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欲丝袜

      一楼有通向地下的电梯,那里是䆽是员工们的临时住所。

      “虹膜识别成功,欢迎您,林凌先生。”不带感情的AI声传来。

      林凌来到Ḻ地下三楼,走到某扇门前,“粗暴”地踹开,看着床上被子鼓起的一个大包,大步流星走上前掀开。

      其中뻝趴着一个和林凌年纪差不多的青年,身体面向下方,身体蜷缩一团,嘴上留着口水,呼噜声震天动地。

      林凌从퀂下面抓着他的衣领,把他从床上拽下:“魂淡,还TM睡!”

      对方被拖到地上,然后……呼噜声还頓在继续……老

      林凌头上青腣筋渐起,抬起右手对准青年,手崧掌握拳。

      青年好像被分割离这个世D界,明明能看到人影,却感受폳不롟到气息存在。

      空间隔离,就连空气也无法交互。

      沈墨的脸渐渐发红,接着泛紫,突然睁开双眼惊醒,慌︺忙看向周围。看到林凌便挥起囘双手敲打无形的“门”,张蟒大嘴,似乎在说些什么。可是,声音⋀也透不出来。

      见状,林凌解除了隔离,并在对方咳嗽缓气的时候没好气뷝地说:“走,有活儿干了!”

      “咳咳!队长,你搞什么啊?”

      “收拾ጁ东西,去北区,黒鼠街줔。”言简意赅。

      谁知一听黒鼠街,沈墨表情就瞬间凝固了:“那什么,盙我就不去了吧……”

      “想什么呢,没有你,我훒非得被那些黑社会扒了皮不可。”

      哼,谁扒谁皮可说不准……沈墨心里嘀咕,嘴上还是在倔强:“不去就是不쯕去,那地方太晦气了,谁去谁倒霉。”

      ꇪ 㤠“哦——真不去?”林凌眯邥起眼。沈墨感觉䘮背脊发凉,打了个哆嗦。

      “我沈某绝不屈服强权薗!”

      “很有軇骨气!”林䰸凌“称赞”,然后再次瀾举起右手,打算故计重施:好好待在里面吧!㮜

      “哼哼,同一招对外怎么可能管用ൊ!”沈墨从地上跳起,闪到门口,准备逃离房间。 銷

      这鵔个枚“闪”可不是夸张,是真正的“闪”了,看不见行动轨迹,身体瞬间消失,瞬间出现。

      不过林凌对此早有预料,迅速ﮑ转身,反射般伸出另一只手,轻喝:“关。”

      愃“给我跑?”他戏谑地笑道,左手拇指鐫无名指回弹,“回!”

      正要开门的沈墨好像撞到了弹簧垫一样,身体被击飞了回来。

      䅋但他也没放弃,发出了杀猪叫一般的声漙音:“队长㘟,你逼我的——”鶀

      身体迅速“分解”,化作一束束光芒,疯狂朝门口涌去。

      “都说了老子不去了!”

      林凌神情稍微正经了一些,双手十指相扣,溏身体以一种倓怪异的角度扭动,随后也消失在房间里。

      瞬移,哥也会!

      大楼外汤的小巷子Ö里,一道道肉眼难见的细小光束汇集,渐渐显出一个人影。

      “还好跑的快,这段时间先去避⪴避,别回公司了……”沈墨心有余悸。队长的异能天生ع克制自己,要是对方完全发挥,自己肯定没有机会。

      正想着,周围ᓻ空间又产生了“熟悉”的扭曲,ף沈默脸色一变,櫍打算再次分解身体逃᳼跑。

      䧤 结果,光束都撞到了银白色的墙壁剰上——鲡又回到房间了。

      空间ખ置换,沈墨面如死灰,他对这招无比熟悉。

      “都说要你去了,”林凌再次开门进屋,表情又贱了起来,“我就是逼你了,怎么样呢?”

      见状ク,沈墨干脆颓废地坐在地上,刚才异能的使用已经让他有些消耗,现在还想跑的话估计够呛。

      “反正我就是不去,你看着办吧!”他耍起无赖。

      “回来给你加工资。”

      “哼,回不回的来再说吧。”

      鰞 “్给缪你换一间更好的房间。”

      ⊊“现在这间就挺好的。”

      ……

      威逼利诱了十几分钟,沈墨就是油盐不进,林凌也有点恼怒。

      “你不去的话開,就让老板训㲖练训练你。⁗”他掏出“杀手锏”

      老板,即林息,公司的董事长。同为空间系的异能者,他比林凌要“恐怖”多了。想起㳶初入公司被其支配的恐惧,沈墨不由得咽了口唾沫。呗

      燈“呵呵……他才嶥不会答应你呢……”他抓住最后一根稻草。,话音未落,他就听到了一个让他心碎的声音。

      “嘛,在这种事上,我也不是不能插一脚。”林息独具标识的声音从楼上传来,像是透过层层阻隔,听起来有些空洞。

      林息眉毛一挑,一是他没想到林息会在这时候帮自己一把,他还以为那贱人巴不得自己一个人去执行任务呢;二是没想到身在地面上,林息却可以感受到这里发生的事并且过来传话。他自问做不到,至少不能相隔一百多米还能听到对方⾔谈话的内容。

      不过对ⲛ方“乐于助人”,他也顺水推舟。

      “Look。”林凌撇了撇嘴,对沈墨说。

      힇至于后者,此时脸色已经灰得不能再灰了,他也没想到这两个臭不要脸的会狼狈为奸、鸡鸣狗盗、狐朋狗友……阮无耻至极。

      林凌可听不到沈墨的“咒骂”,事已至此,他转身就想离开房间,留下一句“自己看着办,给᥵你五分钟时间”。

      他知道沈墨ᜩ会做出“合理”的选择的。

      “喂!你先把‘种子’拿走啊!”沈墨大叫。

      种子,即林凌在刚才交手时在他身上留下了异르能痕迹,只有这样他才能迅速定位沈⚬墨的位置并把柵他带回来。

      而‘种鶁子’虽然对接受者没什么危害,但是一想到身体里留下了别人的什么莺东࣪西,就感觉哪里怪怪的。

      带上门ệ前,林凌挥了挥自己的左手,上面是一点银白色飮的光芒:“早就取出来了。” 將

      林葻凌走后,沈墨先花了两分钟发呆、哀叹、ሔ抱怨,然后才不情不愿地收拾行李。꠻

      哎,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所为,对抗强权什么的就先放放吧……

      半小桞时后,卡卡特市东区空中电车站。

      两个屘面貌帅气的青年正在候车,只不过一人笑᠏容满面,一人愁眉苦脸。

      “所以说,我Ψ们只要把丢失的物资找回来就行了吧?”沈墨苦涩地问。

      “当然——不是,还要把把幕后搞鬼的那个小贱人抓回来。”林凌欢快襅地答。

      “真麻烦。”沈墨抱怨,“屁事越来越多了。”

      “都是政府那帮人没事找ⱜ事。明明需要我们一起救灾,又看我们不顺眼,天天想着给我们使绊。多大的事都要拿出来说,”林凌看似无所谓地解释道,“自己治安不行,就是想打压小白家罢了。”

      “哼,迟早要给Ở他们点教训看看。”沈墨愤愤道。

      聊着聊着,电车运行声越来越近,一个庞然大物靠近车站ڄ。电车完全悬空,离地面十余米高,윅需要通过楼梯上车。

      ⪥虽然읮二人都有短时间位坍移的能力,但那对身体、精神的消耗和负荷都非常大,而且妈只能进行短距离的移动,所以他们还是选择现代化一些的交通工具。

      “各位乘客你们好,欢迎乘坐KZ-19次列车,本次列车由졼东区卡卡特市开往北区乌首市……”

      “走吧。”林凌拍了拍沈墨。

      随着电子音响起,二人不再聊天,站起身,随着人流上车。

      黑鼠街,不,整个北区,即将迎来两个“混世魔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