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早就想在公司电梯要你了

      随着陆羽在这摇晃的擂台上早已是寸步擿难行,在那道翠光指射向自己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没有避开的方法了。㹌

      避不开,那就只腡能硬抗了。

      陆羽在翠光指冲向自己的同时,他的双手突然旺来回交织出来了一片虚影薩。

      “轰!”

      随着翠光指来到陆羽身前,一道爆炸的轰鸣声就此响了起来,当一旁擂台上的陆瑶铃面露担忧神色的时候,一直注意这方向的陆道儒的嘴角再次⓴翘了起来。

      那名连续施展了两道神通的十级陆家弟子已经气喘吁吁的半蹲在擂台上面,原本摇晃不止的ᒡ地动神通鿲终于因为他体内元力的不足而停止。

      ↽ “还没有结束么?”睆他不由的看向擂台下面。

      却发现那本应该宣布结束的老师依旧站在擂台下面。

      “难道说!”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不可置信的念头。

      与此同时,那道因为翠光指轰击而形成的烟雾ᐐ中,一道人影突然窜了出来!

      陆羽!

      这怎么可能!

      在那名十级陆家弟子的眼中,陆羽不过六级的元力修为怎么可能接的下来一道翠光指?

      然而就是当陆羽冲弾出烟雾的时候,擂台底㧮下的那名老师却轻声道:“六级元力修为竟然样能够释放明光罩……” 

      明光罩,陆家基础神通之中防御性排在第一的神通,因为其防御性的出色是陆家弟子防御神通的首选,但因为其需要复杂的手指牵动体内元力的施展以及需要消耗的元力甚大,所以很少有弟子会真正的修炼有成。

      䕠但是陆羽刚才双手交织的画面,正是明光罩的手法!

      然而六级的元力才多少?怎么看可能抵挡得住十级元者施展的翠光指呢?

      就在这位老师脑海中一片疑问的时候,陆羽已经成功将对手制住呱。

      ʩ “胜者!陆羽!”

      随着老师来到擂台上宣布陆羽的胜利,陆羽这才一个没站稳的坐在擂台上。

      吓死老子了!

      陆羽一想到刚才的事情便不由得心悸。

      刚才那一瞬间,他先是双手十指施展明光罩,随即让自己体内原本的六级元力突破,所以在最后明光罩成型的瞬间注入的,是他刚突破以后达到七级时,体内所有的元力剑。

      这也就幸亏是他体内元力浑厚程度堪比转职之后的元者,不然想以七쬭级的元力修为抵挡十级元者的翠光㹁指,那简直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看着坐在地上的陆羽,那名老师此刻也ᗀ已经看出来了陆羽元力等抓级来到了七级。

      ⌤临场突破? 漱

      遨或许是因为七级的ᦝ元力加上翠光指的威力不足? 卣

      地动一直需要动用的元力也不是一个小数目,不过十级的元力水平的确ᙞ有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

      自以为心中得到了答案的老师,在看向陆羽的目光中不禁多了几分赞叹。

      不管那名十级的弟子所施展的翠光指威力如何퓝,那施展明光罩的指法可是做不了假的!

      “这样就进前十六了……”陆羽心头刚生起这个念窵头,突然从擂台上坐了起来,也不管其它擂台进行的如何了,开始盘坐修炼了起来。

      刚才的那道明光罩可是将他体内所有元力都用〦光了!

      陆羽看着自己体内半点也不剩下的元力,忍不住轻轻叹了䪱口气,也不知道这半个小时能够让他恢复㟦多少。

      随着陆羽胜利的同时,᭑原本正开心的陆道儒脸色뼭突然大变㜌,꧆阴沉无比之下,一招将自己的对手打落下了擂台,惹得擂台下的老师满是不满的神圛色。

      像陆軥道儒这样实力远超于对手的情况,每一招留有多少余力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像这种直接ᗄ一招打飞的情况就只有◿一种,那就是陆道儒根本就没有想着留有余地稝的出手!

      同时,在看到陆羽那安然无恙以后,陆瑶铃轻轻一推,自己面前的箤这位八级女弟子知道了和她之间的差距,无奈的选择了投降。

      “道儒这是怎么了?凭他的心性应该不至于这么浮氨躁才对。”那끌名绿裙女子正好看到陆道儒将对手打下擂台ꥠ,不由得有些奇怪。

      窛“应该是因为瑶铃这丫头吧패。”陆修缘ﳤ无奈的摇摇头,他刚才其实也注意到了自己这位孙儿的不正常,但是因为陆道儒看过去的方向正好是陆瑶铃的擂台,而셮陆羽正好在陆瑶铃擂곊台的旁边,所以才让他错以为自己的孙儿一直注意的是陆瑶铃。

      “说来也怪,明明他们俩一块从小一起长大,为什么瑶铃就是对道儒廻没这方面的意思呢壡?”蓝衣中年男子忍不住摇了摇头,随口说了一句。

      砜“陆鸣沉,你什么意思祳?”在他们⒦七人之中年纪最大,看上去应该有五十岁的左右的ど老者忍不住怒视的看着那蓝衣中年人。

      “我家瑶铃喜不喜欢难道还需要你允许不成?”

      “袁叔莫要着急,我又不是这个意思!”蓝衣中年人连忙解释了好几句,这才让这位年纪最大,脾气却是最大的老者安静了下来。

      “袁叔您也放心,只要瑶铃不亲口承认,我也绝不会逼迫她做不愿意的事情。”陆修缘知䶍道老人这突如其来降的怒火到底是为了谁,觝连忙出来表达自己的意思,已经相当于给老人吃了颗定心丸。

      老人这才满洅意的点点头,闭上眼睛像是睡着了一样ꘒ。

      该死的家伙!

      陆道儒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愤怒过。

      陆羽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四代弟子,即便他从陆庆宇的口中得知陆羽体内的元力浑厚超过了同阶的陆家弟子,但说到底,不过六七级修为的他,又怎么可能跟陆道儒他这个陆家的天之骄뻺子相提并论?

      若不是看他和陆瑶铃之间太过于亲密鼤,他叚甚至连多看一眼这种普通弟子的兴趣都没有!

      但是既然陆瑶铃在对待他俩的态度已经截然不同,那他要做的就是让陆瑶铃看到她有好感的陆羽跟他比起来是如何的不起眼,让她亲眼看到他们两个之间的绝对差距!

      想来让陆瑶㛻铃看清楚陆羽和他之间的距离以后,应该会对他青從睐有加的吧?整个陆家也只有他,才配得上陆瑶铃ள!頕也只有陆瑶铃,才配得洌上他!

      随着这种渐渐开始扭曲的心理,他第一次在老师面前动用了自己身为陆家嫡长孙的身份,让其中一位老师故意安排了一位修炼到了十级的弟子成뷐为陆羽的对手。

      但是陆羽竟然赢了?

      他凭什么赢?

      愤怒之下,他的确需要发泄的对象,所以自己珱才会如此失态的将自己的对手打落擂台。

      然而刚刚才煽有所发泄的他,竟然看到了什么?

      他竟然看到陆瑶铃在击败对手以后就这么来到了陆羽所在的擂台,在陆羽旁边就这么坐着看着陆羽?

      她明明知道自己对她有什么意思!

      可恶的陆瑶铃!

      큫随着半个小时的恢䎶复时间过去,陆道儒已经想好了自嵧己如何整治这个叫陆羽的弟子了。

      他不是临场突破了么?不是靠着武技打败了一名九甫级元力的弟子么?

      那他敢不敢和他!和他陆道儒亲自比试一场!

      ꃎ 随着陆道儒心中的这个念头越发火热,在当陆羽恢复好睁开眼以后,他径直朝着陆羽所在的얣擂台走去。

      “道儒这是要做什么?”陆修缘虽说是陆家的族长纵,但陆道儒身为他最疼爱的孙子,自然也不由得会多关注一些,但是当他看到陆道儒走滜过去的方向时,有뷀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原来是争风吃醋的事情。”中年雩蓝衣人摇摇头,对这些小孩子之间的打闹并没有多少兴趣。

      “都是从这个年纪过来的,别说的你们几个都没有这种小气的时候。”绿裙女子看上去很是偏爱陆道儒,但不得不否认,这话的也比较公道。

      谁都有年轻的时候,谁年轻的时候还没有个喜欢的女俈生过?

      陆修缘也点資点头道:“你说的对,可能是我对道儒的期待太高了,却忘了他今年也才不过十四岁。”

      “只是这种小孩子之间的打闹,不知道是否今后会对他们产生影响。”刚才还闭着眼睛的老人突然说了这么一句,随后再次闭上了嘴,好像这话根本不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㸂一样。

      陆修缘的目光再次变得微妙起来。

      温随着陆道儒来到了陆羽所在呈的擂台,陆羽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陆道儒,说句实话,他对陆道儒也并不是那么的喜欢。

      虽然平常的时候,陆道儒对周围的陆家弟子还算是不틺错,但是陆羽两世为人加起来三十多岁的心智自然是能够看得出来,他只是在伪装成一个嫡长噿孙该有的担当和温和,其实骨子里是个非常自私的家伙。

      可能他对于自己所认同的人会很好,就像是陆玄才,比陆道儒明明小了两岁,但天赋却比他还要好,可他却聎没有任何的嫉妒,反而很是照顾自己的这个亲弟弟。

      这样想来,陆道儒其实也只是一个习惯了自己现有位置的普㦓通싹人而已,一样有着自己的喜好和愤怒。

      只是当这愤怒来到了陆羽的身上,陆羽自然是不会就这么看着自己被欺负。

      ꅬ “没想到歧羽弟弟竟然已经来到前十六的位置,不ಕ如这下面一轮,和哥哥我打一场怎么样?”

      陆瑶铃听完便要开口,在她眼中如果真打起来,结果一定是陆羽的胜利!

      但是陆羽已经跟她说了很多次,他不会因为这一个举荐的资格而跟陆道儒去争去抢,毕竟他只是一个毫无背景的陆家弟子,而陆道儒却是堂堂陆家族长的嫡长孙。

      也就是说,即便陆羽能够赢得了陆道儒,在最后也一ፂ定会用其它的方法来让自己成为那个失败者。

      所以,陆瑶铃想要制止陆道儒的约斗,甚至她都已经做好为陆羽出头和陆道儒一决高下的准备!

      但是⹉她却看到陆羽对他做了个不要出声的手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