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斗士星矢海王篇

      PS:巈为答谢“流浪的老江”慷慨的打赏,今日加更一章,两章一共七千字奉上。

      瞎子岛往东,千里ᦕ波涛中,一支船队正在鼓帆而进。

      船队约ῄ有十余艘船,有大有小,大的有近八百料的福船,小的不过两百料的海沧船,帆色各异,船的新旧程度也差别很㔏大。

      前头的几只,明显最近经过保养修理,船身严丝合缝,桐油光亮쪝,桅杆笔直。后头的几只就要差了很多,破帆烂板,饱经风霜,有几只竟然还破了洞,断了桅,看起来好像经历了一场大战,被打得硺七零八落,全靠前面的船拖拽,才能跟上航行的节奏。

      而换个角度,从船只的类型来看,差别就更明显了,行驶在船队前头正中,劈波斩浪的三条大船,造砞型风榖格与跟在后面的所有船只,都有所不同。

      这三条船尖首、肥尾,低船舷却又有高㿁尾楼,桅杆都有四根,前两根挂横帆,后两根挂三角帆,与后面的福船、鸟船一水的栏帆完全不一样。三条船基本上都是四层通甲板,一只船有高高的首楼,另两条则没有ʌ,取而代之的是一根长长的斜桅,沉重ﺋ的船身在汹涌的海浪中稳如泰山,随着浪花一起一伏。

       ٨但是最大的差졍别,却是通过船舷两边的火炮数量上体现出来的。

      船队里的福船和鸟船,仅仅是᧞在船侧面的甲板上开了炮位,装了臼炮之类的小号火炮,而这三条船,则是直接在两侧船板上设有低于主븹甲板的炮位,平时用遮炮板挡风遮浪,需要时一拉绳索,露出炮口来,黑洞洞的搖铁炮就会逐一露出峥嵘的面孔

      这样㫎的炮口犹如大明某处佛窑石刻墙上密密麻麻ᰂ的佛像,在船舷侧面一排排的列得整齐,一眼望过去,՞每条船起码有二十门以上。

      在这三条最大的海船里,其中又是最⑬大的一艘上,船首处有一个小小的平台,平台四面无遮无拦八方来风,下头是格栅状的木头网格,空中横朮有几根绳子,有一扇门开在紧邻平台的舱壁上,门后是一道舷梯,向上走几步,就能来到船的主甲板上。

      ୼郑芝豹系着惌裤腰带从舷梯处走上来,边走边回头瞧,面带好奇,眼睛到处看。

      “红毛鬼的心思真밷的很多。”等他把裤腰带系好,人惵也볾走到了甲板上,这里有Ծ一些人站在主桅底퓚下,拥着拿千里镜的聂尘。

      郑芝豹走过去,随口感叹道:“居然把厕所修在船头上,那么大一个格栅平台,蹲在格栅上直袲接朝海里憋条,海风猛吹屁股,拉不稳绳子就会掉到海里去喂鱼,解个手还真他娘的刺激!”

      人群里有人回头过来看他,朝他竖起手指做“嘘়”的手势,而哥哥郑芝龙厉目瞪他,用眼神示意郑芝豹小声点赘。

      郑芝豹赶紧闭嘴,老老实实的站在人堆外侧,竖起耳朵静ꪫ听。

      “没有,还是没有。”舷墙边的聂尘放下千里镜,皱眉道:“连船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릪

      “我看看!”站在他身边的施大喧迫不及待的接过千里镜,瞪圆了一只眼凑近镜子朝海上寻索,镜子几乎是一寸寸的挪,但浩渺的海面上,除了偶尔掠过的一两只飞鱼之外,什么也没有。

      “李老爷派出来的人莫非走错方向了?”郑芝龙出声澶道:“大海辽阔,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这一片洋面何止千ᜥ万里쯬,他们如果看错了海图、观错了星象,那就麻烦了。”

      䉅 “那也没有办法,只能等等了。”聂尘双手按着舷墙,迎着扑面的风,眼望极远处的海天线,那里有云䕡彩在飘,一朵一朵宛如棉花飞天:“我们的船太少,急不得。”

      身后的众人听了,都小声议论起来,面上带着忧色ᖵ,也有诸如郑祟芝䊱豹这种大大咧咧的,满脸的不在乎。

      “聂߄老大,照我说,李魁奇船多人多又怎样?我们不怕他们!”大个子陈衷纪就是这样的人,他拍着胸口吼道:“我们也有十来条船了,两军相逢勇者胜,不就是拼命吗?谁怕谁啊!”

      “畺话不能这么说。”当即有人反驳,洪旭凝声说道:“海战不同于陆战,光靠勇气是不行的,海战拼的是뾰船大船多,如果抓的䳸俘虏说的是真的,那凭我们现在的船只数量,根本没有和楅对方一战的实力,还是等一等稳妥些。”

      “嗨!”陈衷纪瘪瘪嘴,用随手挥起的手表达对洪旭谨慎的不屑。

      其余的人没有搭腔,大家都沉默的看着大海,就连一向计谋百出的聂尘,也锁着眉头没有说话,仿佛有一块重重的石头,压在众人心中,闷得人张不开嘴。喫

      一只不知从⯇何处而来的海鸟,쇄顺着风扇着翅膀落到桅顶上,歪着脑袋瞧了瞧下面的人脑袋,咕揾咕的叫了两声,伸爪子掏了掏翅膀根儿,左右张望一下,屁股一撅,落下一滩黄白之物,恰好掉到举着镜子远眺海面䞠的施大喧手上。힃

      㙎 施大喧察觉了,放下镜子将手甩了甩,仰头骂了一句:“贼鸟!老子把你射下来下酒吃!”。

      然后一边继気续甩手,一边正色向身边的聂尘道:“聂老大,瞎子岛近在眼前,不论如何,应该派人过去看一看,若是李魁奇真的屯了一百条船在那边,兵贵神速,今晚上就摸黑过去抄了他的家底,总好过他的哨船发现我们之后围殴我ᦠ们呐。”

      珌 聂尘的一只手搁在船舷上,手쇈指头一直在木板㾝上有节奏的敲打,人眯着眼,下巴微微仰起,答非所问的道:“那几个俘虏,有没有灑改口?”

      施大喧没有回话,而是錠眼往后看。

      “没깃有。”后方人堆里的李直沉声答道:“已经拷问四五天了,十꼮几个人的回答都很一致,没有製反复,异口同声的说李魁巐奇带了一百多只船北上,打算以瞎子岛为中续,在这一带海面设伏䌽,等着㒿我们送上门去。”

      “有没有新的东西?”聂尘问。

      “没有,翻来覆❄去就这些。”李直的声音平静得像池塘里的死水,没有一丝丝的波澜,跟他说话仿佛永远不会有激情。

      他身侧的郑芝豹斜眼瞥他,心想这家伙跟⳰娘们上床的时候会不会也是这个死䴅样子。

      聂尘深吸一口气,把身子斜靠在船帮子上,手指头敲击船板的节奏快了几分。

      峂 “李魁奇其实这回聚众北上,并不是仅仅针对我们,与荷兰红毛鬼汇兵一处,跟大明福建掘水师决战才是他的根本目的,他ꇈ的生意主要集中在两广,福建两浙的ᥐ商道他涉及不多,所以这么看来,若是我们跟他拖一拖,他一定会比我们更着急吧。”

      聂尘沉吟着,说出上面这番话来。

      䞪 李德想了想,接口道:“不错,俘虏们正是这样说的⪧,聂老大前几天亲自审问时,他们就这样交代的。”

      “不过俘虏只是一艘哨船上的小角쿁色,可能知道䰡的并不准确,李魁奇是不是真的急着跟我们干仗,谁也不能肯定。”聂尘的手指头在船板上重重一顿,道:“我觉得洪旭说得对,多等一下,对我们有利无害,虽然摸黑打一仗、以有心算无心,成功的可能性很大,不过晚上我们同样也看不见,绝不可能一仗就干掉李魁奇一百条船,反而会暴露我们的行踪,让李쬂魁奇知道我쀴们就在附近。多等一阵,待李旦的援军到了,再动手不迟。”

      他看向众人:“你们觉得呢?”

      大家有些点头,有些抱臂沉思,而诸如施鿠大챳喧、郑芝豹等人则不以为然。

      “聂老大,我们都在海上漂了快一个月了,尽收拾些落单的譠商船,前些天好不容易碰到只李魁奇的哨船,那厮却是只小小的海沧船,实在不过瘾,ۑ先打一架吧,弄痛李魁奇也好让他知道我们不是好惹的!”

      施大喧提议道,说话ᜊ的时候满脸都是狂热,对这个好战分子来说,不打仗就浑身难受。

      “不能急,賫急就会犯错,满盘म皆输。”聂尘摇摇头:“在陆地上输了我们可以跑路,在海ﴊ上输了,除了跳海我们没别的法子可想?你愿意跳海吗?”

      “当然不愿意。”施大喧摇头:“但是……”

      硐 “敌众我寡,非战之道。”聂尘踩踩脚下的甲板:“如果我们有这样的盖伦大船十艘,我立刻就可以冲进瞎子岛,打닎他个落花流噗水。但是现在不是时候,捅一刀伤敌不如捅十刀毙敌,뀻没有万全的把握我不会动手,毕竟我们有几百号兄弟跟着,行事要先保全自己,才能再虑胜利。”

      “唔……听聂老大的吧。”施大喧仍然有些遗憾,但又不便㚥于反驳聂尘的话,毕竟他说得在Ọ理,冒险固然可行,但光图痛快一时只是莽夫所为,施大喧明白쐃这个道理,于是也就不再坚持。

      “那就这么定了。”聂尘决然道,吩咐李德道:“发旗语,让其他的船跟着我们转向,离瞎子岛远一些!”

      李德答应着,大步向位于后面的尾楼走去,片刻之后,这艘巨大的盖伦船舵页急转,横帆吃风,船身以一个大大的角度,斜着走了一个箞弧线,在海面上画了一个半圆,开始向另一个方向驶去,远离了瞎子岛的方向。

      跟在后面的船只,纷纷转向,坠着숮盖伦船的航迹,鱼贯而去。

      船队走后过不得多时,一艘翣不大的海沧船出现在了水天之间,桅杆上挂着李魁奇特有的黄色认旗,顺风而来,在刚刚聂尘所处的海面上转了一圈,什鈼么也没发现,ꙵ又继续向前,朝别的地方驶去了。

      海面恢复如常,波涛荡漾,仿佛这里什么也没鉲来过,什么也没有发生。

      那И只在施大喧手上拉屎的딪海鸟,鸣叫着,低低的一掠而过,爪子伸入水中,抓起一条肥美的鱼艼,一路叫着,向远方飞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