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花gl

      随着简单丙的自我介绍后,那᫶左边的一位蓝色短发少女,耙吹响了手中的笛子。在着颇为欢快的笛声下,那后面演奏的乐神门也是跟进曲子。

      然后就见那少女放下笛子,一同与两位少女开口唱到。

      “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我在空中飞翔”

      “绕着地䈯球转圈”

      “周一二三四五六日”

      “随着周期性的人体节律”

      縮 “像是全自动洗衣机那样”

      豴“没错 I'm just spinning ঒aroundaroun塩d䱹 around th悄e world(我就鵏反转于世界之间…)”

      “喜欢没有尽头尽头尽头所蓏以”

      率 왮“spinning around around a㓱round the world(翻转?旋转?于世界…)”

      籂歌唱时那三位少女还跳着舞蹈,踩着节拍,加上那三张甜美可㎥爱的面孔,就给人一种青春靓丽的感觉,与这群活了不知道多久的껬神明丝毫不搭。

      不过这神明大会来的神明可扠是不少,在这턯庞大的基数下,总是有那么几个不正常的神明。更何况东瀛那片的神明好像还不少认识这三位丫头。 쭮

      愜 与此同时,陈业身边的龙泡泡也是一脸的激动。

      “啊!竟然是舞法天女!!!”滯激动之时,龙泡泡还不忘挥舞着右手。那右手的食指侦,中指,无名指,三个手指头分别亮着蓝粉绿三色。这赫然就是那「人体气氛灯之术的变体,人体应援灯之术!」

      쨢 舞台下,越来越多的三色灯亮起,而⣞舞台上,那三位少女的表演也餘是如火如荼的进行中。

      “有롆时让人焦쭎躁”

      “想要把心情싳传达给你”

      “咚咚咚咔啦哩咚”

      糓 唱到这句的时候,还有着不少的神明加入了合唱之中,只不过听那声音的区域,大部分基都是些东瀛区的神明。⣻

      与此同时,现世中,平安村地曹芄神明内,那石麟儿准备入睡,却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最后嚎叫一声,跑到了一个雪堆前,将里面埋着的黑色请帖翻了出来。用着狼爪一挑将其翻开䇿。

      黑色请帖翻开,一道黑雾瞬间冒出,在着石麟儿面前组成一句小字。

      “庚子年腊月初一,至三品业瘟神,陈业!

      “道统神系,邀您至上苍天庭界主持召开全体神明神会。”

      很快那小字再↮次散开,重新化作黑雾,而那黑雾是瞬间桬缠绕上石麟儿的身躯。片刻那石鐇麟儿便于黑雾一同痎消失。

      ……………ꖑ………

      …………………

      上苍ﯪ天庭界,就在小部分神明㒍们为舞台上的三个少女疯狂,大部分神明一脸懵逼的看着疯狂的神明之时,意外发生了。

      픜就见那高台之上,三张空着的椅子,其中那张由于绿竹打造롿的竹椅上,突然出现了一团黑雾。

      “那是!业瘟神的位置!” ᴋ

      “原来业瘟神大人빀也号在一口啊!”见到那竹椅上突然出现的黑雾,一位韙疯懙狂应援的东瀛少年神明,仿佛就在一瞬㥽间找到了组织。

      “………………”感知到身边的椅子突然出现了动静,ᒺ那太阴君,不知道为ה什么在一瞬间一种什么东西碎裂的感觉。

      鎩 “没想챗到啊,老业,平常看你冷冰冰,一副性冷淡的样子,原来你号这一口!”对于突然出现的“陈∫业”,太阴君没有多疑,为什么会同时存在着两个陈业,毕竟到他们这롶种境界,会个分身术是很正常的煥事情傂。

      而听见太阴君的话,那迷雾之中的石麟儿是不敢搭话,他觉得自己现在是知道了太多了。

      “完蛋了,我知道了太多了,陈业要杀嘑人灭口了!!!∑(?Д?ノ)ノ!”

      事实也是如此,高台下,陈业看着突然出现숛的黑雾,脸色阴沉。要不是身边还ꨳ有个龙泡泡,他是已经杀上去了。

      与此同时,伴随着“业瘟神”突然१出现在座椅上,那另外一个由黑石粫打造成一个夜叉鬼神模푢样的石椅上,一位身穿黑红神服,头带玉冕的少女突然显身。

      见此那太阴君也是意料之内。“果然有业兄的地方,这风丫头也会在。”

      出现在那石椅上,那带着玉冕的少女,撇了一眼台下还在唱歌跳舞,却已经有些慌乱的三位少女后。

      看着竹椅上的那团黑雾说到:“原来业兄₸喜欢的是这样子的女孩子呀!人家也可以!”说时那少女身上的蒋黑红神服瞬间发生变化,赫然就是台上少赁女的那身可爱服装。

      四位道统神系最高的三品神明,一下子来了三个,舞台上的女孩们哪里见过这个阵仗,唱跳的节奏是瞬间睮乱了。 Ꜩ

      “爱情会产生奇迹”

      “我是神明是你的神明”

      在有些破音的声音梵下,这三位小神侍,快速的㙷结ᓱ束了表演跑下了舞台。

      不过众神现在也不太在意她们,四大神ኞ明来了三个,这是要有大事发生啊뉟,虽然说业瘟神好像是被舞法天女这个组合给吸引过来的,而那阎罗好像是被业瘟神吸駿引过来的。

      “咳咳,老业,小风,你们不说两句?”最为压묁轴的表演曆结束,ﷺ那太阴君开口对着一旁的“陈业”二神说到。

      ㇴ 然而却没人理他,竹椅上的陈业依旧是被黑黑雾包裹,丝毫没有露脸的打算,而阎罗则是痴痴的看着潡“陈业”,要不是还在众ܧ目睽睽之下,可能已经扑了上去。不过谁䏃也걈不知道,为什么一团黑雾她会看的津津有味。

      “…………”

       很见没人理着自己,那太阴君有些尴尬,看了看还空着的一张椅子。心想:“天愿大帝,你快来吧,我受不了了ꇐ!”

      在短暂的停顿后,就见那太阴君清了清嗓子开口说到。

      “咳咳咳,那Ÿ个表演也看了,众神酒食也吃的差饿不氛多了,各地的城隍,山污河晍之神,뒨汇报一下今年情况吧。喳”

      随着太阴君的开口,那一个个的城隍与那山河之૱神纷纷站起,逐一汇报着自己管辖范围内的情报。

      烟乡叙城,庚子年,无大事。一年无碍。

      雪城,庚子年,遇灾三次,一虎族七品大妖乱世鿒,死亡三位九品⹓神灵。二大章河改道,三遇雪灾。

      泰康山,庚子年,遇灾一次,中元节,纫鬼门中逃出一六品骷髅鬼!

      ………………

      安城,庚子㌦年,遇灾一次,ᣐ大妖寒石巨蛛突破封印,死亡二十六位神明,六位八品,二十位九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