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操大奶妹欧美色就是色

      查克用自審己的实绩一次又一次刷新着洛林对他的能力评判。

      面试后两日,他就在卢西小镇毗邻北部湾的位置为洛林买下了一㒲整片种﹓植园。

      这片种植园占地广阔,正北临海,西向靠山,包믜括庄园、马场、农田、甘蔗园、咖啡山庄和一个私人渔港在内,总面积超过三百亩,还额外附送在种植园操劳农活的四户二十二份黑奴契约,以及负责打点庄园别墅的十二个土著雇佣。䰳

      那些土著是名义上的自由民,八女四男,普遍不超过三十岁,很多甚至軴只有二十岁上下。

      他们和庄园签订了终身制的雇佣契约,个攏中条款之苛刻与奴隶无异,洛林甚停至看到了“初夜权”这个早就被扫进故纸堆的愚蠢字眼。

      而这样一个种植园的价格……仅仅只有两千镑。

      这个价格远远低于洛林﫻的心理价位,让他不得不怀疑查克用自己的姓氏在线下做了某些仗势欺人的勾当。

      ჺ 为了名声着想,洛林选择直言质问查克。

      查克并没有过多解释,只是找来原主人和洛林面对面进行了产业交割,那是在面试后的第三天。

      一场可笑的误会水팅落石出。

      힌 原主人的祖先是来自英格兰唐克斯特的棡一户开拓民,凭着胆量、口才和运气,很快就脱离了破产农民的阶级,在牙买加置办产业,还和北美确立了稳定的贸易关系。

      他们燛家曾像人上弩人似享受퇊了整ᵫ整三代的优渥生活ᔺ,还一度作为卢西镇庄园主的代表竞选过牙买加议员。

      殖民地的议员在含金量上与不列颠ⵒ岛的各级议会不可同日而语,有名无实。

      他们受到当地总督辖制,而섳总督只由国王指派,向⻅国王和王国议会负责,总揽着殖民地全部的行政权利。

      简而言之,殖民地议会就像是只在白天点亮的民主灯塔,他们可以参政议政,但通过的法令没有总督签字就形同于废纸一张。

      但是,谁也不能否认,这是个了不起的阶级跨越。

      只可惜,月满则亏,好景不长,北美独立战争毫无征兆地爆发了。

       他们在北美的贸易渠道被断绝,种䃣植园的收入断崖式下跌,三代人的积累只坚持了几年就再也承担不起原有的奢侈生活。

      是他们自己生出了出售种植园的想法,想趁着尚有些结余,回英格兰去开始全新的生活。

      牙买加的种植园并不值钱,相比于寸土寸쾏金的英格兰,这里的土地只能用廉价来形容。

      早在半年前,他们就挂ႈ出溟了三千镑的价格,却始终无人问津,查克只是简单为他们分析了英格兰的产业价格,顺便表霚达了一下自己的购买欲望和心理价位,生意就谈成了。

      包括土地ฝ及土地上的一切附属物在内,每亩地的ព价格被控制在六镑十三先令,300亩就是1985镑,其中还有10%是属于中间人的佣金,公平駒交易,钱货两清荆。

      没有了后顾之忧,洛林当天就搬⅛进了新的庄园,舒舒服服享受起殖民地庄园主的腐败生活。

      又五天,查克让新任副会长阿瑟.伦纳德来向洛林汇报鳻分商会筹建进度,洛林在庄园前的草地摆开下午茶,对自己这位弃船从文的忠实属下表示騲了欢迎。 旺

      “怎么样,地上的生活还习惯么?”

      “本来就是近海的水手疣,一年有小半年都在陆地上晃悠,哪有什么不习惯。”

      “以后不要叫船长,要叫会长。”洛林笑着摇头,“还有别装傻,你知道我폢在说什么。”

      伦纳德露出一丝苦笑:“船䭍……会长,我就是个老粗,若不是您提携,连欧洲都走不出去。现在您突然让我做ꔜ分商会的副会长……”

      “你在水手当꿁中꣌有威望,ꔰ在船上处事也细致。克伦和王也都夸过你,也不止一次跟我提过,想升你做船上的三副。”

      “二位先生高看我了。”

      “他们是低估你了。”洛林笑着摆了摆手,“你为人扎实、稳重氝,只是댰管理旗舰上的器械跟水手,对你来说实在有些大材小用。”

      “会长……” 㿟

      “帕克会长是个年轻人,有干劲,有能力,还有钔一个显赫的姓氏。你要做的就是协助好他,替他查漏补缺,首要쇉就是管束好和你一块调进总商会,即将成为各殖民地誧派驻代表的䵨二十个人,别让他们仗着资历,没深没浅地和帕克会长对着干。”

      伦纳德眼睛一亮,终于明白了洛林把他赶下船的目的。

      他大大喝了一口茶,呼出一股热气:“会长,我只要管好人就行了?”

      “好好跟帕克会长学习经商之道。”洛林不满地敲了敲桌子,“还有,找个机会把家人垢接过来。我相信帕克会长会让分会越来越兴旺,你会成为名流,也该和家人团聚,享受一下天伦之乐了。”

      伦纳德呼啦一声站起来,像在船上一颧样并腿行礼:“是!会长!”

      “坐下坐下。⎉”洛林苦笑不得地看着伦纳德,轻声说,“名流要有名流的样䝎子,先学会合适的穿着和礼节。这身燕尾服是⩗怎么回事,怎빺么皱皱巴巴的?”

      伦纳ᜋ德不Ɛ好意思地挠着头:“我一个落魄户以前哪穿过什廜么燕尾服……这一身还是过来之前,帕克会长逼着我去买的抈。”

      嶥“回金士顿要立刻订做,挑好裁缝做。”洛林ᗅ想了想,说,“找卡门……不行,她昨天好像和海娜一块出城去了。找皮尔斯支五百镑,礼帽、假发、手杖……你和那些个混小子都得置办几身,改铖头换面,这事由你去办。”

      “全都要?”㔗

      “当然啦!以后你们经常会用到这些,别因ᵗ为马虎丢了我的脸面。”

      “明白!”

      “对了,我让你准备一艘斯卢普,准备好了么?”

      伦纳德앶郑重点头:“我挑了艘去年的新船,15米级,鏴最多可以配置30个水手。为了保证安全,我还在黑市购置了两门九磅炮,放在艏艉……”

      緡 “你给船配了炮?”洛林皱了皱眉,“你知道加勒比海上什么船最安全么?”

      “什么?”

      “没有任何武装Ϩ,不悬挂旗帜的渔船最安全。因为连鲨鱼都知道,这样的船上没有油水可捞。”洛林瘪瘪嘴,抿了口茶,“回头把舰ᮍ装去掉,在船艏安装一套渔网架,挂上渔网,要像真正的渔船一样。”

      “是!”

      “帕克会长知道斯卢普的事么?”

      “除了我和几个经手的老兄弟,没人知道。”

      “那就瞀好……”

      私事뒈到此就算是交代完了,洛林细想了一下,没有遗漏,就叹口气,松懈地靠住椅背,还翘起了二郎腿。

      “帕克会长让你来汇报分会筹备情况,说说吧,五天时间,他又做了些什么?”

      查克的进度再一次让洛林乍舌。

      仅仅只花了嵠五天时间,他就鋖搞定了分会的营业许可,还和总商会在股权上完成了挂钩,只差确定具体的股权比例问题。

      除此之外,他买下了ᜒ洛林先前落펑脚的爱尔兰风情旅馆用作分会总部,在皇家港眃租下一片两千平米的码头仓库和一个固定泊位,总价一千三百镑。

      他还以八百镑每艘的价格买下两艘二手的混帆斯库纳型,组建了㉉分会的转运船맦队。

      ┛两艘船分别叫方块砂糖号和浓香咖啡号,船队提督就是纳尔逊举荐的科特伦斯,副提督则是从洛林船上下去的优秀水手奥尔ꊓ默特。

      伦纳德这次过来,也把分会的营业许可正本和查克拟定的股权协议带了过来。

      湀这意味着仅仅十天出头,查克就用洛林给他买庄园的钱,买下了庄园,并且完成了整个分会的基础构建。

      现在万事俱备,只差进一步的资金注入,分会就能开始运转,在정加勒比海上为洛林创⾟造出利润。

      这个利润在蜝短期内肯定抵不上洛林投入的巨额资金,但谁又不是从无到有开始的呢?

      查克䐶已经证明了自己的能力,在他的带领下,加勒钰比分会扭亏为盈只是时间问题。

      洛林有些犯难了。

      他㔇似乎是捡了䎌个宝。

      可是这个宝越贵重,往往就意味着他的心里越不安分……

      所以,该怎么才能让查克安安心心地在分商会发光发热?

      洛林思索着接过股权协议,仔细阅读了几遍,看似随意地改了几笔,又递还给伦엸纳德。

      “转告帕克会长,总商会不需要占有100%的股份,我也不需要那种单纯的聘用뷫员工,他得为分会튛的盈亏负责。”

      “10%……”伦纳德看着协议,“会长,怎么我也有5%?苯” 耷

      “共同盈利才能让分会发展良好嘛。”洛林无所谓地笑了一下,“你走的时候ˆ把分会启动的剩余一万镑也带回去。还有눿,我会给欧西北拉莫斯会长写信,让他相机组建远洋船队,具体细节请帕克会长亲自跟他沟通,以两分会的贸Ί易协作尽快成型为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