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下面能潮湿的小黄文

      “唰!”回答张怀海的是一枚飞舞着的石子。

      蟔“嘣!”还好张怀海身手敏捷,这才堪堪躲过了这枚石子,让其ﶥ攻击到了自己身后的那棵古树上。

       “哼!你们这些新人呐,越来越໌没有规矩了,还没趖有入门,⁓就敢大言不惭的喊别人ℳ为杂役弟子。今天我就要教训教训瓹你们,让你们知道知道什么叫做,师兄。”说着,自称是师兄的杂役弟子,放㕢开了自己的气势。

      “练气七层?”那黑袍男子有些不敢置信的低声说道。

      在修炼界里面,炼气层分为前期,中期,后期三大阶段!

      这练气一至三层是前期,而四至七룽层则是中期,龳八至十层则为后期!

      “不可能啊,我记得在参加考核之前就看过玄玉宗关于弟子划分的规矩里面,修为达到了练气后期,可以直接成为外门弟子的,你篸马上就可以晋升为外门弟子,又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张怀海有些不理解得向着眼前这个自称是师兄的杂役弟子问道。

      那人狰狞的笑了一声:“是啊,我只需要再过两年就可以成为练气后期了,但是,两年啊,我需鑒要苦苦修炼两年,硛但是今天我要是拿到这种草药,顺带的把你们全部在修理一次,那我可就有很大可能成为筑基期的修士了。”

      倒不是这名杂役弟子太过于自负了쨪,팊而是压抑了太久,有些㲖急于먩发泄自己心中情感了!

      “一群练气前期喢的渣渣,再加一个练气五层的小喽啰,今天,我就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做绝对的实力。”说着,杂役弟子突然起身向他们冲了过来。

      苏云仔细看ꀰ去,那名自称是师兄的杂役弟子,脚下的覫步伐并不怎쟴么凌乱,反而带着几分敳章法,看来也不是什么庸人!

      ﴳ 张怀海和那个黑袍青年对视了一㍑眼,他们榹都明෗白,要是自己打不过眼前这名杂役弟子,那很有可能就会折尽于此,前途堪忧!젫眼前最好的方法就是放下以蹓前的成见,先联盟,打败敌人再쮵说。

      “杀!”

      无声交流之后,两人十分有默契的同时左右攻击而去。

      张怀海鍚攻击的是뮎杂役弟子的下三路,而那眉名黑袍青年则是用拳头招呼着杂役弟子的面部。

      而那名杂役弟子像是没有看到两褓人的攻击一般就这样站定在那里,没有丝毫动作!

      但是,就在张怀海和那名黑袍青年心﨑中暗喜,自以为得쾟手的时候,这名杂役弟子动了。

      “㋖哈!”

      只见得这名杂役弟子口中轻喝一声,四周劲气浮动,他的身后隐约有这个模糊的图像显现。

       “虎豹炼体术!”苏云在心丂里惊呼着,쑒自己以前在天道ᢦ宗里看到过这门秘籍的介绍!

      以前的前辈甚至将此术称赞为炼气境界最好的炼体之术,但是张怀海和那黑袍青年并不知道现在自己的瀣处境。

      挼 那杂臚役弟子先是扭转了身形,躲避了下三路张怀㳳海的攻击,而后殷,他的双手并做一个十字,挡住了黑袍青年直奔他面⁁堂的拳头。

      ꡥ “爽!没想到今天我居然能够遇到你们这样的对手?哈哈,来爆试试我硇的虎豹炼体术!”这名杂役弟子大笑之间,举手投足中都有狼虎咆哮之声。

      而后在瘙张怀海和黑袍青年就旧力未尽,꣒新力未出之时,抬手向着张怀海和那黑袍少年的胸前攻击而去!

      二人此刻没有呟任何余力又怎能抵挡住瓽这来时汹汹的一掌呢?

      䘒只见,这二人被杂役弟子锤的向后倒退了几步,嘴角还有污Ǒ血流잣出,很明显是五脏受的伤。

      “走!”黑袍青年知道自己很明显㨞不是眼前这个杂役弟子的对手,想要招呼着自贝己心情的那三个同伴,向着远方离去。

      榨可谁鬗知,这名杂役弟ૃ子却不想放,他就这样安ᒧ然离去,如同从铁塔一般所挡藝在了他们四人以及张怀海的前面!

      “那你们身上的储物木牌全部交出来,不然休想从这里离开!”这❠名杂役弟子气势汹汹,再配合着自己健硕无比的拳头甚是有说服力。

      张怀海眉头紧锁,将一块木牌都在了自己的不远处,然后快步的向丛林的另一端逃去。浅

      而黑袍青年那四人看到张怀海如此利落,芬芬取下了自己腰间系着的储物木牌,递给了这名杂役弟子。

      啹 随后那四人便打算离开,但是,这黑袍青年像是想起了什么,开口问䴂道:“还请师兄赐教。不知这木牌有什么作用?”

      럑虽说这物品叫储物木牌,緻但是根据考核的杂役弟子所讲述的,这物品既不能用来储物,又不能用来证明孪身份,黑袍青年实在是想不明白自己所带之物郷到底有什么作用,所以特地向的这名杂役弟子请教到。

      “嘿嘿,看在你小子这么上道的份上,我就告诉你储物木牌还有什么作用。”

      Ꚅ“实话告诉你,要是你身上没有这块木牌,那你的命运就읹是成为一名杂役弟子。当然,要是你的天赇赋罄是甲等,就当혊我什么都没说。”这名杂役弟子嘿嘿一笑䯋之后便把储物木牌的作用说了出来。

      软 ⛲倒不是这名杂役弟子有多善良,他只是想通过这种散布谣言的方法,让眼前的这些新人先产生内讧,随后自己在坐收渔翁之利。

      要知道这멖片丛林中可不只他一个杂役弟子,其他人的抢劫速度可不慢啊!密林里一共有五株百年以上的灵药,全部被上一届的杂役弟子当做饵鐼料,吸引着这些贪瀇婪的新人弟子,要不是眼前这人在这四周打量了一番,说不定就连苏云ᣙ和陈小虎都难以逃脱! セ

      諩那坅名黑袍男子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之后,有些留恋的看了一眼地上掉落的那些木牌。

      但是,他并没有动手抢夺地上的储物木牌,而是冲向了密林之中,可能是寻找其他的新人,争抢储物木牌了!

      这名杂役弟子先是将黑袍青年的这四枚储物木牌捡了起来,收到了腰间,随后拿起来¼了张怀海所丢弃的木牌!

      ᕢ 顿时,这名杂役弟子的脸有些绿了。

      “奶奶的个熊,没想到这一队的쨕新人里居然有这么牛逼的人,刘牌큁子还他妈给我留了个房牌!떑牛逼”

      驋 苏云顺着树叶的缝隙看了下去,这名杂役弟子䭌手里計拿着的牌子分明是仙渡定中客栈的房牌! 켆

      苏云默默地对着张怀海好跑的方向拮竖起了大拇指!佒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