最快的,琑东方欣媪率先突破练气九层,不到五찲年时间便轻松进入练气九晲层,突破筑基也为时뭥不远。

      其余之人也有不同程度的突破,张䧵德富三人相继突破练气七层,至此修为最低都是练气七层ꛦ。战力有了一定程度的提升。

      反倒是筑基弟子提升速度最慢,九人之中,只有一人突破筑基中期,其余八人还是原地踏步。

      刘海修为没有进展,但神识方面却是进展最快桖的一个,此时神识强度可以远达十二里之遥了,媲美于筑基后期修士。神识刺也达到小成之境,一招神识攻击念随心动,普通筑基鬼㟠物他可以一招击杀。

      쥺五行玭阴阳棍法也是愈加混熟,有了众人加入,激发阵法后,众錵人开始主动出击,诛杀鬼物,不再和以前一样纯粹依靠阵法来诛杀鬼物。

      蘟 这样一来大家临战技巧有了长足进步,对敌之时信心倍增。

      每当圈住鬼物之时,大家争先恐后击杀鬼物,以来提升各自武技,和临썂战能力。

      먚一日周ꖯ一菲找到刘海,说自己已经压制不住,要突破进阶筑基境界,刘海大惊:“周师姐,进阶筑ﲘ基,你可否有筑基丹?”

      周一菲笑:“其实自己早就预备了筑基丹,只是一直觉得时机未到,此时再也压制不住。”

      于是众人停下脚步,刘海布置好阵法,让周一菲安乔心突破进阶筑基。

      周一菲确实是一直压制修为,此次进阶非常顺利,可以说是水到渠成,半天时间,她便进阶成功。

      到此队伍便有了十名筑基弟子,只是可惜大多人没有筑基丹,不然还有几位师姐可以进阶筑基的,由于没有筑基丹,只能压制修为,等到出了秘境再设法获取丹药进阶罢了。

      其实这次㥖采集的灵草中间就有很多是炼制筑基丹的灵홯草,可惜的是一是没有筑基丹方,二是他们三个炼制丹药还不到炼制홶筑基丹的程度,只能是出去后弄到筑基丹方,将炼丹水平提高再去炼制筑基丹了。

      两月௣后的一日,大家突然觉得各自身份玉牌突然亮了起来,纷纷取出身份玉牌一看,众人齐声欢呼起来。

      原来是宗门长老已经到了地狱之门封印处,也已成閾功将封印成功重新封印。宗门号召宗门所有弟子,全力击杀鬼物。争取早日清理干净,回到宗门之中。

      钞这是一个信号,一个鬼物不再增加的信号!

      刘海他们迅速行动起来,艧加速向秘境深处行进。全力围迴杀鬼቉物!

      旒宗门也再次击杀鬼物之中的高阶鬼物,以免给低阶弟子带来太大的伤害。

      有了宗门高阶修士的再次清理,众多弟子顿时底气十足起辆来,纷纷加速向秘境深处推进。唯恐鬼物被同门之人诛杀干净!

      짼一日刘海晙发觉黑猪有些异常,仔细一看,原来黑猪即将进阶三阶了,心中大喜,灵兽进阶三阶还不会引来雷劫,但一旦进阶四阶,就会遇到雷劫这一关。

      众人再次停下脚步,等待黑猪进阶,刘海布置好阵法,再在里面布置一个聚灵阵,又给黑猪刻画四枚聚灵符文。同‰时把大量灵石散落在黑猪⮩身边。给黑猪进阶提供充足的灵气资源!

      黑猪见到刘海如此쵮布置,便튓放松自己,全力突破。

      一时之间灵气从四面八方不断涌向黑猪,黑猪有些兴奋起来。놺加大吸收灵气,ꡅ渐渐地在它身体上形成一个小小的漩涡,刘海随即激发聚灵阵。

      并且不断捏碎灵濪石提供灵气资源,一个时辰后当刘海将地上的灵石全部捏碎后,黑猪成功进阶到三阶。

      众人神奇地캮看着黑猪进阶的全过程,对黑猪进阶颇感惊奇。在场大多颔人都有灵兽,但众人灵兽进阶都没有如此情形。ፈ因此大家都知道黑猪有些不凡。但又没人知道黑猪的来历!

      次日众人再次启程,黑猪此时和刘海之间可以进行简单的交流,它不再像以前那样脱离队伍,亲昵跟在刘海身边。

      走了一段时间后,黑猪朝刘海靠拢,一条乌黑的尾巴不停的翻搅着,刘海得知前面有大量鬼物正在朝他们走来,于是叫停と众人。

      一ꏌ起布置阵法,当众人布置完阵法后,黑猪便再次充当吸쐯引鬼物的先锋,刘海璜在阵法入口之处远远看到那䴠阵阵阴风,冷冽寒襂,知道此次鬼物不比寻常,便返뭽回阵中交Ά代大家,此次鬼物ᒊ也许等级比较棘手,让大家不宜轻举妄动。

      果然当黑猪把鬼物꭬带到阵法之中댞,刘海激发阵法后。鬼物勃然大怒,竟然没有去攻击阵法,而是拥簇着在阵法之中寻找阵桩。

      刘海见势不妙连忙招呼大家丢出雷容光符篆,짾在漼大把的雷光符篆扒攻击之下,鬼物立即慌乱起来,再也㙙无法保持阵型,开始各自为战。

      而此时阵法则发挥到它的最大威力,阵法之中一片火海,电闪雷鸣,无数鬼⇅物在阵法攻击之中化为乌ﮑ有。

      只剩下一群筑基鬼物,他们不像那些低阶鬼物,彼此保持着队形,极力抵抗阵法和符篆的攻击。

      潲刘海他们不断向他们之中丢出雷光符,在众多符篆攻击之下,这群鬼物再也抵挡不住ே,无法维持队形,开ꣻ始全面溃败。

      随着鬼物的减少,阵法的威力也渐渐加强,带给剩下来的鬼物更大压力,这时阵法才发挥出来其应有的威力촤。

       ⁢ 忽然众人听到鬼物之中传来声蔜音:“天道你何其不公!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试问天下之人谁能扪心自问,毫无过失之处䢣,想我长春子自幼父母双曠亡,兄妹俩人相依为命,进入修真大道,苦修两千载,渡劫失败,灰飞烟灭。本期望早슿入轮回,却被打入地狱十层,饱受千年炼狱之苦,后来熬过炼狱变成浑浑噩噩,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的鬼物,历尽千辛万苦,才恢复神魂,恢复灵智,今逢地狱之门封印松动之际,逃离地狱,本以为可以专心修炼,以鬼魂之躯再走修炼之道⤻,殊不料今日又临劫难,终究难逃魂飞魄散之日。奈何奈何?没有转世之日,否则我一定要修炼到飞升之境,问一问这天道,他是否能扪心自问,从无过失之处䢨?倩儿,为兄再无与你相见之日,不知我倩儿今朝何处?可曾安好?”那悲愤欲绝的吼声满是绝望和眷恋。

      刘海闻言停止阵法运转,闪身来到阵法之中,远远对着那高大的鬼修一辑᳄:“长春子前辈,小子奉宗门之命诛杀入侵我界鬼덧物,今闻前辈之言,颇有感触。小子已经停下法阵,不过前辈目前乃是金丹期鬼修,小子也不敢轻易放ꈹ走前辈,再说现在秘境之中宗门高阶修士不知凡几,不裤知前辈可否听从小子一言?”

      㒽那长春子见到刘海停止阵法,并没有任何动作,倒是对着刘海回了一礼,听到刘海如此说道。

      “不知小友׆有何要求,小友心存善念,能停下法阵,便䫝是老夫之恩人,有何要求尽籉管说来,老夫无有不从。”

      稨 ᚖ刘海淡淡说到贿:“我宗门修士不下十万,像与㒘前辈同뿄阶之人恐怕也不下万数,至于元婴大修也是大有人在,就是放Ӆ走前辈,恐怕前辈依旧难逃魂飞魄散之时,小子斗胆请求前辈暂时交出一缕真魂,小子可뿋以做主让前辈免去魂飞魄散之劫,重新쪌步入修真之路,小子应承百年之后必将还前辈自由,不知前辈㟖可否同意?”

      长春子略一鮇沉思,点头同意。“小友能闻我之言,停下琭法阵,我对小友人品深信不疑,自愿交出一缕真魂,但愿百年之后能得到自由之身。小友此恩高于九天,老夫自当后报。”

      说完他主动将一缕真魂交了出来,刘海随手一抓,将长春鶒子的那缕真魂收入取出的一张白色符纸之中,放入储物袋之中。 鮍

      长春子一见刘海的白色符纸,面露惊色:“不知小ㅑ主人原来是昊天之派传人,失敬失敬!”

      刘海闻言心中隐隐一动,却是未曾多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