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lao2.live在线播放

      咳ꤒ了一声,青渠续道:

      鷔 “八千年⛻前,我极道仙鶀宗祖师以大法力削山为坪,引天雷下界,又뜇栽馼下紫雷根,为的就是削弱至阳至刚的雷灵气,稳增一⦿份雷元丹来源,供门뵈内弟子使用。

      雷灵气乃异五行灵气之一໼,六花世界地面极少出现,可知其贵重,且结丹以下皆不可直接炼化,故更见紫雷根之稀。”

      青渠解释一番雷动坪和紫雷根来历,又道:

      “元始清气乃是秉承六花世界而生,自带大道法则,拥有化生万物的功效,故能够护큫你性命,保你不死。

      至ﳆ于入了绛宫的雷懞灵气,已经与你融为一体,不可驱除,这既是你的机攘缘,也是你的关隘。

      机缘在于雷灵气亦是天地灵物之一,且品级极高,你日后便可꛱选择以此物筑基,筑基后可助你修炼雷法。춉

      关隘便是外道筑基前路已断,结丹无望,寿止两百岁吗,不过以雷法之强,同一境界之中,少有能敌。”

      㵵 嫩说ᬪ罢,青渠轻叹口气,闭目不言。

      金一仙如遭雷殛,呆愣愣立在当场,什么机缘、关隘,对他这寿命减半的人来说,就只有不到百岁可活。

      本来许诚的说法是,因为提前开启神念,损了生命本源,境界止于结丹,最多二百五十岁。

      现在倒好,雷灵气入体,只能选择外道筑基,寿命只剩下不到一百岁,这还不如凡间的长寿老者呢。 屃

      见金一仙如此模样泄,北坤猜测成真,一稽썝到底,苦声道:

      “弟子接了燕家的炼丹任务,又不想徒耗功绩,便以灵石发了私家任务,以致炼气弟子受伤,请青渠师叔治罪!蕚”

      青渠点点头道:

      “其中确有你的罪过。也罢,万般因果皆你起⼎,若日后他筑得道基,便让他进杏林斋,做个副掌柜吧。”

      北坤稽首应下덣,这和她过去一⣯样姘,都是外道筑基后从杏林斋的副掌柜开始做起,等上一任掌柜寿尽去世,便接手做掌柜。

      如今青渠之意,便是让䤡金一仙来做她的继承人,只ឯ是她今年七十有余,离寿尽还有百多年,看来꛸要和这小娃儿对付下半辈子了。

      金一仙听了着这秠话,突然惊醒戰,忙问道:

      “敢问上人,除了外道筑基,有另外法门么?比儖如,炼化这道雷灵气?”

      不等青渠回应,鍦白轩冷笑一声:

      瓘 “哼,连虚丹境界都只能勉强炼化雷灵气,你一个小小炼气,如何做到?”

      金一仙面上不见喜怒:

      “青渠上人曾言,只有天生道体方能天道筑基,敢问天生道体的炼气射修菢士,如何扛过天雷?并炼化其中雷灵气?”

      白轩哈䫆哈一笑:

      “无知小儿,外道筑基已是老天见怜,你竟想起天道筑基了?当真是痴心妄想!”

      看白轩言辞中有针对之意,青渠摆手止ㅖ住他道:

      늘“师弟慎言!数万年来,六花世界不现天生道体,一些修真⪌秘录也有散佚。”

      他看着一脸期盼的金一仙,摇头道:

      委 “我只知天生道体上应天道,有䦶大气运,故天雷不能伤其身,至于如何炼化其中雷❝灵气,就不得而知了。”

      金一仙眸中闪过一丝微光,再次拜下,北坤见了也是道了一稽,二人双双离去。

      “师兄,师뎈弟也要回去了,改日再来拜会。”

      白轩略一拱手,正要纵身飞起೪,不料身子一沉,又坐回到蒲团ḗ上,不由阴下脸色:

      “师兄这是何意?”

      青渠闭着뾲眼睛,淡淡道:

      “宗门戒律第二条,同门不得相残,其中第四款有言,凡夺取同门机缘者,废去一身修为,逐出师酖门。”

      ㍻ 说罢,双目微张,射出两道逼人精光:

      “师‸弟想去做什么事之᳐前,要考虑清ῃ楚后果!”

      白轩却是嘿嘿一笑:

      “师兄多虑了,小弟看那娃儿罣欢喜都来不及,怎会去夺他机缘?更何况区区一名炼气弟子,有甚机缘值得我去夺?”

      “那便好!不过有朝一日,为兄若知道他手上的元始清뤬气⹧到了肺师弟手倃里,莫怪我请你往刑楼走一遭,到时可不是几૯句话能讲清得了。”

      青渠重新闭上眼睛,气息收敛有如枯木。

      白轩脸色铁青,他当然不会去强抢,那쵪是找死,但要弄到那弟子手里的元始清气也不是没有其他办法,只是被青渠这一堵,便什么手段也不能使出来了,不嚞由冷哼一声:

      “师兄所言,왋小弟谨记在心,只不过我同样也有镲句话回师兄,凡夺我机缘,阻我大道者,我눃必杀之!”

      챴说罢,不等青渠回应,白隉轩纵身而起,几个起落便消失在云端。

      良久,上陵内院中传出郯一声叹息:

      “魔道!”

      ﮏ ——————

      金一仙辞了北坤,踱着步往前走去,他不知道去哪儿,想了想,便发觉好像快有半年没见到邓英了。

      修ꕛ士独处是常态,二人入派近三年,碰面的时间加起来꼂还不貭如当初在乘黄院。

      最近一次见面还是半年前邓英突破炼气后期,二人庆祝了一番。

      邓英住在春生谷东侧,那是一片茂密林地,弟子们的Ɗ屋舍也都是由灵木打造,在阵法的保护下,数百年都不会损坏。

      靠近林地处有几座论道台,专门供门内长辈前来讲道说法,∭向来热闹。

      长辈讲道,太玄乎的弟子们理解不了,大都是如何突破练气小境界及筑基前后的如何修炼。

      今天运气好,金一仙来时,竟然有两座论道台开坛,一嘆人是筑基,另嫻一人是㊫结丹。

      稍微一听,结丹上人讲的是水ꊊ灵种和火灵种如何平衡阴阳,看来邓英必在其中。

      筑基前辈讲的씮是异五行灵种,这让金一仙起了兴趣,连忙上前找了个干净处盘膝坐下。

      “...天生五行,非为唯一,风雷光暗纆,自有其道。风雷为⏪一变,光暗煰亦为一变。风雷主生死,光暗主虚实。

      你等炼气弟子,功成筑基之际,尚⵲不能领悟生死虚ᵗ实,然天有其命,人有其运,风声雷动为天象,风雷二灵种弟子可借风生雷賐聚参悟其中道意。光明暗灭...”

      筑基前辈的境界似乎已近结丹,口锚中说法,手中掐诀,半空中时而风啸,时而雷动,时而明光耀目,时而暗雾涌动,端鶤的气象万千。

      金一仙却叹禮了口气,说了和没说一样,在他看来,觉醒五行灵种的修士有个好处,便是筑基后可Ũ以领悟盀与五行相关的大道。ᚕ

      但异五行就不行了,与之相近的大道如生死、虚实都极为高深,不是练气、筑基能理解的。

      故而异五行修士在筑基后必须回到领悟五行上来,这关乎他们能否结天道之丹!

      不过异五行修士的优势在于结丹以后,쩻阴阳、春秋、生死、虚实,都是他们参悟的方向。

      听㢗了一会儿,金一仙便觉无뮺趣起来,他要追寻的是异五行只见最基娶础、最简单的大道,但看这位前辈好像䥈并没有领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