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京师现在是大顺台军占领,其灭了明㞇朝的皇帝,焉能容得下明朝的军队存在。以其两天即攻克京师的战斗力来看,实力不会太弱。自己和高第这五万多࿮兵力,绝难匹敌。现在,非此即彼,必须投靠一处。自立的念头有都不要有,那咃一方的实力都可以碾压뿵自己。若不赶快表态,万一满清和大顺同时打来,内外夹击,非把我们碾为齑粉不萲可。 諿

      至于向东向西,各有利弊。

      向东800里即是盛京,那里有过去的上司洪承畴、祖大寿等,ಖ努尔哈赤、皇太极时都多次招降而未得。可是,椇那里是异族掌哚权,再说ℋ,与其前前后后厮杀几十年,多有恩怨。

      찌 向西600里就是北京,同族同文同种,大家都有家人在北京,似乎西向顺理成章。但是,其是逼死了뉨崇祯的新贵,尚不知人家如何看待我们,总不能舔着脸主动投降他们吧?

      高第说,襹你有五万兵马都立不住脚,我这万把人想都不用想。你决定即可,是死是活我都跟着你。好了,你发愁吧,我去睡觉。

      正在两难之际,驿站送来了大顺王的诏躾旨及筆唐通与兵部尚书张缙彦的信件。李自成诏旨中说,已经封你为平西伯,拨银四万两,进京面见,另有封赏。唐通则现ꍼ身说法,说若率众来归,父子王侯均有希望。兵部张缙彦则从形势、军饷、民族等方面做了分析,建议其率众来归。

      吴三桂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心说,尚未见面就넳赐封爵给银两,看来这个李自成还可以,怪不得能够迅速进京打败崇祯,得,就他了。

      驿㬍站又送来一道诏旨及一封家书。诏袨旨说已派唐通带本部兵马ル前来接防,并带来了四万两白银。另有千两黄金万两白银及百疋锦缎送于吴军门本슷人。父亲吴襄则盛赞大顺摖朝趗,要其迅速魕归顺。

      父亲的家书,坚定了吴三桂归顺大顺朝的决心。 獓  因为陈렐圆圆对大顺朝满腔仇恨的吴襄,为什么写了这样的信呢?

      原来,在大规模向明朝官员追赃助饷时߷,刘宗敏就ꒄ让人把吴襄送进了监狱。后来,原明兵部尚书张缙彦侧面提醒宋献策,最好去给吴襄聊聊,这样给吴三桂写信⃉更贴切。宋献策带人去到吴府,ࡓ才知道吴襄已经被关到+监狱里去了。而且,这事是刘宗敏办的,其他人不好过ည问。ᓥ无奈,只得禀⥣明了李自成。

      李自成一听氉,急了,连忙派人把吴襄接出来,摆宴为踡之压惊。等到见面一╼说,㸷才知道঎刘宗敏把陈圆圆也给抢走了。李自成派人去꛵要人,刘宗敏说,馿天下女子千千万,老刘独爱陈圆圆。要是再派人索要,咱们马上分道扬镳。

      这一下,将住了李自成的军躸。昔时,李自成穷途末路时,几乎全军覆没,只늂剩下了十八个人。当时的刘宗敏对傩李自成不离不弃,还施展自己的铁匠手艺,为残存的起义军打造了兵器。为了减少突围的累赘,刘宗敏杀死了自己⁇的两个撗妻子。在许多大战恶战中,刘宗敏身先士卒,带头冲锋̗陷阵。在大顺军里襗,其影响几乎和李自成不相上下。

      ⃩ 李自成不忍和刘宗敏췫撕破脸,准备等벉吴三桂来到之后和其做个商议,不行就封其一个候位。他觉得为了高官厚禄,吴三桂兴许会退让一步,一个新归附的人总不至于为一个青楼女子拂了大顺朝的脸面。

      с 轫 这边,吴三桂决定和黎玉田巡抚进京拜见李自成。퍚四月初一,率领五千精锐部队和一千家丁直䳡驱北京。两天之后,遇见前来换防的唐通。两军停下,主将互相交谈。随唐通前来的左懋泰出示了ﵯ大顺王的犒赏令,将四万两白银以及李自成赠给吴三桂的千两黄츢金万两白银及百疋锦缎进行交割。吴三桂说,现在山海关是高第总兵在负责。我给你写封信,让他给你安排驻地。你们的人初来ఖ乍到,可以休祢息几天再换防。 ⑗

      两网个人交谈之后⾤,分头按各自方向前进。

      鰯ᐖ吴三桂又行进了一天,路上陆续碰见扶老携幼逃出北京的人。吴三桂下马,询问北京城的情况和李自成的为人。䜚不料䏙,那些人众口一词,说若非亲眼看到,绝对会被过去什么闯王来了不纳粮、不伤害百姓所欺骗。现在其ံ部下ᮒ奸淫掳掠,比土匪有过之而蝁无不及낋。而且,把明踐朝的勋戚官员都抓了起来,严刑追索钱财,搞͘死了不少人。

      吴三桂听了,半信半疑。下午聑,一个形色匆忙的贸家丁拦住了马头放声大哭,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封书信呈上。吴三桂拆开一看,气得脸色青红不宲定,双目通红。跳下Ꝏ马飹来,要噂那位家丁细说一番。

      原⺻来,李自成设宴招待溦吴Ԫ襄之后,大顺军放松了对吴府的监督。早就拿到书信一直未能出府的那位家丁乘机偷偷溜了出来,在赴山海关的途中一直注쉙意옜观察有无少爷的旗号。他把陈圆圆被刘宗敏抢去,老爷被抓走,现在仍빜然被李自成软禁等情况说了一Դ遍。说,如果老爷㛼给你写信,也是被迫写的쮹,现在京城的情况相当混乱。其口吻,和难民说的一般无二。

      吴三桂怒发冲冠,割袍而誓:“大丈夫上不能护父母,下不能庇妻儿,有何面目立于天地间!李贼,ら吴某与你势不两立!”他对同行的黎玉田说,李贼口蜜腹剑,一切都是为了骗我进ꎤ京。现在,我发誓与之翓不同立于天地间。您不必顾及我,可自壐便行事。

      黎玉田自忖独自到京不啻于自投罗网,说:寭“⟲下官乃明朝辽东巡抚Ḃ,如今已经是亡国之臣,既不见容于明,又不见容于大顺。今后,只与吴军门风雨同舟罢了。”

      吴三桂忿然作色,道:“樝可恼唐通那厮,与李贼串通一气欺骗于我。不擒而杀之,难消我心头之恨。”

      黎玉田道:“我们紧急返回山海关,㾀估计其尚未接防。我们派人暗地通知高第,内外꿷夹攻,必然一鼓成擒。”

      쫽(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