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住她胸前的樱桃

      叶开䒢一⺵席话说得整个大厅쫤都沉默了下来,虽然他的话有危言耸听的成分,但也没人能保证不会有那么一天,很多人也明白,其实这一天只分早晚,肯定ᳵ回来的!

      “束武所言不假,想我等这些离巢之鸟,要再找块栖息之地何其困难!

      不过束武既然对安南芯如此了解,又是祖辈都来了南骑洋的先ﳗ客,肯定有应对之法,还请跟哥哥我䋺透露一二!”

      何喜黳文其ꥐ实心里明白叶开是来干什么的,但还是摆出一副虚心请教的样子。

      “其랫实应对之法,不外乎两条,要么彻底融入本地土著,要么找一可靠势力先行投靠,再缓图后事!”

      叶开深吸了一口气,关键时刻到了,到底能不能说动何喜文,就看这会蓕了!

      “第一条不足取!”何喜文摇了摇头,“我等乃是上国华族,怎可自甘堕落去当一个蛮邦夷民!:

      ⋯ ิ 第二个嘛,倒是有些可取之处,叶兄弟,你是想要我们去投靠的你的岳㌱家,广南阮主阮福映吗?”何喜文似笑非笑的看着叶开说道。

      “没错!广南阮家乃是此地之地主,历十三主共二百五十年,根基深厚。

      虽然现在被迫流亡暹罗㆐,但广南之民无不怀念阮主,更兼有暹罗国王与駐法兰西人支持,打回广南之日近在弁眼前。 녫

      阮主福映既仁且明,又有容人之量,正輪是渴求人才之时,何大哥如果能率化山堂㻅万余精锐前去投靠,束武相信,不但能为诸位兄弟谋个前程,就以ᝊ何大哥之才,封侯拜将不过是等闲! 

      小弟不才,得娶阮主四妹,且与诸位都是唐人,眼下我有门路又有确钱,诸位有地有人,如果能在广南守望互助,这龙川、镇江之地还不是任我们逍遥!”

      “我看未必有叶少爷苔说的这么好吧,阮福映现在困居于暹罗,人不过十万,兵将只有万余,能上战场的说不定还没我们多。

      至죮于什么᳌暹罗王、法兰西,那都是镜花水月的事,他自己没了根基,光指望껫别人怎么可能ꐞ?

      ⩃ 就算是要投靠,我们也应该是去投靠西山朝,而不是阮家这条丧家之犬吧?”

      を 又是梁文英,他皱着眉头反驳道,其实㋆也不是他要跟叶开作对,而是这里的人基本都是这么想的,抱大腿当然要捡粗的抱,怎么能抱一ﺜ条只有手腕粗的假大腿?

       “就是!我看这阮家也不像㞾是能成事的,西山阮惠几千人都酔能追着他们几万人打,这样的泥菩萨,投靠过去有啥意思?还平白惹怒了귳西山军!”

      聚义厅兦中的大ҋ小头目都纷纷附和了起来,舠没人看好阮福映!

      叶开没想励到,原本历史上最支葉持投靠阮福映的梁文英寧竟然这么反对!

      不过细想了一下,也觉得正常,毕竟那是一年半以后的事了䗊。

      看来原本历史上的何喜文等人ᴖ,在这之后的一年半中,形势一定很危跭急,一定是뱝让西山朝给欺负惨了,不然就≴以他们这么看不起儂阮福映和痛恨赵真人,怎么㰸可能主动去曼谷投靠?

      “梁兄弟一看就是个直性子的厮杀汉!”叶开明夸实贬了一句,覨直性子也可以说成是欠考虑。

      “这投明主ί,在我看来其实也可以鑚看成一门生意,想要赚大钱,那就得看清形势,鐜比如我等这些离国讬万里的人,做就要做雪中送炭、一本万利的生意,轻如鸿毛蟧的锦上添花有什么意思?⪮”

      在 Ṳ 梁文英嘴一动鋉又要反驳,锦何喜文赶紧制止了他,“让束武兄弟说下去!”

      叶开冲着何喜쒻文点了点头,继续说鍙道:“如今西山蟕朝军力鼎盛,他们有没有我们这万把人,也能把南阮北郑打的落花流水!

      况且他们自有精兵十万,我们这万把人,人家能看得起吗?

      就算看得起,这安南国就这么大一点,他们自己兄弟都不够‘吃’,能分给我们多少油水?要是我们投靠过去,他们把我们当炮灰怎么办?

      反观广南,现在正是缺人之际,要是我们砓这万余人投过去,对阮主来说,绝对是久旱逢甘霖,必定会深受重视,日后的回报也定然也十分丰厚!”

      “而且!”叶开拉长声音看了梁文英一眼,“梁鰴兄弟恐怕还有一件事不知道吧,自号东海王的莫观扶,已经被西山阮惠拉拢过去了,而其余如陈添保等人,本来就在西山朝娶了越南女人的,也将要投靠豎过去了,怎么的?梁盫兄弟还想回惠去给莫观扶当狗吗?”

      苨“你他綴娘吁的才给莫观扶当过狗!”梁文英双眼喷火,拿着一条羊小腿就要扑过来找叶开拼命! 㜏

      “放肆!你要干什么?”何喜文嘭的一声就把手里的酒碗摔到了地上!

      给莫观扶当狗这榲句话,不但是刺痛䝔了梁文英的心,也狠狠的刺激了一下何喜文!

      他一到南海上찍,就被莫观扶强迫着入鍦了伙,从大陆带来的钱财粮食也多被莫观扶给扣了,甚至还屡次想要吞并他的人手。

      ﮌ可以说在莫观ꋁ扶手下混斠日子的这段时间,是何喜文最憋屈的时间。

      而且叶开的话也让他心头一惊,要是莫观扶真的被西山阮惠给招揽了,那他就危险了!

      阮惠之所以对昆仑岛的他们保持着克制,就是因为没有合适的水军ꌷ前来进攻,䙧要⭯是有了莫观扶,他﹘这昆仑岛就一点也不安全了!

      㨈胸膛剧烈的起ࢿ伏了两下,何喜文才强行压下心头的惊恐和怒气,他转而郑重的랆对叶开拱了拱手。

      “束武兄弟莫怪,我这兄弟脾气大了点,但人没有坏心眼,阮主如今落큾魄至此,到底他是不⌐是明主?值不值得投靠?为兄还要从长计议一番,毕竟关系着这里几万人的死活!”

      “此等大事,何大哥慎重些是应该的,但๿恐怕西山军和莫官扶不会等何大哥从长计议了吧!”

      叶开当然不会让何喜文䄁继续考虑下去,他这次来要是能把何喜文拉过去,那在阮福映和广南人心中的地位就不一样了!

      ι 不然耍了一顿嘴炮,当一个空头国主的ꯉ空头驸马有什么意思?

      “小弟知道何大╓哥在顾虑什么,其实来之前我就想踭过了,大哥要为化山堂的弟兄们选个安稳,难道小弟同䀴样是唐人,矺就能把诸位兄弟带入死地吗?

      此等不ᘫ仁不ᒻ义之事,我叶束武是决计做不出来的!

      ✚我已经想好了,要是万一这阮福映确实ℎ靠不住,那就请各位跟我去一趟北大年!

      北大年之地,十倍于龙川和柴棍,我叶家又在此扎根了两百年,四周皆是熟地。

      如果广南事不可为,何大哥就可以带着大家南下,我们一起去北大年赶走当地土著,如婆罗洲上的罗芳伯一般,做个一方诸侯不也是듒美事?”

      叶开的话刚说完,何喜文的眼睛就亮了起来廹,去北大年还真是个不错的选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