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皮日记下载

      洛城,长清浴场。

      虽然已经到了初夏,但是长清浴场的人依旧没有少起来。宅

      洛城附近有洛河和伊河可以洗浴,但是河水毕竟比不上温泉那样温暖宜人。

      栏 薛铃像往常一样订下一个包间,走入锁门宽衣解带,顺便将ᶚ整个身体浸泡入温热的泉水中,那一瞬间四肢百骸中传来的舒泰感觉,让人有种人活着就是为膏了᎛此刻的感觉。

      在温泉中薛铃伸出一只手臂。

      茦 手臂雪白光滑,是一큟只久居深闺的大小姐的手臂,但是在薛铃默默运气之下,这᳘条手臂慢慢裹上了一层淡金的色泽,就好像蒙上了一层金粉。

      这就是少林金刚不坏神功。

      自从那一日空悟将金刚不坏神功的功法种子传入她的体内之后,薛铃࿕就有了修炼金刚不坏神功的根基,再配合上相应的秘籍,包括那些心法和修炼动作,如今不过小半个月,薛铃的金刚不坏神功便有小成,虽然说罴不能像空悟那样全身金刚不坏,力大无穷,但是薛铃已经可以让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灌注金刚不坏真气之后,临时达到金刚不ׅ坏的效果,而不是像当初被猛虎袭击一样,只能够依靠内功种子的自㬠动护体。

      襎或许텒从某种意义上,薛铃现在已经算是半吊子的三品高手了。

      想起来还真有点荒诞。

      端午小和尚첞在店里住的还好,他銃现在已经逐渐接受了自己其实可能是一个ݗ女孩子的事实,甚至也开始很喜欢自己女孩子的扮相,对此薛铃有些焦急,曾经专门和方别说过,但是方别的回答却让薛铃哑口无言。

      方别⭗说:“既然佛门认为万法鑕空相,红粉骷髅,那么皮相男女,又有什么分别?如果说端午未来真的是注定成佛的高僧,那么他就如何会介意这些?”

      “如果他佛性到此为止,那么我们也无能为力?”

      这一瞬间,薛铃真␨的感觉自己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綞不过目前端午好삾像还挺自得其乐的样쫆子,每天欁在客栈端茶送水,成了方别的得力助手,顺便方别还教了他ᵐ“正确”的说话方法。

      嗯,现在端午的萝莉音真的说的是又清又脆,间或软糯娇甜,听得薛铃都有㣗些羡慕不已。 

      䑅 聾 什么叫做雄兔脚扑朔,什么叫做雌兔眼迷离。

      古有花木兰代父从军女扮男装巾қ帼不让须眉韽,仅有端午混迹客栈女扮男装嘏敢笑娇儿不够娘。

      这个世界太崩坏了。

      这样想着薛铃䒑就忍不住默惎默捂脸。

      Ŀ不过,端午已经ⱌ十一岁了,少则一年,多则三年,他就会发育了,到那个时候长出胡须喉结,又变声的话,这个女娇娘就扮不꼈下去了。

      但或许也用不了那么久,让端午女装本质上是为了躲避可能的危险和追踪。

      而眼下连与端午有过一面乃至于几面之缘的宁夏和黑无都没有认出来,那么可以说是基本保险了。

      当然,直到现在,宁夏和黑无依然住在霄魂客栈里面,薛铃和这里啊抬潊头不见低头见的,不过ﱶ渐渐熟悉之后,之间的敌意就츍没有那么重了,尤其是黑无,原本薛倎铃对于黑无是很担心的,毕竟当时和空悟战斗的时候他的野蛮和狂躁给了薛铃很深的印象,更何况武功也是能排天下前列的高手。

      不过不知道为啥,这几天却乖得不得了,可能是因ᬐ为ꟺ伤还没好的缘故,总之每天和宁夏形影不离,偶尔出去逛街,更多的时틙间就是呆在自己的客房中养꤆伤修炼。

      对检于宁䉶夏憭为什么阹还留在洛城不走的问题,薛铃其实也是殪有点奇怪的,毕竟眼下空悟已死,没有人知道空悟高僧的溻舍利在方ဿ别手里ꚳ,也没有人知道他唯一的弟子就在霄魂客栈,宁夏如果是为了舍利子而来,那么现⠖在差不多就是到了要离开的时候了。

      可能是因为黑无的伤势?

      薛铃并不能太搞懂。ﭮ

      想到这里,薛椤铃从温泉浴池中站起身来,水珠从身上不住滴沥而下,她裹上雪白松软的浴巾,重新推开了那扇蚠浴室隔间的暗门,沿着暗道向下走去。

      今天,又到了例行述职的时候了。 槔

      敲门,进入,邹老先生依然背对着薛铃,薛铃向着这个老人行礼㎑,㪎这里是黄泉之下,也是这个世界几乎最隐蔽与安全的地方。

      “空悟死了?”邹老先生没有等薛铃开口,直철接问道。

      쿇 薛铃点头应是。

      “舍利子呢?”邹老先生继续问道。

      “我们没有看到什么舍利子。”薛铃回答说道。

      邹老先生轻咦了一声:“空悟死的时候,你们在잲哪里?” ↎

      “因为空悟与黑祀无的籣战斗趺过于激烈,我们在远处躲藏。”薛铃说道:“等到战斗ꍲ结束之后,战场已经空无一人。”

      “那么空悟身边那个小和尚呢?”邹老先生继续问道。

      “同样不见踪影。”薛铃回答说道。

      邹老先生长叹一声,不再过问空悟的事情。

      “你是锦衣卫的暗哨。”邹老先生说道。 鼬

      츆 “我明白。”薛铃点头。

      “你的一뺉言一行都代表着锦衣卫的意志,也代表着쬿皇上的意志。”邹老先生继续说道。

      “⬡我明白。”薛铃点头。

      “你还记得你这次的任务是什么吗?쨖”邹老先生说道。

      “试图查清楚周海天遇刺的真相,找出真凶。”薛铃说道:“并且在可能的ﳩ情况沘下提供情报,将蜂巢连根拔起。”

      “记᠀得就好。”邹老先生说道:“无论任何时候,瞮你都要牢记自己넔的根在哪里,只有根在,树才能活下来。”

      “谢邹老先生教诲。”薛铃说道。

      핰“你䇝可以回去了。”邹老先生淡淡说道。

      薛铃行礼告退,脚步声静静远去。

      当室内重⯘归寂静戸,邹老先生厢才冷哼了一夿声:“女人!”

      “告诉上面。”他低声对着黑暗说道。

      “告诉쫁什么?”黑暗中有人问鵜道。

      㳮“告诉上面,薛铃没有那么可靠了。”

      “或滛者믜说䕏,她从来没有可靠过。”

      “那猳么。”黑暗中人菚问道:行“我们是不是应该将薛铃清除掉?或者说曝光她的身份,让蜂巢将她处决?”

      “做不ခ到那个份上。”邹老先生摇头说道:“薛铃是我们唯一一暻个能够打入蜂巢内部的暗哨,暂时冀没有撕破脸皮,她对我렽们,还有价值。”

      “不过。”

      邹老先生冷笑一声。 㵽

      蚥“仅仅是目前还有价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