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莫AV

      董先建闻声立即跪倒在地,不停的将头磕在了地上,惊恐的说道:“我罪该万死!我罪不可赦”

      “董先建,你真的胆大包天!居然敢勾结流寇,谋害大明宗室,你有几个脑袋可以砍的,你不怕诛九族吗!”朱常澄e本来被劫了就很气愤,外加知道是董先建背叛了他,于是他就步步紧逼,也顾不得董家是董王妃的⒓娘家了,将一个大帽子扣上ꝴ。

      而此时,董先建像一个戳㕳破的气球,没뽳有任何底气敢꾏反驳朱常澄,如果现在还强硬对抗世子就真的成了“串通流寇,谋害宗室”,到时候可真的要诛九族了。

      当然,也可以杀人灭口,推锅给流寇。但是䪒这样做不光让董家和襄王府的默契彻底没了,还给董家的埋下隐患,直接灭族霠的那种吵隐患。

      于是跪在地上的董先建,抬起头来,不停的抽竺自己耳光,手掌重重的拍打在董先建的脸上,将他原本还僽算俊俏的脸庞抽䰜打至通红变形,嘴角甚至出现了一丝鲜血。

      他还用着可怜巴巴的眼光看着朱常澄,嘴中还석不噻停的喊道:“世子恕罪,世子恕罪!……”

      旁边的一众人等看到董缾先建这惨不忍睹的自残行为也是心惊胆战,而刘大牛更是不知所措,看着自己的“东家”在地上扇自己巴掌,不知道自己是该⧟跪,还是继续站着₎?要不要上去劝呢?

      而錫朱常澄看到此番情景也是奕于心不忍,尽管自己还是非常恼怒董先建,但是也不想让董先建继续自残下去,于是说道:“停下来吧!站起来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世子,刘大牛并不是流寇“王大锤”,是山中抗击流寇的义军,这次请世子上山是为了邀请걶官军共同剿灭流寇!”脸颊鈀红肿的董先建站起身含糊不清的说道,然后指了指一旁的刘大넙牛。

      于是朱常澄的目光投向刘大牛,而刘大牛则憨憨一笑,对熋着朱常澄点头哈腰。

      但朱常澄显然对﮼于董先建的回答十分不满意,从床上站起身来,正色道:“你当本世子是三岁咽稚童吗!你这话还是对朝廷说吧!”

      蹗“世뜚子恕罪!我不应该欺瞒世子的。”董先建立即道歉,然后被迫无奈将事情的始末告诉了朱常澄。

      董先建不是靠倒卖粮食吗,将董家的产业越做越大吗。倒卖粮食最重要的⼜是粮路,走官道尽管好走安全,但是官比匪黑,到关中卖粮层层关卡,都要吃回扣,倒遻卖粮食的利润十之七八都被官员和官军拿过去了。这还是一切顺利,没有폴遇到匪寇的情况下,要是路遇劫匪将粮食给劫了,那真的是血本无归。也就是说,走官道运气好可以吃到点残羹冷炙,运气不好就赔个低光。

      而董先建则兵行险招,干脆就ɚ走匪寇丛生的小路。通过自己少年时的好友,ၨ现在青牛寨的二当家认识到了这位刘大牛。青牛寨在勋阳一带也算是小有名气,一ᨎ般的山匪不敢招惹,更不敢抢青牛寨的货物。

      而董先建与刘大牛则是一拍即合,相见恨晚。于是青牛寨的粮食补给,董先建负责了,刘大牛负责将粮食送到关中,而董家贩卖粮食的利润则是三七分,董家七,青牛寨三。

      董家和青牛寨实现了双赢,董家生意越ᙞ做越大,家业也越来越厚。而青牛寨则是靠充足的粮食招引灾民,一时间成为省了勋阳最大的蜢山匪之一。

      而这美好的一切ᐨ都被流寇给打破了,崇祯七年河南流寇纵横,民不聊生。

      流寇们光抢不生产,没有吃的就攻破幸县城村庄,抢掠粮鑲食,大量吸收平民,壮大声势。而更多的部众则需要更多的粮食,那就需要攻破更Ḭ多的县城村庄,从而吸收更多的平民…… ﳞ

      流寇的这种生存方式极大的破坏了河南的生产力,所以说不管뛰怎么样,今年河南肯定镕极度缺粮,董先建预测到。

      就想乘机大赚一笔,于是大量收购了湖广地区的粮食,想趁机大赚一笔。

      可鵿董先建还没卖出多少,罗汝才就来了,这事情就又发生变化了。

      纓流寇可不像山匪,山匪只要拿出利润的一小部分就可以喂饱,流寇是你来多少他就吃多少,不给你留一点,吃不完就招人,粮不够就接着抢,不光抢勋阳地区大户的,连同行的都抢늱。

      青牛寨运十批粮,九批就要被罗汝才“借走”。刿他也没说咋还,刘大牛也不敢找他要。

      于是董先᫼建就想尽办法让䞲官军剿䡰流寇,可是官军没用,剿流寇不见成效,큛灭山炊匪倒六的飞起。

      侮 万般无奈只好借着自己的大婚把襄王府的人给请过来,扯着襄王府的虎皮逼官ﭤ军剿匪。

      可没想到宋祖舜不鸟襄王府,非但不出兵,反㿏倒把董先建骂了个狗血淋头。

      本来董先建是打算流寇迟早会走,等到那个“曹操”离开之后,自己还是可以安心做生意。

      隖而最致命的是,流寇用诡计想要强行合并青牛寨,就算流寇离开也不能顺利做粮食买卖了,直接将自己的财路给断了!

      于是董先建行此下策,强逼宋祖舜过来剿匪。

      “你居然如此大胆,为了这点毛头岘小利将董家的㲒身家性命都赌上!”朱常澄不可置信的说道。

      其实朱常澄说得႘没错,就董家这样的耕读传家的大族,其家族的根本是在外任官的两进士八举人,是憌两万亩的良田,而不是倒卖粮食所得来的商业利润。

      有这么一笔横财当然很好,但是没有问题也不大,所以为了这么一笔横财将董家身家性忠命搭上,就不是胆大䠯包天,而是脑袋进水了。ឨ

      “可我不能失败,也不行失败!”董先建面露狰狞的低吼道。

      朱常澄也被董先ᒍ建的表情吓到了,往后退了两步。

      董先建见此,也收敛了表情,也往后退了两步,将自己冷静一下,接着说道:

      ꂁ “自我出生,董府众人就将我与兄ꓣ长大姐对比。长房一门,老大举人,老二进士,女儿王龑妃。”

      “而老三则是一无是处,县试三考不中ꥨ!尽管大哥二哥也待我很好,但是总有人对我指指点点。也对,我文不成武不就,整日游手好闲。”

      “世子,你知道吗!当我将躱一批批粮食卖到北놱地,为家里赚了大量的银엳子瞓时,家里众人看我的眼光都亓变了!”

      í “他们都叫我小爷了,甚至用我赚◭的银子让大哥二哥的官路更塷加顺畅,我真的很高兴。记得前几年大哥二哥回家省亲,都对我赞许有加!我感觉真的……真的难以퍂言喻的开心” ሲ

      “就在今年,我囤积了几万石粮食没办法卖出去,而在本地卖出肯定大亏,但是购置粮食所花譼费的银两远不如我这几年为董家赚的。”

      “可其他房的紧逼不放,说我年轻时放浪形骸,不知当家不易,竟要我交出家族管事。”

      “不能这样!绝貊不能!只要将流寇赶走,商路就通了,其他人就不能跟我抢管事!我就还是董小爷。”

      㛀董先建越说越激动,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表情也变得疯狂伽,眼泪也不禁留下。

      朱常澄看⼜着眼前的董先建,不由得感到他很可怜,从小到大被别人家⮻的孩子做对比。那个别人家的孩子还是自己的兄长,躲都躲不掉。如果有别人家的孩子兄长在一旁陪伴,倒不䬏至⍊于这样짞。但是自他出生,自己大舅二舅就在外为官,常年不返家。

      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将全家老小的前途命运都压上。身为董家长⻋房嫡子,就算本次亏了,纵使失去了家族管事,但是待遇也肯定不会差。却瞒着董家,将襄王世子劫上山来,真的也是利欲熏心了。

      现在董先建又灞走一步昏招,将自己的老底和盘托出为了得到世子的㶁可怜和谅解。

      有一说一如痶果是太平年间,朱常澄真的不想和董ꊜ先建这样喜欢铤而走险的人有太多关᱘系,搞不好就被他拖下水。而朱常澄也不想为别人的犯错买单,就算是自己的譌小舅也一样。

      但是这是明末痃,用不了几年自己就完了,自己必须为自己的将来布局。

      朱常澄现在却需要董先建这种人,有野心,有欲望꒮,有实力,不择手段,也有小聪明,更重要的是有把柄在自己手里。

      但在此之前,朱常澄必须得彻底驯服ᖇ董先建,不能莫名其妙的被他拖下水。

      “这就是你绑本世子上山的原由!这是谁给你的狗胆!外公怎么生了你这个㩛东西!你这是要让董家万劫不复。”朱常澄不顾在面前董先建正在难过褥痛苦,直接对他大声怒斥。

      而董先建也被一语惊醒,从自己的情绪中清醒了,想想自己不是来自我感动的,是来求谅解的,于是立即又跪了下来,磕头说道:“世子恕罪!”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