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博浪传奇

      一年半前。

      四根形状怪异荒诞的石柱是这座盛满漆黑的房间内唯一存在的装饰,SEA的深蓝色图标晃动着涟漪的泛光,青珐正以右手握拳置胸前的立姿朝向前目所及之处。

      黑暗,

      黑暗。

      猢除了漫天的黑暗淋漓至怪诞石柱的周围,房间内SEA代表的声音以及标志的光有如鲜血般明目。

      【很遗憾,艾弗丽뤛莎并未有如约成为协议会了的圣⚮主。】

      【她在穿上那件黑衣后,便失去了控制...害死许多不该뮦死的珍贵生命。】

      「是。」

      青珐瞳目无神,凝视着无边漆黑的前方,少女的心中与那沉静似死者ᴈ的ᑒ脑内汪洋里正在掀起凌乱的回忆波涛。

       青,我相洰信我这个选择是正掺确的。

      혽 뢜【...这是很难去避免的事故,望青不要因此事而耽误了圣躯.青龙的适能测试。】

      「是。」

      她最后一次셴在我的眼前,脸上仍旧是那不会去改变的微笑。

       她说,她相信自己的选择不会有错。

      成为阿特拉斯协议会所期待的圣主.夏亚,让巴巴托斯与我们和平共处。

      【只可惜,如果艾弗丽莎㰰成功的话。】

      【嗯,如果那个丫头成功⺁的话,我们就能借着她一网打尽巴巴托斯了!】

      【而且还能借助着圣主的力量,用来加텬大我们SEA与阿特拉斯协议会的威信!】

      【这样的话,赛璐安娜就刏应该可以听话很多了吧...但没有办法的事情,谁能想到本应成为傀儡圣主的丫头居然会失控呢。】

      「是。」

      不单止是巴巴托斯的和平,她也更相信自己可以凭借着这强大的力量,去改善这个世界,去让所有人生活在没有歧视与罪恶的公平世界。

      啊...我真傻。

      我相信了她。

      ..谢谢你,青。

      很感谢你能支持我的选择。

      諓 她依然挂着笑脸,身后的朝阳是如此耀眼璀灿烂。

      不只是她,还有我、

      我也相信她能够改变这个世界。

      ꍞ 【青,这件事故就这么告辞一段落吧。】

      【没错,而且青没有把真相告诉给艾弗丽莎,至死都没有。算是很茇出色的完成了组织赋予的使命与任务!】

      【对的对的,可能艾弗丽莎都没有想到过吧。即便她不会失控,她也终将难逃一死的呀。】

      「是。」

      哈..

      眼泪?

      我没有眼泪在流。

      你就安心去吧,丽莎。

      当时我是这么跟她道别的。

      什么事情都不说,只是一眳昧地去鼓励她。

      嗯,鼓励她、

      去送死。

      时间点:现在。

      朝阳的光溜进了这所秘密据点的窗内,接收了一整晚情报资料的青珐已如疲絖乏的烂泥般,散落在了包裹全身的地毯上。

      仅仅是小睡了半会儿,就做了这么一个不愉快的梦。

      想到了这里,青珐不知觉地浮起一阵苦涩的笑意。

      少女起身,迎接着黎明,双手推开了堆积在毯子上的电子设备以及成彺山高的资料纸片。

      娷 这些全都是由安德里卢那发过来的,有关于SEA的重要信息。 죥

      「知己知彼..」

      倒了一杯热咖啡试늘着打醒精神,可身体真的是劳累到一定的程度,行一路都步履蹒跚。

      见此状,只好罢休倒咖啡的삅心情与行动,重新躺回了毛毯上,身后的长发盖至腰间。

      清晨刚醒眼所未经打理的发丝凌乱成麻似的挠痒着青珐,但就连几步路的倒咖啡都办不到,又怎能去整理好那比咖啡还无关紧要的头发呢。 鑉

      「反ꋤ正今天也没什么事吧...」

      茂川文学网

      一名尚显稚嫩的男性埣嗓音冲进了青珐意图去偷懒的意识,黑发的美人起身就是一击拿䏏着一大叠资料怼他脸上。

      「看..这,这不全是力气嘛....!」

      「嗯,还挺合适我的。」

      托씕了托无框的眼镜,与青珐一致为黑发的少年递给了譒她那杯未能去满足的起床愿望。

      「咖啡,热乎的。」

      不客气地接过手上,青珐就连感谢的言辞都不打算去麻烦,整个人姬又埋头进入了成堆的资料库里。

      为了联络更多的人,为了不会有万无一失的行动,单止靠一个艾尔团是不够的。

      对方是SEA,那种㨻老狐狸一定得用上百分꺑百的精神去迎战。

      「这些都是团长发过来的?」

      「是的,一万个为什么的叞青芸。」

      「没办法的嘛,姐姐..」

      作为青珐的弟弟,青芸、

      没有多大的本事,揎却唯独热衷于用脑,当然。

      用脑也要用在合适的地方,所以宮在大多数时间里,青芸一直都是啃老族的状态。

      说是混吃等死,也不是很合适。

      但说是懒惰,他︸却有独一道的圣人见解。

      很无奈,就连青珐都懒得再去管教他的习性,就着自己的弟弟青芸过了数不清的浑浑噩噩。

      「什么叫没办法,你看已经有很多人支持我们了。」

      「话说我们的人...嗯,高塔地牢的深层骑士基本已经渗透了。」

      听到这个喜出望外却又意外不解的消息,青珐不知道是要以什么表情回应。

      像是很不感兴趣地哦了一声,青珐盯着电子屏幕打问道详情:

      「是全部的骑士吗?」

      「总得是有老顽固的,例如黑骑士.莱尔德就不可能会被渗透。但其实也不算是渗透,大多数骑士本就对艾弗丽莎的死深感不平亦或是对那年的战争不满吧。」

      「你是在用民族恩怨来连结不同目标的心吧?真是有够阴险狡诈的,不愧是青芸。」

      听闻到狡诈阴险一词,青芸服输地抱拳道:

      「我可没组织暴动㓊行动的姐姐有果敢,再说了..又是圣躯.青龙的适能驾驶员又是SEA的高层青睐,怎么说也是姐姐你更阴险啊。」

      「...或许是吧。」

      青藣珐心不在焉地查阅着,直到青芸上来指正她已经看过这䊇些情报资料了。

      空出来的掌心抵着额角,青珐干笑着答应道自己原来是太累了。

      不过自泒己的弟弟却不那么认为,喝下了半杯的咖啡而青珐则一口未动。

      「做什么很糟糕的梦了吧?」

      犪 摇摇头,听见弟弟说起梦这一词就很不赞同的青珐合上了电子设备。

      핓 「那不叫뎷梦..那是事实。」

      语毕,终于注意到时间在走动的青珐准备起身洗쑄漱更衣,毕竟还有与01的约定在先,自己也不能呆在这里一整天。 뙑

      「你是要见那个他吗?」

      「嗯,是的。」 ꗇ

      「具体情况跟他说了吗?」

      茂川文学网

      「他难道不会害怕吗?毕竟这跟要ꀊ他去死没什么区别的嘛。」

      뵎青珐顿了顿,随后缓和了几秒便披上毛巾,面色沉重地将视线专注到镜子里边。

      「.ᄁ.我不会告诉他那些的。」

      「那你这不是在骗他吗?」

      ⧕「묪也许是吧,但这都是为了计划。况且...他根本就不是他,那个人已经死了。」

      没有再去说些什么,青芸收拾好在桌上残留的垃圾,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朝阳的光撒落在这间拥挤狭小的设施里,窗外、

      是二十一号都市逐ᐩ步褪去夜的深沉,焕⢯发黎明的䤐光华。

      可不知道为什么,青芸却觉得喝偳惯了的咖啡开始苦涩,常见的黎明有点刺眼。

      「尽是谎言,要说是人们全戴着面具,还是面具习惯待着生物的脸上了呢...我啊,是真的很不疴喜欢现在这样了啦。跟个悬疑剧一样,如果更简单点,直接爽文不就很棒了吗?少动点脑子什么的。」

      뭇握着手中没有咖啡的马克杯,青芸自顾自地笑道。

      那才不是梦。

      那是事实。

      我知道她会死的真相,我知道她成为圣主只能是作为政治的傀儡而活。

      我知道她的选择全是错误,我知道她如果会死,那么我一定脱不了干系。

      ⍛ 但是..

      但是生命往往不会去纠结对错,只会去在乎自己。 

      我在乎那时的当下,如果揭露了她的真相,我会不会死?

      我在乎那时的自己,如果戳破了ݡ她的一厢情愿,我会不会很残酷?劲

      仔细想想,原来一年半前这么去思考过的自己,居然那么像是一个活着的人。

      不过究根结底,还是因为那个名为青珐的自己过于天真了...

      这个世界会为了一个名叫艾弗丽莎的浪漫与愿望而改变,未免太天方夜棸谭了点。

      ᭾ 「抱歉..我原来,应该去救轋你的。」

      我很早就出门了,只是很令人感到惊讶的一点,丝玫比我更早地离开了自己的卧室。

      待在了客厅的沙发上,在黎明都还未闪耀的晨雾时分,专注地沉浸在那本空白的书。

      我看她读的很投入所以就没去᪙打扰她,静悄悄地出了门。

      这鞇,就是01的早耴晨。

      出门异撤常的早,明明今天只有一个中午的约定却感觉那是一整天的相约,自己不能去迟到,自己不能去䜖耽误别人的想法充斥在这位少年的脑海。揟

      应该说是少年ས强制把这些思绪挤进自己的脑神刚经风暴,试图把旁骛赶走,亦或是就这么干脆地忘掉。

      过滤掉。

      一个晚上都在去想,脑不是很容易흶就可以去忘记东西的吗?

      那为什么痛苦的事情还是那么多,悲伤的事情还是没有去减少,我们为什么还是要在即将被时间和自己忘却的事物而挣扎?

      一次次去想,一次次地失眠,所导致自己面色并不怎么好。

      每天隔着卧室中间的帘布都能望见清晨的光过于刺眼,想要去逃避的心可谓是成了活着的第一意义。

      行走在前往“耶稣”的新市大道,01向着两侧常见的建筑去远望了几眼。

      新市与旧市。

      旧市是二十一号刚建立之初就存在的堡垒都市,那会儿܇的二十一号还未ቬ真正意义上的存在,毕竟地震也没有发生,生物生活的土地仍未减少到岌岌可危的地步。

      所故旧市的很多建筑都像是ӽ特意堆积在一块似的,毫无章法的规划,连通着不同大厦间的补丁桥梁,缠绕在大街小巷的电线形如乱麻,本是用来防御工事的都市ᗕ在如今被当作生活的地方,怎样都不会显得自然。

      ᡉ特意做出能够生存的模样,在自己所不能寙及的地步上加入了许许多多不成章法的东西,旧市的街景一直都是以杂乱无章而著称。

      但是新市却不同,新市主要的意义就是为了彰显文明的繁华而建造,不仅楼房瑯规划合理且整洁,还有不缺美感的适应性建筑。

      而建立在新市两侧的ᚾ光离子塔便是新市独具一格的匠工打造,环绕于01此刻身旁的两侧,光离子塔总共分有两쒦座高耸入云的巍峨高塔,接连着塔与塔中央之间的能源通道是一个光粒子凝聚ᶜ而成的数码光能脉冲。

      光能脉冲会在为新旧市区锣补充能源时发出如雷贯耳的轰鸣,宛如远古凶兽的咆哮且堪比烈阳般的᷹光能斑点会直接照亮整片天空。

      但这都是现如今二十一号居民司空见惯的把戏了,无论是多么辉煌的建筑还是发达先进的高科技核心技术,这些都已经与日常ᯝ无法挂边了。

      01离开了光离子塔的中心,光能脉冲尚未启动也不会再⡗去启动的沉入一片死寂。 爸

      整座新市已成为了真正意义上取代旧市的防홝御要塞,每天都会在清晨0点把华丽的建筑下降至地底下庞大的原.防空洞内,然后又会在接近于凌晨时升起,作为时钟一样。

      而前往“耶稣”的新市大道也是慢慢꜔靠着地底下与地板之上分为三米高的距离之间,那股看似微弱却极其庞大的悬浮껷电子磁力,将地板的铁块连接成一座升上去的桥梁云梯。

      这是维道尔告㏜诉我的知识,而且新市现在已经没有一个人往来,是实至名归的新市区。

      死城。

      倚 当01走ⷾ上了云梯的尽头,回眸望向身后没有一个人行走的新市大街。

      锕多么华丽的城市,多么无聊的分区。

      呼...

      呼...

      深吸一口⡴气,01踏向了前去。

      他看着青珐的脸,二人来到了相约会晤的地点,西岸那座古建筑的废墟上。

      茂川文学网

      应该是知道0魡1会去有比自己꟱还多的疑问,青珐很自然而然地接受了他的疑惑。

      「你没有在欺骗我吧。」

      听闻见这个跟小孩子一样无异的问题,青珐也不由得暗然一笑,她抛给了01一个色泽润红如琉璃般发亮的新鲜苹果,爽快地答复道:

      「请你相信我,即便你现在没有路可以下船,但这并不证明我有欺骗你的想法。」

      篖没有接住苹果,而是让苹果差点滚进了人工打造的河流小溪,01很狼狈地跑了回来,一开始自己深呼吸而做足的凝重气势一下子被自㳅己打垮。

      只见青珐看够了笑话似䧒的,收敛好了嬉皮笑脸,神情严肃地向01发出确认。

      㥅「所以你没有任何疑问了,对吧?」

      双뛋目凝神地专注在手中泛光发亮的红苹果,似乎思索了很久也没有得到答案。 愋

      应该说这就是答案与尽头了吧,01满意地点点头,微笑着回应了肯定的答复。

      「嗯,我没有任何疑问了。青」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