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影视同人>

      后来陆续有别的嘉宾前来做客,为了能够赚点钱,林清雪提议去节目组给他们的地里,挖些土豆去拿到市场上卖。

      安久久觉得这注意不错,和其他人一起同意。

      隔天,他们就一起扛着锄头,去地里一起挖土豆。

      等挖回来后,一个个都已经累的不行了。

      “明天,我们就把这些拿出去卖了。”林清雪一边喝水一边道。

      安久久看着地上的土豆,说,“土豆要洗一洗吗?”

      毕竟上面的泥巴实在太多了。

      “不用,就这样去卖,都累死了,大家去休息吧。”林清雪说着,上了楼。

      李菲菲和于立也上去洗澡睡觉了。

      安久久在楼下坐了会儿,然后自己一个人把那些土豆,一箩筐一箩筐的搬到水池边,又拿来大铁盆,把那些土豆一个个洗干净,轻轻的放了进去。

      “你为什么要坚持把土豆洗了?”摄影师问到。

      安久久一边洗一边回,“干净的土豆,会比不干净的卖的好一点。”

      “那你不累吗?”

      安久久摇头,笑了笑说,“还好,不是很累。”

      但其实她今天比别人都多挖了一筐土豆,不过她镜头很少,挖土豆的时候也就入了一两次镜。

      因为她做事总是闷头干,不太爱讲话,虽然有的摄影师是想拍她,但导演又让他们多拍有看点的。

      安久久干活时,实在没什么看点。

      不过他们不知道,其实安久久也常碎碎念念,但也只是在熟悉的人面前才会这样,不熟悉的人面前她向来很安静……

      土豆后来一共卖了一两百块,为了能够赚得更多的钱,他们又接下了导游组的两个任务,去摘凤梨和河边捡垃圾。

      “这样吧,我和久久去捡垃圾,你们去摘凤梨。”林清雪一边吃着饭一边分配道。

      其他人也没什么异议,点头同意。

      安久久吃完饭后,就去拿手套和袋子。

      等她们来到河边,才发现垃圾远比想象的还多。

      林清雪用火钳从地上夹起一个,看着垃圾当即忍不住干呕了起来。

      “没事吧。”安久久问到。

      “没事,我就是有点洁癖。”林清雪摇了摇头,继续捡,但是越呕越厉害。

      “清雪,要不你先回去吧,别捡了。”安久久道。

      林清雪言,“不行,我怎么能把你一个人丢这儿。”

      “没关系,反正也不多。”安久久道,“我看你挺难受的,你回去吧。”

      林清雪犹豫了下,说,“那好吧,那我回去把那些菜什么的洗了,到时候客人来了好招待,久久你也尽力而为,实在捡不完就别捡了。”

      “嗯。”安久久点头。

      “那我先走了,拜拜。”林清雪拿着东西慢慢离开了河边,往回走去。

      安久久继续在河边捡。

      此时两三辆车,正往这边开来。

      “西双版纳这边,也太好看了吧!”车中的一人问,“老季,你以前来过这里吗?”

      “没有。”前面开着车的季予宁回到,看着前面的风景,笑了笑。

      过了会儿,他们按照节目组的指示,便到了院子外。

      季予宁停好车,跟着他们一起进入了院子。

      “季予宁!”择菜的林清雪当即惊的站起来,擦了擦手喜道,“原来今天的嘉宾是你们啊!”

      季予宁点头,对林清雪介绍,“这些是我BACKLIGHT的队友。”

      林清雪跟他们打着招呼。

      季予宁看了看四周,问,“于立他们人呢?”

      “他们去干活了。”林清雪想到什么,笑言,“来这么多人,刚好可以我们搭把手,来来来。”

      林清雪给他们一个人搬来了个箩筐,说,“快帮于立和菲菲摘凤梨去,不然晚上都没饭吃。”

      “只有于立和李菲菲摘凤梨吗?还有个人呢?”季予宁问。

      “还有个人?”林清雪恍然大悟,“你是说久久啊,她捡垃圾去了。”

      季予宁把手中的箩筐给了别人,说,“摘凤梨的人已经够多了,我去捡垃圾吧。”

      “也行,刚好久久差个帮手。”林清雪给他拿来了塑料袋和手套,又不忘提醒了句,“你得做好心里准备,那边可是很脏的,别像我一样,去了又回来,丢死个人。”

      季予宁笑了笑,拿过她手中的工具。

      “要不我也去捡垃圾吧。”其中有一个人道。

      航羽却一把勒住了他的脖子,说,“捡个垃圾而已,两个人已经够了,走,你跟哥去摘凤梨去。”

      说着拖着他就往外走,还不忘回头对季予宁,意味深长的挑了下眉……

      湖边离院子并不远,季予宁很快就走了过来。

      就看到安久久正蹲在地上,用手捡起面前的垃圾,熟练的往已经鼓鼓囊囊的垃圾袋里塞。

      她今天扎了两个双马尾,从背影上看,像个玩泥巴的小朋友。

      季予宁面带笑意的缓缓朝她走去,也不管湿润的泥泞已经脏了他的白鞋。

      忽有人在自己面前蹲下,安久久捡垃圾的动作一顿,抬头一看,心里一惊。

      “季予宁?”安久久意外不已,道,“你怎么在这儿?”

      “来捡垃圾啊。”季予宁笑言。

      安久久想,今天会有新的客人到访,不会就是季予宁吧。

      她起身,季予宁也跟着起身,然后弯腰开始捡。

      季予宁看了眼前方,说,“还有这么多,看来我们得加把劲儿了。”

      “季予宁。”安久久走近了他,有些犹豫的小声说,“你为什么会来参加这个?不会是……是为了我来的吧?”

      季予宁噗嗤一笑。

      “你笑什么?”难道不是吗?安久久想。

      季予宁言,“去年这个导演就找过我,如果不是我的档期不够,现在于立的位置就是我的了,也不至于做个嘉宾,所以……”

      所以,他不是为了我来的?我想多了?

      看着季予宁,安久久的脸,刷的一下红了,扭头又开始埋头捡垃圾。

      安久久啊安久久,你问什么问,自作多情了吧,少丢点人行不行!

      安久久腹诽,想刚刚自己一定是被这太阳晒迷糊了,才会不由自主问出那样的话,后悔死了。

      季予宁又轻轻的说了句,“但我现在,是冲你来的。”

      安久久一顿,再度看向他,季予宁微微一笑。

      “捡你的垃圾吧。”安久久嘀咕了句,脸更红了些。

      季予宁伸手拿过了她手中的垃圾袋。

      “你干嘛?”安久久不解。

      季予宁笑言,“我帮你拿吧。”

      “不用了。”安久久想拿回。

      季予宁把垃圾袋往身后一躲,递给她一个空的袋子,说,“久久,你给我点面子吧,我一个人男生,让你一个女孩子提这么大袋的东西,播出去多丢面子,你想让我被黑吗?”

      “那……好吧。”安久久接过他手中的空袋子。

      季予宁提着东西,走在她身边,和她一起继续捡着垃圾。

      安久久总感觉他老看自己,搞得她都有些拘谨了起来。

      “季予宁,你能不能……别总看我。”安久久低声对他说。

      季予宁为难道,“我不想看你,但,有点忍不住,没关系你做你自己的事情,不用管我忽视掉就好了。”

      说得轻巧,那么大个人,在旁边,她怎么可能忽视的掉。

      “久久,有蛇!”

      季予宁忽然夹起个长形物体伸到她面前。

      安久久当即被吓了一大跳,但仔细一看,原来只是个烂皮带。

      “啧!”安久久狠狠打了他一拳,道,“你要死啊季予宁!”

      使坏成功的季予宁,虽然挨了一拳,但还十分欠揍的笑嘻嘻。

      “季予宁,你好幼稚!就是个幼稚鬼!”安久久吐槽道。

      季予宁嬉皮笑脸言,“我是幼稚鬼,那你是什么?胆小鬼?”

      于是,季予宁又挨了安久久一拳。

      “懒得跟你讲。”安久久提着袋子跑到前方,回头又对季予宁大声说,“我才不是胆小鬼!季予宁,是个超级无敌大幼稚鬼!”

      季予宁摇着头宠溺笑着。

      他们捡了很久才差不多捡完,两人一共去旁边的垃圾站边,丢了三四大袋的垃圾。

      “久久。”季予宁跑上来,说,“你鞋带松了。”

      安久久低头一看果然松了,她放下垃圾袋,准备弯腰系时,季予宁已经在她面前单膝蹲下,为她仔仔细细的系起了鞋带。

      一面系,季予宁一面叹了声气,道,“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你那么喜欢摔了,就是因为不好好的系鞋带。”

      安久久为了图方便,每次买鞋都会专门买大一两码,这样就可以一穿就进去了,系鞋带更加不会往紧了系,而且她也不会系,不知道为什么,她系的鞋带总是能散掉。

      “好了。”季予宁给她绑了个蝴蝶结,抬头看向了她。

      他笑着,眼里好像有阳光,恍了安久久的心神。

      被她这样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季予宁也不由紧张了起来,他想挪开眼,可却又无法从安久久脸上挪开。

      “谢,谢谢。”安久久先回了神,收回目光道。

      季予宁起身干咳了一声,食指刮了下鼻尖眼神,飘忽的看向别处,说,“不客气。”

      安久久低了低头,有点尴尬的道,“我们继续去捡吧,还有点。”

      “嗯,好。”季予宁点头。

      两个人又走去继续捡垃圾,松软的泥土上,留下了一串串安久久和季予宁的脚印。

      正捡时,安久久感觉有什么滴在了自己的手背上,仰头一看,一颗接一颗的雨滴落了下来。

      天空明明艳阳高照,居然还下起了大雨。

      “完了,下雨了,久久我们快去那边的候车亭避一避吧。”季予宁道。

      安久久点头,用手挡着雨,和季予宁一起向候车亭跑去。

      可安久久哪里跑得过季予宁,季予宁回头看,安久久已经落在了后面。

      他扯过路边的芭蕉叶,又跑回到安久久的身边,把叶子举在了她头顶,跟着她一起跑入亭子。

      季予宁丢下芭蕉叶,看向安久久,安久久同时也看向了他。

      两个人还是淋到了些雨,碎发湿漉漉的贴在脸上。

      安久久想起自己口袋里有纸,于是拿了出来,给季予宁递了几张,又给旁边的摄影师递了些。

      “谢了。”季予宁接过,擦着自己的脸。

      安久久也擦了擦,看着外面的大雨,她庆幸还好今天没有化妆。

      “坐会儿吧。”季予宁道。

      安久久和他一起坐了下去,摄影师在旁边站着继续拍着他们。

      或许觉得尴尬吧,安久久和季予宁没有说话,也不敢看彼此,不约而同的静静看外面的雨景。

      雨越下越大,季予宁余光看到,旁边的安久久,伸直着腿,两只脚或左右摇摆,或脚尖互相碰撞。

      真是个小朋友……

      安久久瞥见,季予宁莫名其妙的,在哪低头笑。

      “久久。”沉默了会儿,季予宁忽然抬头说,“我听老一辈的人讲,天下太阳雨是因为狐狸要娶亲。”

      “哦。”安久久点了点头,又随口道了句,“那等以后我老了,我也到处乱说。”

      季予宁顿时被安久久的话,惹的扑哧笑了起来。

      “久久!”季予宁忽然又发现了什么,指向她那边惊奇的说,“彩虹!有彩虹!”

      安久久看去,果真有道很大的彩虹。

      “哇塞,妈呀!好漂亮啊!”安久久欣喜的回头对季予宁说。

      两人的目光再次碰撞在了一起,但又很快分开,安久久扭回头装模作样的看彩虹,心却又悄悄加速跳了起来。

      季予宁低头抿了下嘴,扭头看向另一边,忍不住又偷笑了起来。

      雨停后,燥热的天气,凉爽了不少,安久久和季予宁把剩下的垃圾捡完后,便慢慢一起往回走。

      路上的水泥路已经湿了,空气中弥漫着清新的空气,耳边是林里传来的虫鸣鸟叫。

      季予宁走在安久久的身边,安久久走在季予宁的身边,一直就那么往前走……

      回去后,其他人也都回来了。

      安久久上楼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她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往楼下走。

      “天呐!”楼下的林清雪忽然叫了声,语气嫌弃又有点气愤的对安久久道,“久久,你快看,那狗干的好事!”

      安久久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原来是节目组给的小田园犬,它大便在了沙发边。

      “这狗真是烦死了!”林清雪烦躁道。

      “没事没事。”安久久忙扯了几张旁边的纸,上前把它捡了起来,走到外面丢掉,然后又回来把地上擦干净。

      林清雪恼火道,“这土狗,能不能丢啊?实在太烦人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