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狼五月大全

      查到了什么?

      姚冲如此恐惧,一定是查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陈焕很是好奇,吴正直背后到幍底站着谁,如此手段通天,竟能让一个猎尸团分会主管ꓝ如此畏鳰惧。

      他无法想象对方是什么身份,难道是雷鸣聚集地的实际掌权人,柳宏?

      姚冲犹豫了一下,他蓦然想起牤最后❪一份档案的加密等级,是绝密!

      这意味着绝不可泄露,一旦泄偺露,天涯海角,他都会遭到追杀。

      但眼下陈焕非要听,使他左右为难。

      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很抱歉,档案为㷺绝密档案,我没那个胆告诉你查到了什么?”

      陈焕眉毛一挑:“不行,或多或少都㓩必须给我透露一点。”

      会议室众人面面相觑,大伙都不是傻子,明显两人话中会牵扯到天大的秘辛。

      此刻的陈焕在杀手团和北川旧部众人眼中,仿佛笼罩了一层迷雾,离得越近,越是琢磨不透。

      他们只知道一点,陈焕很强,那种强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强,他就是很奇怪的那种强。

      姚冲犹豫얭了一泬下:“你走⣦近一点,ホ我只可以透露给你一个人。”

      “好。”

      陈焕起身,来到姚冲面前。

      岼 姚冲握着他的左手,用手指轻轻在陈焕掌心内写下一个字。

      “懂了吗?”

      “我只能说这么多。”

      陈焕握紧手掌,陷入了沉思。

      “陈兄弟,不知我的处理你还满意吗?”

      陈焕回神,笑着飷道:“褘满意΅,非常满意,姚主管真是明事理的敞亮人,有谁能不씥满意呢?”䪖

      姚冲松了口ㆰ气,他生怕陈焕一怒之下将事情捅大,他便是主管那也得吃不了兜着走。

      “姚总管,没什么事,我们就先走了。”

      “好好好,你们满意我就放心了,以后有什么事直接找我,想买尸群资料档案也可以找我直接购买。”

      “有任뻃何事情,但凡你们有困难,都可以找⋤我,我一定尽力安排。”

      身后的杨明鑫等人满脸激动,这待遇也太他娘的好了吧。

      缶 “好,姚主管如此热情,实在是受宠若惊,那就先告辞了。”

      “好,各位回见。”

      随着北川一行人离开,会议室安静了下来。

      姚冲似是虚脱的瘫倒在椅子上,猛地向自己嘴里灌了几口茶水。

      “呼,总算是送走这尊大佛了。”

      雅丽好奇的问了一句。

      迏 “主管,他们到底是谁呀?”

      姚冲习惯性不耐烦的呵斥道:“多嘴!不该问的别问!” 쑢

      雅丽慌忙闭嘴。

      姚冲忽然一拍脑门,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笑容满面。

      “咳咳,那个,雅丽啊,刚才是主管说话太冲了,你可别往心里去。”

      “刚才那帮人呢,说起来有些复杂,我ㄸ觉得你还是尽量不了䷶解比较好。” ᒊ

      姚冲川剧变脸让雅丽受宠若惊,忙道:“没事,没事,主管我不在意。”

      “好,不在意就好。”

      一墀出大厅。

      陈焕带头,杨明鑫,秃男,秦凯龙,孙小妹,胖子一大帮人跟在身后。

      娜 所有人昂首挺胸,自然而然散发着自信,那是一种从内而外,不加掩饰的自信。

      这股气势与气质是北川猎尸团此前从来没有的。

      大伙的腰板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挺得更直,因为他们是第五只A级猎尸团。

      一支一步登天,一支仅用三年,起于微末,登撬临王座的传奇濁猎尸团。

      大厅里不知道有谁喊了一句。

      “是北川,北川的人出来了!”

      罕满座哗然莁,无数道目光聚焦于陈焕及其身后众人身上。

      羡慕,惊叹,愤怒,不甘…

      所燋有人都自动让开一条路,目送亏着陈焕一行人离开。

      嚊人群中有不少北川的熟人,此时퉳也不敢上前打招呼。

      ⅅ 他藱们的目㈔光都集中在陈焕身上,他们很清楚北川的底细,能在极短时间内登顶,ﵚ必定是因为眼前这个陌生的年轻人。

      “听说是旧똕团长孙宏飞战死后,北川发现了一个叫陈焕的年轻人,杨明鑫主动让位,把豗团长之位让给了他,之后北川命运扭转,캪直到今天一步㷮登天。”

      “哎,北川真是八辈子烧香拜佛捡到宝了,怎么我没这么好的运气,我要是能遇见这样的年轻人,我也让位置,我立马把团长之位给他。”

      “谁不是呢,A级猎尸团的普通␼成员都比咱这样的垃圾猎尸团团长强。”

      在一片议论声中,陈焕带着众人离开大厅,乘车直奔驻地停车场。

      E级猎尸团是没有自己专属停车场的,大伙都会把车子停在一个公共停车场。

      只有到了C级猎尸团,总会才会给予新驻地,并附带专属停车场。

      由于北川刚刚升级到A级,各方面福利还没安排到位,所以这会儿他们开车去㛿的还是公共停车场。

      公共停车场总计四个出入口,此刻有三个出入通道有车辆进进出出,排起࢕一条长队,唯有最左侧出口是空空的。

      无他,因为最左侧出口是应急贵宾通道,只有官方车队和A级猎尸团才能通行。

      这意味着,只有四个猎尸团可以走这个通道,当然,现在是五个。

      开车的小战士习惯性将车跟在了其他车辆后面,排队等着一辆一辆通过安全检查进入停车场。

      陈焕见此情形,拍了拍他的鍭肩膀。

      “等什么,我们走最左边。”

      뎭 “最左边,那不是A级佣兵团才能走的吗?”小战士略显委屈的说道。

      陈焕细细鹲一想,这名小战士刚才一直坐在车上,还不清楚大厅里发生了什么?

      秦凯龙哈哈大뙇笑:“开车,我们就走那条道!”

      小战士一头雾水,调转车头,直奔最左侧通道。

      坐在幜通道进出口的工作人员昏昏欲睡,这条通道一辈子都见不到一辆车。

      忽然,他的耳畔响起了汽车轰鸣声,迷迷糊糊间看到一辆车迎面驶了过来。

      通道口有自动化金属栅؈栏挡路,按常理应当是是值守工作人员进行身份检查后,放道通行,但眼下众人向一旁小屋望犳了望,发现他竟然在呼呼睡大觉。

      秦凯龙喊了一嗓子。

      쩜“喂,老哥,上班了,还睡呢?把门打开,我们要进去!”

      秦凯龙嗓门奇高,这一嗓子如闷雷般喊得他耳朵嗡嗡响。

      霎时间睡意全无,突然从熟睡中被人吵醒,一股怒气쵕直冲ᦧ脑门,再定睛一看,一辆破越野!

      庺 好家伙,又是一群屁峈都不懂得新人想走vip通道蕞。

      每天都有一大批蠢货不了解规矩吵他睡觉,真是令人恼火!

      杇他瞪大眼睛,೮怒吼道:“没长眼啊,没看到旁边的公告,这是vip通道,是你们能走的吗?还吵老子睡觉,烦!”

      秦凯龙本就脾气爆,哪里受这鸟气,顿时勃然大怒。

      “你吼辣么大声干嘛?”

      “你自己睡觉,不好好工作,还有理了瘸?”

      “老子就睡觉,怎么了?你不长眼也没长嘴啊,不会问,这通道是你这种辣鸡能走꽌得?”

      巃 “鼱大伙都能排队,就你特殊,就你想走捷径?”

      二人争吵声迅速吸引来一大帮人,不少人不明所以,胡乱猜测。

      “应该是有新人不懂规矩,想要走贵宾通道,被拦횮住了。”

      “嗨,这新人团要倒霉了,敢跟官方的人硬刚,不怕死的吗?”

      “秦凯龙,别吵了襝!”

      眼看着秦凯龙就要跳车与对方决斗,杨明鑫一把拽住了他。 彜

      “团长,你评评理,这人睡大觉不给开门,还骂人,他瞧不起我们啊。”

      陈⟠焕下车将北川团队卡丢了过去。

      “别磨叽,快点查,我ᶿ们还有急事!丽”

      ې“别怪我没提醒你,要是耽误了我们的事,你担当不起。”

      他接过团队⇳卡,嘴里叫嚣道:“呵,看把你牛逼的。”

      滴!

      卡一刷!

      屏幕上出现了四个醒目的大字。

      쩍 “核查通过!”

      栅栏大开,全场目瞪口呆。

      在众人惊讶,疑惑的目光中,小战士一脚油门,扬椴长而去。

      值岗的工作人员王彪怔怔的盯着屏幕,倒吸一口冷气。 ꣯

      “怎么回事?怎么核查通过了?”

      “不是A级才能通过吗?难道是系统出问题了?”

      他在上岗前曾接受过三天培训멱,将每一个A级猎尸团车辆,人员等详细资料都背了下来,此刻细细一想,也没见过有这么几号人物啊。

      “难不成机器坏了?”王彪拍了拍机器疑惑道。

       恰好旁观排队的人中有人等着不耐烦也想到了这点,立刻调转车头,开了过쫉去。

      王彪接过团队ひ卡,在机器上轻轻一刷。

      “滴!”

      “核查失败!”

      失败了?王彪瞪大双眼,继࣋而心里一沉,头脑储开始混乱。

      “怎么回事?难道真是A级猎尸团?不可能,这不可能啊⫥,有A级猎尸团晋升懣,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

      正当他疑惑时,又一辆车驶了过来。

      王彪看过去,下车的是脸色阴沉的主管姚ꛁ冲。

      王彪顿时一脸谄媚,笑嘻嘻迎了上去。

      “哟,主管,您要进去?” 磑

      쀜 下车后ࡅ的姚冲ᚉ笑眯ᗴ眯的望着他,拿着一张照片,在他眼前晃了晃。

      “认得这辆车不?”

      꼎“认得认得,这不就是刚才刷卡从我这进去的那辆车吗?”

      “主管,我怀疑机器出问题了?” 

      姚冲深吸一口气,从车里拿出一摞纸,洋洋洒洒写下几行字,啪,按在了王彪胸口,转身开车就走。

      王彪拿起来一看,但见纸上标题是四个醒目的大字,人事调动。

      最下面又是四个穈醒目성的大字。

      “开除王彪!”

      王彪扑通坐倒在地上。

       “主管℥,冤枉啊主管펮!”

      “主管,您别走啊,我知道错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