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芙约会是什么软件

      “哈哈哈哈,不过仙师是真的很厉害呀!”木昭由衷的赞美着沈迹。

      谁知沈迹小声的加了句:“没有用三天三夜,只半个时辰而已。那双头蛇王没什么能耐的。”

      “………呃……”不知怎么说才好。

      木寒此时咳嗽了几声,原本蜡黄的脸涨的彤红。

      “小寒,你着凉了吗?”木昭关心道。

      “我也不知道,应该是吧。”

      木昭皱着眉头看着木寒身上褴褛的衣裳。

      “仙师,咱们,还有钱吗?”木昭试探性的问沈迹。她想起来之前在边境城,沈迹为了请她吃一顿饭,竟然拿价值连城的暖玉来抵饭钱。

      “银两倒是所剩无几了,不过我还有……”

      “好了,打住,我知道你还有贴身的玉佩,咱们不能打那个玉佩主意。”你个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的人!什么人经得起你这样的败家呀,就那暖玉一看就不是什么普普通通的玉,估计都能买下这座城了,要是拿来结饭钱的话,那大可不必。

      木昭突然灵机一动,上下打量木寒。

      木寒直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在他的身上。

      “小寒呀,你这身衣服特别像一个光荣的职业,你知道是什么吗?”木昭循循善诱。

      “………”朋友,你别这样,我有点慌。

      “是社会多余财富收获者。”

      “………”

      “就是小乞丐呀~”

      “………”

      “要不这样,你去外面把我们的饭钱讨来,这样我们不用吃霸王餐了。”

      沈迹被木昭逗笑了,“折折,别闹了,我前不久在梧桐村的时候,刘婶给了我一些碎银子作为回报,结此饭钱应当是不成问题的。”

      “嘿嘿。”木昭原本也只是想逗一逗木寒罢了,就算沈迹真的没有了,她自然也有办法。

      木寒:吓死我了,差点就晚节不保。

      突然楼下一声嘈杂,“静虚剑就在这里面,把他和他的同伙都给我抓起来。”

      “……”他的同党没有人敢动,开玩笑,那可是灵门境的人,就他们这种金丹期的小喽啰还不够给人家塞牙缝呢!

      “这就怕了?我宫氏养你们有何用!给我滚进去抓人,不然回头就扒了你们的皮。”

      “是……”

      一群长得凶神恶煞的人冲进酒楼,看这校服和当初在湖泊旁边遇上的莺儿一行人穿的是一样的,都是宫氏校服。他们哆哆嗦嗦的拔出佩剑,却不敢用剑指着沈迹,只敢指着看起来没有任何修为的木昭和木寒。

      “宗……宗主大人说……说让我们抓……抓你们回去!”

      带头的人乃是心动境的高手,他说话倒是比别的人多了几分底气,“我家公子外出采买却遭你们戕害,如今宗主命我等特来捉拿你们回府听罪!”

      “谁啊?”木昭疑惑,我戕害的人有点多,一时间想不起来哪个宫氏的人被我给宰了。

      “自然是我派嫡系亲传弟子!”

      “该不会就是之前在湖边被火蜱兽啃了的那人吧?”木昭问道。

      “正是!”领头的人听到木昭的话,点头答道,“你们即刻同我回府,不然可就别怪我等不客气了!”说罢便要运灵气发动剑招。

      “可那是火蜱兽杀的,又不是我们,关我们什么事?”嗯?见者有罪?是这个意思吗?

      “还敢狡辩,莺儿师姐都说了,就是你们心狠手辣,故意将大师兄推向火蜱兽的!”

      木昭皱眉,哪个莺儿?哦,想起来了,原来是她呀,“是嘛?”

      “无须多言,大家伙快上,给我抓住他们!”领头的被木昭问得不耐烦了,直接招呼起手下抄家伙打架了。

      这时突然一道银光破出,晃的人睁不开眼,只三息,只见那群方才还凶神恶煞的人纷纷倒在地上满地打滚,痛呼着。

      果然,毫无悬念。

      沈迹出手了,他淡淡的说道:“可以同你们去,但是希望你们的态度能好些。并且贵府公子的过世,与我等无关,若要问凶,各位找错人了。”语气礼貌深有涵养,但清冷得犹如冬夜寒池里的水一般。

      “是是是……遵命遵命公子,谢公子饶命……”

      这群人是哪里来的自信?难不成是因为去庙里烧了香所以才敢这么狂?

      ………

      宫府。

      沈迹到了宫府,不过是被恭恭敬敬请进去的。

      旷粼大陆,强者为尊,向来如此。

      这个宫氏属晏山宫氏的分支,倒也算得上是个较为有声誉的门派。说白了就是全族皆仰仗晏山宫氏的庇佑得以称霸一方。

      仙府修的虽然没有晏山石堡修的宏伟坚固、严丝密封,但也算是恢宏大气。此刻全府挂满了白绸,全派弟子人人带孝,为了祭奠某人。

      纸钱的烟灰味,木昭大老远就能闻到了,看来这师兄挺受这小宫宗主的重视的嘛。死了都怕他在地府里日子过得不好。

      到了中厅,他们见到了早已在此等候的小宫宗主,他眼底青灰像是没怎么睡过安稳觉的样子,背部有些微微佝偻,看起来不怎么精神。

      在他身后站着的就是一身白衣,头戴白花,哭的梨花带雨的莺儿。见了木昭和沈迹心中不免有些发虚,不由自主的往小宫宗主的背后躲了躲。

      木昭把这些小动作尽收眼底,冷笑一声。

      小宫宗主看到沈迹等人,眼神有些复杂,木昭倒是没看到什么恨意,反倒是欲言又止的感觉,他好似斟酌半天,才说道:“我原派手下是去请您过来的,结果没想到,我那群没有的东西竟然敢对您如此放肆,在下先在这里给公子道个歉,还望公子能够不计前嫌,原谅没眼色的手下。”说罢,给沈迹等人躬身行了个礼以表歉意。

      沈迹等人也不是什么小肚鸡肠的人,他见小宫宗主堂堂一个正经门派的宗主都拉下脸面来给沈迹赔不是了,自然也不会多计较什么,于是他也虚虚回了个礼,说道:“无妨。”

      木昭和木寒也跟着沈迹一同行礼。三人的礼数标准得叫人挑不出一点错来。

      “师父,可是就是他们害死了师兄呀!”莺儿见小宫宗主对他们如此客气,不甘心的急急插嘴道。如今师傅对他们如此客气,那她之前费的口舌不都白废了吗?

      “你给我闭嘴!”小宫宗主严厉的呵斥莺儿,不留半分颜面,“在我面前搬弄是非也就罢了,如今在沈公子的面前也敢胡言乱语!”

      木昭走了两步到莺儿面前,认真的盯着她的眼睛说道:“我们害死你师兄的啊?”

      莺儿眼神闪躲,有些结结巴巴,“是……当然是了!”

      “哦?”

      “你们这些杀人凶手!就是你们害死了大哥!”这时有一个身着宫氏校服的男孩怒气冲冲的从内堂里冲了出来,一把将莺儿拉到身后,成保护者的姿态站在木昭面前,怒瞪着木昭。

      木昭看着眼前这个白白净净的小朋友,害呀,小朋友什么的最讨厌了。

      “你知不知道我平时没什么爱好,就爱瞎放留音石吗?”木昭漫不经心的说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