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两个男人做了一下午

      袁月苓站在行政䊵楼的门口,和老毒物交流着生活部下半年的工作计划,远远地瞥见周嵩和唐小洁有说有笑地走Ù了过来,神态亲ﮓ密,心中没来由地不忿,黑着脸就走了့进去。 潻

      ꊢ老毒物转头望见䖩周嵩,只道是部长不想看到周嵩,便对周嵩做了个鬼脸,跟着袁月苓进去了ꥂ。

      到底是在不爽些什么啊!袁月苓漫不经心地和学生会同僚们点头作为回应৘,一面走进大会议室,按自己的习惯枆走到角落鎾坐下,扭头看到老毒物朝自己一路小跑过鈔来,不禁微微蹙眉:这怎么又换了一个跟屁虫?

      年终总芏结会有些无濊聊,学生会会长讲话,随后是各部门部长讲话。袁月苓的目光投在周嵩和唐小洁的身上——上面开大会,下面开小会,真不知道他们哪儿来的这么ፗ多话说。

      唐小洁,靠你了邍,帮我收了他,我一定请你吃大鉩餐。

      对,我就是ꊼ这个心态才会关注他们俩。

      “下面,構有请生活部部长袁月苓上台发言。”

      袁月苓站起뉯身,自信地朝着台上走去。

      ⁽她拍了拍话筒:ꄇ“喂?”

      ඬ 稀稀拉拉的掌声再次强调了,这种宏形式主义完全是在浪费时间,但是还是有一通特别热烈的掌声被一道同样热烈的目光推到了袁月苓面前。

      ◘ 她不满地看了台下的周嵩一眼,对方立刻ⳗ把乖乖地把手放在了膝盖上。

      袁芟月苓伸手入裤袋,摸了一个空,ꢤ心里不禁一凉。左边裤袋,没有,上衣口袋,都没有……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丢三落四了?

      她定了定神,大脑飞速旋转,述职报告是之前就写好的,本身不是<很复杂的内容,但是不知道是不是됏因为最蘘近烦心事太多,竟然已经模糊想不起来了。

      掌声过后的会场一片寂静ᶋ,鶰虽然承认忘了带稿然后应付几句也不是没혿人这么干过,但是袁月苓的自尊心不允许自己沦为校园传说级的笑话谈资,细密的汗찰珠从额头上沁了出来。

      忽然之间,一个语气铿锵、挥舞着手臂的演讲者从袁月捾苓的脑海里闪过,一段陌生的记忆涌了出来。

      眼睛一刻也没有离ᰔ开袁月苓的周嵩,当然鰐发现了袁月苓的窘迫,可是他还没来得及做什么,㩠就看到她的神情已经恢复了镇定。 זּ

      袁月苓矗立在讲台后,俯瞰着场下的人群,一言不发。直到会场的寂静被叽叽喳喳的窃窃私语所取代,她才终于开口。起初语气轻柔平缓,但很快就澎湃激昂起来。

      周嵩好隘像听到她提到生活部、学生会、同苷学、学校、社会、尊严、自信……但又好像什么都没说,只看到怴她踮起ᶄ脚尖、大幅摆动手臂⼸,语速越来越快,连平常偶尔会带出的乡音都不见了。在场的人群也不再是惯뜕常的昏昏欲睡,情绪变得昂扬起来……

      ᮑ 袁月苓结束发言的时候,全场掌声雷动,直到她鞠躬下场,才渐渐平䠩息。

      “呼。”痈回到角落坐下的时候,袁月苓松了一口气。

      说了一鳢些空话效果还真行,不知不觉自己的蹚口才越来越好了,袁月苓有些自鸣得意。

      周嵩柲那种令她不太舒服的目光又投射了过来,袁月苓下意识地别过脸去。

      大一的时候,就是自己和周嵩一起代表建筑设计去参加演讲比赛的,也就是在那次比赛上,他让自己在全校面前出尽萢了丑。

      区区两年,周嵩是怎么从那个伶牙俐齿的少年,变成现在这个说话都吞吞吐吐磕磕巴巴唯唯诺诺的人的?

      徕“下面,有请外联部部长唐小洁上台发言。”

       又一ᆭ阵窃窃私语在会场响起,大一的学生当上部长,这可是T大学生鵝会的第一次。

      “唐小洁?뉲”袁月苓与老毒物窃窃私语:“外联部部长不是周嵩寝室那个大胖子范熙吗?”

      “范熙퀡大四了,退役了३,你刚才没听范熙的述职报告吗?”老毒物和袁月苓咬着耳朵。

      袁睈月苓的第六感提醒她,周嵩又在看这边。

      噺 算了,为了老毒物的生命安全着想,还是不要用这种容易让人误会的姿势讲话为妙。

      渿 “小洁没什么想说的。”唐小洁穿着一身(在袁月苓看来的)奇装异服,兴冲冲地说:“该报告的,胖愿——呃,范࿟熙学长都已经报告过了,反正外联部,就是拉赞助,不管用什么方法,唐小洁保证带领外联部쀳把钱给大家弄来!”惞

      갵如果弄不来,就让她爸或者她妈的公司赞助就完事了,唐小洁想。

      台下的掌声比刚才给袁月苓的还要热烈,甚至还有人吹口哨,袁月苓不悦地皱了皱眉。

      놗会议结束后,行政楼洗手间。

      袁月苓细细地用肥皂打着手。

      “袁部长,你的报告做的真不错!”

      不用抬头都知道是谁。

      “你是全场唯一一个脱稿报告的,小洁以前都不知道袁部长的口才这么棒!”

      袁月苓淡淡地看了唐小洁一眼츢:“唐部长不也是脱稿的吗?”

      “害,我那一共没讲几句话!”唐小洁麨笑嘻嘻道:“袁部长有没有兴趣参加我们的⮔辩论社呀?”

      “我在这学校都没多少日子了,还跟你们大一学妹一起玩社团啊?不了J不了。”

      唐小洁本来也就是随口一说,洗完了手就出去了。袁月苓릥刚要跟着出去,忽然听到门外传来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

      “小洁,籬我想了一下,还是要请你帮这个忙。”弴是周嵩的声音。

      “直说呗,咱俩还这么客气。칻”唐小洁欢快地说。

      “内双雪地靴,我想让你帮我送给她,你别蛺说是我送的,就以你的名义送。”

      “那这人情可落我头上了,”唐小洁道:“你图个啥?”

      “啥也不图,我就是看她冬天脚冷心疼。”周嵩道:“ⴄ只要她能暖和,我就开心了。”

      ……这싍个傻瓜!白痴!天底下头字号的傻子!

      “干嘛呀,我脸上有虫子么。”若过了几秒,周嵩的声音又传来了。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却无情ꒅ,可惜,뿟可惜……”接着是一声叹气。

      “……”

      “你这个忙我帮了。不过ⴕ我和蚊她的关系莰也没好到送这种贵重礼物的程度……我想想怎么说吧,反正马上圣诞节㞋也要到了。”

      “嗯,拜托了。”

      接着是那个熟悉的脚步离开的声音。那个脚步声,两年来都曾是她的噩梦,如今栵听煨在耳里,恐怖的程度竟微微减轻了一丢丢。

      真的只是一丢丢。

      “还不༤出来?”唐小洁欢快地说道。

      袁月苓走出洗手间,脸上阴晴不䂳定。 疍 췁 짤 “都听见了吧?”唐小洁道。

      “听见了。”

      “周嵩对你是真心的,”唐小洁把一只手放在唇边:“如果是我,就给他一个机会。”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我觉得感动不能替代爱情。”袁月苓道:“他的行为只会让我感到困扰。”

      “真是的,”椷唐小洁笑嘻嘻뜓地说:“你确定不要的话,我可把周嵩收了啊。”

      “等你这句话呢。”袁月苓一拍巴掌:“朇帮詮我摆脱了他,我请你吃大餐。”

      ᡷ“你这女人,真是没有心。”唐小洁嘟起嘴,双手抱胸:“那这⺣个雪地靴怎么办?你收不收?”

      “你收的,你负责还给他吧。”袁月苓说罢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猞

      “㇢哎,哎,”唐小洁在后面喊:“你不要我可自己穿了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