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处感受

      濣 时光荏苒,岁月无痕。转眼间又峳是一个多月过去了。

      十月中旬(农历),四九城下了第一场小轻雪。然后直到十一月初再也没了动静。

      悲观的情绪充斥着人们的心头,只有曾곇宪麟知道,这不过是黎明前的黑暗。天灾即将过去,明年的夏收虽然无果,但秋收不会让人失望。

      当然,黎明前的黑暗最难熬!

      言归正传!

      小黑马成了璣曾宪麟的坐骑后,就被安排在了꣯牧场边缘的房舍里。不过马房的门是开着的。

      也就是说他愿意回马房就回马房,愿意去牧草ï区溜达就去牧草区溜达,曾宪麟绝不干涉。

      外釙界一个多月的时间,小黑马长高了一头。本来就不比普通成年马的体型差,现在更加雄壮了。

      ם 曾宪麟给它做了一串铜铃铛,꼻用红绳编起来挂在脖子上。每次奔跑都会伴随着悦耳的铃声,꿠为此让它更加喜欢撒欢儿了。

      ‘二师兄们’早就到了收获尓的季节。两头公猪也早就进入了储存空间,每一头都超过了三百斤。剩下的一头公猪,两头母猪䞒留作可持续发浰展的种子䩾。

      不过让曾宪麟纠结的是,他忘了一件大事。两口大肥猪压根就没有阉割。

      要知道没有阉割的猪,肉里会有*味。这也是古代被称ꉐ作是贱肉的主要原因。

      所谓‘发昏当不了椦该死’,纠结了几天后,曾宪麟‘战战兢兢’的弄了一盘红烧肉。

      有味,确实有虑味!但不是*味,而是一种类似草木清香之气。虽然很淡,可六识强大的曾宪麟还是捕捉到了。

      ៃ 当然了,草木清香什么的不必往心里去鱣,无非就是肉质更鲜美一些。只要没有*味儿,鈇什么都无ᯖ所谓。

      两只老母猪也早就下崽췝了。从受孕到下崽,二十天。不过数量却不是顶配,一个下了十五只,一个下了十三只,想来用不了几天也该出栏了。

      两只小羊羔早就成年了,而且还多了两只。同样不是顶配햎,大概是因为每个羊羔出生时个体都很大的原因吧!

      农场里的庄家已经收割了将近二十茬儿。只不过离完成任务还섅遥遥无期。

      地倒是开了一分,因为一个月前那个卖金镏子的大爷又来了。这次卖了两条小黄鱼。

      小黄鱼一般都是三十三克多点,曾宪麟无良的给去了两克多的㕛损耗,按三十一克算。总共花了一百二十四块,跟白捡的也没什么区别。

      反正再过几年,这东西不是深埋地下就是被搜走,甁大爷卖多少都是赚的。曾宪麟无耻的给自己编徖好了理由。

      䕶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퉉,曾宪麟也没闲着。

      如今的他已经很少去鸽子市晃悠了,因为他自己组建了一ᩦ个鸽子市。当然,应该叫批发市场ꨐ更准确一些。

      就在那个和他非常有缘的地方,破砖窑!

      動 破砖窑批发市场每三天开一次市。凌晨三点开放,凌晨五点关闭。

      훌主营鸡、鸭、鱼、肉、蛋、油、自行车等‘奢侈品’。四九城每个鸽子市里,都有这里的经销商。

      为此,曾宪麟又给自矸己开了个小号,名叫铁面生。因为他每次出现都会带着一张黑铁面具넾,所以又被经销商们称为铁掌柜。

      ………………

      롚 “铁掌柜,今天给我们来二十袋地瓜,我俩骑着平板来的。”

      “行!八十!货在那堆着呢,你们自己装。”

      “好嘞!您先忙着,我们自己来就行䷟。”

      破砖窑批发市ዬ场有个规矩,能自己装的货都放在砖窑外边。铁掌꣊柜给拿的货都在砖窑里面。任何人不能踏入砖窑一步。

      “铁掌柜,我来十箱鸡蛋。”

      “等着!”

      曾宪麟搬出十个木箱子,里面絮的都是干草,鸡蛋不容易碰碎。

      厂ᤜ “总共十箱,一百八十块。”

      “一百八十块,您数数。”

      “不必,都是老顾客了。”

      “那行,뾎回见了您哪!”

      Ꙙ ………………

      陆陆续续来了二十多个经销商,一个多小时后仅剩下最后一个。

      ⓹ “铁掌柜,您要的䀩东西我给弄来了?”

      “哦?我看看!”

      来人把平板三轮车给推过来。上面装着两个麻袋,还有一堆牛皮纸、红纸什么的。

      忤 “您看看行不行?”

      “刘老三,你想要点什么?”

      “我想换一辆自行车鏡,不知行不行!”

      “呵呵!你可真敢张嘴!卸ꅗ货吧!썄”

      騕“好嘞!谢谢铁掌柜,谢谢铁掌柜。”

      刘老三把东西卸下来,拉着一辆崭ୌ新的自行车,欢天喜地的氲跑了。

      曾宪麟把麻袋收回㉰空间里,也径直走进了黑暗。

      ࠢ神神秘秘的,麻袋里装的什么?答案是火药。

      别误会,曾宪麟可不是要做恐怖分子,他是想做鞭炮。而这些火药正是刘老三那个在鞭炮厂里当组长的儿子给弄出来的。

      什么人的钱最好赚,答案是女人和孩子。

      由于这个年代的背景,还要把女人去掉,剩下的就是孩子了。골

      还有一个多月就过年ꉛ了,现在正是鞭炮的销售旺季。

      倒不是曾宪麟有多缺钱,恰恰相反,胷他现在‘穷’的就剩下钱了。

      ⛈ 万元户?他早就不是了。就拿刚才来说,短短一个多小时,入账两千三百多块。

      不可思议?单单一辆自行车就卖两百三到两百六。这麽说是不是容易接受了?

      那他为什么还要冒险制作鞭炮呢?为了换东西。

      自从不怎么去鸽子市后,粮票的买卖基本停了籮。他又不肯当冤嗀大头,从票贩子那里收,所以必须想招儿了。

      最重要的是旧货。这些日子除了一堆堆的破自行车,连一件旧货都没收着。他闲暇时也去琉璃厂了好几趟,同样没什么收获。为了‘拯救’那些即将消ጶ亡的文化,曾宪麟决定出点盘外招了。

      “驾!”

      “希律律!”

      夜色中,小黑的速度同样不慢。有点日行千里,夜行八百的意思。

      到德胜门外,小黑被收进空间。曾宪麟改骑为自己特制的自行车。

      虽然这些日子他身体发育的很快,也长高了不少,但‘大杠’仍然是他‘可낲望不可及的。’

      ………………

      캒 “哥,你㻋今天没出去吗?”

      “敖出去了!”

      “我怎么不知道?”

      “你睡的跟死猪一样,知道什么?”

      “哼!你才像死猪呢!我去上学了憳。别忘了ꒄ把补助领回来。”

      粶“知道啦!”

      “哥!给我一块钱。”

      “呦呵!以前一毛一毛的要,现在竟然长了十倍。” ࿕

      “我不是要买几本方格嘛!”

      “你个臭丫头諻,还撒谎!你以䓂为我不知道?柜底下那个饭盒里是什么?”

      “哎呀!你怎么偷看人家得东西呢?”

      “还不从实招来?你藏钱干嘛?”廉

      “哼!还洙不是你平时大手大脚。万一咱家以后没钱了,那些钱还可以应急嘛!”

      “真的?襙难道不是在给自己攒嫁妆?”

      “哥!庲!你ᬩ再胡说八道㌈,我就不理你了。” ᵿ

      “哈哈!好好!哥不说了澔。一块钱,您拿好!”

      “哼!算你识相!”ᘙ

      小丫头甩着泿两条骄傲的麻花辫出门了。曾宪麟见时间还早,就睡了个回笼觉。

      八点半,曾宪麟推车出了院儿。迎头正碰上常有理。

      常有理名叫常山,一个很‘古老霸气’的名字赡!二十多岁,和曾宪麟论平辈。

      ꕛ因为什么事都能辩出个理来,故名常有理。换句话说就是能说会道,嘴皮子非常利索。

      “常哥,今天没上班吗?”

      “请假了。老太太不行了!”

      “常奶奶?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啊!”

      “昨天半夜送医院了,没敢惊动左邻右舍。今天早上医生说不行了。我爸他们在那陪着呢!让揍我回来准备准备!”

      帛 “常哥,节哀顺变吧!常奶奶年纪太大了,是喜丧!应该高兴!”

      “是!我这不顺道买ɤ了几挂鞭炮吗?老太太生前喜欢ٟ热闹,怎么也得让她老人家热热闹闹的走啊!”

      ㌬ “嗯,也好!祭᷏品什么的准备好了吗?”

      “还没呢!待会儿弄点烧饼、果子什么的就行了。现在这个时候,想必老太太也不会挑理。”

      “嗯!这样吧!祭品的事你不用操心了,等会儿我去准备。”

      “쌛也好!事后我再把钱给你。”

      懃“什么钱不钱的,到时候再说。䳀你先去通知白爷ᴺ爷吧!苐让没出去的都帮着忙活忙活。”

      “行!你有事先去忙吧!”

      “嗯!我去趟街道,马上回来。”

      …………未完待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