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妖皇

      з这个浅沟倒是修得很精致。

      沟渠的底部和边缘铺着漂亮的鹅卵石,沟渠上方꽊是用透明玻璃᥂做成的罩子密封好的,防止有ⷥ枯枝落叶掉进去。

      在昨天쭉以前,㹿其实平坝山温泉酒店的口碑还是不错的,单是这份园林式的环境打造,就花了不少的心思。

      汤天顺ﶣ着这条玻璃罩着的沟渠往下跑。

      他跑动的速度比水流的速度快一些。

      很快他就跑到了下游最近的一个汤池边,看到满池子的血髏红色液体䅓,平静无波。

      不过两三秒钟后,他就发现这个池子的进水口开始出水了,紧接着带动整池水都流动起来。

      水波혦迅速传递到了出水口那里,然后ǜ出水口也在开始往下游流水了。

      䙠 “我的天呐!饅不会产生连锁反应了吧?”

      汤天吓得头皮有点发麻,大呼小叫起来。

      他一路顺着连接每个池子的沟渠跑下去,看到这些高高低低、大大小小的汤池,原本水面都是静止不动的,结果现在因为他搅动了其中一个池子里麋的水后,真的出现了连锁反应,带动繣各个汤池㾧里的水都Ꞁ流둽动了起来。

      他在温泉区四处查看,发现所有的汤池水,全部鲉都在流淌了。

      펃他在一个汤池的进水口蹲下身来,伸出一只手使劲搅动,试图让池水停止下来,但是已经无济于事,那些缓缓流淌的红色液体,在他的搅动下流得更快了!

      ⵴ 事已至럦此,汤天也没有办法了。

      他叹了口气,说道:“应该没啥ﴇ事儿吧?即便因为我的搅动,移动了这些水裋体的位置,新增出来的那一份,最终也会流到ἀ下游去,不会被人发现的……꛲”

      这样想的时候,他心里安静下来,并不担心了。

      这时候,所有汤池里ᶀ的水都流动了起来,似乎是加速了水分子的蒸发,那股血腥味儿变得更浓了。

      “怪了!流了一晚上,腥味儿的浓度都还没有降低?”

      “这山里的赤魆铁矿含量也太多了吧?要照놼这样下去,要流到何年何月是个头呢?”

      汤天这样说,是因为相信了今天下午看到的报纸上专家的说法。他也认为水体中的血腥味儿,是铁矿石氧化造成쾺的。

      鶰 他突然㨤又想起了那个位于平坝山北麓山脚下的废弃铁矿。

      ௒ “对!我应该去那里看看,兴许能看出什么端¬倪也说不定!”

      汤天说走就走,没有继续在温泉酒店停留,到了停车场又骑上自行车,朝山脚下的钊赤铁矿遗址行去。

       大约一寲小时后他来到山脚下,在北偏东五公里的地方,找到了那个已经封闭十几年的废弃铁矿。

      这是一片♣很开阔的赤铁矿山,地面的泥土也呈现出了红色。

      这些红色,看起来确实有点像ཤ是血液凝固后的颜色。

      从现场的一些痕迹来看,当年的封闭回填并不是很彻底,还有不少坑坑洼洼的地方,有一些铁矿石的废弃物仍然꾚裸露着。

      这些凹陷低洼的坑洞里,存在着不少的暗红色积水,远远地就散发出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儿。

      这种气味不仅刺鼻,还有些刺激眼睛。  鹜

      殫汤天站在旁边,感⩒觉这些暗红色的积水,跟温泉汤䰒池中켏的红色液体,颜色上有一百些区别。

      “应该赽是这些露天矿坑里的铁矿石氧化时间太长,所以积水的颜色和气味,跟温泉汤池里的红水还是略微有些쿎差别糿…ⓛ…”

      趠汤天是学文科的,他的化学知识还停留在初滐中阶段,对于化学反应原理了解得不多,所以没法进行ኽ深度的分析。

      本质上,他是一个唯物樘主义者,是相信科学、相信实证的。

      他蹲下身顾不녻得脏,又掬起一点积水在㌯手心෾,拿到鼻子边闻闓。

      “哇!”汤天慌忙将盟手心쏳里的暗红色液体甩掉了。

      那股味道,确实带着血腥气,非常难闻。

      他赶紧离开了这些积水洼地,只是站得远远地观䘹看。

      浖 ᾥ 不过,他퍵心中的疑惑解开了。

      “看来专ꏭ家说对了!汤池里那些血红色液体果然是铁牸矿石氧化造成的!”쮍

      他又在废筏弃的矿山四处看了看,并没有发现其他异常,然后骑着自行车离开了平坝山,朝山海市区的方向行去。

      仍然大约花了五个小时簏的时间,ᕘ他才返回了教工小区的出租房里䠞。

      虽然手机上的时间一直停留在17:15,但他估⮒摸着自己从出发到返回的时间,前前后后共计花了十七八个小时。

      ᐲ 全程都是骑自行车,这一来一去可把他累툶得够呛。

      “要是迷在这种环境中,能够开车就好了!”

      떩“办法都是Lj人想的,也许有某种方法,只是我暂时没想到吧錏?”

      汤天坐在出租෨房客厅的쓖沙发上,稍稍歇息了片刻,又拿起茶几上那半瓶酒,给自己灌了下去。

      被麻醉后两分多钟他就⯘再次醒过来了,耳朵里猛然传来嘈杂的声音,촒有一种耳鸣的感觉,用了将近一分钟他才适应过来。

      恢复到铠正常环境中的汤天,将房间里的八个大皮箱收拾好后,第一时间下了楼,急匆匆走出小区来到街面上,招手叫了一辆出租车。

      “师邆傅,去博物馆!快一点,我赶时间!”他跟司机说道。

      ð“好勒!”

      司机应承一声,迅速在֩前方一百米远处的红绿灯口子掉头,然后朝山海市博物馆的方向开去。

      汤天之᳓所以这么着急禫,是想马上隣赶到ꞯ那边去确认两件事情。

      一是看看那具三头人化石是否真的不在那个水晶棺里,二是看看那个水晶棺的盖子是不是多出了一个。

      这两件事ᒏ像是鱼刺一样哽着他,如果不去现冁场看看他心里쯡不踏实。

      这个出租⾲车司机颇为健谈,一路上嘴上说个不停。

      “老菕弟,听说平坝山温泉出事的消息了吗?”他问汤天Ĵ。

      ﬋“咋了?”汤天装作蹶不知道的样﹛子。

      鴘“你还不知道吧!听说昨晚那边数百人斗殴,发生了命案,鲜血把温泉都染红了……”

      “……”瀅

      汤天哭笑䘽不得,不知道这司机从哪里听来的不实传言,竟然传成了这副模样。

      他是炝知道实情的㿷,有一搭没一搭的敷衍着,不愿意跟司机讨论这个话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