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暴的纯情

      三天后,天池峰上。

      李乘风解开小啾啾翅膀上的封印,这货兴奋的叫了一声,然后便展翅而起,飞上了天空。

      “啁!~啁!~”

      飞在天空中的璖小啾啾在云层中撒了会欢后,便盘旋在李乘风的头顶,对着他叫了起来,声壡音中充满了挑衅的味댑道。

      ㋧ 自从李乘风学会了御剑术之后,小啾쒠啾几天来都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他在天空中翱翔,现在终于能飞了,这货竟然胪第一时间就想李乘风发起了挑衅,一点身为交通工具的自觉都没뵎有。

      王者回归的小啾啾此刻那小眼神仿佛在说:愚蠢的人类,天空终究是本大爷的地盘,不服来赛一下啊!

      李乘风∞抬头,看着它大声道:“傻鸟,别得瑟,从这里到缥缈峰,我让你先飞三百鄋里,要是핦你赢了,簃我直接给你銭三坛白玉烧,要是输了,一年内都不准喝酒!”餮

      白玉烧可是小啾啾的最爱,平时卖萌撒娇쥛一个月也最多只能喝一次,这回ᚌ李乘风一下子就许诺三坛,这货当时就兴奋了,膨胀的自信让它本就大不的脑仁急速缩小,完全忘记了李乘风御剑⓳飞行的速度。

      “唳!~”⩿

      听到李乘风的话,小啾啾顿时激动的大叫一声,然后翅膀一挥,朝着缥缈峰的方向疾驰而去。

      天山北麓和南麓相距六百里左右,小啾啾全力飞行的萐时速大概是八꼿百里,伤势刚刚痊愈的情况下至少也有ꥄ六百里的时速。

      郺李乘㖞风算着时间,等了半小时后,他翻手拿出纯팛钧剑,然后单手掐诀:“天清地灵,神道无名;一炁长存,御剑飞行!驪”

      嗡!~

      빤纯钧剑脱手而出,悬浮在李乘틗风身前,他脚下轻点,飞身跃上纯钧剑,旋即心念一动。

      ౔ 铮!~

      ꧫ伴随着一声剑吟,李乘风的身形化作一道剑光冲天而起,如一道白虹般朝着缥缈峰所在的位置破મ空而去。

      大约十分钟后,正在全力飞行的小啾啾已经能从高空中看到缥缈峰的轮廓,它感觉自己已经胜券在握,更加兴奋的挥动翅膀。

      这时,一道破空声从背后传来,小啾啾闻声转头,只看到一道白虹从自己头顶划过,一闪而逝,眨眼间就去不见了踪影。

      小啾啾看着那道白虹消失的方向,脑子里突然䎎涌现出这几天李乘风御剑飞行时的画面,更恐怖的是,⇻那个画面在它的意识中逐霪渐跟刚才那道一闪而逝的白虹逐渐重合了起来。

      “啁!~”

      ꮻ 终于意识到不对的小啾啾发出一声哀㣛鸣,然后更加卖力的挥ㅪ动翅膀,想要做出最后的挣扎。

      缥缈峰上,灵鹫宫前。

      一道剑光从天而降,落在了灵鹫宫的大门前,ꛜ正是御剑而来的李櫳乘风。

      ᇽ李乘风粒降落后,挥手收起纯钧剑,他本攳想抬头看看小啾啾䈱飞到了哪,却发现灵鹫宫的大门被人打开了。

      “难道有谁回来了?”李乘风看着被打开的灵鹫宫ꛙ大门,皱了皱眉,然后提步走了进去。

      灵鹫宫这几年来,都只勤有李乘风一个人在,而他不管是出门还是回来,一般都不走正门,而山下天风៥洞那帮人껹就算是每个月给李乘风送来日常用度时,也只能送존到断崖那里,从来不敢私自上山,所徤以灵鹫宫的大门一般都是紧闭的状态。

      现在灵鹫宫的大门突然被人打开,李乘风估计,௟这要不是仇人打上门的཈话,应该ꘔ就是自己那便宜师父或者几个师兄师姐里面有谁黿回来了。

      砒 走进灵鹫宫的大殿,李乘风先떭是闻到了一股酒气,然后他湯就看到有一道消瘦的身影显正瘫坐在大殿的角落。

      “二师兄?”李乘风仔细看了一眼那身影,发现这醉汉竟然是홽自己的二师兄,无崖子。

      㯝 此时的糸无崖子和李乘风印象中的二师兄简直判若两人,他一头长发散乱,衣冠不整,怀里抱着一个酒坛,浑身릘都散发着冲鼻的酒味,俨然一副烂醉如泥鿪的醉汉姿态,那里礳还有半点逍遥派未来掌门人的风度。

      뵉 “真的是你,二师兄。”

      樍 确认了眼前这醉汉就是自己的二师兄无崖子没欋错后,李乘风便快步走上前将껹他扶了起첟来,发现无崖子此时已经醉的没蕊什么意识后,便将手掌安在他的后心,运起真气渡进无崖子体内鑧,将他身体㌨中的酒气驱散。

      “嗯?”酒气被驱散的无崖子马上苏醒了过来,当他看到⭸自己正被一个‘㌴陌生人’扶着时㜱,原本还有些朦嫋胧的眼睛顿时一凝,而后周身真气鼓荡,将₋扶着他的李乘风震退,一脸警惕的问道:“你是谁?”

      “……”李乘风无语,然后一脸无奈的看着无崖子,道:“二师兄,你看清楚,是我,你小师弟。”

      “小师弟?”潶听到李乘风⻀的话,无崖子这才放松下来,然后仔细的看着眼前这温润如玉的倜傥䊳少年,终于从那帅气的轮廓中找到႗了一丝自己当年那个小师弟的鍁样畃子,这才彻底放心下来。

      无崖子确认了李乘风的身츈份后,先是整理了一下自걶己的仪表,然后才走上前来,拍了芚拍李乘风的肩膀,轻叹一声,̬道:“几年不见,小윸师弟ꨛ你也长大了。”

      ‘这话说的,也不看看你们一个个都离开多长时间了。’⊶李乘风在心里抱怨了一句ཱ,然后看着无涯子,问道:“我这是正常情况,倒是二师兄你,几年不见,为何刚回来就醉成这番模样?”ඎ

      “这个……说来话长。”无釈崖子眼中闪过一丝尴尬,然后试图转移话题蓳,道:휸“小师弟,这些年쇷师父和大师姐他们可有썔回来过?”

      他没有问李秋水,毕竟李秋水当初就是追着他一起下山的,他肯䙴定知道李秋水的情况,匿而且他这次回来,和李秋水也有着很大的关系。

      “没有。”李乘风双手一摊,道:“这四年间,二师兄你是第一个回来缥缈峰ꯒ的……哦,对了,三年前我曽下山见过大师姐一面。”

      殏 䖳“哦?大师姐她可好?”无崖子马上问道。

      筭“嗯,好的不得了,现在整个神州武林,艋恐儉怕没几个人不知道咱大师姐的名字了。”李乘风笑了笑,然后把巫行云这几年的大괡概౤经历告诉了无崖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