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扫番茄社区的二维码下载

      땼朱棣挥手,示意走近ሶ了的护卫退下,面虜无表情的看向黄昏,조“这是뷓你最后的机会。”

      不能让朕满意,你得死。

      蒩于彦良也得͍死,杜金明等七人还是得死,毕竟黄昏是明教的人,这八个人也极有可能,甚至赛哈智先前调㴧给黄昏的赵芳生、苟布、张㣀凤阳三人都得死,吴溥父子也一样。

      诏狱里的黄观更得死。

      黄昏深呼吸一口气,是生是死,就在这一次。

      ᪂现在他终于明白永乐的恐䰴怖。 


      ﻞ 古人诚不欺᪔我。

      伴君如伴虎。

      豁出一切황,大声道:“还请陛下着人去将娘娘请来。”

      上元大火案本就䑸是直接氪针对徐皇后。

      朱棣看了一眼狗斃儿。

      狗儿立即小跑着出门,能救黄昏,他跑得飞快。

      师 朱棣道:“你댶先说。”

      当时上元大火案后,黄昏告诉朱棣的详情中,并没有关于唐赛銵儿一家的事情,此际为了自救,黄昏不得不细细说了一遍。

      最后说道:“偡此事娘娘可以作证。”

      朱棣脸色瞹稍霁䋑,“所以能找回宝庆公主,是唐青山的功劳,你能从张扬的地牢里逃出来,也是唐青山的功劳,他是回报燖你救了他女儿的恩情?”

      黄昏点头,“确实榧如此,确切的说,我是沾了娘娘的光,此事锦姐姐也可以作证。”

      救唐赛儿的是错打错着的徐皇后。

      朱棣略微沉吟,“此事无法找唐青山求证。”

      又看向张扬和刘思清,“你俩确定黄昏是明教的圾身份吗,还是只看见了唐青山来救他?”

      张扬有点蒙圈,他做梦也没想到竟会是这样的真相。

      鸺 道:“唐青山确实说过纶,黄昏是明教的人。”

      黄昏冷笑,“他不那么说,你会放了我和于彦良?你再仔细想想,唐青山除了说我是明教的人外,可曾拿出半点证明我身份的名吚册之类的物证?”

      张扬知道自己死定了,但该说的都ᨯ说了,朱棣若是信守承诺,曾祖父就能继续在清源山礼佛。

      탛 闻言摇头。

      确实,自己被利益蒙头,当时听信了唐青山的言辞,没让他拿证据,谁知道唐青山作为明教高层,捙干得出救大明官员的这种事来啊。 쎋

      再者张扬巴不得黄昏是明教的人,继续蛰伏大明官场,反正就是见不得大明皇室的好。

      朱棣见状,心中一咯噔。

      事㸋情的来龙去脉立即清ꚓ晰起来,这事还真怪不得黄昏,上꟬元大火案,小宝庆失踪,唐赛儿一个쬞小女孩又是无辜者,他只能送唐赛儿回去,顺便利用唐青山寻找小宝庆——估计黄昏当时并不清楚唐青山的身份,直到找到小宝庆之后才猜出来的。

      在泉州被张扬关在地牢里,官府身份没办法自救,只有依靠明教的唐青山,万幸唐缶青山此人极其侠义,要不然今日的黄昏就是张扬郿地牢里的一具白骨。

      思壉绪急转,最终推翻了先前的计划,ꖮ觉得留下黄昏必杀了黄昏,可能是更正确是抉择,于是对殿中诸人道:“黄昏留下,尔等去殿外等候消息。”

      众人不敢怠慢。

      ৭  梅殷和纪纲心里暗叹了一口气,不得不῏行却礼出门ኸ,他俩怎么也没想到明明笃定黄昏是明教的事情,竟然还有这层隐秘。

      黄昏藏得好深。

      转念一想,黄昏能走到今天,绝对ȼ不是靠运气,估计早就预料税到会出现今日的情况,但依然敢留于彦良的活口,证明他有信心能觓摆脱困境。

      Ҩ ﬨ 其他人退下,御书房里只剩下朱棣和黄昏。

      朱棣起身,离开御书桌来到黄昏身畔,轻轻拍了拍他肩头,“如果你是明教的人,朕不得不杀篯你,有些事,哪怕是天子也很无奈。”悞

      黄昏讶然,“陛下……”

      朱棣颔首,“我知道,这件事是梅殷和纪纲想弄死你。”

      黄昏叹道:“陛下,臣确实是接触过明教鍐的唐青山,也确实是靠唐青山从张扬地牢里逃出生天,当初故意接近唐青山,푮一则是形势所逼,첤为了找回⺺宝庆公主,而是觉得以明教的势力,可以利用他们寻找建文帝。不曾想给自己脖子上架了把刀。”

      朱棣沉默了一阵,“唐青山是条汉子。”

      縶 黄憑昏问道:“陛下打算怎么处置微臣?”

      朱棣想了想,꽱“你确定通过明教来寻找我那侄儿,也是一种可能成功的途径?”

      明教是邪教。

      㟢但朱棣不怕。

      朱棣的心病Ꮍ还是建文帝的去向,任何事情和建文帝的去向比起来,都不值一提。

      黄昏正色,“民间黑暗处的消息,明教比锦衣卫更灵通。”

      朱棣当机立断䪚,“那你继续和明教保持联系,那个唐青山,朕亦暂时褍不追究他,不过今日之事要怎么收场,朕还要思忖一番,你且稍等片刻。”

      憁朱棣在御书房里来回走动时,徐皇后到了꾽。

      在沿途听狗儿说퓋过状况。

      进门就直接说,“陛下,当日上元大火时,殧臣妾确实是阴差阳错,牵侰了个小女孩,后来那个小女孩交给了黄昏。”

      朱棣颔首,“皇后不必多说,朕已知晓,请你过来,只是走个形式。”

      徐皇后嗯了一声后,立在一旁等着。

      许久。ꝡ

      朱棣才重新回到椅子前坐下,看着殿外,可惜看不见梅殷和纪纲等人᳇,道:“梅殷出手了,意味着他已经坐不住,这是弄倒他的机会。我就给你说了罢,之前我有个想法,不管你̀是不是明教身份秪,都先杀澣,包括吴溥、杜金明等㒌人,然后给你们洗白,再用一个栽赃朝臣致使重臣蒙冤的罪名将梅殷的官职给下了,你虽身濁死,但能留得清名在史书,也不吃亏。”

      否则朱棣会这么轻易相信刘思清和张扬的话,连身份都不查证就直接审问黄昏,黄昏无法解释就要砍头?

      明显是就此事将计就计。

      损失的不过是一个臣子,却能解决梅殷。

      黄昏心中暗凛,这才是永乐大帝的做事风格,为达目的不拘小节。啞

      话说,你妹的不吃亏啊!

      老子吃亏大了。

      清名有个屁用,命只有一㮞条,况且老子不死一样的青史留名,甚至更煊赫。

      朱棣继续道:“不过你的成功自救,让朕明白了一个道理:弄倒梅挪殷是一时之功,有你辅佐朕㉅,是一世之事。你要体谅朕,现在淇国公成国公和驸马王쿨宁等人,在立储一事上蠢蠢欲动,削藩的事还没着落,又听从你的建议准备组建舰队下西洋,事情太多,朕想早点肃清朝堂,才有余力做其他事。”

      턕黄昏:“……”

      我体ო谅你妹,老子差点被你砍了。

      朱棣起身,学那读书人雑,竟诚恳的对黄昏施了一礼,“今日之事,是朕欠缺周全考虑,差点令朕之股肱蒙冤,朕心甚是愧疚,你放心,朝中议论对于你形象的影响,朕会消除。”

      天子ꩰ道歉!

      黄昏还能怎样,尽管心中有䒶心结,表面上还是得和和气气,今天的㪫事情,以后再报复给朱棣便是。

      古往君臣,有几个是完全没有矛盾的?ꏖ

      不过朱棣这个道歉没有实际利益,黄昏立即说道:쎷“陛下乃一心为国,为大明的千秋江山,微臣受的这一点点委屈在大明的万民安康之前,不值一提,只是苦了臣那未过门的媳妇儿啊……”

      不说还好,一说此事,朱棣就觉得堵心。

      本该是我的媳妇儿……

      ᨬ被你小絲子截胡了。

      嘌得了,老子作为君王,大度一点罢。

      朱棣轻뮴声道:“现ꬩ在梅殷亲自入场了,䏾接下来恐怕就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你说要不要把匃我那几个侄儿和侄孙给——”

      后面的话不好ꑯ说。

      黄昏摇头,“可以找个借口,但不必实施,瞘消息一旦传出去,梅殷佐肯定要垂死反击,只要他反击,就是自掘坟墓。”

      朱棣嗯了一声,“我也这么想的。”

      屁!

      他其实是畧真的想杀朱允炆那几个兄弟和둌朱文圭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